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同桌用手指进去了好爽|我趁老师喝醉后玩弄她的身体

2022-01-12 08:55:29情感专区
林楚向前迈了一步,速度很快,曲肘撞到了飞哥的胸前,他直接飞了出去。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练身体,跟着高武练,他又结合从前他看到过的很多视频,学会了盾卫术。 所以飞哥直

    林楚向前迈了一步,速度很快,曲肘撞到了飞哥的胸前,他直接飞了出去。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练身体,跟着高武练,他又结合从前他看到过的很多视频,学会了盾卫术。

 

    所以飞哥直接就飞了出去,撞倒了七八张桌子,趴在那儿竟然起不来了。

 

    他身边的人直接围过来,成魁安抡着椅子就冲了过来,周闰发、梁加晖几人也过来了,就连苑莉琼也拿着一双筷子冲了过来,高武站在林楚的身后,一脸警惕。

 

    林楚深吸了一口气,看了几人一眼,大步走了过去,几人受他的气势所慑,主动让开身子,他一路走到飞哥的身前,蹲下身子,拎起他的衣服,将他拽了起来。

 

    凑在他的耳边低低道:“你是收了赵家的钱吧?阿飞,我要是你,就不会做这种事情,我现在是香江第一才子,又是传媒大亨,身上没有任何污点。

 

    港英政府这边肯定是要给我面子的,否则我宣传这件事情,港英政府一定会给你们和胜加压,你觉得你还能逃得掉吗?”

 

    飞哥的目光闪了闪,他抬头看了林楚一眼,低声道:“林生想要什么?”

 

    “我要是在这里打死你,也有很多办法脱身,不过我这个人是生意人,不愿意手上见血,所以这事就算是过去了,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我们双木影业的地方,你们也不要过来惹事,有空的时候,我也可以和你一起喝喝茶,大家可以成为朋友,你觉得呢?”

 

    林楚轻轻道,飞哥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好!我答应林生,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

 

    说话时,他的目光中透着几分的异样,林楚把他扶了起来,伸手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

 

    飞哥大声道:“误会!我和林生只是切磋一下,往后我们就是朋友了,你们听着,不要再招惹林生了,这是自己人。”

 

    “好了,继续喝酒。”林楚挥了挥手,接着扭头看着排档老板,从口袋里摸出五千块现金递给他:“老板,这儿的桌椅坏了,算我的。

 

    给我们上菜吧,一会儿我们点的菜钱另算,抱歉了,影响你做生意了,你看看,要是有人刚才忘记结账了,也算我的,就当是为他们压惊了。”

 

    老板接过钱,眉开眼笑起来,飞哥深深看了林楚一眼,抱了抱拳:“林生,那我们就走了,有空一起喝茶。”

 

    “不一起喝两杯?”林楚轻轻道。

 

    飞哥摇了摇头:“改天再拜访林生。”

 

    林楚带着一群人坐了回去,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中透着几分的异样,刚才他的肘击太厉害了,飞哥被击到了七八米之外,速度快到了极点。

 

    这样的手段,让他的身上不由多了几分的神秘感。

 

    飞哥带着一群人离开,在街上横冲直撞,拐过街角,他闷哼了一声,吐出了一口血,伸手揉了揉胸前,伸手搭在身边一位小弟的身上。

 

    “带我去医院看看。”飞哥咬着牙道。

 

    四周几人的目光闪了闪,一名小弟轻轻道:“飞哥受伤了?那个林楚是武林高手?”

 

    “哪来那么多的废话?”飞哥哼了一声,脸色很难堪,接着轻轻道:“以后没有把握不要招惹他,除非用枪。”

 

    几名小弟的目光闪了闪,一人低声道:“飞哥,枪可不好找啊,而且一旦动枪了,恐怕港英政府这边就要出动军队了。”

 

    “所以小心点吧,这个人很能打,我估计也就只有易重才有可能和他比划几下吧,双花红棍也没他厉害。”

 

    飞哥轻轻道,一名小弟低低道:“飞哥,这么说,我们和胜的四二六也都打不过他了,那以后他那边的保护费还收吗?”

 

    “交给陈生强去吧,我们不管了,过几天去见见赵家的人,这件事我们推了,把钱也退给他们。”飞哥应了一声。

 

    几名小弟同时点头,有人低低道:“赵家为什么要惹这么一个人?他现在也是香江大亨了,而且还是传媒大亨,不太好对付。”

 

    “不该打听的事别打听,以后凡是和他有关的事情都别接了。”飞哥挥了挥手,越来越虚弱了。

 

    一名高大的小弟背起了他,一路上了车。

 

    排档前,中森明菜紧紧握着林楚的手,一脸骄傲,看向他的目光很亮。

 

    梁加晖举杯道:“老板,我敬你,刚才真是太厉害了,老板是武林高手吧?我也有练过武的,回头和老板讨教一下。”

 

    “阿晖,你就算了吧,你能把人打到七八米之外的吗?”周闰发轻轻道。

 

    林楚和梁加晖碰了一下杯,几人一起喝酒,很热闹。

 

    中森明菜点了一桌子菜,几名记者从一侧凑了过来,围在林楚的身边道:“林生,你好,刚才你和社团的人交手,我拍下来了,请问你是会功夫吗?”

 

    “就只是强身健体,谈不上会什么功夫。”林楚笑了笑。

 

    一名记者认真道:“林生,刚才你说这位小姐是你的女朋友,请问你和林青暇小姐、赵娅之小奶、邓俪郡小姐是不是也在拍拖?”

 

    “没错,这是我女朋友,青暇她们也是我的女朋友,你们觉得不行吗?”林楚看了记者一眼,索性说开了。

 

    记者怔了怔,接着大喜,这可是大新闻了。

 

    “林生,你这么做似乎有点不太合适吧?”记者再次问道。

 

    林楚摇了摇头:“我不这么看!我觉得只要我们自己愿意,那就没有问题,你们可以说我是浪子、风流情种之类的。

 

    但我也不在乎,我无意去树立什么标杆,这事是我的责任,你们也不要责怪青暇她们,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了不算,我喜欢她们,愿意为她们承担起责任,那就够了。

 

    这种事没有什么对错,无非就是不符合当下的一些法律而已,但我没结婚,这辈子也不打算结婚了,这样的话,那就不存在什么姨太太,不犯法。”

 

    所有人都呆了呆,这绝对是真正彪悍的话了,在香江很多人家里有姨太太,但都是藏着腋着的,不愿意被外界知道,毕竟这和主流观念并不相符。

 

    “林生,这些事情其实你可以不公开的,为什么会选择公开呢?林生就不怕被人骂吗?”一名记者问道。

 

    林楚看了他一眼道:“你问得好,如果我不公开,那么以后你们肯定还会发现我和青暇、阿之,阿郡,甚至阿虹她们约会的,你们太厉害了,我没本事避开你们。

 

    到了那个时候,一定会有人骂她们的,说她们不要脸,明知道我有女朋友还和我在一起,所以我现在把责任扛下来,你们不要怪她们。

 

    你们要骂我就骂吧,我这个人不是什么偶像明星,也不想当偶像,这都是我的私事,但却并不代表我就不是一个好人。

 

    我觉得看一个人,应当是把他的私德与公德分开看,首先,我没有玩弄女性,不是那种玩玩就丢了人家。

 

    像是赵家有位公子,我就不点名了,玩过的女人都有上千个了,这难道就叫好吗?在我看来,这才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那样的话,人家以后怎么找男朋友?有的人还不让人家生孩子,明明有了孩子也让人直接拿掉,这就算是有情吗?

 

    我从来不去玩弄女人,更不会阻止她们给我生孩子,我可以照顾她们一辈子,你们这些媒体可以监督我,只要她们将来不离开我,如果我甩了她们,那你们就可以骂我。

 

    到了那个时候,我愿意接受你们的批评,但现在我不会接受批评!我们再说到公德,我在香江遵纪守法,合法纳税,而且也愿意做一些慈善工作。

 

    我对自己的员工也不错,你可以问一问我的员工们,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不会说我不好,所以在这一方面,我没有什么问题。

 

    所以她们愿意跟我,我就会和她们好,以后还请你们不要去烦她们,有事就冲着我来,我既然和她们在一起,那就得接受这些事情,承担应有的后果。”

 

    所有人看着他,一脸异样,中森明菜抱紧他的胳膊,他是第一个敢于公开谈这种事情的人。

 

    “哥哥,好爱你啊!”中森明菜轻轻道。

 

    一名记者采访着一侧的周闰发道:“周先生,你可以评价一下林楚先生吗?”

 

 文学

    “我觉得刚才老板说得对,他对我们是真得很好,你问我其实没什么说服力,因为我已经有点名气了,你不如问问我们公司那些曾经的龙套吧。”周闰发轻轻道。

 

    成魁安大声道:“我来说,老板把我签到了双木影业,给了我一口饭吃,而且还给我发保底工资,没有他,我都吃不上饭了。

 

    现在我也有了清晰的目标,最近接拍了几部戏,虽然是配角,但收入也不少,比香江大多数在办公室上班的人赚得都多,我很知足了。

 

    这样的话,两三年之后我就能贷款买房了,所以我感谢老板,至于他谈几个女朋友……或者说是几个太太,那是他的私事,我不想管。

 

    但我就觉得一点,老板有这个能力啊,人家也愿意跟他,这都是人家的私事,反正人家也没结婚,怎么谈都行。”

 

    “还有我,你们看我长成这样,很挫是吧?但老板签了我,我赚的比安仔还要多,要不是老板,我是真连饭都没得吃。”

 

    叶敬生大声道,余下来的几人纷纷说着话,记者们一一记了下来。

 

    林楚摆了摆手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吧,别影响我们吃饭,各位记者朋友,你们也吃点吧,这顿我来请,随便你们点。

 

    我不会让你们写一些我的好话,没那个必要,我就只有一个要求,以后你们碰到青暇她们,尽量别去骚扰她们,正常采访没问题,别的就不要招惹她们了。”

 

    一群记者纷纷点头,兴冲冲在一侧开了一桌,凑在一起吃了起来。

 

    梁加晖对着林楚竖起了大母指:“老板,你可真敢说啊。”

 

    “没办法,没有人愿意偷偷摸摸谈恋爱,她们都想公开出来,我只能走到这一步了,反正有什么责任我扛着就好了。

 

    这样的话,就算是我和青暇她们出去吃饭,也就不会有人觉得奇怪了,这种事情,我相信时间长了,香江市民也就接受了。

 

    无非就是前期会麻烦一点,但再麻烦的事情也得做,万一将来生了孩子,那岂不是更加麻烦吗?

 

    这个时候承认了,将来她们怀孕的时候,也就是顺其自然了,男人有时候还是得硬气一点,我是北方人,不会在这种时候退缩的。”

 

    林楚平静道,成魁安举杯道:“老板,喝酒!我太崇拜你了,这才是真正的爷们!”

 

    几人又喝了起来,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到晚上七点半才离开。

 

    林楚开了一张支票给排档老板,一共花了五千港币,把记者那一桌也结了账。

 

    “林生,请放心,我们不会添油加醋,一定好好写,就按照林生的原话来!”

 

    “真的,我也很佩服林生,这才是真正的爷们!”

 

    “香江那么多的富豪,很多人明明很花心,但却还装出深情的一面来,这很不好,我们支持林生。”

 

    林楚抱了抱拳:“多谢几位了,以后对青暇、阿之、俪郡、阿虹,还有我身边的明菜客气点。”

 

    “放心!”一群人乐呵呵道。

 

    林楚拉着中森明菜,转身就走,他也不指望每一个记者都不会胡说八道,但他是真不在乎,反正就算是他失去了香江市场也没什么。

 

    他的书主要市场还是在海外,足够他养活一大家子人了。

 

    把中森明菜送回家,下车时,她抱着他的胳膊,和他亲吻,唇分后,她轻轻道:“哥哥,以后我可以正大光明和你在一起了?”

 

    “可以的,我已经公开了,反正有什么责任我都担着了。”林楚点头。

 

    中森明菜点头:“哥哥,好爱你啊!”

 

    “我也爱你,这次去日本,你想要什么?我给你带回来!”林楚抱着她的腰,纤细至极。

 

    中森明菜想了想道:“哥哥从美国回来还给我带了项链、化妆品,我也不要什么东西了,只要哥哥给我带日本的铜锣烧就好了,我想念东京的味道了。”

 

    “原来是想家了,等到这部电影拍完,你再出一张专辑就可以回去了,以后你就在日本好好发展,成为全亚洲最顶尖的巨星,为我们林家长脸。”

 

    林楚轻轻道,中森明菜笑起来:“我一定好好努力的,我也是林家太太呢!”

 

    “宝贝,你回去吧。”林楚亲了她几口,伸手捏了捏她的臀尖儿,一片软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