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杭州女的和狗半夜去医院,和女朋友坐公交车最后一排

2022-01-11 14:31:32情感专区
所谓灵气,即万物生灵之生气。 自古修行之人,莫不追求仙山福地,都是为了那无尽的生灵聚集,所产生的的灵气。而灵脉,就是滋养这万物生灵的地藏,风水风水,有风有水,则必有生灵,

    所谓灵气,即万物生灵之生气。

 

    自古修行之人,莫不追求仙山福地,都是为了那无尽的生灵聚集,所产生的的灵气。而灵脉,就是滋养这万物生灵的地藏,风水风水,有风有水,则必有生灵,则必有灵气。

 

    所以,仅凭着看眼前这座山的地势和林深茂密,飞禽走兽不时的欢快叫声,陈天就知道,勾践的情报多半是对的,若何家老祖真在这片山脉,则必然会在眼前这座山上。

 

    最厉害的是,七攀山并非周围山脉最高山,但他却在群山环抱之中,在远处,若不是站在外围两山夹缝位置,或者地势稍微低一些,根本就看不到七攀山所在,难怪前几日那位病人说,祖上曾七次躲进七攀山,躲避灾祸。

 

    陈天没有直接靠近,而是在外围谷口位置,远远地观察,但遗憾的是,至少在表面上,看不出来有人生活的痕迹,毕竟林木十分高大,这么深的山林,即便有人砍伐树木,也很难运送出去,以至于这里的森林竟然还是原始形态,实在是难得,入眼皆是参天大树,以陈天的目力,可以看到林间已是少有低矮灌木。

 

    不过,正所谓望山跑死马,虽然远处可以看到七攀山全貌,但实际距离,至少距离陈天现在所出的位置三公里,真真是一片难得的地方。

 

    直到下午,太阳开始西斜,林间光线开始减弱的时候,陈天才起身,向着这个群山之间的山走去,他一身墨绿色紧身衣,背着一个同样墨绿色的贴身背包,包里斜插着那把剑,当他投入山林之中时,身影立刻消失在其中。

 

    即便是陈天,一投入到遮天蔽日的巨木森林当中,当天色一下暗下来,周围没有任何人,有的,只是举目四望留下的无尽神秘,心中,不免也生起一点毛毛的感觉。

 

    不过,到了这里,陈天已经不会再保留实力,而是放开自己的心念,方圆几百米内的一静一动,都掌握的一清二楚。感知中,除了有些树梢上有飞鸟栖息,地面上连一只小动物都没有,更别提什么猛兽。

 

    陈天一笑,这就是自然规律,密林深处,不适合低矮灌木生长,导致没有食草类小动物出没,又因此导致了没有食肉动物生活,连锁反应下,密林深处除了满地厚厚一层的腐叶,竟是没什么生机。

 

    而上升到高处树冠,立马就是另外一番生机勃勃的景象。

 

    这样的环境,加上周围群山环抱,白天倒无所谓,但一到晚上,林间枯枝烂叶发酵产生的瘴气,会很厉害,这也是林间一副死寂的原因之一。

 

    陈天行进的不快,越是接近七攀山,越是应该小心。一边探索观察周围,一边前进,以至于接近山脚时,三公里左右的路程,竟然用了快二十分钟。

 

    “喝!”

 

    陈天耳中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他立刻闪身贴在一棵大树后面,刚才声音虽然不大,但陈天敢肯定绝对是人用力发出的声音,绝对错不了,但凝神屏气倾听,却又什么声音也没有,难道真是错觉?

 

    “喝!”

 

    正想着,又一声呼喝清晰的传来,这次绝对错不了,但以陈天的经验,瞬间就判断出,这声音还在自己心念探查之外,之所以声音能传出这么远,是因为这边特殊的地理环境,类似于空谷回响一般,并且声音方向不能精确辨别。

 

    而这种声音,陈天也不陌生,就是人用力的时候,或者练功的时候,随节奏发出的呼喝声。

 

    虽然不能精确辨别声音来源,但大致方向还是七攀山这边,猜测不错的话,正是山脚跟下。

 

    七攀山下,山脚之处,参天大树遮盖之中,一座不大的木屋,在昏暗的林间若隐若现,似乎因为年代过久,木屋外覆盖了一层因发霉而产生的的霉斑,却给木屋提供了最好的保护色,若不仔细看,很容易忽略掉这个几乎和环境融为一体的木屋的存在。

 

 文学

    此时,木屋旁搭建的木棚中,正生着火,一个身穿灰布衣的精壮汉子,正在灶间煮饭,而木屋外面,另外一位精壮汉子,正扎着马步,一拳一拳的击打着面前的空气,每一拳,似乎都力道十足,仿佛能轰开面前的空气。随着每一拳轰出,汉子口中伴随着一声大喝:“喝!”

 

    木屋侧面百来米处,一身墨绿色紧身运动衣的陈天安静的站在一棵大树旁,只有接近到这个距离,才可以透过错乱无序的大树缝隙,远远地看清楚林间木屋的情况。

 

    这两个人,陈天都不陌生,正是五大家族研究改造的战士,陈天接触五大家族最多的,就是这类。若是放在普通人群当中,绝对是一等一的保镖,但在陈天眼里,却没有丝毫威胁。

 

    陈天消失在原地,很快的,木屋这边翻动锅内食物的声响,和屋外练功的声响相继停止,两人的身体都软软的倒在地上,昏迷不醒,而他们耳后,都出现了一根银针,针尾似乎还在微微颤抖。锅内食物蒸腾着热气,灶膛内的柴火还在发出哔哔啵啵的声响。

 

    陈天转动手腕,四处查看了一番,确定这只是一个类似于哨站的所在,木屋内有两只上了膛的枪支,另外还有一只信号枪,除此之外,就是一些生活物品,看来,这里也经常能够得到外界的补给,生活所需的米面油,生产日期都是近两个月而已。

 

    陈天本来想,会不会这里就是最后一处秘密基地所在,但又联想到,如果最后一处秘密基地设在这里的话,没理由勾践知道地方,却不知道秘密基地。勾践这个人,陈天越是分析越觉得深不可测,远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无私。至于他的真实目的又是什么,似乎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既然没有别的有价值的东西,陈天也不多做停留,转身出了木屋,站在木屋后面,仰头看向七攀山,心里一种莫名的兴奋开始出现,然后毅然开始登山,不过,从这里的每一步,都会充满危险,陈天丝毫不敢大意,背包的宝剑,已经去掉了包裹的布,只要需要,随时可以拔出剑来。

 

    时间不长,陈天就发现了另外一处有人的地方,并且还不是两人,而是整整十名战士,他们的居所,十一处天然山洞改造的住所,山洞一侧,就是一条小溪,溪水潺潺,缓缓流过山洞一边。一名战士正用水桶提了溪水赶回去,山洞那边,一样正在准备晚饭。

 

    夜色中的陈天,身影如同幽灵一般,若非必要,绝对不会弄出多一点的声响,他站在黑暗处,放开心念探查,就知道这里,竟然是一处发电场所,当然不是水力发电,而是在山洞内部,向深处开凿,里面储备了柴油发电机和大量的柴油,整整十名战士,作用只不过是守护发电机而已。

 

    然而,现场的气氛却十分诡异,明明有十位壮硕的战士,却各自沉默做着自己的事,或者生活做饭,或者安静坐在山洞内,还有两位安静地坐在发电机旁。虽然在外面听不清楚发电机工作的声音,但凡是了解发电机的人都清楚,发电机工作时候的巨大轰鸣声,绝对不是轻易就能忍受的,更何况是在一个密闭的环境中,近距离感受!

 

    陈天观察到这些后,眼角有些抽搐,没错,正是这样的变态改造,让这些原本可能正常的人,变成了只比野兽强一些的机器,他们感受不到痛苦,没有太多自我意识,毫不夸张的说,他们甚至只剩下了生存和战斗本能,是一群被别人控制的人形机器而已。

 

    陈天带着浓烈的怒气离开了这里,他没有对这十位战士动手,因为他觉得完全没有必要浪费自己的时间精力,等解决了何家老祖的事情,在考虑要不要帮他们解脱。

 

    不过,这处山洞的发现,也并非一无所获,从山洞延伸出来的电线,虽然隐藏比较好,没有暴露在外,但既然陈天发现了发电站,那找到埋藏在地下的电线轻而易举,从电线的走向,就可以看出,它是斜向朝远处延伸,而不是直接向山顶而去。

 

    既然有了这条线索,陈天自然乐的省力很多,顺着线路找了过去。

 

    没多久,陈天就发现,地下线路绕过了山脊,朝七攀山侧面而去,陈天跟随而去,就立刻看到了一栋建造在山体另外一侧密林当中的房子,房子隐然天成,没有破坏任何一棵大树,甚至可以看到有三棵大树是从房子屋顶穿透而出,其目的,自然不言而喻,为的就是用天然的巨木树冠,来当成遮盖,即使此时灯火通明,也不会被外面轻易发现。

 

    “吱~”

 

    一声木门响声,一个战士拉开木门走了出来,随其身后,走出来一个穿着一身白色练功服衣衫的男子,陈天瞳孔猛地一缩,竟然是他?

 

    陈天正惊讶,出现在木屋台阶上的白衣男子却朝着他隐身的位置看了过来,陈天清晰的看到他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淡淡道:“既然来了,何不直接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