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在办公室里边走边做*龙袍下的她by黛妃全文免费阅读

2022-01-11 14:37:45情感专区
上午八点,林阳来到了医院。 昨天晚上他已经和谷魏攸通过气,谷魏攸答应为林阳租借十八楼的特殊用途诊室使用,条件是必须写一份病例报告。 林阳不由得有些头疼,果然,在

   上午八点,林阳来到了医院。

 

    昨天晚上他已经和谷魏攸通过气,谷魏攸答应为林阳租借十八楼的特殊用途诊室使用,条件是必须写一份病例报告。

 

    林阳不由得有些头疼,果然,在默认成为谷主任的学生之后,就需要做一些规培范畴之外的事情了。

 

    病例报告是医生处理病人过程中的详细记录,包括高像素的照片和详细诊疗过程等等。

 

    作为一种记录临床观察的方法之一,病例报告能及时提供有价值的信息,特别是关于罕见疾病的信息。

 

    一份份的病理报告不仅对知识库做出了重大贡献,而且还有助于为研究人员自己的出版履历加分。

 

    有时候一份优秀的病例报告,通常会成为行内人竞相欣赏的标杆。

 

    牙齿美白其实并不是什么罕见病例,也不是什么高难度操作,谷魏攸让林阳写病例报告的目的昭然若揭——考察并锻炼林阳写文章的能力。

 

    规培培养的是临床操作能力,和写文章这种事情完全不搭尬。

 

    但是!写文章却是研究生和博士生的必备技能,尤其在这种高层次院校,写一篇好文章是毕业的最低标准。

 

    在此便不多赘述什么SCI、影响因子……什么

 

    atu

 

    e、柳叶刀了……大概说一下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和结果吧。

 

    在“科研是临床医生的基本功”和“以科研促临床”的意识越来越普及的当下,临床科研工作被赋予了极其重要的地位。

 

    说白了,医学研究生和博士除了学习基本的临床操作以外,其实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学习如何做科研,如何写文章。

 

    科研氛围和科研成果往往成为区分医院质量与竞争力高下的最重要的尺码,也是考评医生水平高低的关键指标。

 

    极端点说,一位医生医术极好,得到所有病人的认可,但是没有文章的话,也不过是业内一个低水平医生。

 

    相反,如果一位医生各种高质量文章傍身,无论他的临床技术如何,他在业内的职称和名声一定会比前者高几个档次。

 

    对这种现象我们不予置评,但这种目标导向下所导致的结果,就是医学界大量的水文章和造假论文的出现。

 

    甚至有一位医学界大佬,专门以抨击同行的造假论文爆火出圈,所有人隔岸观火,欣赏不断上演的撕逼戏码。

 

    不可否认这是一种畸形制度,但也是国家快速发展过程中的无奈之举,最终受苦的还是底层的医学生和年轻医生……

 

    林阳就有点头痛,他不想读研究生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不想写文章。

 

    身为一个小牙医,他觉得自己给病人解除痛苦,再给自己带来成就感就已经足够,何必去写那些高深到根本看不懂的东西?

 

    林阳心中苦涩,该死的孙小虫啊,为了你,我的头发又不知道要掉多少了……

 

    坐了一会儿,见张莺莺换好衣服出来,林阳赶忙走了过去。

 

    “莺莺姐,今天能不能帮个忙?”林阳悄悄地对着张莺莺说道。

 

    张莺莺闻言有些讶然,见林阳如此,她扭头看了看周围也小声地道:“要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

 

    “……”林阳白眼一翻,这一天到晚想什么呢。

 

    “没有,我有个同学今天来做治疗,我特地喊主任帮我弄了十八楼的VIP诊室,没助手,你能不能去帮忙。”林阳快速说出自己的需求,以防张莺莺胡思乱想。

 

    张莺莺闻言明眸一瞪,道:“我还以为什么事,可以啊,我本来今天就是配合你。”

 

    “不过话说回来,你看个同学,有必要特地去十八楼吗?”

 

 文学

    张莺莺有些疑惑,林阳也不像是那种爱慕虚荣的人啊,应付一个同学用得着动用谷魏攸的面子去楼上?

 

    要知道楼上那个诊室可是只有科主任以上级别的胸卡能打开,里面伺候的都是些省部级领导……

 

    林阳转头,鬼鬼祟祟地看了看周围,见没人在意两人,才悄悄说道:“我那同学叫孙大龙,最近很火那个,你知道……吧……”

 

    林阳名字刚说出来,张莺莺已经瞳孔放大嘴巴不自主张开。

 

    “我去,真的假的?”张莺莺的声音陡然兴奋起来。

 

    林阳急忙伸出食指摆在嘴前:“小声点,小声点!他需要保密,保密!”

 

    “呜呜呜哇,男神啊,天哪,林阳你也太厉害了,你居然是孙大龙同学,他是不是真的像电视上那么帅?我……”

 

    尽管林阳已经煞有其事地考虑了,但似乎还是低估了孙大龙此刻的影响力,至少张莺莺低声兴奋的惊呼让林阳有些手足无措。

 

    张莺莺已经开始忍不住跺脚握拳以表达兴奋,林阳害怕吸引过多的注意力,只能急忙地拖着张莺莺来到了休息室。

 

    “什么时候来,林阳你太够意思了!!明天我请你吃饭,一定要帮我要到合照和签名……”

 

    眼前的张莺莺似乎已经失去理智,沉浸在面对面欣赏帅哥偶像的幻想里无法自拔,浑然不顾林阳无奈的眼神和劝阻。

 

    有失考量,应该求护士长或者年纪大的护士帮忙的,他们的网络冲浪水平应该差不多和林阳一个水准……

 

    好在现在时间早,医生和护士不多,没有人看见眼前失心疯般的张莺莺。

 

    林阳迫于无奈,终于拿出杀手锏:“莺莺姐你冷静点,如果这个状态,我可能要换人帮忙了……”

 

    “啪——”

 

    正在兴奋的张莺莺闻言一巴掌拍在了林阳上臂上,然后深呼吸两口,强行冷静下来。

 

    “你要是敢找别人,以后就别想我帮你做操作!!”张莺莺用恶狠狠的眼神配上咧到耳根的嘴角威胁林阳。

 

    林阳默然无语,难道我林阳会比孙大龙差很多吗?当年初中我们都是班草好不好……

 

    口腔科门诊护士还是很重要的,一些四手操作都必须有护士的参与,这个威胁的确很有力。

 

    “那你冷静点,这个样子下去,我怕等会全科室的人都知道了。”林阳无奈地说道。

 

    张莺莺继续深呼吸,随着她大幅度呼吸,身前暗潮涌动似有波澜,如此几下后她道:“我就是一下太意外,我控制一下我控制一下,没事。”

 

    林阳无奈地摇摇头,走出休息室,去一号诊室等待谷魏攸的到来。

 

    楼上的VIP诊室确实有权限,毕竟一个牙椅就百八十万的,使用前需要报备,然后用谷主任的胸卡才能开门。

 

    希望今天一切顺利吧,这种公立医院毕竟人多眼杂,林阳也害怕孙大龙的出现引起一些意外事件。

 

    现在这个时代,没什么比追星粉丝更让人头痛了,尤其是这种优质年轻男偶像,据说很是恐怖?

 

    八点十六分,谷主任穿着一件格子衬衫风风火火地出现了,钻进更衣室换完衣服之后来到了林阳面前。

 

    “病理报告的照片拿我的相机拍,楼上诊室用完一切复位,然后喊保洁打扫,不懂的问莺莺,她以前去过几次。”

 

    谷魏攸依旧是那种雷厉风行的性子,看见林阳在诊室里等他,随意就拽出了口袋里的感应磁牌,对着林阳一通吩咐。

 

    果不其然,让林阳写病历报告才是谷魏攸心中最重要的事……

 

    “好的,谢谢谷主任。”林阳急忙应是。

 

    “给你两天时间,文章写好之后发给小柴,让他帮你把把关。”谷魏攸又说道。

 

    “好的……”

 

    谷魏攸每提一次写文章,林阳内心的苦涩便加重几分,还有什么比写文章更让人痛苦的。

 

    “去吧,弄完早点下来,今天一天都是专家门诊。”谷魏攸嘱咐完走了出去,没带走一片云彩。

 

    林阳默默收好胸牌,然后把摆在抽屉里的单反相机往脖子上一挂,壮士赴死般朝外走去。

 

    写文章的照片要求不高,但是写一篇好文章照片的要求很高,林阳就算再讨厌写,他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写一篇好的病例报告。

 

    单反相机是必备,有条件还会用更高级的显微镜级别相机。

 

    如果有幸被医生怼着照相机拍照的人应该有感受,医生对治疗过程的照片采集要求还是很高的,拍照有时候花费的时间也很多。

 

    口内口外的拍照因为各种因素,常常需要设置特定参数,然后还要搭配各种的拍照工具,林阳都要和张莺莺打好招呼一起带去十八楼。

 

    一些特定物品,十八楼不一定有。

 

    张莺莺又化作了一只活跃的黄莺,迈动着欢快灵动的步伐出入于器械室,很快就塞满了一整个治疗推车。

 

    “你拿这个值班室的浴巾干什么?”林阳眉头紧皱,看着一车乱七八糟的东西,问道。

 

    “滋水的时候吸水啊,围兜不够大,我可不想让水污染了龙龙的脸和衣服。”张莺莺花痴般地说道。

 

    “这些茶包和咖啡包呢?”

 

    “给龙龙喝饮料啊,楼上有杯子,我等会再去买一杯可乐和橙汁,这样就能选了。”

 

    “这是?”

 

    “化妆品啊,万一龙龙化妆了,做完之后还能补妆,就是不知道他用得习不习惯……”

 

    “……”

 

    可惜不是动漫,不然就能看到林阳一头黑线,一头满满的黑线。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这种处于激素刺激状态下的兴奋雌性生物惹不起,没听说过交配的母螳螂吃公螳螂吗(与激素无关,瞎掰而已)?

 

    为了自己这个初中发小,林阳也是颇为兴师动众了。

 

    不管怎么样,万事俱备矣,只欠云来龙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