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吞下他的大东西|看我怎么c你的 叫出来

2022-01-11 14:09:34情感专区
听到这话,周翰和周山海两人竖起耳朵,这也是他们两人的想法,既然楚王这么强,为什么不留下这个女子呢。 “我为什么要杀她?”出乎意料,楚王反问道。 众人不由

   听到这话,周翰和周山海两人竖起耳朵,这也是他们两人的想法,既然楚王这么强,为什么不留下这个女子呢。

 

    “我为什么要杀她?”出乎意料,楚王反问道。

 

    众人不由的为之一愣,周兰初脸上带着愠色,正要开口,屋内传来的剧烈的咳嗽声吸引了外边几人的注意力。

 

    “奶奶,您没事吧?”周兰初率先走进去,一脸急切道。

 

    看着老夫人逐渐红润的脸色,楚王说道:“病人已无大碍,刚才的咳嗽,已经是痊愈的症状了,既然如此,我就先走了。”

 

    一旁的周山海见状,面色焦急,赶忙推了周翰一把。

 

    “哎呀,楚先生您不要着急,能否陪我去书房一叙?”周翰迎上去道。

 

    楚王怔了怔:“好,我可以挤出一个小时。”

 

    一旁的周兰初和魏延两人听到这话,忍不住瞥了瞥嘴,那可是保城周家的人,整个保城多少大人物想要见上一面都难如登天,你倒好,别人求之不来的机会,你却挤出一个小时……

 

    周翰面色一喜,领着楚王朝书房走去,临行时,还不忘回头喊道:“兰初,你来给周先生泡茶!”说完,扭头看向楚王:“兰初的功夫茶手艺倒是不错,一会楚先生莫要嫌弃。”

 

    周兰初皱了皱眉,忍不住跺跺脚,你们招待贵客干嘛要拉上我。

 

    反倒是周山海看着自家孙女和楚王的背影,忍不住心生遐想,若是将这两个人撮合到一起,未来周家想要回到上京,岂不是又要多上几分胜算?

 

    坐在黄花梨木打造的太师椅上,看着周兰初娴熟的泡茶手艺,就连楚王这个挑剔的家伙都忍不住竖起大拇指。

 

    周兰初原本长得就极为清秀,身上带着生人勿进的气息,比起电视上的当红明星也是不遑多让。

 

    看着那一水的三千青丝,让人忍不住生出想要抚摸的冲动,这种女人,最能勾起男人内心深处的征服欲!

 

    “楚大师,请用茶。”周山海做了个请的姿势。

 

    “请!”

 

    楚王端起茶杯,轻嗅了两下,随即仰头一饮而尽:“不错,好茶!”

 

    见状,周兰初冷哼一声,暗道,果然只是个武夫罢了,不懂茶道就不要喝好了!

 

    她心中在乎的人就是爷爷奶奶,先前那少女明显起了必杀之心,想到楚王竟放人离开,她恨不得把楚王一口咬碎。

 

    周山海亲自为楚王斟满茶水:“楚大师,可曾听说过古武家族?”

 

    “倒是略有耳闻。”楚王眉头一挑,不明白周山海是什么意思。

 

    周山海哑然失笑道:“楚大师有所不知,我上京周家也是传闻中的古武家族,而老头子我的毕生夙愿,便是重回上京周家,若如此,死而无憾了。”

 

    “爷爷,您说什么呢?什么死不死的,多不吉利!”一旁的周兰初忍不住皱了皱眉。

 

    楚王面无表情,暗想果然跟自己猜测的一样,只是并没有说话的意思。

 

    见此,周山海不由苦笑一声,暗道不愧是高人,这般养气功夫就不可多见。

 

    只是他哪里知道,此刻楚王的目光则是在周兰初身上上下游走,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楚王也不例外。

 

    “楚大师可曾听闻明劲和暗劲?”见楚王茶杯空了,周山海再度斟满。

 

    “略有耳闻。”楚王继续道,在境外执行任务时,明劲高手倒是见过不少,对此,楚王并不稀奇。

 

    “老朽这一生没多少心思,只求保佑我周家平平安安,若是能重回上京,自然是极大的夙愿,只是我年纪已高,兰初还小,这……”

 

    听到这话,楚王皱了皱眉,这个周山海,怎么有种说媒的感觉。

 

    “周老有什么话,直接说吧。”楚王轻叹道。

 

    “还请楚大师能保我周家风调雨顺,日后我周家定当厚报!”周山海面色一喜,赶忙抱拳道。

 

 文学

    “周家怎样我倒是管不着,但是我可以保她三次性命无忧!”楚王伸手一指周兰初,沉声道。

 

    “好!”周山海双目放光,猛地一拍大腿道,“楚大师,都说大恩不言谢,可你今日救我周家,若是老头子我不表示一下,岂不是不会做人了,这把钥匙您务必收下。”

 

    说是钥匙,其实就是个巴掌大小的玉牌一样的东西,周兰初看到玉牌后,小嘴不由的大张:“爷爷,您……”

 

    周山海笑呵呵的摆摆手,楚王怔了一下,点点头道:“也好,周老有心了。”

 

    说起来,楚王老早就想换个房子了,如今周山海做了顺水人情,他也不必矫情。

 

    “你还真不客气,这钥匙可是十二行宫的钥匙,整个保城才有几座十二行宫。”一旁的周兰初见楚王老神自在的样子,忍不住揶揄道。

 

    “兰初!”周山海沉声打断周兰初的话,暗道这妮子今日是怎么回事?火气这般的大。

 

    “这十二行宫的价值我倒有所耳闻,咱们炎夏讲究礼尚往来,既然周老这般说了,若是有需要帮忙的事情,尽管开口。”

 

    闻言,周山海面色激动,欣喜点头:“好!那便谢过楚大师了!”

 

    “嗯,没什么事,我就走了。”

 

    “兰初,快送送楚先生。”周山海如今可是蓄意撮合两人,自然赶忙吩咐。

 

    两人一路出了庄园,周兰初不冷不热的跟在身后:“喂,别以为讨好了我爷爷就能接近我,咱们注定不是同一路人。”

 

    听着周兰初的话,楚王不禁愕然,这妮子脑子都在想什么:“放心,我对你还没那种兴趣!”

 

    “你……”听到这话,周兰初气的忍不住跺跺脚,随即快步追上去。

 

    “听说你喜好书法?”楚王突然说道,想起先前在房中看到的笔墨纸砚。

 

    周兰初愣了一下,点点头:“哼,怎么?难道楚大师对书法也有兴趣,还真看不出来呢。”

 

    听着周兰初满嘴的嘲讽味道,楚王淡淡一笑,这小妮子,自我保护意识还是蛮厉害的。

 

    出了庄园,楚王接起电话。

 

    “哪位?”

 

    “师父,是我,李成翰,您明天有没有时间,李氏书法要举办书法会展,到时候请您过来。”

 

    “这……明天晚上有空,白天我得给人家做小秘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