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最热(在公车上拨开内裤进入av)全章节阅读

2022-01-11 16:37:29情感专区
祖瓷算是夜场小公主,她的车刚停下,就有人过来打招呼了,她和安安一个俏皮可爱,一个清冷高贵,在不缺少美女的京城也算是一道风景线了。 这些打招呼的人里面有很多是富家子弟

   祖瓷算是夜场小公主,她的车刚停下,就有人过来打招呼了,她和安安一个俏皮可爱,一个清冷高贵,在不缺少美女的京城也算是一道风景线了。

 

    这些打招呼的人里面有很多是富家子弟,有当官儿,有经商的。

 

    当韩谦和老古走下车的时候,一种纨绔犹如受惊的鸟兽一样,四处逃窜,韩谦和老古走进酒吧没过两分钟,整个酒吧变得安静了,不到十分钟,只剩下了韩谦几个人。

 

    这···

 

    老古瞪着韩谦,韩谦瞪了一眼安安和丫丫,两个姑娘转身就跑,韩谦拉着老古去了下一家,有安安提前打招呼,算是没出现不应该出现的一幕。

 

    找了个位置坐下,韩谦突然想到,刚才老古是不是酒驾了?但是韩谦没问,估计老古这会也忘了,要是提起来,韩谦能被打死在这酒吧。

 

    就算是刻意的掩盖,老古还是吸引了一些姑娘,其中有一个三十多一点的少妇,身材丰腴,脸蛋俊俏,落座后和老古聊了一些文学知识,这少妇姐姐身上的那几件首饰也是个天文数字,手里的包包也要六位数。

 

    纯纯的富婆。

 

    而且还是有涵养,有内涵的富婆。

 

    韩谦拉着安安的胳膊低声道。

 

    “这姐姐有点厉害啊,我估计老古今晚要栽了,你看这笑的,像个花儿似的。”

 

    安安低声道。

 

    “要是被周慧知道了,你会死的特别惨。”

 

    韩谦有点害怕,在韩谦有些担心的时候,洛赋这个家伙杀过来,气势汹汹的走到韩谦的卡座,刚要开口,一不小心看到了坐在了角落和少妇姐姐聊天的老古,洛赋瞪大了眼睛,转身就跑。

 

    对!

 

    是跑!

 

    没过多久韩谦收到了一条短信。

 

    【你疯了?你带着这尊大佛来酒吧?】

 

    韩谦收起手机,端起酒杯走到老古身前,对着少妇姐姐嘿嘿一笑。

 

    “姐姐你看家叔叔怎么样?”

 

    少妇姐姐端起酒杯,眯着眼笑道。

 

    “韩谦!你可以啊!”

 

    喝了酒,少妇姐姐找借口离开了,韩谦坐在老古身边笑道。

 

    “嘿嘿,感觉怎么样?她认识我?”

 

    老古笑道。

 

    “的确放松了一些,这个女人不是个省油的灯,如果不是你安排的,她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呦?认识你?还和你聊了这么久?这有目的啊!晚上我在哪给你开个房?”

 

    说话间少妇姐姐带着侍者走了过来,送来了几瓶酒,对着老古笑了笑,韩谦不知死活的眯眼笑道。

 

    “姐姐要不要在坐下来聊一会?我家叔叔健谈的很,只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而已,喝点酒这不就暖场了嘛~。”

 

    少妇姐姐笑了笑,给老古敬了一杯酒,随后转身离开,完全忽视了韩谦的存在,韩谦抛弃老古给洛赋发了个短信,问他认不认识这个女人,洛赋给韩谦回了一串问号。

 

    后来韩谦和老古搂着肩膀拍了个照。

 

    时间也晚了,老古有些累了,祖瓷主动要求做司机,并且保证一口酒都没喝,老古和丫丫走后,洛赋冲了过来,眼神古怪的看着韩谦,低声道。

 

    “你把老古弄酒吧来干嘛?刚才老板找我聊天,问我明天还用不用开门了。”

 

    韩谦也有些迷糊了,拍了拍洛赋的肩膀。

 

    “他就过来喝点酒!我去个厕所,我来京城先别让你姐来挠我啊,我明天得去见柳太监。”

 

    洛赋撇嘴,低声道。

 

    “我扶你?”

 

    “不用!”

 

    喝多了就逞强,男人可能都这样,摇摇晃晃的从卫生间走出来,韩谦突然感觉韩谦闪过一道身影,下一秒被少妇姐姐按在墙上。

 

    “小韩谦!你不在你滨海的一亩三分地玩,想来京城试水?你过来是告诉京城的人你抱住了古组的大腿?你那个安安吃的洛家和林家的资源,我当做没看见!你的生意敢踏足京城一步,我吃的你骨头都不剩!”

 

    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女人,皱眉道。

 

    “你谁啊?我认识你么?我··嗝··我没抱老古大腿,你这腿有点光滑啊!”

 

    少妇姐姐低头一看,才注意韩谦的手落在了她顶在韩谦小腹的膝盖上,高抬腿导致长裙开衩滑落,韩谦的手就放在她的腿上。

 

    在少妇姐姐愣神的一瞬间,韩谦突然抓住她的胳膊,把丰腴的少妇姐姐按在了墙上,身子微微前倾,在其耳边吹了一口气,低声道。

 

    “姐姐啊!其实你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刻意引起我的注意?不好意思,你选的时间不太对,我现在看见女人就迷糊啊。”

 

    少妇姐姐嫣然一笑,双手搂住韩谦的脖子,笑道。

 

    “要不要在安安总裁面前来一段热吻。”

 

    韩谦呵呵一笑,没注意站在走廊尽头拿着纸巾的姑娘,他笑道。

 

    “莫要说湿吻,姐姐喜欢她在后面推屁股我都可以满足你。”

 

    话出,少妇姐姐一把推开韩谦,整理了一下裙子,昂着头傲然离开,韩谦抬起手放在鼻尖,大声喊道。

 

    “姐姐出了很多汗啊,肾虚么?”

 

    少妇姐姐落荒而逃。

 

    韩谦对着安安勾了勾手指,走进卫生间,韩谦洗手,安安在一旁拿着纸巾一言不发,擦手的时候韩谦低声道。

 

    “有危机感?你很怕她?”

 

    安安没有开口,韩谦对着安安的胸脯抓了一下,嘿嘿笑道。

 

    “怕她干啥?我又不是不打女人,走吧!我有点头疼了,安安快点长大哦。”

 

    安安搀扶着韩谦的胳膊,低声道。

 

    “我已经长大了。”

 

    这句话韩谦听到了,但是他装作没听到,半个身子都压在安安的身上,出了门上了车,安安小声嘀咕。

 

    “胆小鬼!”

 

    韩谦沉默不语,安安转过身对着韩谦的嘴亲了一下,低声道。

 

    “不撒娇,不争宠,不磨人,不矫情。”

 

    韩谦的嘴角微微上扬,轻声道。

 

    “这样挺好。”

 

    安安红了脸,韩谦闭眼再道。

 

    “不争不抢,是你的早晚都是你的!那三位已经让我心力憔悴了啊!”

 

    说话间,安安的手机响了,安安接通电话,随后把手机递给了韩谦。

 

    “小韩谦!我给你十分钟,马上滚出京城!”

 

    “信号不好,你说啥?”

 

    啪!

 

    韩谦直接把电话给挂了,安安低声问道。

 

    “谁呀?”

 

    韩谦的脸色有些难看,心虚道。

 

    “周慧!老古想要复婚的那个女人!”

 

    ·······

 

    盛京奢华庄园,童谣坐在客厅看着左看右看,看什么都新奇。

 

    白柔站在一旁,看着童谣的眼神充满了好奇。

 

    这也是韩谦的女人?

 

    已经知道的有那个暴躁青青,憨憨温暖,柔柔季静,这个怪怪童谣也是?

 

    见面第一句就是让李雅丽退休。

 

    白柔有些好奇,就守在客厅看热闹,童谣端起茶杯,吹了一下,轻声道。

 

    “白管家,您感觉韩谦这个人怎么样?”

 

    白柔错愕,随后笑道。

 

    “姑爷人挺随和的。”

 

    “随和?可能只有你这么认为吧。”

 

    “姑爷对我动过手。”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话落,童谣转头看向李雅丽,笑道。

 

    “李秘书长,韩谦要退休了,这个事儿您知道么?”

 

 文学

    李雅丽点了点头,端着茶杯淡淡道。

 

    “我知道。”

 

    童谣眯眼再道。

 

    “清湖短时间突然晋升一级特级检查官,检察长的事情您应该也知道了吧。”

 

    李雅丽再道。

 

    “知道!姚光大的动作。”

 

    童谣再道。

 

    “那您不好奇为什么清湖这次升的这么快?估计您应该不知道,清湖的下一次晋升就是和韩谦领证之后,京城会有人送一份新婚大礼给清湖。”

 

    这一次白柔没忍住,开口道。

 

    “京城?送我家夫人一份礼?我家小姐应该不认识京城的人,倒是小姐会认识一些。”

 

    夫人?

 

    小姐?

 

    好一会童谣才转过这个弯儿来,合计蔡花瓶是夫人,李雅丽是小姐啊!

 

    童谣呵呵一笑,轻声道。

 

    “京城这份礼会让清湖再升两级,至于是谁,李秘书长您应该知道吧?您儿子和清湖的年纪差不多,男人三十而立!经商或是入仕,我都可以给一些帮助。”

 

    李雅丽呵呵笑道。

 

    “你的依仗是什么?”

 

    童谣笑道。

 

    “我和京城那个三品官儿有个交易,李秘书长您和您的闺蜜同时退休,环游世界也好,吃吃喝喝玩玩乐乐更好,一切的目的是让他们复婚,而您可以随意提出要求,只要我·不不不,我不行!只要韩谦能做到就好,但是我不建议您要一笔钱,断了香火情对您十分不利。”

 

    李雅丽眯眼回道。

 

    “我怎么才能相信你给了之后不会夺回去?”

 

    “您比我要了解清湖,她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给吴青丝砸钱,会不记得您的照顾?”

 

    “我说的是韩谦。”

 

    “韩谦从来不会拒绝我们几个女人的意思,更不会去做让我们不开心的事情,而且我说了,韩谦要退休了。”

 

    “韩谦不会,燕青青?温暖?还有你童谣?”

 

    “多一个盟友要比多一个敌人对我们有利的多,树敌是愚蠢的,不知李秘书长发现了没,我们几个虽然会吵架,但是在遇到正事儿的时候,都是可以为了对方豁出命的,韩谦只是退休,不是死了,他是一家之主,威慑力还在的。”

 

    李雅丽沉默了,这时候白柔开口道。

 

    “童小姐,我已经给您准备好了房间。”

 

    童谣站起身憨憨一笑。

 

    “不了!背着清湖过来已经很不好了,不能在留宿了,李秘书长我建议您早点做决定,今晚韩谦带着那个三品官去酒吧猎艳了。”

 

    童谣前脚刚离开,李雅丽的手机响了,是京城的,接通电话,李雅丽叹了口气。

 

    “我知道了,韩谦带着老古去酒吧了!作为闺蜜,我告诉你,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你矫情了这么多年,你真能比的过那些嫩的能掐出水儿的姑娘?我明天去京城找你,咱们很久没见了。”

 

    挂了电话,白柔眯眼笑道。

 

    “李小姐您这是妥协了?”

 

    李雅丽深吸了一口气。

 

    “人过半百,该为孩子想想了,这个韩谦都要快要退休了,怎么还这么不让人省心!”

 

    白柔笑道。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他?他就是一只泥鳅!一只用寿命换运气的泥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