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暴力强奷孕妇系列小说完整版 正在播放侵犯女办公室里

2022-01-12 09:45:30情感专区
江文伟意欲行凶,在警告后还没有收敛,当场被击毙。 事情非常的明晰,开枪的林嘉桦完全按照警例程序做事,不但没有任何责任,还会受到嘉奖。 虽然嘉奖对于已经递交离职报

   江文伟意欲行凶,在警告后还没有收敛,当场被击毙。

 

    事情非常的明晰,开枪的林嘉桦完全按照警例程序做事,不但没有任何责任,还会受到嘉奖。

 

    虽然嘉奖对于已经递交离职报告的他来说,没有多大的意义。

 

    “女人”先是被白车送到医院做检查,身体无大碍,就被请去湾仔警署录口供。

 

    “什么名字?”

 

    负责给谢婉华,代号“头牌”录口供的是湾仔警署cw探员陈大生,警衔三柴,也可以叫三条杠、沙展、警长。

 

    [cw刑事部就是港片里的cid刑事侦缉处,cid其实早被撤销,这么说吧,只要港片里有bp机出现的刑侦剧,就不可能存在d比较活跃的年代,军装警还是穿短裤的。]

 

    “谢婉华。”

 

    “在哪里工作?”

 

    “南国银行调查室调查员。”

 

    “调查员?调查什么?”陈大生问道。

 

    “调查室主要有两个职责,一是调查向银行贷款的潜在客户背景,二是调查银行内部职员有没有违规操作。”

 

    “哦,icac啊。”录口供的陈大生揶揄一声又问道:“为什么你会和死者同时出现在案发现场?”

 

    “银行高层怀疑江文伟和贷款部的梁冰勾结,骗取银行的巨额贷款,责令我们调查室调查。在我们展开调查的当天,即6月21日,梁冰请假一天,然后第二天没有请假直接旷工没有去银行上班,直到今天也没有再出现。”

 

    “今天是周末,你们银行不放假?”

 

    “为了更好的服务客户,我们银行采用轮休制,全年有人值班。”头牌见机打了个软广告。

 

    “你并没有回答为什么你会和死者同时出现在案发现场。”

 

    “按照我们调查室的程序,我对江文伟进行非正式的问话,为了避免对他造成负面的影响,我就把问话的地点放在了外面。谁知道……”头牌的脸唰的一下又变白,“问话刚进行到一半,他就突然要拿刀捅我脖子,幸好车门没有关严实,我才能避开,好险啊,好险啊!”

 

    头牌仿佛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陈大生拿起桌上的水递到头牌的手边,“谢小姐,喝口水。”

 

    头牌接过水杯,说了声谢谢!

 

    暂停之后,继续录口供,头牌的口供很快被录完。

 

    陈大生很快就拿着口供去了他的上司,湾仔重案b组的组长张裴勇督察的办公室。

 

    “张督察,口供录完了。”

 

    “有什么问题吗?”张裴勇问道。

 

    “口供没有什么问题,简直就是无懈可击,不过我对这个谢婉华的身份有疑问。”

 

    “有什么疑问?”

 

    “我查了她的档案,她是柬浦寨华裔,1979年和泧南难民一起来的香塂,刚开始一直住在难民营,在外面打零工。1981年,有律师出面帮她办理了香塂身份证,解决了她的身份,1982年5月……”陈大生拿了一份文件放在张裴勇的桌上,“张督察,你自己看看。”

 

    张裴勇拿起文件看了看,说道:“她有持枪证?”

 

    “是的,一开始登记的是一家安保公司,后来就改成南国银行,持枪证没有问题,一切合规。我想说的重点是谢婉华有持枪证,什么样的人才会申请持枪证?”

 

    “持枪保镖、持枪安保,大生,你想说这个谢婉华拥有一定的格斗能力?”

 

    “是的,我怀疑谢婉华不但有格斗能力,而且水平很高,只有对自己的格斗水平有信心,她才敢徒手面对持械的江文伟。”

 

    “你想说,这件案子是有人设的一个除掉江文伟的局?”

 

    “是的。”陈大生点头说道。

 

    “证据呢?”张裴勇说道:“就算我们猜到这是一个局又能怎么样?江文伟是被我们警方击毙的,而且视当时现场的情况来看,就算我们有证据表明这是一个局,律政司能以什么罪名起诉谢婉华?

 

    你觉得这个官司有的打么?

 

    辩方律师只要抓住谢婉华是个弱女子这个点,把问题都推给当时她吓懵了,忘记了反抗,检控官又能怎么办?

 

    她不是差人,面对一个持械匪徒,不反抗只是逃完全说得通。”

 

    “张督察,既然谢婉华能被人选中当保镖,那多半她在柬浦寨的时候有服役的经历,我们可以联系柬浦寨警方,请他们提供谢婉华的资料。”

 

    “大生,你想的太简单了,现在柬浦寨是泧南扶持的傀儡政府当政,你觉得他们会用心帮我们查资料么?就算我们知道谢婉华有从军经历又能怎么样,在法庭上,辩方律师还是有办法辩解。

 

    回到刚才的问题,我们告她什么?”

 

    “告她……”陈大生脱口而出,然后戛然而止。

 

    是啊,能告谢婉华什么呢?

 

    陈大生和张裴勇的谈话到此结束,他只能把自己的怀疑放在心里,什么都做不了。

 

    不过,他很快就不用烦恼了。

 

    昨晚的砵甸乍山杀人抛尸案被交给重案a组负责,这个时候,重案a组的组长已经拿着案卷去了张裴勇的办公室。

 

    杀人抛尸案和江文伟被击毙案很快就并案调查,谢婉华的事情很快就被忽略。

 

    ……

 

    “湾仔枪神?”王瞐接过南易递给他的a4纸,瞄了一眼说道:“南生,这就是你想让我拍的新片?”

 

    “今天早上在印度庙边上发生了一件案子,一个军装警击毙了一个持械匪徒,我刚好听说这件事,又正好有个朋友找到我,想让我们东来坞定制一部警察当主角的戏,警察的形象要正面。

 

    我就想到我们未必一定要把男主角设定成一个很特殊的警察,普通的军装警也能拍出好故事,也能展现警方的光辉形象。”

 

    “定制剧?那拍戏的钱谁出?”

 

    “我朋友出,你的导演费会给,但是票房分成就没有了,所有的票房都会捐给警务处建设基金,我们东来坞是打白工。”

 

    “南生,你的朋友是哪位?”

 

    “南国银行的少东家,他们银行要扩大业务,需要增加押款车。你也知道,现在的大圈有多凶啦,就没有他们不敢干的事,鬼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就会打押款车的主意,开银行的当然怕他们啦。

 

    所以咯,南国银行也想争取一下汇丰的待遇,让警方帮忙照顾一下押款车,要是真遇上抢匪,也多一分保证嘛。”

 

    香塂的风云时代马上就要到来,各路大贼纷纷出世,什么叶国欢、季秉雄、叶诚坚这些南易听过的大名鼎鼎的人物已经冒头,他们的名号已经能从道上听到。

 

    再加上这两年抢劫金铺的案子时有发生,本地虎、过江龙时有出没,香塂这里完全说不上太平。

 

    虽然可以增加南国银行押款车的安保,可千日防贼总会出现纰漏,南易可不会觉得南国银行可以幸运的不被大贼们光顾。

 

    真被光顾了怎么办,难道还真让防卫小组和抢匪对射啊?

 

    还是先行一步,和大贼们打声招呼,“喂,南国银行是我的,你们不要打它的主意哦,你搞我,我也会搞死你哦。”

 

    这么做就是自甘堕弱,把自己和匪徒放在同一个高度对话。

 

    因地制宜,在什么地方就得守什么地方的规矩,香塂这里是玩钱、玩法律、玩圈子的地方,舞刀弄枪的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正当防卫组可以在香塂活动,负责保护南氏的重要人物,这是规则所允许的玩法;可先行防卫组就不行,耍狠可以获得一时的上风,可早晚要还。

 

    不守规矩的人,到哪里都会受到排斥。

 

    “没分红……”

 

    王瞐嘀咕了一句,略有点不满。

 

    “行了,阿祥,和警方搞好关系,以后要在街上拍片也方便一点,这部片子你当编剧、制片人,挂个导演的名字就行,你老豆这么多徒弟,找个合适的过来赚笔外快不是很好么?”

 

    “我老豆的徒弟?”王瞐想了一下说道:“那就找峯仔,他比较适合拍这种片子。”

 

    “峯仔?边个?”

 

    “杜骐峯,现在跟着我老豆,去年刚拍了《射雕英雄传》。”

 

    杜骐峯,南易当然知道,可他回忆了一下杜骐峯拍的片子,后期的片子都不错,部部经典,可南易还是觉得杜骐峯的风格并不适合拍《湾仔枪神》,要是拍黑帮片倒是可以找他。

 

    “导演的事情也不用太急,等你剧本写出来再说。你写剧本的时候需要注意一点,要写成一强一弱的双主角,第一男主角就找那个林嘉桦演,第二男主角找缤缤影视的任华。”

 

    “任华?谁啊,没听说过。”

 

    “没听说过就没听说过咯,你只要知道他哥现在是sdu的督察、警界红人就行了。”

 

    “名字都没听说过,演技得唔得?”

 

    “试试就知道咯,缤缤影视的日子听说不好过,你和叶志洺联系一下,看看他肯不肯卖演员合约。”

 

    南易对缤缤影视不感兴趣,这家公司也就开业大戏《跳灰》算是一部好片子,这部片子对警察的写实描述有别于之前的港片,被视为港产警匪片之首,三天之内创下突破100万港币票房之记录,开了新浪潮电影的先河。

 

    《跳灰》的本埠票房很高,但是并没有让叶志洺赚到什么钱,就因为这部片的港味太纯粹,东南亚、台塆全不吃这一套,扣去庞大的广告支出及院线的六成分账,七除八扣所剩无几。

 

    缤缤影视想要赚钱,就非常依赖于外埠的票房。

 

    《跳灰》的本埠票房不错,这让原先一直专注于服装界,对电影只是玩票性质的叶志洺对电影顿时生出了浓厚的兴趣,于是他就把自己的精力转移到缤缤影视。

 

    叶志洺是个聪明的生意人,他充分认识到《跳灰》的不足,于是就邀请外国明星筹备了新电影《狐幅》,想一举打开外埠的票房。

 

 文学

    本来这是一个打破卖埠难关的机会,既有外国明星,在国际上的卖埠价就可以提高,在本埠也构成上佳的票房效果。

 

    但是,构想未必就能和现实协调,向来就没什么理智可言,非常邪门的香塂电影市场,似乎对和西方合作的片子诸多挑剔,这种类型的片子在香塂并不吃香。

 

    虽然《狐幅》的收入不错,但却赶不上庞大的制作费,很快外面就传出缤缤资金周转不灵,被汇丰收购了82%股份的谣言。

 

    这个收购传闻从《狐幅》下片,到缤缤去年放弃联华院线为止,整整三年时间,一直就成了一个让人颇为玩味的谜。

 

    不过这个事情很快就被证实,要被收购的不是缤缤影视,而是缤缤时装公司,也就是叶志洺的主业。

 

    被收购传闻困扰的叶志洺,为了维护缤缤在电影发展上的利益,就把缤缤影视独立了出来。

 

    由于内地改革开放,内地纺织业的崛起,冲击到了香塂的纺织业,前两年,香塂的服装企业纷纷倒闭,投身纺织业的不是去内地另起炉灶,就是退出纺织业。

 

    叶志洺也没有独善其身,缤缤时装的日子并不好过,他把精力转移到影视业,也有在纺织业已经混不下去,需要另辟蹊跷的原因。

 

    南易也不太清楚是什么原因,叶志洺和嘉禾的关系很差,嘉禾院线根本不会上映缤缤影视的片子,而邵氏院线也对叶志洺不感冒,他只能把缤缤的片子送到丽声院线去上映。

 

    八十年代以前,香塂的主要院线就是嘉禾、邵氏、丽声,而丽声是其中最弱的,它的戏院位置和数量都不足,另一方面,院线的主事人并不太关心院线的生意,他开院线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地产生意。

 

    正因为他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放在地产、炒金、股票等生意上,对戏院经营并不上心,时日一久,权力渐渐落在一些下属的手里,叶志洺看清丽声院线这些弱点,以众筹的手法开始在丽声院线建立他发行电影的“大本营”。

 

    从六十年代末开始,香塂的电影业就日渐繁荣,电影票房是一年比一年强。

 

    自七十年代中旬开始,置身于电影业的人员越来越多,原来和影视业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的人也进入到圈内抢食。

 

    电影这碗饭,看似好吃,其实要吃起来很难。

 

    上映之前的工作,只要有钱,做起来不会太难,可电影想要上映赚票房就有点难了,并不是什么电影都有机会在院线上映。

 

    虽说早些年香塂的院线还流行包底费,也就是电影在上映之前,制片方要先交给院线一笔钱,类似于租影院的租金,按天计费,交了包底费、谈好影片分成,之后才是影片上映。

 

    而包底费基本能保证院线的成本,影片分成就是纯赚。

 

    这样看似影片要上映不难,大不了就是交包底费么,谁交不是交,可其实并非如此,香塂吃电影饭的人多,玩票、赌一把的人也不少,电影公司和院线就形成了僧多粥少的局面,电影公司得求着院线。

 

    院线为了让自己能赚更多的钱,他们就要对影片进行甄选。

 

    不好看、大概率票房会不佳的影片,电影公司老板不上道,女主演不满足院线方打“扑克牌”的要求等等,诸如此类都会成为影片被筛掉的理由。

 

    有不少影片出品方都苦于自己的影片发行无门,一个个都盼望着有一个发行能力超强的“英雄”站出来,叶志洺乐善好施,急大家所急,就站出来当这个superman。

 

    但是,自家知道自家的事,叶志洺很清楚自己没有超能力,根本没资格当这个超级英雄。可他那无处安放的善心作祟,不当这个超级英雄他都睡不着觉。

 

    于是,他发挥了“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铁人精神,灵机一动,想了一个歪招:

 

    他找那些已经在丽声院线排上片的出品方,和他们打着商量,“嗨,兄弟,我给你几万块钱或者在电视上替你的影片打个广告,你在片头上给我打个广告。只要在片头打上‘缤缤荣誉发行’六个字,我的钱你就赚到手了,简单吧?”

 

    至于为什么叶志洺会把“电视上打广告”做为交换条件,并不是他在电视台有资源,而是当初缤缤时装和电视台有广告合约,签的是年约,不但有折扣,而且都是黄金时间的广告位。

 

    合约时间还有很久,但缤缤时装已经黄了,合约已签,不登广告,广告费也得照给,叶志洺干脆就把这个资源给利用起来,把影片的广告放到电视上去播送。

 

    出品方一听,嘿,还有这好事,这钱不赚白不赚,于是一部部影片的片头都出现“缤缤荣誉发行”六个字。

 

    外面的人一看,吆喝,缤缤影视牛逼啊,发行能力这么强,一个个都求到叶志洺的门上,左手提着礼物,右手提着钱,嘴里吐着马屁。

 

    还别说,叶志洺把礼物、钱和马屁都照单全收,可也的确办成了事,把不少本来进不了丽声院线的片子给送了进去上映。

 

    至于是怎么办成的,南易虽然没让人去调查,可也大致能想明白。

 

    院线负责影片甄选的人是发行经理,只要搞定这个人,影片要送进院线就容易了。

 

    另外院线对自己旗下电影公司的影片是直接绿灯,丽声院线其实是由一家家影院联合而成,是一个松散的组织,没有股东的说法。

 

    赚的钱也不是按照股份分成,谁的影院赚的钱就是谁的,不用和大家分。

 

    这样,就存在一个漏洞,叶志洺可以找一个影院最少,赚钱不多的影院老板搞挂名,把要发行的影片都挂到这个老板的名下,这样也可以实现影片上映的目的。

 

    叶志洺不但把电视广告做为给出品方的好处,还把电视广告捆绑到发行条件里,找缤缤影视发行影片,就必须通过他的渠道在电视上登广告,自然,叶志洺在其中要赚一笔差价。

 

    就因为电视广告都在黄金时间,这宣传的效果自然比较好,影片由缤缤影视来发行,往往票房都会超出出品方的预期,于是更多的出品方愿意相信缤缤影视是一个很有办法的发行机构,也自然有更多的生意送上门。

 

    如果这个生意能一直这么做下去,那还真的被叶志洺趟出一条邪路来。

 

    可现实不可能这么美好,短时间,院线的发行经理还能找到借口搪塞院线的老板们,时间长了就不灵了,老板们一看自己钱赚少了,自然要找原因。

 

    这个原因就不要太好找了,很容易就能找到叶志洺的头上,院线方自然会把漏洞给补上,这之后叶志洺就没得玩,缤缤影视就开始走下坡路。

 

    看着电影没得玩了,叶志洺又去找其他财路,如今正把精力放在搞桥咀岛度假区上,对缤缤影视也没有以前那么上心了。

 

    可不得不说,叶志洺的眼光很好,缤缤影视握着不少好演员、好幕后的合约,不说其他人,就说肖芳芳和张囯荣,就值得南易惦记。

 

    当然,这是顺便的事,南易真正想要的还是任华,这个如今还没有半分名气,王瞐都没听说过的小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