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特别污有肉有过程的小说*我的风流岳每2

2022-01-12 08:49:14情感专区
宁兰再度一愕:“明天就对外宣布?” 李睁点头,直言不讳:“本来不用那么急,放下周也可以,但老徐刚才给我点启发,趁热要打铁,明天记者会上,你公开支持我,将矛头指

   宁兰再度一愕:“明天就对外宣布?”

 

    李睁点头,直言不讳:“本来不用那么急,放下周也可以,但老徐刚才给我点启发,趁热要打铁,明天记者会上,你公开支持我,将矛头指向苏雅箐,这样一来,其他歌手才好附和你,毕竟苏雅箐是天后,其他歌手直接针对她,是以下犯上,不合规矩。”

 

    宁兰想了想,眼中闪过一丝明悟,从上往下,只要不是偏离事实,批评指责都是无可厚非的,倒过来却是不行,这就是上下尊卑,音乐圈如此,娱乐圈如此,事实上,各行各业都是如此,这是整个社会的一条默认规则。

 

    宁兰与苏雅箐同为天后,争锋相对并无不可,而其低级数的歌手附和宁兰,多少有点打查边球的嫌疑,会不会遭来圈内闲言闲语不清楚,但至少不坏规矩。

 

    她眨眨眼:“你这是把我推在前头给别人当挡箭牌啊。”

 

    李睁也眨了眨眼:“那要不,让薛巧玲也站出来发个声?两块挡箭牌,你的压力会小许多。”

 

    宁兰当即摇头:“还是不要了,本来射过来的子弹有限,许巧玲这块挡箭牌一出,那就是枪林弹雨了...”

 

    说着,点了一句:“许巧玲是代石唱片的门面,五大巨头和代石唱片的博弈正白热化。”

 

    李睁默然一笑,塞了个冰糖葫芦进嘴里。

 

    宁兰瞅着他吃得很来劲的样子,迟疑了一下,伸手把李睁手里一串还没吃的冰糖葫芦给拿了过来,慢慢咬下一颗。

 

    “咯嘣咯嘣”的声音重叠在一块。

 

    两人沉默地走了一段,宁兰再度出声:“捧我上第一天后的宝座,你有几分把握?”

 

    李睁耸耸肩:“谈不上把握,尽力而为。”

 

    宁兰嗯一声,忽然道:“那何静芸呢?”

 

    李睁看她一眼:“何静芸是华格旗下,你是华璨旗下,我是公私不分的人吗?”

 

    宁兰扯了扯嘴角,很想说声是,终究没有说,又咬下一颗冰糖葫芦,化作咯嘣脆响。

 

    ......

 

    周日,上午。

 

    脑核精公司召开记者会,吴铁柱亲自出面,对一些谣言做了澄清,包括了回购风声。

 

    并且表示,之前一段时间,有些媒体报纸毫无根据地恶意揣测,对脑核精公司的名誉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不排除通过法律手段提起诉讼。

 

    好嘛,又一个提起诉讼的,虽然没有如李睁那般点名,但犹如高悬的达摩利斯之剑。

 

    此外,一条曾经在广告圈内传播过,却被绝大多数人视作谣言的消息,得到了有力的证实。

 

    ds广告部副总监亲口向一个合作的广告商确认,ds的广告词,出自李睁的创意。

 

    广告圈一片惊哗!

 

    一个被视作脑残,却用铁的数据证明是经典的广告案,让脑核精公司的销量一下子翻了几十倍。

 

    一个播出后让ds的门店客流量持续升高的广告,其中的广告词被广告圈公认经典。

 

    一次是偶然,两次定存在必然性,这不光是音乐圈的思维模式,广告圈也是一样。

 

    由此,李睁在广告圈名声鹊起。

 

    中午之前,乔莉便是从广告商那里收到了三个代言邀请,三个品牌在各自行业虽然不是国内龙头,但都是第一梯队的佼佼者,均有意请李睁出任代言人,同时提供广告策划案。

 

    “一个是服饰品牌程荣祥,专营羊毛衫,代言费一年150万,广告策划案三选一,如果最终获选,再加50万。”

 

    “一个是巧克力品牌芳润,代言费也是一年150万,广告策划案二选一,如果最终获选,再加30万。”

 

    “一个是兆腾医药公司,最新产品是一种补肾的口服液,代言费一年130万,广告策划案二选一,如果最终获选再加30万。”

 

    乔莉手里剥着一个桔子,将三个代言邀请的情况说了一下,然后有些感慨道:“之前广告商那边的代言邀请一共就3个,价格都在百万上下,最后还都黄了,现在一下子来了三个,广告商那边的意思,后续还会有好几个。”

 

    李睁听了,嘴角勾起一抹玩味弧度:“怎么样,现在知道了吧,跟了我保你吃香喝辣,你要早点开窍,已经能在深市买别墅了。”

 

    话中的歧异让乔莉心中有些发臊,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李睁笑了笑,一伸手,将乔莉刚剥好的桔子抓了过来。

 

    “自己没手不会剥。”

 

    “我刚才去厕所忘洗手了。”

 

    “......”

 

    “一人一半?”

 

    “......”

 

    看着李睁塞一片进嘴里,同时把掰开的半个递过来,乔莉落下满头黑线,嫌弃地摆摆手,言归正传:“这三个代言和广告策划,怎么说?”

 

    李睁点点头:“都可以,不过先签代言协议,再出广告案。”

 

    乔莉有些迟疑:“这要求有点牵强,毕竟你还不是超一线,正常来说,代言费百万标准,三家公司出的高,就是看重你的广告策划案。”

 

    “这样子啊。”李睁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才道:“出广告策划案也行,不过要答应,就算不用也要付10万报酬。”

 

    乔莉蹙眉想了想,觉得要求还是苛刻了点,但也不是不能试试,就应了下来。

 

    随后,转了话题:“到现在,娱乐万花筒都没有人联系过我,其他那些娱乐报也集体沉默,看来,一张律师函并没有起到你预先中的震慑力。”

 

    李睁咽了咽喉咙,又丢了一片桔子进嘴里,眯眼道:“一张律师函不够,那就再加一记猛药,等着看吧。”

 

    乔莉眨眨眼:“华璨要有动作了?”

 

    看李睁点头,乔莉没有再问,只嗯了一声:“那我拭目以待。”

 

    她现在还是时光唱片音乐部门第一副总监,这个身份没有去掉,她不想更多了解华璨的一些具体事务,这方面,乔莉有自己的原则。

 

    很快,乔莉就看到了。

 

    午后,华璨召开了记者会。

 

 文学

    地点,也是斯卡威大酒店,不过是室外花园,当中一片空地上,搭建起了临时舞台。

 

    媒体请了37家,与昨天时光唱片的记者会现场比,少了几张娱乐小报,还有属于娱乐中报的娱乐万花筒,娱乐追踪,以及全国销量第五的娱乐最前线。

 

    苏婷登上舞台,一上来就宣布,由于李睁是华璨音乐工作室合作词曲人中,分量最重的一人,前阶段,一些媒体因脑核精广告,对李睁本人的一些恶意诋毁,对李睁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华璨由此成了间接受害者,是以,现决定将娱乐万花筒,娱乐追踪,以及娱乐最前线这三家媒体,列入黑名单,从今往后,华璨的记者会不欢迎这三家媒体,旗下歌手,也不会接受这三家媒体的采访。

 

    其次,又宣布了宁兰的发片与巡演计划,宁兰的新专辑正式立项,李睁的作品将包揽专辑中包括一二三主打在内的,五首歌,专辑预计十一月中旬上市,并同步开启冬季巡演,暂定十三地,25场。

 

    苏婷过后,宁兰也登台亮相,对自己的新专辑,以及冬季巡演做了一番场面化的预期,末了,提到了之前圈内众多歌手,在无根无据的情况下,对李睁本人横加指责,对此,宁兰表示愤懑,尤其指出苏雅箐,作为天后当起表率作用,应该对自己的不当言论公开道歉,给李睁一个交代,给社会一个交代!

 

    记者会结束不久,会上的内容在圈内犹如瘟疫蔓延般,迅速传播开来。

 

    圈内再一次被震惊到了!

 

    将媒体列入黑名单,这在圈内不是没有,但一般对象都是些臭名昭著的娱乐小报,而这一次,华璨却是将两份娱乐中报,以及一份全国销量前五的大报列入了黑名单。

 

    圈内人士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华璨疯了!

 

    中报还好说,大报那是有着风向标作用的,影响力巨大,列入黑名单,就意味着决裂。

 

    媒体与唱片公司,就好似大卖场与商品的关系,跟一家排名第五的大卖场断了合作,就算不是断臂,至少也是断指。

 

    当然,大卖场少了某件常规货品,同样会导致销量额下降。

 

    华璨的做法,完全是自损一千,伤敌八百。

 

    另外,宁兰还直接点了苏雅箐的名,态度异常明确,后者应该为自己的不当言论道歉,并且给李睁,以及社会一个交代。

 

    这等于是对苏雅箐的批判与谴责,天后对天后,杠上了。

 

    相比这两条惊爆消息,记者会的主题,宁兰的专辑与巡演上市时间与规模,反而显得不那么惹人关注了,毕竟这是预告性质。

 

    ......

 

    京城,滚雪唱片。

 

    苏雅箐从陆桂兰口中得知相关消息,足足呆了一分钟,脸色很不美。

 

    昨天李睁在记者会上对她矛头直指,已经让她非常被动,今天宁兰再次助攻,她就算再傻也明白,这是要将她推上风头浪尖,让她无所遁形!

 

    “陆桂兰,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贱货,老子这次被你坑惨了,华璨当众宣布,将娱乐最前线列入黑名单,老子现在在公司已经成为众矢之的,不光如此,当初老子为了替你出口恶气,牵线了那么多家娱乐报,现在人人找老子要交代,你让我怎么交代,嗯,你给我听好了,老子要是载了,绝对拖你一块死...”

 

    陆桂兰的手机响了,接起来,那头气急败坏的就是一头臭骂,赫然便是娱乐最前线的王总编。

 

    陆桂兰脸色煞白,捏手机的手掌颤个不停,想说什么,又无言以对,想直接挂掉,又不敢,只能硬着头皮忍耐,嘴里不断说着对不起。

 

    总算是挂了电话,陆桂兰的气色奇差,眉眼密布愁绪,就在这时,苏雅箐的助理慌慌张张地推门进来,脸上写满了焦虑与惶恐。

 

    苏雅箐与陆桂兰一齐看了过来,助理喘了口大气,来不及喘第二口,便是急急道:“苏姐,陆姐,不好了,舒甄,米雪,陶亮他们七个歌手一块找了总监,说你是对李睁抨击最严重的一个,被李睁拎出来着重点名,他们要求公司对你重罚,以此来给李睁一个交代,总监没有答应,他们现在,现在又就纠结了几个歌手,一块去了洛总办公室。”

 

    听得这个消息,陆桂兰与苏雅箐的脸色都是难看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