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放在里面边顶边写作业,多久没做了 叫出来

2022-01-11 15:48:31情感专区
“陆倩丽美貌如花,穿得像个公主,又是集体单位的职工,身价不菲。找的男朋友,怎么穿着地摊服,灰头土脸的,像个小土包子,他是做什么的?” 这样一说,许多亲朋好友都好

    “陆倩丽美貌如花,穿得像个公主,又是集体单位的职工,身价不菲。找的男朋友,怎么穿着地摊服,灰头土脸的,像个小土包子,他是做什么的?”

 

    这样一说,许多亲朋好友都好奇地围过来看他们。

 

    本来就很尴尬的高枫被他们弄得更加难堪。

 

    韩玉英赶紧制止吉希林:

 

    “吉希林,你说话注意点。来来,高枫,你们认识一下,他叫高希林,是陆倩丽的姨哥。他叫钱云伟,是陆倩丽大姑夫的侄子。”

 

    高枫出于礼貌,不卑不亢地伸出手:

 

    “你们好。”

 

    吉希林和钱云伟皱着眉头,没有伸出手去跟他握手,把高枫弄得手悬在那里,缩也不是,伸也不是,十分尴尬。

 

    “高枫,你是做什么的?”

 

    吉希林还要口气硬硬地盘问他。

 

    高枫气死了,索性响亮地回答:

 

    “我高中毕业不久,还没有工作。”

 

    “啊?你没有工作?”

 

    吉希林和钱云伟都惊叫起来,吉希林马上又反问:

 

    “那你怎么配得上我姨妹啊?你怎么没有一点自知之明?竟然跟她到这里来吃面?”

 

    钱云伟盯了一旁脸红得发紫的陆倩丽一眼,跟吉希林一吹一唱地埋汰起高枫来:

 

    “高枫,你没有工作,你的家境肯定不错吧?否则,陆倩丽怎么会跟你谈恋爱呢?你爸爸妈妈是做什么的?”

 

    高枫看着众亲,更加坦荡地回答:

 

    “我现在在外公家,我爸爸妈妈离婚后,不知去了哪里。过一段时间,我准备下山去找他们。”

 

    什么?

 

    所有亲戚都惊愕不已,吉希林更是夸张地大叫起来:

 

    “这样说来,你什么也没有,跟孤儿差不多。我的天,怎么会这样?”

 

    他马上转身去看陆倩丽母女俩:

 

    “二姑,还有陆倩丽,你们怎么会要一个没爹没娘的穷光蛋做女婿呢?这也太草率,太不负责任了吧?”

 

    韩玉英红着脸拼命给他使眼色:

 

    “吉希林,你说话注意点好不好?他尽管什么也没有,却是个小神医,本事很大,你不知道情况,不要瞎咧咧。我家只有一个女儿,所以准备招他做上门女婿。”

 

    “招他做上门女婿?”

 

    现在,钱云伟叫起来了,脸上立刻显出鄙视的神色:

 

    “那是一个窝囊废啊,算了,算了,还是离他远点吧,免得被他搭穷。”

 

    他说着真的转身走开。

 

    吉希林却还不罢休,还要埋汰高枫,他连忙叫住钱云伟:

 

    “钱总,你不要走啊。我们看看,这个新来的孙女婿,给外婆送来什么生日礼物。”

 

    他没想到自己追而不得的姨妹陆倩丽,竟然找了这么一个窝囊废做男朋友,除了嫉妒之外,更多的是生气,所以今天他要埋汰个够,出足这个气才罢休。

 

    为了配合吉希林,钱云伟只好又退回来:

 

    “吉总,你给外婆送的什么礼物?”

 

    吉希林把放在外婆身边的礼品盒拿出来,炫耀似地展现给众亲看:

 

    “我给外婆带来的是一双玉镯,两万元一只。虽然不贵,但它还能避邪。”

 

    啊?两万元一只!

 

    众寒亲都惊嘘出声,他们送来的生日礼物都在一百元上下,这是山村约定俗成的规矩,一般都是送的这种礼品。

 

    送四万元的生日礼物,对他们来说,可是闻所未闻,所见未见,所以个个惊得目瞪口呆。

 

    “钱云伟,你的礼物呢?”

 

    钱云伟也从外婆身边拿出自己的礼物:

 

    “我的礼物是一副书法对联,祝外婆‘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他边说边将书法作品发开,展给大家看了一下:

 

    “我花三万八千元钱,专门让一个书法名家写的。”

 

    众亲也是惊讶不已:

 

    “这几个字,值这么多钱?我的天,真是两个有出息的晚辈,有钱人出手,就是不一样啊。”

 

    吉希林马上把眼睛盯上高枫:

 

 文学

    “第一次上门的孙女婿,你给外婆的礼物呢?也拿出来看一下吧。”

 

    高枫脸色火红,连忙拿眼睛去看陆倩丽,陆倩丽只得将两件补品拎出来:

 

    “这是我们的礼物。”

 

    吉希林接过,打开礼品一看,又夸张地惊叫起来:

 

    “啊?今天可是外婆的八十大寿啊,你们怎么拿得出手的?”

 

    吉希林从纸袋里把礼物拎出来给众亲看:

 

    “你们看,这是一盒酸奶,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四十多元一盒。这是两盒蜂王浆,价格也不会超过一百元钱。”

 

    “我说高枫,你这是第一次来舅舅家,给外婆吃面吧?你拿来这两件礼物,也太小气了吧?”

 

    钱云伟一吹一唱道:

 

    “吉总,他是没钱啊,穷光蛋一个,哪有钱买贵重礼物啊?你就不要说他了,弄得他太难堪不好。”

 

    陆倩丽被羞辱得脸红如血,都要快哭了。连一向为高枫感到骄傲的韩玉英也难堪得直恨无地洞可钻。她没想到今天带高枫来,在娘家把老脸都丢光了。

 

    高枫见她们母女俩因他而受辱,难堪得脸色大变,两腿都在发抖,动了恻隐之心。

 

    不行,我不能让她们因我而丢脸,我要为她们争回这口气。

 

    于是,他灵机一动,想到双肩包还有一只深山里挖到的老参,转脸看着陆倩丽,故意问:

 

    “倩丽,你没把我的礼物拿上来?”

 

    陆倩丽莫名其妙:

 

    “你的礼物?我不知道啊?”

 

    “在我摩托车后备箱里,我以为你拿上来了,我去拿。”

 

    他说着就到场院上的摩托车里去拿礼物,众亲都期待地伸长脖子看着。

 

    高枫从摩托车里后备箱里拿出双肩包,走到外婆前面,从包里拿出那只深山老参,送到寿星面前:

 

    “外婆,这是我在深山里挖到的一只千年老参。”

 

    “它既能救人性命,又能延年益寿。上个月,我就用一只老参粉,救了茅县长父亲的命。如果要说它的价值,可以说是无价的,市场上就是出十万元钱,也买不到这样一只深山老参。”

 

    啊?这个穷光蛋送的礼物,比两个富人还要值钱。

 

    吉希林和钱去伟顷刻被他比得尴尬起来,但他们不服,立刻走上来,拿过这只老参看着,吉希林不屑地提起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