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破小丫环嫩苞h,虐到肝疼的超级虐文

2022-01-11 14:06:19情感专区
——无论你怎么狡辩,愿不愿意承认,你都不是季夏。 轰的一声,季夏只觉得眼前有道惊雷劈过,劈的她天地都变了色,整个人瞬间僵直着脊背杵在原地,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无论你怎么狡辩,愿不愿意承认,你都不是季夏。

 

    轰的一声,季夏只觉得眼前有道惊雷劈过,劈的她天地都变了色,整个人瞬间僵直着脊背杵在原地,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人就跟傻了似的只睁着一双迷惘又狐疑的眼睛,凝视近在咫尺一脸高傲说出她不是“季夏”的萧舒窈来。

 

    脑子里就跟放鞭炮似的噼里啪啦响,耳边一阵轰鸣声。

 

    瞧她这话说的,季夏一开始还以为是诈她,怎么也没想到萧舒窈会说出她不是“季夏”的话来。

 

    难道萧舒窈真的知道她不是“季夏”,又或者知道她是穿书来的?

 

    可怎么会呢?

 

    季夏分明记得原文里没萧舒窈这号人物,就是那狗比作者放出来的大纲里,也没提道萧舒窈三个字啊。

 

    那她到底是什么人?

 

    在这本小说里又扮演者什么样的角色?

 

    难道她不仅仅是陆家家庭医生的那么简单?

 

    握草。

 

    莫不是那狗比作者故意没放出来,是隐藏的终极大BOSS,这段位和冷静的程度远远要比韩雅雯来的段位高多了去了,谁叫这狗比作者烂尾了。

 

    那一切都皆有可能。

 

    那季夏接下来该怎么办,在乱套的剧情里像开盲盒一样的展开剧情?

 

    萧舒窈见她一脸震惊其中的说不出来话,姿态更为高傲凌厉,神色不屑的摇摇头,“季小姐,我知道你不是她,是你掠夺了她的人生,可偷来的东西,迟早是要还回去的。”

 

    萧舒窈的这句迟早是要还回去的,又把季夏给狠狠的震惊了一把,眼神再次诧异的抬起看向她,又微微的皱紧眉头。

 

    看来这个萧舒窈真的还知道的不少啊。

 

    因为她突然想起之前做过的两个梦,梦里有一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不断的拍打着一扇无形的门,怒吼着季夏快点把她放出去。

 

    后来还说现在的陆宴已经失忆,已经把她给忘了,她很快就会消失,原主也会再次回到这副身体中的。

 

    难道这些不仅仅是梦?

 

    难道一切都是真实的?

 

    一开始的季夏根本没在意,今天若不是萧舒窈刻意来找她提起,她根本没把这两个梦当回事,她要不说她都快要记不起来了。

 

    可萧舒窈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难不成她也是穿书者?

 

    季夏从失态中回过神来,拧着秀眉远远要比萧舒窈想的沉得住气的对她质问道,“萧小姐,你说你是不是有什么臆想症诸如此类的病,什么叫做我不是季夏,我不是季夏,我又能是谁呢?

 

    倒是萧小姐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奇奇怪怪的话?是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吗?”

 

    谁承认谁是傻子。

 

    季夏决定先诈她一把,也不能她说什么是什么的那么沉不住气。

 

    萧舒窈双手放在白大褂衣服的口袋内,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并未继续再跟季夏做过多的纠缠,视线有意无意的看向陆宴做检查的心电图室。

 

    季夏见状顺着她的视线也看向心电图室,心里估摸着难道她要开始使坏耍诈了?

 

    却只见她收回视线重新看向季夏,嘴角勾起的轻笑一声道,“季小姐,你不承认也没关系,你不是已经开始有感觉了吗?

 

    阿宴,他现在已经失忆了呢,我想季小姐你应该会等我的意思的。”

 

    ——你根本不过是陆宴衍生出来的,陆宴现在已经失忆记不清你来,你很快就会彻底消失的,你很快就会滚出的身体。

 

    萧舒窈的话突然跟她梦里人说的话意外的重叠在一起,如余音绕梁般的不断的回响在季夏的耳边。

 

    这下季夏不得不彻底被怔住,这女人有点东西啊,她竟然连她做的梦都知道。

 

    她冷不防的倒吸口凉气,回过神来正想问,萧舒窈已经趁着她走神的空档踩着细跟凉鞋款步离开。

 

    季夏蹙紧眉头,不解的冲她窈窕婀娜的背影质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又有什么样的目的?”

 

    萧舒窈脚步没停,似乎并没有想要回答季夏问题的想法,正在她以为萧舒窈不会再回答时,她却突然停下脚步,视线看了一眼季夏,又扫向有动静的心电图室。

 

 文学

    突然没头没脑,嘴角噙着笑意的对她说道,“季小姐,你应该还没见过阿宴的另外一面吧。”

 

    心电图室的门咔嚓一声被打开,萧舒窈深深的凝视季夏一眼后,恰到好处正好在陆宴被护士从里面推出来的空档,转身没入一个转角。

 

    恰巧和陆宴一前一后的离开。

 

    两人谁也没看到谁。

 

    季夏却疑惑的直直的愣在那里,目光失焦涣散的看向被护士用轮椅推出来,走向她的陆宴陷入了沉思。

 

    《她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话?》

 

    《威胁我吗?》

 

    《可看着也不像啊,她刚刚什么也没说啊。》

 

    《可如果不是威胁我,那她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话呢?》

 

    还有陆宴的另外一面又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季夏觉得这位家庭医生知道的好像要比她这个拥有上帝视角的人,还要多的多呢。

 

    刚被推出心电图室的陆宴疑惑的愣了愣,一时间没明白她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又想着什么她为什么要对她说这些话。

 

    刚刚是有人在这里跟她说了什么吗?

 

    陆宴蹙紧浓眉,好看的桃花眼下意识的环顾四周并未发现有人。

 

    他再次将目光投向季夏,却发现她秀眉紧皱,眼神失焦的凝视着他,清隽的小脸上心事重重,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一样。

 

    陆宴被推近,他伸手拉住季夏的手。

 

    季夏一愣,卷翘的睫毛微微上扬,人还没回过神来就被陆宴拉坐在腿上,大手捞住她的腰身,语气宠溺又轻声的对她询问道,“宝宝,你怎么了?

 

    怎么看起来心事重重地,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被他这么一问,季夏猛地抬起眼睛看向温柔到不可思议的男人,眼底的狐疑突然被无限的放大。

 

    她没回应他的话,反倒是皱紧眉头,在心里想着。

 

    《小奶狗,他现在失忆了。》

 

    《他失忆了,记不起我来了。》

 

    《他忘记我了,我难道真的会因此彻底消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