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他的手指轻揉着我的痘痘 yd灌奶记

2022-01-11 16:12:22情感专区
翌日一早,豪司俊拿着行李箱从楼上下来,他将行李箱交给了已经来等他的乌金,然后,去餐厅吃早餐。 看见梅唐人已经在吃早餐了,他诧异地问:“你怎么这么早,今天有事?&rdquo

    翌日一早,豪司俊拿着行李箱从楼上下来,他将行李箱交给了已经来等他的乌金,然后,去餐厅吃早餐。

 

    看见梅唐人已经在吃早餐了,他诧异地问:“你怎么这么早,今天有事?”

 

    梅唐人掰开一个小馒头,一边往里夹豆腐乳一边回答说:“和你一样去出差,可能也得几天。”

 

    豪司俊觉得他有点怪异,可不知道是哪儿,于是,没有再理他,端起面前的米线吃起来。

 

    梅唐人看了他一眼,吃完最后一口馒头,将牛奶喝干后起身说:“我先出发了,你慢吃。”

 

    豪司俊嘴里有食物,含糊的“嗯”了一声。

 

    梅唐人拿起外套来到车库,对站在那儿的乌金说:“我先走一步,你们总裁马上吃完了,你稍等一会儿。”

 

    乌金马上上前给梅唐人拉开车门,回答说:“知道了,梅总,我们随后就到。”

 

    梅唐人坐进了驾驶室,意味深长的对乌金笑了笑,将车开出了宅院。

 

    豪司俊选择了那辆蓝色的宾利,他亲自开车,乌金开着卡宴在后面跟随。

 

    时间很早,路上车辆还不多,到达海边码头比原来快了一半的时间。

 

    豪司俊将宾利开上了游艇,将车停稳后,下令出发,游艇很快就驶出了码头,向海中快速驶去。

 

    乌金带他去看了准备的食材和其他的东西,豪司俊很满意,他心情很好,他想给默萱钰一个惊喜,但心里还是有点忐忑,他不知道她见到他会是一种什么反映,不管前路会遇到什么,他都要往前走,要追寻自己想要的一切,让自己的心得到安宁。

 

    俩人来到二层的甲板上,豪司俊一下惊呆了。

 

    只见梅唐人一身白色西装,站立在船舷旁,正微笑的看着他。

 

    他的脸迅速转黑,回头厉声问:“乌金,这是怎么回事?是谁让他上来的?”

 

    乌金被豪司俊骇人的脸色吓坏了,他语塞的看着豪司俊又看了看梅唐人,一时间不知所措,他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心说:“梅总说的,你们哥俩一起出发呀。”

 

    但他又瞬间明白了过来,这位总裁表哥给他挖了一个深坑,不知道这次他能不能爬出去。

 

    梅唐人一看这架势,很是心疼乌金。

 

    他走过来,对豪司俊说:“表弟,不要为难手下人,是我有意误导了他,我上游艇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你没有事吩咐他的话,就让他下去工作吧。”

 

    豪司俊咬牙切齿的瞪着梅唐人微笑的脸,真想把他抓起来扔到海里去。

 

    他恶狠狠的抬手抓着领结松了松,然后,对乌金说:“等回去后我再和你算账,现在下去按计划路线行进,不要耽误了时间。”

 

    乌金像得到了特赦令一样,连忙回答:“是,总裁。”

 

    回身一溜烟似得消失在了舷梯的尽头。

 

    豪司俊烦躁的走到船舷旁,然后,转过身对跟在身后的梅唐人说:“梅少爷,你是不是太闲了,你跟着我干嘛,那边两个公司的业务那么多,你是不是应该回去了,你出来快半个月了,假期也应该结束了,到下个岛,你马上下艇,坐轮渡回海城,我让严尘立刻给你买机票,你也该回去看父母了,舅妈一定很想你了。”

 

 文学

    说着他拿出手机就要给严尘打电话。

 

    梅唐人两手斜插在裤兜里,不紧不慢地说:“是谁扰乱你的心,让你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我俩出门从来都是成双成对的,现在你不和我说清楚,就想单飞,不怕我从中使坏,嗯,表弟,我俩从来都是神助攻,你忘了?”

 

    豪司俊听他这么说,心里更烦了,他愤恨地说:“谁要你助攻,现在,你离我越远越好,别来捣乱。”

 

    梅唐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淡定,你忘了,咱俩回来时候的约定了?我从不食言,无论什么时候、什么事情,我都会站在你这边的,这次,不管你去干什么,我都只看,不乱说不乱动,也说不定明天我就会回去了。”

 

    豪司俊一双桃花眼看着梅唐人的眼睛,认定他说的是认真的,才放下了手机说:“希望你说到做到,别惹我到时把你扔进海里。”

 

    梅唐人点点头,走到躺椅旁坐下,给自己倒了杯饮料喝了一口,然后他躺下。

 

    看着豪司俊说:“来躺下休息一会儿,今天起得早,有点累,一会太阳大了,怕是要进房间里了,这阵空气很好。”

 

    豪司俊叹了口气,在另外一张躺椅上躺下,闭起眼睛不想看梅唐人。

 

    梅唐人坐起身给他倒了杯饮料,说:“喝点饮料,我看你最近喜怒无常,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情绪变化这么快,是不是因为那个女孩?”

 

    豪司俊也坐了起来,他抬头望着天空说:“是,我现在心比较乱,不知道如何让她知道我的心意,她对我没有一点有别与一般朋友的表现,我只想接近她,想知道她,每天在哪里在干什么,有好几天没有她的消息了,我心慌烦闷,昨天才知道她在海岛度假,所以,先借了朋友的游艇,想去找她,还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见我。”

 

    豪司俊有点忧心地说,最近,他总是会陷入患得患失的状态中。

 

    梅唐人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豪司俊,心里很是惊讶。

 

    豪司俊躺回躺椅上,两眼微眯地盯着天空,偶尔有海鸟从空中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