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憋尿不准尿,不然就打*又深又粗h

2022-01-11 15:03:27情感专区
“走了,回家吃饭。等晚上你想怎么干,没人管你。”张涛也指了一下表。 门外楼下还是个二八的自行车,初一坐在后坐上,慢慢行在校园之内。真的就像之前他们在初

    “走了,回家吃饭。等晚上你想怎么干,没人管你。”张涛也指了一下表。

 

    门外楼下还是个二八的自行车,初一坐在后坐上,慢慢行在校园之内。真的就像之前他们在初中时,张涛每天带着她回家的样子。

 

    “你第一天当大学生,不至于这么闲吧?”初一和小时候一样闭着眼坐在张涛后头,用头写着‘寿’字,顺便问道。

 

    老头要学习四个月,不过现在不在京城,他们要深入各地、各行、各业,反正日程也紧着呢。而张主任和老吴同志买完房子,就觉得,自己好像还是穷人,得回去赚钱,于是这俩就带着倩倩和婷婷赶紧回去了。张涛妈就留下,照顾初一和张涛的生活。

 

    张涛又回到骑自行车的日子,当然,他也忙,学习,新建京办,当然还有修房子。这些总不能让初一来干,于是他也没回去,反正初一也不知道他在干嘛,不过上课第一天,他来接自己,就有点气不平了,怎么他这么闲啊?

 

    “你去问一下,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三年干完别人十年都干不完的事儿?”张涛都想翻白眼了,合着这些日子,他跟她说的,她都没进脑子。

 

    初一想想,摇摇头叹息道:“我竟然还用了三年。”

 

    若是上世,她每天有两到三小时有效学习、工作,都要偷笑了。现在她真的除了吃饭、睡觉等一些必须的时间外,其它时间全是有效的被利用了,说句不好听的,她真的梦里都是公式、图纸,清醒时,她的碎片时间也都用在工作之中。那么实际上,她现在用的就不是三年,而是上世的至少三倍。也就是接近十年的时间。若是用十年时间得到今天的成果,这也就算是正常付出,并不值得让人惊艳了。所以,她一直觉得自己是平常人,智商平常,有的只是不平常的经历,让她有了不平常的韧性,于是有了今天的结果。但这绝不是惊才绝艳!

 

    “喂,你这样你学生怎么办?”张涛都想替初一的学生们默哀了,这位这样,她的学生是不是只能掩面痛哭?

 

    “又不是我拿枪逼着他们投考的。”初一头都不抬,十分淡定的说道,“这些能考上水木的,只要他们拿出我一半的专注,就能做到。”

 

    她上世也是自学的,该念时,她玩去了,等书到用时方恨少时,她才奋起直追,真的没什么老师正正经经的在课堂上教过她。所以她也不指着她的学生在这懵懂时,会拿出十二万分的专注来听她讲课。所以大学,就是培养独立自学的地方。

 

    再说,这里是水木,能考上她带的这个班,原本都是超一流的人才了,头脑比她好,若是学不好,只能是不用功。这个真没什么可说的。

 

    “妹啊,别拿别人跟你比,你是特例。”张涛又叹息了一声,他觉得初一又武断了,什么叫别人只要拿出她一半的专注就能做到,问题是,以为谁都跟她似的,都没事做了,就爱学习?

 

    “好的!”初一一想也是,谁能有自己一样重生的经历,于是就死爱宅了?当然,还有三十年的积淀,自己到这儿算是厚积薄发,自己这么对这些小屁孩,有点对他们不起。倒是老实的接受了张涛的纠正。

 

    “你课上得怎么样?学生不会是只为了来看你,就报了这专业吧?”张涛换了一个话题,他来接他,主要也是因为初一第一天给学生上课,虽说之前中学时,她也好为人师,没事在台上给同学们上课,不过那是讲题,与系统的上课还是不同,他其实是有点担心她的。

 

    “课我上了,好不好的,他们说了算。至于说是不是来看我的,我又没说不许看。只要别搭理我,想怎么看,怎么看。”初一想想,觉得自己有给他们看吧?又没说自己一个人带所有的课,大学二、三十门功课,若都要她教,她不得累死。

 

 文学

    “伍老师!”一个巨大的声音,初一都颤抖了一下,头一下子撞到张涛的背上,下意识的扶住了张涛的腰,张涛也一脚踩地上,撑住了车,瞪着不知道从来冒出的人。

 

    初一又恨自己没眼镜了,不然扶一下眼镜,也能装着看清当事人了,当然,也没用,她歪着脑袋,想想,“薛容成?”

 

    “是,老师你记得我?”那位有点惊喜。

 

    “嗯,看过照片,你没照片好看。”初一无奈了,看看表,“有事找助教,谢谢,请让一下。”

 

    “你没时间教学生,有时间谈恋爱?”那位尖叫起来,愤然的指向了张涛。

 

    这会大家都在路上,大家一下子就围住了。初一侧头看看张涛,再看看那位,“这位同学,首先,我是老师,不是学生,所以我就算谈恋爱,也不归你管对不对?”

 

    那位怔住了,好像也没错。伍初一是教授,还是学院的副院长,他们系门口贴着她的照片,也算是他们系的特色之一。连国家台都有她的专题片,说的就是她是国际上最年轻的教授,一个功成名就的年轻教授说谈恋爱,估计国家都不会管,更不归这位学生管了。

 

    初一也没下车,举起了二根手指:“二,读书是自己的事,你们考了这个专业,就要有自学一生的准备。‘师傅引进门,修行靠个人。’我的时间很宝贵,不是给你这样妈宝学生而预备的。”

 

    初一也没等那位开口了,看看表,举起了三根手指:“三,你平时成绩被扣掉了十分,因为你耽误了我十分钟。”

 

    说完了轻轻的拍拍张涛,张涛对人群挥了一下手,自己一登脚,把初一带离了人群。

 

    那位责备初一的薛同学,此时就傻乎乎的站在林荫道上,有点无措。而人群也散开了,对他们来说,这也就是一个小小的插曲罢了。

 

    “唉,你真的是,好歹也是开山大弟子,至于吗?”张涛都同情刚刚那位了。叫同龄人老师已经够委曲了,结果,这老师还让他们自学,这叫什么事儿。都是天之骄子当惯了,从小被人捧过来的,结果猛不丁的遇到这么一位,难调整也是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