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最火(男人狂躁戳女人下面)全文阅读

2022-01-11 14:14:38情感专区
薛孽先是让手下去一个小中药铺买了一些附子,又让手下去买了十瓶林水药酒。 附子又名乌头,是中医上一位急救回阳的猛药,其中含有乌头、碱,只要五毫克便能要人的命。

    薛孽先是让手下去一个小中药铺买了一些附子,又让手下去买了十瓶林水药酒。

 

    附子又名乌头,是中医上一位急救回阳的猛药,其中含有乌头、碱,只要五毫克便能要人的命。

 

    薛孽让手下把附子磨碎,往十瓶林水药酒中每一瓶加入了三到四毫克,安上盖子,打了一记擦边球。

 

    然后,他让手下去接朴槿秋旗下一个名叫杨波经销商的女儿放学。

 

    打电话给他。

 

    “杨波,你的女儿现在在我手上,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会保证她的安全,要是你耍滑头的话,就等着给她收尸吧!”

 

    “你是谁,祸不及家人,有什么你冲我来,放了我女儿!”

 

    “市东郊杨树林中的废弃水电站门前,一个小时之内过去,不去,或者报警的话,后果自负!”

 

    薛孽说了一句,直接挂了电话,对手下一个中等身材,面容阴鸷,戴着一副墨镜的男子道:

 

    “李烨,你拎着十瓶酒去一趟,让杨波把这十瓶林水药酒卖出去,并且嘴严实一点,并告诉他只要这件事尘埃落定,他的女儿便会黯安然无恙!”

 

    “是,薛哥!”

 

    李烨说了一句,搬着装着十瓶林水药酒的箱子走出了薛孽的房间,将其放到门口一辆雪佛兰后备箱之中,上了车,开车朝东郊杨树林中废弃水电站的门前驶去。

 

    ……

 

    过了一会。

 

    李烨在东郊长的很是茂盛,传出此起彼伏蝉鸣声的杨树林中,废弃的水电站门口停车。

 

    他从车上下来,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点燃抽了起来,一边抽烟,一边抬头看蝉。

 

    不多时。

 

    一辆奔驰在东郊杨树林的废弃水电站门口停下,西装革履,梳着油光锃亮大背头的杨波长出一口气,推门从车上下来。

 

    他走到李烨身边,语气平和道:

 

    “我女儿就是在你手里吧,你有什么条件,就直说吧!”

 

    李烨从看树上蝉的目光中回过神来,看向杨波微微一笑,走到车后,打开后备箱,搬出了装着十瓶林水药酒的箱子,走到他面前放下,沉声道:

 

    “杨波,只要你把这十瓶林水药酒卖出去,那么你女儿定然会安然无恙,你若是敢耍滑头,后果不用我多说,你也明白!”

 

    杨波看着地上装酒的箱子,对刘烨道:

 

    “你这酒,不是什么好酒吧,这酒我可以卖,不过你们得保证我女儿的安全!”

 

    李烨笑道:

 

    “当然不是什么好酒了,你放心,只要你嘴严,把这件事办漂亮了,你女儿会没事的!”

 

    杨波说道:

 

    “卖酒可以,不过你们得信守诺言,保证我女儿的安危,你还有什么事吗,没有事的话,我就走了!”

 

    李烨笑道:

 

    “没事了,你走吧!”

 

    “好!”

 

    杨波说了一句,俯身抱起装着十瓶林水药酒的箱子,上了车,开车离开了。

 

    他做生意一向是谨小慎微,怕这酒里有毒药,出了人命,直接开车来到市里的卫生局中停了下来。

 

    杨波从车里的公文包中拿出了一个装着钱的信封,将其揣进了怀里,拿出箱子里的一瓶林水药酒下车,走到了专门管食品化验的王主任办公室,让他帮忙化验酒中的成分。

 

    王主任经过一番化验之后,对杨波道:

 

    “这药酒中含有人参,具有滋阴补阳的效果,不过,里面含有附子这一味具有剧毒的药,而且含量不低,附子中毒之后症状为口舌麻木,头晕恶心,心烦意乱,而且容易出现四肢抽搐,神志不清,心律失常,危及生命!”

 

    杨波对王主任问道:

 

    “那这林水药酒中的附子含量致命吗?”

 

 文学

    王主任沉声道:

 

    “这一瓶林水药酒的附子含量不是太多,但一些体弱的老人吃了难免有事,我劝你还是别卖这药酒!”

 

    “谢谢你,王主任,……这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还请你收下,请你不要把今天的事说出去,我会妥善处理这瓶酒的!”

 

    杨波从怀中掏出了装着红包的信封,塞到了王主任的手里,拿着林水药酒离开了。

 

    他在开车回店里的路上,感觉车上十瓶林水药酒,就像是十个烫手山芋一样,烫的他心里发慌。

 

    但是杨波更在意自己女儿的安危,他的内心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灼不安。

 

    过了一会。

 

    他开车回到了店门口停车,抱着装着十瓶酒的箱子下车,直接走到了自己房间,将箱子放了下来。

 

    杨波的老婆,穿着一件青色裙子,皮肤白皙,有着一双大眼睛,长相水灵的周晴见他抱着一个箱子行色匆匆的回屋了,立马跟了过去,凑到他身边,面露情急之色,问道:

 

    “杨波,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女儿呢!”

 

    “等下我再给你解释!”

 

    杨波对周晴说了一句,去店里拿了一瓶林水药酒,进屋将这瓶酒和九瓶毒酒一同倒进了一个大的玻璃器皿中,勾兑这九瓶毒酒,留下了一瓶毒酒。

 

    他一边勾兑林水药酒,一边对周晴说道:

 

    “林水药酒进军市里,薛家酒业的龙头地位受到了影响,我去见的那人给了十瓶林水药酒让我卖,我猜对方十有八九是薛家的人,而且我用言语从他嘴里试探出这些酒有问题,……我后来去卫生局让王主任给化验了一下其中的一瓶林水药酒,发现其中含有有毒的附子,觉得直接卖不好,这不勾兑一下,降低一下其中附子的含量再卖!”

 

    周晴听到一流世家薛家,感觉一座大山压在了自己的头顶,压的自己喘不过来气,她有些焦急道:

 

    “那对方说什么时候放过我们女儿呀!”

 

    杨波说道:

 

    “当然是这十瓶药酒起了效果,对方才会放我们女儿!”

 

    周晴对杨波问道:

 

    “杨波,这十瓶含有附子的林水药酒,不会毒死人吧!”

 

    “我用一瓶林水药酒勾兑了一下九瓶有毒的林水药酒,顾客喝之后,顶多是口舌麻木,恶心呕吐,心烦意乱的症状,我亲自去卖这十瓶药酒,不卖给老人,应该不会致命,……咱们女儿在人家手中,只能卖这种毒酒了!”

 

    杨波勾兑完十瓶林水药酒之后,安上了瓶盖,长出一口气,抱着这些林水药酒去店外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