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白洁被东子三p,老师水多好紧夹得我好爽

2022-01-11 14:58:55情感专区
铜锣峡全长53公里,壁高513米,悬崖峭壁,夹江对峙,是溯江进入重庆的水路门户,战时素有“东陲屏障”之称,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南宋赵暹,领兵万人,曾在铜锣峡大败蒙

    铜锣峡全长53公里,壁高513米,悬崖峭壁,夹江对峙,是溯江进入重庆的水路门户,战时素有“东陲屏障”之称,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南宋赵暹,领兵万人,曾在铜锣峡大败蒙古军;元末明初还有大夏国在这里称王,同样固守铜锣峡,不过被朱元璋手下大将汤和等人所破。

 

    如今,赵光远在铜锣峡集结重兵,备有大量火炮滚木檑石,设置铁索封锁峡口江面,在他看来,这种措施算是万无一失了。

 

    左良玉所部就算再厉害,在如此天险面前,久攻不下,肯定丧失锐气,加上叛军的战舰数量不但少,而且还多是渔船之类,他肯定是胜券在握的。

 

    因此,赵光远先严令手下不得出击,就等着叛军先来攻打天险。

 

    然而,让他有点意外的是,叛军并没有立刻攻打铜锣峡,似乎是知道铜锣峡易守难攻,怕是打不下!

 

    这让他有点得意,反正耗时间的话,优势在他!

 

    之前左良玉所部一进川,就已经向成都求援了。时间耗掉,援兵一到,叛军就更能取胜。

 

    唯一会有点遗憾的是,打败叛军的功劳,会被别人分去一部分。

 

    因此,在赵光远看来,最好的结果是援军未到,而叛军已经疲惫不堪,失去军心士气,那他就能一举灭了叛军,完美收下这份战功了。

 

    “报,叛军主帅实为左良玉儿子左梦庚,非是左良玉!”

 

    “什么?”赵光远听到夜不收的禀告,有点不敢相信,连忙确认道,“左良玉呢?”

 

    “据擒获俘虏交代,左良玉在夔州,未随大军前来!”

 

    “哈哈……”赵光远一听,顿时哈哈大笑。

 

    既然不是左良玉,而是那个没有名气的左梦庚,这一战,真是天上掉下一份功劳,活该他赵光远封爵了!

 

    然而,有的时候,事实往往不能如愿。

 

    叛军实际主将乃是左良玉的副手马士秀,他见铜锣峡口地势险峻,朝廷官军防守甚严,易守难攻,便将军队主力集于铜锣峡口,作出要与朝廷官军决一死战的假象,暗中却抽调数千人,从陆路攻占江津,夺舟顺江而下,占领重庆咽喉浮图关。

 

    且马士秀亲自带领一支奇兵,抬着小船,从南岸白盐山顶密林中伐木开道,绕到铜锣峡守军背后,出其不意从上下游同时夹击。

 

    赵光远这边,听到叛军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绕过了铜锣峡,占领了浮图关,顿时就有点不知所措,重庆危险了,接下来怎么办?

 

    正在慌乱之际,马士秀领兵杀到。而左梦庚这边立刻呼应,同时攻打铜锣峡。

 

    这上下游同时夹击之下,赵光远所部一败涂地,铜锣峡易手,他本人则远遁川南而去。

 

    因为他知道,铜锣峡一丢,敌人直达重庆城下,重庆就肯定守不住了。而重庆又是川东重镇,一旦落入叛军之手,叛军攻打成都就容易了,就目前蜀地的军备来说,成都也很容易守不住。

 

    在这种情况下,去守重庆就是脑子有病,退守叛军的攻击路线去阻拦势不可挡的叛军,那是脑袋被门夹了!

 

    铜锣峡关口,看着无数的朝廷官军投降,特别是一下俘获了大量的战船,左梦庚站在原本赵光远指挥的铜锣峡高处,忍不住哈哈大笑。

 

    漂亮地拿下了铜锣峡,军队又壮大了实力,川东重镇重庆指日可下,就算是自己爹来指挥,最多也不过如此吧!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此时的左梦庚,脑子里就是这个想法!

 

    这一战的胜利,让他开始有点飘了!

 

    休整了三天,重组了降兵之后,左梦庚领着大军,浩浩荡荡地向重庆进发,围住了重庆,勒令重庆开门投降,否则屠城!

 

    重庆巡抚王行俭见到叛军出现在城外,逃回去的败卒说赵光远全军覆没,顿时就吓得不知所措:“赵贼误我,赵贼误我啊!”

 

    不过,投降的事情,他却是没想过的。

 

    担心之下,他亲自上了城头坐镇,并发动全城百姓守城。

 

    叛军的名声摆在那里,说屠城,那是真得会干出屠城的事情。

 

    因此,城里的乡绅,有很多人都开始出钱出力,为守城出力。但是,也有的乡绅,开始打起别的算盘了。

 

    在他们看来,川中武备松弛,唯一能依靠的羌汉总兵赵光远,又被叛军打得全军覆没;这么一来,重庆还能指望谁来救?

 

    换句话说,他们对于守住重庆,根本就不抱希望!

 

    既然在他们眼里守不住重庆的,为了活命,很自然地,他们就想着讨好叛军,避免被杀了。

 

    这个时候,左良玉所部相对流贼的一个优势就出来了。

 

    如果是流贼的话,普通百姓可能有活命的机会,但是宗室、藩王、当地官吏和乡绅,很少是有活命的机会。

 

    而左良玉所部却不一样,他们基本上不会杀这些,当然,因为那个时候,他们名义上还是属于朝廷官军。

 

    但这个多少给了重庆乡绅一个希望,觉得他们要是献城的话,该是能免死的。

 

    甚至他们还给自己找了理由,之所以要这么做,那是为了重庆好,避免被叛军屠城的危险。

 

    于是,这些地头蛇便开始私下派人去联系城外的叛军,表示愿意当内应,献上重庆。

 

    “哈哈……”左梦庚的笑声,那是从未有过之多,心情的畅快,就数这段时间最好了。

 

    就仿佛他已经化身为一代战神,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文学

    他爹都还打过败仗,但他首次担任统帅,就取得如此大捷,威名所至,看看,敌人望风而降!

 

    他手下人,特别是马士秀等左良玉的亲信手下,当然知道左良玉的用心,是要培养他儿子。如今取得大捷,也就顺势拍左梦庚的马屁,就让左梦庚更是飘飘然,而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于是,左梦庚便和私通的乡绅约好时间,里应外合,一举拿下川东重镇重庆。

 

    这一日,左梦庚亲自向重庆城头喊话:“王行俭,你给本帅听好了,限你明日日落之前投降,否认后天进城,本帅就把你活剐了!”

 

    城头上的王行俭自然不会被他吓到,对他喊道:“重庆城防,固若金汤,川中援军不日即到,本官劝你早些投降,说不定皇上还能饶你一命!”

 

    左梦庚一听王行俭顽冥不灵,竟然在他亲自劝降之下还不肯投降,顿时就恼了,当即厉声喊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王行俭,你给老子等着,后天老子就把你的脑袋做成尿壶!”

 

    谈判自然就没结果,不过王行俭事后一琢磨,就琢磨出不对了。

 

    为什么左梦庚那么肯定,后天能攻下重庆?

 

    文官么?别的心思可能不多,勾心斗角的心思绝对不会少的。

 

    他这一琢磨之下,顿时就有点吓到了。因为他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城里可能有人勾结叛军。

 

    于是,他立刻偷偷地开始严查。

 

    这不查不知道,一查之下,还真被他发现了蛛丝马迹,城里确实有人私通叛军。

 

    但是,短时之内,他没法确定城里到底是什么人在私通叛军,顿时就急了!

 

    他急了,左梦庚却是胜券在握,只要约定时间一到,重庆易手,他就能扬名天下,最少也是扬名蜀地吧!

 

    他正做着美梦呢,忽然,外围探马急报:“重庆北方一日路程,发现大约六千白杆军正急速赶来!”

 

    “什么?”左梦庚一听,很是有点意外,当即确认道,“白杆军?从北面过来?”

 

    对他来说,白杆军应该都在山海关才对,怎么重庆北面就出现白杆军了呢?

 

    边上的马士秀一听,连忙喝问道:“确认只有六千白杆军而不是更多?领军的是谁?”

 

    如果说川中的敌人,左良玉这边最忌讳的是谁,白杆军绝对是排的上号的,并且是位居前列。

 

    也是如此,他们这次前来攻打重庆,左良玉都是千叮万嘱,要避开石柱宣抚司。

 

    探马听了,连忙禀告道:“至少目前为止,只是发现这不到六千的白杆军,领军的似乎是石柱土司马祥麟!”

 

    一听这话,左梦庚便大笑说道:“好啊,来的好!既然赶着来送死,就满足他们好了!”

 

    在他看来,才不到六千人马而已,直接就是被他碾压的了。

 

    马士秀听了,稍微想了下,最终点点头说道:“看来这白杆军是铁了心来救援重庆的。我们就算不想与其为敌,也是不可能了。既然如此,就只能开战了。”

 

    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如今的白杆军,已经非当年的白杆军了,五千多人马而已,又多是步军,可分出一万人马,不,一万五千人马,应该是可以的了!”

 

    “我去!”左梦庚一听连马士秀都这么说,顿时就立刻拍案而起道,“区区白杆军而已,本帅亲自去,灭了他们,刚好可以震慑重庆城里的狗官。到时候,本帅提着那马祥麟的首级,不对,押着马祥麟到城下,让他们看见,定然就能吓得他们立刻开城投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