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公交车np粗暴h强j|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往下边塞东西的

2022-01-12 09:08:05情感专区
朱爱华为了所谓的名声,于是在别人的介绍下,和胡技术员结婚,但是朱爱华根本就没有把胡技术员当成是丈夫,还是玩着自己的! 最近朱爱华怀孕了,自己都不知道孩子是谁的! 她

   朱爱华为了所谓的名声,于是在别人的介绍下,和胡技术员结婚,但是朱爱华根本就没有把胡技术员当成是丈夫,还是玩着自己的!

 

    最近朱爱华怀孕了,自己都不知道孩子是谁的!

 

    她想孩子有个名正言顺的父亲,但是全世界的人都不肯帮胡技术员。

 

    她朱爱华身为胡技术员的老婆却不能不闻不问,否则旁人背地里会怎么议论她?真成了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唯今之计也只能再去求吕爱军了!

 

    吕爱军听到朱爱华的要求后,严正的拒绝。

 

    吕爱军义正词严道:

 

    “案件到了这个地步,谁也不敢或者说不愿意参与,否则岂不是名正言顺的和董家作对,董家的实力我根本就不是对手啊!”

 

    朱爱华就问:

 

    “自己该如何办?那可是孩子的父亲,我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讲都要出面!再说,董家不是说一起按照捕快调查的结论为准!”

 

    吕爱华很是怀疑朱爱华的智商,恨铁不成钢地说:

 

    “董家对外宣布是说不插手这事,一切以警察的调查为准,那不过是遮人耳目,他们怎么可能不过问?为了胡技术员的事情,我要是出头被董家的人盯上,仕途就会完了,所以我现在真的不好出面!”

 

    吕爱军不可能为了胡技术员,让自己的羽毛受到损害!

 

    朱爱华就问:

 

    “能不能从董家那边做文章?让他们主动放弃?”

 

    吕爱华想了想说:

 

    “董家是不可能放弃的,但是你代表胡技术员到董家去道歉也不是不可以,一是探探口风,二是希望能够得到董家的谅解。”

 

    无奈之下,朱爱华挺着大肚子去了董家,结果门都没有能够进去,就被董安东的姐姐董安义赶了出来。

 

    董安义明确地表示:

 

    “董家任何人不想私下谈论此事请,任何进展以司法为准,一切结论只能在法庭上宣布!”

 

    朱爱华陪着笑脸说:

 

    “我丈夫和董总都是朋友,当时发生冲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后来的事情,我是真心诚意的来道歉,你们什么要求尽管提,能做到的我一定做。”

 

    董安义很是鄙视地指着朱爱华的鼻子,大声说:

 

    “大言不惭的家伙,董家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行,你拿出1000万,我不追究,关键你拿得出来吗?”

 

    朱爱华确实拿不出!

 

    “这钱太多了!”

 

    董安义手指着门前的道路:

 

    “拿不出这么多的补偿就滚蛋,”

 

    朱爱华很是无奈地再次到了吕爱军那边,说了在董家门口发生的细节:

 

    一是董家不接受任何调解,二是董家要求赔偿的数额太大,根本就是不可能实现,就是故意的为难!

 

    吕爱军听了朱爱华的汇报,也很是生气,可是自己还没有底气去帮助胡技术员,接受董家的报复,问:

 

    “你是不是准备放弃?”

 

    朱爱华说:“不能让孩子出生看不到父亲。”

 

    吕爱军想了想说:

 

    “唯一能做的就是让黄非凡提供证据,毕竟他是当时唯一的见证者。”

 

    朱爱华拍着肚皮说:

 

    “为了孩子有个爹,我必须全力以赴!”

 

    当朱爱华再次出现在黄非凡住处的门口,刚从五潭水库吃完中饭回来的黄非凡很是无奈地道:

 

    “朱爱华,你的目的我知道就是为了让胡技术员受到的损害最小,可是我已经说过了,我是真的没有看到具体的情况,我不能作伪证是不是?”

 

    朱爱华一副无奈地表情说:

 

    “我也知道来找你帮忙成功的几率很小,可是自己能找的人都找了一遍,也去了董家,却无法满足董家赔偿1000万的要求,所以只求个心安,自己努力了!”

 

    黄非凡看着脸色憔悴的朱爱华,心里不忍。

 

    毕竟是一个孕妇,自己该怎么办?后来想到如果推翻以前的话,自己就要受到捕快的追责!

 

    “朱爱华,对你的遭遇我很同情,但是我当时什么都没有看到,不会提供任何的虚假证明。”

 

    朱爱华突然跪了下来,哭着说:

 

 文学

    “黄非凡,我知道你对我丈夫很生气,但是你我之间无仇无恨,难道就看着我的孩子出生就看不到父亲?”

 

    黄非凡郁闷:

 

    “朱爱华,你也不要逼我做什么,当时胡技术员和董安壮等人勾结起来算计我,现在要我作伪证,对不起,我做不到!”

 

    朱爱华哭道:

 

    “黄非凡,你究竟要什么,如果你要是记恨当初对你的算计,等他出来我就把他叫过来,你怎么打他都可以,让你出口气好不好?”

 

    黄非凡摇了摇手道:

 

    “不好,因为我根本就不想看到这个人,一个做错了事情就逃跑的男人,一个没有担当的男人!”

 

    朱爱华:“那么,我能做什么,你尽管说,你要我的身体都可以,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只能你一个电话,我随时都可以过来陪你,服侍你,让你满足,怎么样?”

 

    黄非凡想不到朱爱华会说这种话?

 

    他只当是女人急疯了胡说八道,耐心劝她:

 

    “朱爱华,胡技术员做了错误的事情,必须受到惩罚,而不是让自己的女人到处出面,你走吧。

 

    我能说的的就是我不会参与此事情,前天董家也让人过来,提醒我不要给胡技术员做伪证,我当时就给董家的人说了,我黄非凡做事做人还没有到说假话的地步!”

 

    朱爱华坐在那边耍赖不肯走,说:

 

    “黄非凡,你要是不帮助,我现在就不走了,一直要等你答应我才能走。”

 

    那天,不管黄非凡说什么,朱爱华就是不放弃!

 

    黄非凡后来想了想,对朱爱华分析:

 

    “你丈夫的事情不是你想的简单,董家吃了那么大的亏,能不要个说法?目前能帮得上你丈夫忙的就是胡大海,那天晚上他和董安壮到了哪个地方,以前发生了什么,后来到了现场究竟看到了什么?”

 

    朱爱华叹了一口气:

 

    “被抓起来的胡大海,现在什么都不说,也许怕董家的报复或者说受到了董家的威胁,就算我找他也没用。”

 

    黄非凡见朱爱华没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只能把话说透:

 

    “胡大海在养殖场做了办公室主任,坏事一定做了不少,而和他一起做坏事的除了副主任还有办事员景爱华,你要是能够得到胡大海做坏事的证据,和他见个面,还不是让他说什么就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