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带着上课不能拿出来

2022-01-12 10:03:39情感专区
“可恶,你这个家伙到底有没有武道精神啊!”保利隆大骂道。 “呵呵,你这个家伙真是好笑。”石十四冷冷道,“这个竞斗场是生死相搏,你还说这种冠冕

  “可恶,你这个家伙到底有没有武道精神啊!”保利隆大骂道。

 

    “呵呵,你这个家伙真是好笑。”石十四冷冷道,“这个竞斗场是生死相搏,你还说这种冠冕堂皇的话,是不是过于迂腐了。”

 

    保利隆这时才醒悟过来,此刻他也感受到了石十四的杀意。

 

    “你说得不错!”保利隆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手下留情了。”

 

    保利隆说着也是如同离弦之箭,朝着石十四发起了冲刺。

 

    这个“水断流”的传人,在空手道的造诣也是颇高。那冲刺速度,也是超越常人。

 

    电光火石之间,也是冲到了石十四近处,紧接着就是一记反手的手刀直取石十四的咽喉。

 

    不过石十四的反应很快,立刻伸出右手进行挡格。

 

    谁知那保利隆的手刀只是虚招,他一个蓄力又是一记正拳朝着正面攻来。

 

    石十四也是毫不含糊,一个侧身右肩一沉也是撞向了保利隆的拳头。

 

    短兵相接,被弹开的竟然是保利隆。

 

    主动攻击对手,却被敌方弹飞了出去,保利隆也是怒不可遏。

 

    “你的攻击倒是还算是有点像样!”石十四拍了拍被保利隆弄乱的衣服道,“礼尚往来,你来试试我的攻击吧!”

 

    石十四说完,竟然使出了同样的冲刺冲向了保利隆。

 

    保利隆见状,也是立刻摆出了防御的架势。

 

    石十四的左手手刀一样朝着对方颈部切去。

 

    那保利隆见状,也是不闪不避,反手竟然握住了石十四的手腕。

 

    然后一个掐脉外加反身依靠,准备顺势将石十四给背摔出去。

 

    可谁知,保利隆双臂一发力,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将石十四给抬起来。

 

    当下他也是惊愕不已。

 

    保利隆也算是格斗经验丰富,立刻变招,一记扫堂腿也是猛攻石十四下盘。

 

    但是石十四岂会让他保利隆得手。只见他气运丹田,使了一个中华物者比较常见的千斤坠,一个马步就扎在了地上。

 

    而保利隆的扫堂腿轰在石十四的下盘,却如同踢在金铁一般,根本毫无用处。

 

    石十四脚下生根,根本纹丝不动。

 

    “这不可能?”保利隆也是惊愕不已。

 

    “你这家伙,给我过来吧!”石十四说着,也是伸出手想去抓保利隆。

 

    不过这个保利隆也是有着东瀛武者的特质,身高不高。

 

    当石十四铁爪伸过来之时,他也是立刻猫腰,竟然直接从石十四的挡下滑了过去,也是避开了这一抓。

 

    “不愧是空手道,竟然这样能屈能伸!”石十四朗声大笑。

 

    “不许你看轻我们的武学!”保利隆生气地说道。

 

    “不是我看轻你们的武学,这其实是中华武术的一招而已。”

 

    “中华武术?”保利隆也是一愣。

 

    “亏你还是个空手道行家,难道你不知道,你们的空手道是脱胎于明代我们东南沿海地区的拳法吗?”石十四笑道,“你刚才一招‘胯下之辱’,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东南区域狗拳的招式。而空手道充满侵略性的应该是虎拳。”

 

    “什么狗拳、猫拳,我不知道你说什么!”保利隆大怒,也是不顾一切地冲向了石十四。

 

    石十四见状也是不慌不忙,因为他的动态视力早就将对手的攻击动作尽数捕捉。

 

    保利隆双拳挥出,石十四根本连闪也没有闪,因为那只是对手的虚招而已。对手真正的杀招是绕到石十四背后的突然袭击。

 

 文学

    保利隆迅速闪到了预定位置,双脚一蹬借助反弹力打出一记升龙拳,准备将石十四抛到半空。

 

    遗憾的是,保利隆的愿望是落空了。

 

    早就看穿拳路的石十四也是毫不留情,右腿直接一个曲膝蹴击,自上而下直接砸在了对手的天灵盖上。

 

    保利隆那里能够预料到石十四能来这一脚,脑袋瞬间被敲得眼冒金星,一下子就倒在地上了。

 

    踹完这一脚,石十四潇洒地背过身去对那裁判说道:“好了,你们可以倒计时了。”

 

    “哦!”那个裁判这才反应过来,他也是连忙跑到趴在地上的保利隆身边,开始倒数计时。

 

    “5、4、3、2、1,比赛结束!保利隆选手倒地不起,所以这场竞斗的获胜者是选手!”裁判不容置疑的声音也是宣告着石十四的胜利。

 

    现场也是爆发出阵阵喝彩声,他们也没有想到,原本所向披靡的空手道达人,竟然在石十四面前毫无还手之力。比赛竟然开始了不到一分钟就结束了。

 

    而那边的石十四却是一脸淡定。

 

    “头顶百会穴被我击中,如果还能这么快醒过来,那我这段时间的武技可真是白练了。”石十四自言自语道。

 

    与此同时,现场观众也是高呼“”的名字,为胜利者喝彩。

 

    虽然这些人大多不是给石十四投注的,但是出于对胜利者的尊重,这些观众自然要给石十四报以掌声。

 

    “石头,你怎么给自己起这个名字啊!小心,那好莱坞的巨石强森找你要版权费哦!”此时通讯器里面传来了尔双双的声音。

 

    石十四也是一脸黑线。

 

    “我不起这个名字,难道还用本名啊!那些高丽工会的人,分分钟就查出我的底细了好不好。”石十四连忙道,“还有,双双,你怎么在这个时间乱入啊!”

 

    “谁叫你要去打竞斗的,这么好看的格斗比赛,不看现场直播怎么行?”通讯器里面尔双双也是哈哈大笑。

 

    而石十四也是隐约听到那边传来了嗑瓜子、吃爆米花的声音。

 

    “好么!那三个家伙一定把这里的画面投影到大屏幕上,当格斗比赛看现场直播了。”石十四忍不住吐槽道。

 

    而就在此时,那裁判也是走到了石十四面前,说道:“选手,这里的场地已经清理干净了。”

 

    石十四抬头一看,却见刚才落败的保利隆已经被工作人员抬出了会场。

 

    “你们动作倒是蛮快的啊!”石十四笑道。

 

    “那第二场竞斗,选手准备什么时候开始呢?”裁判也是问道,“需不需要先回去休息休息?”

 

    “不用,刚才的战斗权当是热身了,你们可以让下一个竞斗者登场了。”石十四一脸轻松地说道。

 

    “那好,我这就去安排,请选手在候战区稍带。”

 

    “请不要让我等太久哦!”石十四说着,也是很快走到了候战区。

 

    而石十四这种挑衅的表现,也是让实验室里面的罗经理气愤不已。

 

    “这个姓石的真是讨厌。没想到他竟然连汗都没有出,就把那个空手道冠军给解决了。”罗经理愤愤地说道。

 

    “我早就说过,那些竞斗者不是他的对手。”韩仕骏笑着说道,“但是老罗啊!我希望你下一轮派上的对手,能够有点实力。否则像那个保利隆如此不堪一击,我连对方的战斗数据都收集不全。”

 

    “知道了!”面对韩仕骏的嘲讽,那罗经理也是暗自发狠,“下一个对手我就让他知道知道厉害。就他那个小身板如何抵挡得了那个人的冲击呢!”

 

    “那个人是谁啊?”韩仕骏好奇道。

 

    “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此时竞斗场里突然剧烈的摇晃起来。

 

    “怎么回事,难道是地震了吗?”一个新来的观众有些害怕地说道。

 

    “切,你这个新来的就是没见过世面。”一个资深观众嘲笑道,“这么大的震动,自然是那个竞斗者要登场了。这一回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可要吃苦头了!”

 

    “那个竞斗者,哪个竞斗者?”新来的观众也是连忙朝着选手通道望去。

 

    只见一片黑暗之中,一个硕大的身影差点塞满了整个选手通道。

 

    “竟然是个大块头!”那个高大的身影也是引起了石十四的注意。

 

    而下一秒,那个巨影也是显出了本尊。

 

    只见一个穿着兜裆布,全身赤裸的大相扑手出现在了石十四的眼前。

 

    “这个人是!”通讯器里面的司徒允儿也是惊叫了起来,“十四哥,你可要小心了。”

 

    “不就是一个相扑手而已,不用这么夸张吧!”

 

    “何止是夸张。”司徒允儿也是查出了这个不明相扑手的资料,“朝朱雀,东瀛第69代横纲,身高2米08,体重156公斤,不过现在已经退役。”

 

    “退役的横纲?”

 

    “他退役的理由,是在东瀛的相扑界已经没有任何敌手了。所以他在27岁最为黄金巅峰的年龄退役。”司徒允儿道,“这个朝朱雀,曾经在东瀛创造过22连胜。甚至连续在‘千秋乐’上斩获桂冠......”

 

    “没想到这个大块头还挺厉害的啊!”石十四依然气定神闲。

 

    “十四哥,你不怕那个大块头把你压扁吗?”

 

    “不怕,不怕。这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我可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石十四认真地说道,“而且,你怎么知道我的力量就比他弱呢!”

 

    就在这时,只听得一声巨响,仿佛整个竞斗场都在震动。

 

    石十四抬头一看,只见那个朝朱雀已经来到了竞斗场中央,插着腰,奋力地四股。

 

    “还真有气势啊!”石十四微微一笑,“传说这四股是相扑力士为了去除一切邪恶之物的仪式,同时这用尽全身力气的踏脚也算是一种热身吧!”

 

    在重重地完成四股以后,那朝朱雀的注意力才放到了裁判的身上。

 

    “裁判,我不是说过了吗?如果不是强敌的话,就不要让我出场。”朝朱雀十分不满地说道,“我来这个竞斗场不是来娱乐的,而是寻找强劲对手的。”

 

    “朝朱雀选手,这次是竞斗场特别安排的,你可没有理由拒绝。”裁判面无表情地说道,“而且你今晚的对手,应该不会让你失望的。就在刚才,你眼前的这位选手,可是战胜了保利隆选手啊!”

 

    “保利隆,不就是那个半吊子实力,玩空手道的家伙吗?”朝朱雀不以为然地说道,“赢了那种对手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我要击败他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好大的口气啊!”石十四此刻也是走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