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女神欠债沦为性奴|很肉不停的做很粗暴小说

2022-01-12 09:50:33情感专区
唐天飞丝毫不觉得庄明他们不是自己手下的队员而有什么局促感,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如果说三队的人之前是因为程仁的关系才对自己有所看法,可自从经历过上次梁石的事

   唐天飞丝毫不觉得庄明他们不是自己手下的队员而有什么局促感,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如果说三队的人之前是因为程仁的关系才对自己有所看法,可自从经历过上次梁石的事情,再加上自己和程仁之间的误会已经解除。

 

    如今,三队的队员再看向自己时,眼神中已经充满了崇敬之意,这一点,比程仁那个嘴硬一根筋的家伙可爱多了。

 

    因此,几人在一起行动,彼此之间的信任还是有的。

 

    “不得不说,唐队你考虑的事情可比我们队长周全多了!我没有要补充的。”潘小鹏率先开口道。

 

    “哈哈,你小子这话,回头我得告诉你们队长!”很显然,唐天飞对潘小鹏的话很受用。

 

    “别啊唐队!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队长小心眼,要是知道我说他不如你,那我可有罪受了。”

 

    “哈哈,行了,不开玩笑了,其他人有什么要说的吗?”

 

    余优举手:“瓦拉几亚的布拉索夫是一个很大的城市,我们并不知道‘子’具体的藏身地点,这人海茫茫的,我们上哪去找啊?”

 

    “你们不觉得‘子’这一支不同于其他的十二地支,还是挺高调的么,相信我们到了地方,一定会发现蛛丝马迹的。我在那边认识一个朋友,是华夏人商会的会长,可以信任,去之前,我会联系他,到时候再拜托他帮我们打听有关线索。”

 

    唐天飞说可以信任的人,那就应该是没问题的。

 

    “你们说这个‘子’很缺钱吗?器官黑市、倒卖|军火、开金矿,全都是暴利行业。”庄明有些疑惑,觉得这不太像乡组织的作风,他们不是应该追求力量或者是永生么,怎么还有爱财的?

 

    “一个组织那么多人,目的都不一样,也许这个‘子’就是喜欢钱呗。”潘小鹏说道。

 

    “有没有可能喜欢钱的人不是‘子’而是‘酉’呢?闰子不是说‘子’的女儿现在之所以还活着,是靠‘酉’的秘法么,那就说明‘子’和‘酉’之间一定存在着某种关系,比如利益交换,或者合作。”

 

    余优分析到这,又补充道:“你们还记得在F国巴黎的地下墓穴,遇到的那只大老鼠吗?按理说也应该和‘子’有关,可是实验室的种种却又指向‘酉’,假设他们两个存在这某种关联,那这一切就解释的通了。”

 

    众人都觉得余优分析的很有道理。

 

    “明哥,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翠玉录吗?”

 

    “嗯,记得。”庄明点头。

 

    见其他人一脸疑惑的样子,余优索性把之前和庄明提到过有关于翠玉录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翠玉录是人类目前发现有关炼金术的最古老文献,上面记载了一种名为贤者之石的东西,传说它可以点石成金,因此成为了每一个炼金术士的毕生追求。现在我们反过来想,假如有足够多的黄金,是不是也可以逆向制作贤者之石呢?”

 

    不得不说,余优的这一猜想,很大胆,但也不失为一个新思路。

 

    “我得把这个情报和处长汇报一下。”

 

    唐天飞说完就当着众人的面再次拨通了单良的电话,将余优的想法和他详细说了一遍。

 

    单良听后沉默了一会问道:“既然酉和子有可能同时出现,那么此次行动的风险就更大了,你可要想清楚,还准备秘密前往瓦拉几亚吗?”

 

    单良此话一出,唐天飞的脸突然变得惨白,仿佛是在惧怕着什么。

 

    黄眷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突然出声道:“处长,我相信唐队的计划和安排,而且我们只是先过去进行初步的探查,一旦发现‘子’的行踪就会立刻汇报局里,请求支援,然后和瓦拉几亚那边的相关部门共同实施抓捕行动,这点,请处长放心。”

 

    紧接着,庄明和潘小鹏也表了态,说愿意相信唐天飞。

 

    只有余优,经过一番沉思后才表示她相信庄明的判断,但不管怎么说,态度上还是站在唐天飞这边的。

 

    “行吧,那就一切注意安全,早去早回!”

 

    单良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三年前,一队发生的那场行动事故,这里只有黄眷清楚,没想到他却第一个站出来表示相信自己,这是唐天飞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事情。

 

    内心纠结,隐隐有些不安,但更多的还是感动,和一种被人信任的踏实感。

 

    潘小鹏见唐天飞挂完电话久久不语,情绪还有些低迷,于是岔开话题问道:“我说唐队,你和黄哥怎么来的这么突然,之前也没给个通知,我们队长居然都不知道。”

 

    “这还得感谢格瑞丝的父亲,你们昨天走后,他亲自给局长打了个电话,讲了花衣吹笛人的故事,还说他有预感,你们此行一定会遇到吹笛人的后代,他不希望格瑞丝在乎的人遇到危险。”

 

    唐天飞说这话时,眼睛一直看向庄明,弄得庄明一阵尴尬,心中无奈,到底要怎么样,大家才能相信,他真的和格瑞丝没什么关系……

 

    可是潘小鹏却没抓住唐天飞话里的重点,而是惊讶道:“布尔吉先生居然和我大舅认识?”

 

    “布尔吉先生以前是一名出色的外交官,认识局长很正常。”唐天飞说完,才反应过来:“什么?局长是你大舅?”

 

    “呃…嗯。”潘小鹏一时大意,说漏了嘴。

 

    当然这里除了唐天飞,其余的人早就知道了这个秘密。

 

    “你小子藏得还挺深啊!”

 

    “嘿嘿,低调低调。也就是说,多亏了布尔吉先生,我们才能捡回来一条命呗!等回去,我一定给他买几瓶好酒,表示感谢。”

 

    “确实,布尔吉先生打完电话,我就接到了通知,于是和黄眷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很快,旅馆外面响起了一阵阵的警笛声,想来应该是闰子的尸体已经被人发现,并报了警。

 

    “行了,既然没什么事了,我们就吃顿饭,顺便等外务科那边的通知吧。”唐天飞从昨天下午开始,就只在飞机上吃了一顿飞机餐,现在放松下来,还真挺饿的。

 

    众人刚吃完饭,外务科那边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说是已经和D国这边的教会协调好了,警察不会找他们的麻烦,可以安心离开了。

 

    不过在离开之前,还需要向D国方面当面解释一下。

 

    皮丁旅馆的地址已经发给了对方,以D国人守时的性子,应该很快就会有人去找他们。

 

    当然,打这通电话的,正是格瑞丝本人。

 

 文学

    “那个,你还要和庄明说点什么吗?”唐天飞见格瑞丝该交代的事情都已经交代的差不多了,但是却迟迟未挂断电话,于是试探的问道。

 

    “…注意安全…所有人都一样。”格瑞丝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听着“嘟嘟”的忙音,唐天飞暗自摇头,这性子也太古怪了。

 

    又看了一眼旁边的余优,在心里悄悄将两人对比了一下,哎,格瑞丝希望渺茫啊……

 

    D国教会的人很快就来到了皮丁旅馆,找庄明他们了解情况。

 

    按照之前商量好的说辞,他们是来这旅游,碰巧遇到的仙类事件。

 

    所有的人口径都很一致,对方虽然觉得这件事很可疑,可是也没办法。

 

    一切都处理完毕后,唐天飞的意思是收拾收拾东西,今天就出发去瓦拉几亚。

 

    整理了一下装备,除了仙骨武器和余优的红绳,唐天飞和黄眷还带来了一些药品、以及装备科的鸡肋武器,除此以外,只有两把朱砂枪还算有点用处。

 

    由于是秘密行动,重武器他们没法带,不过枪械这方面,等到了瓦拉几亚,倒是可以搞到几把手枪来防身,这些是唐天飞早已计划好了的。

 

    余优在网上订好机票后,众人便出发前往了瓦拉几亚的布拉索夫。

 

    潘小鹏在开车离开皮丁小镇前往最近的机场途中,庄明突然间想起来一件事。

 

    “对了!小优,那个能变成虫子的竖笛,你是不是认识?”

 

    因为之前她曾提醒过自己要闭气,说明应该是知道那虫子有毒的。

 

    “嗯,虽然不是很确定,但是听以前家里的老人提起过,那些应该就是‘别来无恙’中的‘恙’。”

 

    “别来无恙?那不是成语么?怎么还和伪仙扯上关系了?”潘小鹏回头疑惑的问道。

 

    “听着就行,专心开车!”唐天飞提醒道,然后也十分好奇这个“恙”到底是怎么回事。

 

    “根据东汉文人应劭所著《风俗通》中的记载,‘恙’本是一种毒虫,形似竹节,性喜伤人,古人在互相打招呼的时候,经常会用‘别来无恙’问候彼此,其实最初的意思就是祝福对方不被‘恙’虫侵害。

 

    我只知道‘恙’是有毒的,但具体是怎么个毒法我并不清楚,提醒明哥你闭气,也是为了以防万一。”余优解释完,然后又补充了一句。

 

    “不过家里的长辈并没有和我说过,‘恙’会变成笛子的模样,甚至还可以发出声响,催眠人类。我想,那些应该已经不是古时候的‘恙’了,或许是被‘酉’改造过的新品种。如果说在F国见到的缝合怪都是‘酉’的杰作,那么将‘恙’改造成笛子的样子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想必‘子’和‘酉’之间的关系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密切,此行我们要多加小心。”

 

    唐天飞有些纠结,虽然秘密行动的好处是不会打草惊蛇,但看样子,终究还是有些冒险的。

 

    或许是看出了唐天飞心中的顾虑,黄眷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

 

    “只要我们都谨慎点,不分开行动,遇到危险及时请求支援,就应该没事的。”

 

    经过3个多小时的飞行,庄明等人终于在下午6点20分左右到达了瓦拉几亚的布拉索夫。

 

    刚出机场,眼尖的庄明就看到远处有一个亚裔面孔的年轻人,长得高高瘦瘦的,手里还举着一张纸,上面写着“环球旅行社”五个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