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黑色蕾丝丝袜老师好紧好爽*老婆为老公能当副局长

2022-01-12 08:33:39情感专区
“我在赌场里买了“场势”的重注。” 虎平涛下意识偏头看了一眼摆在手边的证物袋,里面装有十张加盖了红色圆章的投注单。标注的数字,都是红色的&ld

  “我在赌场里买了“场势”的重注。”

 

    虎平涛下意识偏头看了一眼摆在手边的证物袋,里面装有十张加盖了红色圆章的投注单。标注的数字,都是红色的“五十”。

 

    他拿起袋子,对着徐永德晃了一下,平静地问:“一张五万,十张就是五十万。你哪儿来这么多的钱?”

 

    “借的。”徐永德低声回答:“我从地下钱庄借了高利贷。”

 

    虎平涛眉头皱的很紧:“你就不怕还不上吗?”

 

    “只要赢了就能还上。”徐永德有他自己的一套逻辑:“这件事情我和张雅翠筹划了很久,各方面的问题都考虑过,前前后后去了现场好几次,反复确认细节。”

 

    “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学校是否选择小凤山作为郊游景点。因为所有前期准备都是围绕着这个进行。一旦校方另选景点,那我们所有工作都白做了,全是无用功。”

 

    “张雅翠让我不用担心,说这事儿她负责搞定。我很好奇,问她究竟有什么办法,她却让我别管,还说知道太多对我没好处。”

 

    “我当时根本不相信她的话。就一个小女生,会有多大的能量?如果张雅翠长得很漂亮,那事情成与不成还两说,毕竟她有身体优势。可她相貌平平,家里也没什么钱,凭什么说这种话?”

 

    “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不得不对她另眼相看————全校有二十个班都选择去小凤山郊游……整整二十个班啊!”

 

    徐永德发出长长的叹息,神情也变得尤为感慨。这引起了虎平涛的注意,疑惑地问:“选择去小凤山郊游的班级数量,与这个案子有什么关联吗?”

 

    徐永德苦笑着解释:“赌“场势”分为很多种情况。我是后来才知道,赌场方面把学校这次郊游作为非常重要的“场势”,早在出游前两个星期,就开出相应的盘口。”

 

    “第一次“场势”,赌的是学校列出的出游景点。大屿山、海洋公园、迪斯尼乐园、博物馆……这叫赌“范围”,有三种选择,在总共二十多个景点当中,分别选出三个、两个和一个。按照不同的赔率下注。其中赔率最高的是“一个”,也就是按照学校所有班级,或者大比例班级最终选定的郊游目的地。”

 

    “第二次“场势”,赌的是选定同一个郊游景点的班级数。比如你觉得有两个班会去海洋公园,就按照这个下注。这种玩法非常灵活,可选性很大,而且很难暗箱操作,赌客也很喜欢。某种程度上跟赌球差不多,赌场开出的盘口赔率也不一而论。比如超过十个班选择去同一个景点,只要同时压中景点和班级数,就能赢一大笔钱。”

 

    “第三次“场势”,赌的是参加郊游的学生数量。这个同样也有“范围”和“精准”两种玩法。但实际人数很难猜,而且容易作假。打个比方,如果有很多赌客选择出游的学生是“一百”人,而且下了重注。那赌场方面就会派人搞事,通常是选择几个容易下手的目标,要么头天晚上对其进行骚扰,睡不好觉,第二天出不了门;要么郊游当天去学校的路上故意制造纠纷,比如撞车吵架什么的,总之就是耽误时间,让你去不了学校……所以这种玩法参与者大多选择“范围”,不会选择去才赔率更高的“精准”数字。”

 

    “我当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如何制造车祸,而且不能被人看出破绽方面。所以对赌场方面的变化,一是没有留意,二是他们也有意瞒着我。直到第四次“场势”开盘,也就是赌“校车在前往景点的过程中,是否会发生意外”这个项目,我才开始下注。”

 

    虎平涛神情冷肃,认真地问:“具体赔率是多少?”

 

    徐永德回答:“有好几种,是针对车祸轻重状态而定的。擦碰之类的轻微事故,赔一点二;撞人受伤但不致命的一般事故,赔一点五;如果车祸导致死亡……死一个人是一赔二,死两是一赔二点五,三个至十个是一赔三……还有更高的,如果死者数量超过五十个,赔率就高达十倍。”

 

    虎平涛听得浑身发冷,良久,才慢慢地说:“你们真的是要钱不要命啊!”

 

    徐永德坦言:“只有这样才显得真实。参赌的人要的就是“公平赌博”。他们认为只有死人的情况才是真的,才没有人在背后操控。毕竟开赌场是为了赚钱,他们不会为了这个主动惹上杀人官司。”

 

    虎平涛平复了一下情绪,冷冷地说:“按照你刚才说的,你压了五十万,有五个学生在车祸中死亡,那就是三倍的赔率,赢了一百五十万?”

 

    徐永德沉默着点了点头。

 

    虎平涛讽刺地说:“一次就弄到一百万,除了还高利贷的钱,你至少还剩下八、(和谐)九十万,的确挺多的。”

 

    徐永德低着头,发出不甘心的叹息:“……其实我赚的没有张雅翠多。她从一开始就算计我。”

 

    虎平涛好奇地问:“到底怎么回事?”

 

    徐永德解释:“赌场方面为了确保盈利,对同一件事情,会开出不同的“场势”。这次郊游,赌场足足开了三十五个“场势”。除了我刚才说过的那些,还有赌车祸具体发生路段、赌车祸原因、赌校方董事会事后处理以及反应……比如事故发生后董事会有多少人辞职,学校方面有多少人受到处分等等。”

 

    “还有赌发生事故后急救车从城内多久才能赶到事发现场。这也是“场势”的一种。”

 

    “刚才我说的是“事故”场势,还有赌正常“场势”的。赌场把小凤山在地图上划出不同区域,赌学生具体在哪个区露营、赌学生在玩的过程中会不会发生意外,包括打架之类的纠纷,具体次数,以及领队教师的处理方法……总之的一切都可以赌。”

 

    虎平涛对此表示疑惑:“赌的范围这么大,到了最后的信息证实阶段,给出的结果能让赌客相信吗?”

 

    徐永德解释:“你太小看那些参赌的人了。他们形形色色,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各有各的消息来源,各有各的圈子。之所以选择赌“场势”,就是因为这种玩法存在太多的不确定因素,而且真实性很高。他们愿意为此下注,而且还是多重下注。这样一来,赌场方面的盈利就极为可观。”

 

    “有“大场势”和“小场势”之分。这次的事情就属于“大场势”,我指的是学校郊游,不是车祸本身。因为围绕着“郊游”,可以展开很多可赌的方面。任何一个分支“场势”,赌场收到的投注赌金,就有好几百万。”

 

    “张雅翠的确很有心计。她从一开始就谋划好了一切。”说到这里,徐永德发出夹杂着鄙夷成分的叹息:“她一口气赢了将近四百万……将近四百万啊!”

 

    虎平涛眉头皱的更深了。

 

    他想起摆在张雅翠灵位前的那三张投注单,纸面金额与徐永德的一样,都是“五十”。

 

    五万块一张,三张就是十五万。

 

    虎平涛缓缓地说:“张雅翠只压了十五万,她怎么可能赢那么多的钱?”

 

    听到这里,徐永德猛然抬起头,满面震惊地望着虎平涛,难以置信地问:“……你们……你们连这个都知道?”

 

    虎平涛淡淡地说:“我们警察就是干这个的。如果不是证据确凿,也不会把你抓起来……说吧,张雅翠为什么能赢那么多的钱?”

 

    徐永德心中再无侥幸,他神情颓丧,低下头,认命般地说:“场势里有种玩法,叫做“连环赌”。以学校郊游这种“大场势”为例,赌场会开出很多多与其连带的“小场势”。为了吸引赌客下注,赌场会在一些小概率的“场势”上设置超高赔率。比如我之前说过的猜出游学生数量,就是其中之一。”

 

    “所谓“连环赌”,就跟赌马差不多。赌马赌的是场次、马位、马身等等……而“场势”这边的连环,赌的是连贯状态。”

 

    “张雅翠选择了前往小凤山出游的具体班级数量、班号、车祸是否发生、具体发生地段等总共六个“小场势”。她投注的赌金虽然只有十五万,可累计相加,还有“连环赌”的倍数堆积,所以赢的钱加起来就很可观,比我多多了。”

 

    “她实在是太聪明了,真的!我从未想过这个年龄的小女生竟然有能力谋划这种事情。她的确是为了钱,处心积虑就为了这个。以张雅翠的家庭状况,不可能拿出十五万,我估计她和我一样,也是从地下钱庄借了高利贷。”

 

    说着,徐永德长长吐了口气,脸上神情显得有些茫然:“可她还是死了……赢了那么多钱又有什么用?唉……人算不如天算啊!”

 

 文学

    至此,整个案情彻底明朗。

 

    ……

 

    办公室里,林志恒用力握住虎平涛的手,热情洋溢:“谢谢!实在太感谢了!虎警官,如果没有你帮忙,这案子长期拖延下去,我们警队的声誉也会产生负面影响。”

 

    “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虎平涛谦虚地笑笑,他有些感慨:“我也没想到真相居然是这样。一个小女生,加上一个校车司机,想通过赌博赢钱,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陆晓旭在旁边插话:“接下来,我们会根据徐永德的口供,对地下赌场展开调查和清理。”

 

    虎平涛的神情有些迟疑:“张雅翠赢的那些钱……算了,我还是不问了。”

 

    林志恒明白他心中所想,他认真地说:“张雅翠家里的问题,我已经交给屋邨所在社区处理。港城不比凹门,赌博是违法行为,张雅婷的所有赌金都将被罚没,她欠高利贷的钱我们也会处理。放心吧,一切都按规矩来。”

 

    ……

 

    林志恒邀请虎平涛在警局食堂共进晚餐。

 

    饭后,陆晓旭送着他出来。

 

    天已经黑了,街上来来往往都是人,凉风习习。

 

    陆晓旭递了一支烟给虎平涛:“这边的事情已经办完了,你什么时候走?”

 

    虎平涛接过,凑到陆晓旭的打火机上把烟点着,深深吸了一口,笑着问:“感觉你好像很讨厌我,急着赶我离开?”

 

    通过这几天的接触,彼此关系已经很熟。陆晓旭笑道:“你老婆不是刚生完孩子嘛,现在回去,还能赶上孩子满月。”

 

    虎平涛笑道:“你是不是该送我点儿礼物,让我带回去?”

 

    陆晓旭看了他一眼:“我买了两个猫公仔,改天给你。”

 

    虎平涛连忙解释:“我开玩笑的,别当真。”

 

    陆晓旭却不这么认为:“我可是当真的。我真要好好谢谢你……徐永德以前没有案底,再加上学校方面对他的评价也不错,因此从一开始,包括我在内,所有人都以为这是普通车祸,没往刑事案件方面去想。”

 

    虎平涛凝神叹道:“张雅翠可惜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她虽然精明,可还是算漏了“天气”这个重要环节。”

 

    陆晓旭的情绪有些低落:“死了那么多的学生……难怪她在校车翻滚的时候喊出那句话……不应该是这样……哼!她也不想想,足足四条人命啊,都是她的同班同学。”

 

    虎平涛认真地说:“张雅翠的出发点是好的,为了给她妈妈治病。她也没想过要杀人,只觉得应该是正常的交通事故。想来想去,我还是觉得徐永德那句话说的没错:人算,不如天算。”

 

    陆晓旭沉默了很久,调整情绪,抬起头,问:“我听张哥说,陈妙筠委托你调查她女儿半夜惊厥的原因。现在一切查清楚了,应该没问题了吧?”

 

    虎平涛笑着缓缓摇头,叹道:“不见得啊!”

 

    ……

 

    郭玲钰订了下午的航班。

 

    一大早,张万河驾车送着虎平涛出门,来到陈妙筠家中。

 

    昨晚就打过电话,定了今天双方约谈。

 

    姚新秋的精神不是很好,看上去有些忧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