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最新(湿漉漉的花吞吐粗大的)最新章节列表

2022-01-12 09:13:17情感专区
“啊!!!” 恼羞成怒的苏筱发出了一声尖叫,歇斯底里的冲向了窗户,宴会厅可是足有四层楼,她这跳下去肯定是一尸两命,好在不是所有同学都是混蛋,马上就有人冲出来抱住

   “啊!!!”

 

    恼羞成怒的苏筱发出了一声尖叫,歇斯底里的冲向了窗户,宴会厅可是足有四层楼,她这跳下去肯定是一尸两命,好在不是所有同学都是混蛋,马上就有人冲出来抱住了她。

 

    “赵振南!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想逼死人啊你们……”

 

    几位同学都义愤填膺了起来,赵振南懊恼的跺跺脚就想走,他未婚妻也是冷哼了一声,说道:“贱婊子!干了不要脸的事还不让人说啊,下次不要再让本小姐看见你,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哟哟哟~屎壳螂打哈欠,好大的口气,你打一个试试看……”

 

    忽然!

 

    一位痞帅的少年郎从门外走了进来,只见一身高档的休闲白西装,卷着两只袖子,手里拿着华子烟和宝马车钥匙,身后还跟着一对职业装男女,全都拎着真皮公文包。

 

    “阿辰?”

 

    苏筱瘫坐在地睁大了双眼,少年郎正是骚包的赵大官仁,他露出冠希老师的歪嘴邪笑,甩开银色打火机点了根香烟,指着富婆叫嚣道:“老女人!打啊,千万别怂啊!”

 

    富婆皱眉道:“你谁啊你,关你什么事?”

 

    “苏筱是我养的,你说关不关小爷的事……”

 

    赵官仁大声说道:“吴倩对吧,你爹炒瓜子起家,小学文化,前些年开始进军白酒业,一直在垂死边缘挣扎,但你老母早年卖身被扫过黄,你爸起家的钱都是靠她卖来的吧?哈哈哈……”

 

    “你放屁!”

 

    富婆急眼叫道:“你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

 

    “撕啊!不撕你就是婊子养的,哦!你本来就是,我把你老娘的案底都翻出来了,要不要给在场的同学们看一看啊……”

 

    赵官仁讥诮道:“你这小婊子也不是省油的灯,未婚先孕,对方还是个有夫之妇,你儿子就在本市上小学,而且你先后被十七个男人上过,去年还在医院治过风流病,赵振南!你被传染了没啊?”

 

    “……”

 

    赵振南的脸色猛然一变,富婆也惊恐的白了脸色,但赵振南又羞怒道:“你他妈胡说什么,报警!快报警!给我把他轰出去!”

 

    “不用!我已经替你报了,赵大财务总监……”

 

    赵官仁抬手打了个响指,拎包的姑娘立刻上前拿出一份材料,大声说道:“赵总监!你涉嫌盗用公款炒股,职务侵占等等,你的同事已经把你举报了,你们公司马上就会知道!”

 

    “你、你们……”

 

    赵振南又惊又怕的指着他们,一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了,但富婆似乎也不知道他的事,吃惊的朝旁边让了一步。

 

    “完蛋了吧!你以为吴倩家有钱,吴倩也以为你潜力无限,结果你们俩是一对穷光蛋……”

 

    赵官仁拿出了一支录音笔,按下播放键就听人说道:“韩少!我是董强,我没跟苏筱上过床,吴倩听说她让人骗大了肚子,她就给了我两万块钱,让我编造上床的事,还说越下流越好!”

 

    “各位!听到了吧……”

 

    赵官仁大声说道:“在场的都是人证,吴倩公然造谣污蔑苏筱的声誉,差点逼的她一尸两命,我的律师就在后面,警察马上就到,钱律师!你刚刚也全程录像了对吧?”

 

    “对的!已经完整取证了,打官司我们稳赢……”

 

    西装男笑呵呵的走上前来,从兜里掏出一部卡片相机,可吴倩却抱起双臂冷声说道:“大不了赔钱而已,我家瘦死的骆驼也比贱狗大,有什么了不起的,还怕了你们不成!”

 

    “吴倩!你最好给苏筱磕头道歉,现在还来得及……”

 

 文学

    赵官仁猛地把烟头弹到了她身上,吴倩顿时吓的惊呼了一声,不过她刚想破口大骂,赵官仁忽然从餐桌上拿起一瓶盐,邪笑着倒在了手心上,然做了一个深嗅的动作。

 

    “……”

 

    吴倩的额头立马渗出了冷汗,可赵官仁又说道:“跪下!抽俩嘴巴道歉,不然我让大飞跟你面谈!”

 

    忽然!

 

    吴倩在众人吃惊的注视下,哆哆嗦嗦的走到苏筱面前跪下,居然真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泣声说道:“苏筱!我对不起你,我以为赵振南很有本事,所以才污蔑你的,你就原谅我一次吧!”

 

    “还有你!”

 

    赵官仁忽然指向了一个男人,大声说道:“刚刚就你骂的最凶,受了吴倩不少好处吧,滚过去跟她一起跪着,不然我马上打电话告诉你岳母,你跟玲玲小宝贝的好事!”

 

    “苏筱!我错了,是吴倩让我这么干的……”

 

    男同学惊恐的上前一个滑跪,跪到苏筱面前抽了自己一巴掌,痛哭流涕的模样惊呆了所有人,让瘫坐在地的苏筱也瞠目结舌,直到几名警察走进来,众人才回过神来。

 

    “赵振南!就他……”

 

    赵官仁幸灾乐祸的指向赵振南,赵振南一下就瘫在了地上,大老爷们居然吓的哭了出来,而吴倩连忙转身合十双手,一脸哀求的望着赵官仁,同样也吓的瑟瑟发抖。

 

    “赵振南!站起来,跟我们走……”

 

    警察们不耐烦的喝斥了一声,用力把赵振南给拽了起来,可赵官仁却上前递出一根烟,跟领导走到一边说笑了几句,其实他说的是怪物的事,但人人都以为他是关系户。

 

    “不吃了!今晚值班,你们继续吧……”

 

    领导笑着摆摆手走了出去,赵振南也被警察给带走了,而赵官仁又上前笑着说道:“吴总!没过年就别跪着啦,找我的律师帮你处理问题吧,他的律师费很便宜的!”

 

    “好好好!谢谢韩少,谢谢律师,我马上就打款……”

 

    吴倩忙不迭的起身跑向了律师,这意思已经是明摆着了,消财免灾,不然牢底坐穿,而这娘们背地里是一条毒虫,虽然赵官仁没有掌握罪证,但吓唬一下她就怂了。

 

    “苏筱啊苏筱!你可长点心吧,知道你是为了肚里的孩子好,可也得看对象是谁啊……”

 

    赵官仁伸手把苏筱拉了起来,替她擦去眼泪笑道:“赵振南那种人渣怎么会要孩子,他心里只有他自己,好了!赶紧跟同学们打声招呼,回家给我洗衣服做饭吧,每月两万的工资可不是白发的!”

 

    “原来她给人当保姆啦,工资还这么高啊……”

 

    “苏筱当年可是学霸,遇人不淑才变成这样的……”

 

    “怪不得人家大少爷跑来帮她出头,估计都把她当家里人了……”

 

    同学们的议论顿时改变了风向,两万工资在05年还是很值钱的,而且谁也没有往歪处想,毕竟一个年少多金的少爷,一个大肚便便的落魄保姆,连肚里的孩子都是人家的。

 

    “走吧!”

 

    赵官仁拉着苏筱就往外走,可苏筱已经是云里雾里了,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的门,还是赵官仁帮她拎着包,一路坐电梯来到车库,上了一台敞篷宝马她才醒过神来。

 

    “阿辰!”

 

    苏筱结巴道:“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怎么知道他们的事情?”

 

    “吴倩上次都打上门了,怎么会轻易放过你……”

 

    赵官仁发动三手的敞篷宝马,笑道:“同学会就是她设的一个局,赵振南始终不跟她结婚,她以为是你从中作梗,可惜她搞错了对象,赵振南的出轨对象并不是你,而是你师母黄茵,还有他老板的秘书!”

 

    “混蛋!真恶心,我师母都五十多岁了……”

 

    苏筱愤怒的砸了一拳车门,骂道:“我真是蠢到无药可救了,让那么多渣男伤害过,居然还以为他对我是真心的,我早就该报警把他抓起来,直接让那个人渣去坐牢!”

 

    赵官仁说道:“因为你相信爱情,还是个念旧的人,可惜没遇上好人啊!”

 

    “你怎么知道这些事的,谁在帮你……”

 

    苏筱疑惑的看着他,可赵官仁却顺手放下了跑车软顶,驶入了一条沿湖的风光大道,笑道:“我一个没爹没娘的苦孩子,谁能帮我,谁愿意帮我,我查他们花了二十多万!”

 

    苏筱惊骇欲绝的叫道:“什么?你为我花了这么多钱?”

 

    “花的值就行了……”

 

    赵官仁迎风把手伸出车外,说道:“钱没了还可以再挣,但人没了可就真没了,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至少我们曾是一家人,我不想看着你没了,让朵朵也变得无父无母!”

 

    “对不起!我真的对不起你……”

 

    苏筱忽然掩面痛哭,可赵官仁又抓住她一只手举过车顶,笑道:“心里不舒服就喊出来吧,让赵振南去死,让伤害过你的人都去死,骂他们王八蛋,告诉他们你不会倒下!”

 

    “王八蛋!你们都去死吧,我苏筱绝不会倒下……”

 

    苏筱举起双手放声大喊,还握紧了赵官仁的手,没多久又跟着他一起大笑了起来,还开心道:“喊出来好过瘾啊,我第一次做敞篷跑车呢,你什么时候买的新车啊?”

 

    “停在楼下好几天了,你没注意而已……”

 

    赵官仁缓缓把车驶进了一条小路,路边停着一辆黑色奔驰,等他把车停在驾驶位旁边的时候,一个眼镜男立刻降下车窗,递上个大包笑道:“韩少!弟妹好漂亮啊,什么时候生啊?”

 

    “快了!到时候请你喝酒……”

 

    赵官仁笑着轻拍苏筱的肚皮,苏筱的俏脸猛然一红,接过沉重的大包放在了腿上,赵官仁关闭顶篷加油开走了,说道:“数一下,看看多少钱?”

 

    “我的天!这么多钱啊,哪来的呀……”

 

    苏筱吃惊的拉开大包一看,居然满满一包都是大钞,这当然是吴倩转账给律师的钱,律师也不是啥正经律师,他有一大笔要洗的钱,拿现金跟赵官仁兑换合法收入,还加了两成。

 

    “信息咨询费,软件开发公司给的,不交税就给了现金……”

 

    赵官仁不急不慢的点了根烟,苏筱把钱数了一遍之后,说道:“总共一百二十万,你可真厉害啊,随随便便就能挣这么多钱,朵朵说你的歌卖掉了,但价格好像并不高啊!”

 

    “还不是为了你姑娘,她非要独家演唱,不然轻轻松松五百万……”

 

    赵官仁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不过他似乎听到了“心碎”的声音,苏筱歉疚的说道:“阿辰!我们欠你的太多了,可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不应该伤害你的,呜~”

 

    苏筱又捂住脸哭了起来,赵官仁拉过她的手十指相扣,苏筱哭着靠在了他的胳膊上,但赵官仁又摸着她肚子问道:“孩子究竟是谁的,真是赵振南的吗?”

 

    “其实……我也不知道,还有可能是你的……”

 

    “要我说你什么好,孩子的父亲都……什么?你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