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高贵的美妇余婉菲|想和男朋友那个怎么办

2022-01-11 15:01:41情感专区
周氏庄园附近山坡上,一袭黑衣的老者一动不动的站着,眼神淡漠的看着陈天禄的保镖,也就是另外那个黑衣人。 在老者的眼中,这家伙是高手没错,但没那么高就是了,所谓的无敌太

    周氏庄园附近山坡上,一袭黑衣的老者一动不动的站着,眼神淡漠的看着陈天禄的保镖,也就是另外那个黑衣人。

 

    在老者的眼中,这家伙是高手没错,但没那么高就是了,所谓的无敌太久,也就是他们这些老家伙没有现身的缘故,要不然哪能让这么个黄毛小子自称无敌?

 

    老者是陈苍的师傅,说是师傅,但多年来和陈苍的接触并不多就是了。

 

    当年陈家事变,陈天禄联合家族长老,强行将自己的父亲,也就是上任家主给逼退位。陈天禄上位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派出家族内的人对陈青出手。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老者出现在了陈家的后山,见过陈苍一面。

 

    那一面之后,陈苍便被老者收为弟子。多年来,两人师徒二人见面的次数不超过五次,但每一次见面,似乎都是一场大的变故。

 

    第一次见面,陈家事变,陈青被追杀,彻底脱离陈家。第二次见面,是在陈苍的成年礼上,那一次,老者正式传授陈苍武学。第三次,也就是这一次,老者虽然出现,但并没有说出原因。

 

    至于为什么会说“陈苍在我印象中不是这样的”,这和老者自己的判断有关系。虽说没有经常见面,但他其实就一直在暗处观察着陈苍,故而也算了解陈苍的心性。

 

    偌大一个陈家,其中高手无数,愣是没有发现一个隐藏在陈苍身边的人。

 

    陈苍跟着师傅所学,并不是医术,而是武学。所以先前他才能简单一挥手,就把身上的酒气给全部散去。可以说陈苍也是一个隐藏很深的武者,至于实力的话,没有人知道。

 

    老者站在山坡上看了一会儿,之后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山坡上。

 

    这位名叫李元卿的老者,现在要去见一个故人之徒。他想看看那位老友的托付到底正不正确!

 

    ……

 

    陈天禄离开宴会厅后,便回到了自己所休息的房间,关上门没多久,保镖出现在了屋内,恭声道:

 

    “家主,刚刚宴会厅内出现一股陌生气息,但等我追过去的时候,里面只有少爷一个人。”

 

    陈天禄盯着窗外,点了点头,“行我知道了,再去盯着苍儿,务必弄清楚那神秘人的底细,但切忌不要打草惊蛇。”

 

    “属下照办。”

 

    黑衣人退出房间,这次没有游荡在庄园四周,而是宴会厅附近,也就是陈苍的附近。

 

    陈天禄视线所及,是一片灯火通明,家家户户点起的灯,让夜晚充满了温暖的意味。但在这一处房间内,此时站立在窗边的陈天禄,心中却充满了戾气。

 

    “天医门?这次我要看看你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自那晚结束后,陈青惊讶的发现自己和叶诗兰之间变得有些微妙,这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感觉变亲密了吧,又没到那个地步。感觉什么都没有,却又觉得说不过去,因为叶诗兰居然给陈青送饭!

 

    那天结束后,陈青收拾心情,第二天充满精神的去到青山国医馆,他现在想的很明白,要想算账的话,就必须把接下来的医学交流会给处理好,要不然就等于是落了下风。

 

    陈青在国医馆待了一整天,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研究交流会,甚至连饭都没有吃,一直从早上待到了晚上。

 

    也正因此,才有了叶诗兰送饭到国医馆的事情。

 

    陈青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叶诗兰,心中充满了温暖,十分开心的说道:

 

    “诗兰,你真好,谢谢你的关心!”

 

    “是苏妈让我送来的,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叶诗兰的话还是说的不那么好听,但陈青可不在乎,欣喜的掀开饭盒,结果看到饭菜的时候,当即傻眼愣住。

 

    一旁的叶诗兰一直观察着陈青的一举一动,见状,怒气冲冲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嫌弃还是怎么说?早知道这样我就让苏妈不要给你做饭了!”

 

 文学

    陈青咽了口口水,苦笑道:

 

    “诗兰,这真是苏妈做的饭菜?”

 

    叶诗兰有些心虚,“是!你爱吃不吃!我走了!”

 

    说完就气冲冲的往外走,好在陈青眼疾手快的抓住叶诗兰,直接带到自己的办公室去。

 

    自从青山国医馆得到改建后,陈青也有了自己的办公室,甚至比馆长赵明远的还要大。

 

    “诗兰,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吃,我肯定吃,来跟我来这边休息休息。”

 

    “哼!有种你就别吃!”

 

    “没种没种。”

 

    话虽然说的难听,但叶诗兰还是跟着陈青走进了办公室。这不走进还好,一走进叶诗兰都十分的吃惊,“陈青,这是你的办公室?都快赶上我们医院的会议室了!”

 

    陈青放好饭盒在茶几上,摆了摆手,“我当初让老赵不要弄成这样,他不听,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叶诗兰一脸好几个啧啧啧,随即就在办公室中闲逛起来。

 

    说来也怪,在这件事情上,陈青反复和老赵说过好几次,让他不要铺张浪费,应该把钱放到重要的地方,但无奈老赵怎么都不听,坚持要把这最大的房间留下,以作为陈青的办公室。

 

    陈青到现在都没有想通这件事情。

 

    趁着叶诗兰在办公室内闲逛的时间,陈青赶忙将饭盒中那些以及糊了的饭菜扔到垃圾桶里。

 

    暂且不说能不能吃,就那个样子,陈青都不敢保证吃了会不会直接去医院陪着苏国庆!

 

    陈青刚刚把筷子伸进饭盒将那些东西扔出,结果叶诗兰冷不丁的回头看来,见到陈青的举动,眼神逐渐变得冰冷。

 

    要不说陈青是武者,此刻就是考验心理素质的关键时刻,只见陈青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将那些原本要扔进垃圾桶的东西给丢进嘴里,脸上还做出一幅津津有味的样子。

 

    这才抬起头来,看见叶诗兰看着自己,招呼道:

 

    “诶,诗兰你吃了没有,没吃的话一起?”

 

    叶诗兰稍稍一愣,见陈青确实是吃了下去,这才满意的转过身,接着闲逛起来。

 

    电光火石之间,陈青赶忙将所有的东西给吐出。要不是叶诗兰转头快,这些东西差一点就被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