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撩母亲成功了 被主人惩罚玩弄调教男男

2022-01-11 14:03:48情感专区
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荣纯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扒在了他的脸上,莫名的就睁开了眼睛。 然后和一双无神而又黑洞洞的眼神对上了。 荣纯只感觉自己三魂七魄基本全无,想要大

 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荣纯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扒在了他的脸上,莫名的就睁开了眼睛。

 

    然后和一双无神而又黑洞洞的眼神对上了。

 

    荣纯只感觉自己三魂七魄基本全无,想要大声喊叫却感觉怎么都张开嘴,哆哆嗦嗦的伸手碰了一下,

 

    啊咧?!

 

    这手感毛绒绒的,瞬间恐惧感下降到了最底层,于是有了勇气的他凭借良好的夜间视力,努力的辨认了一下。

 

    这不是鸣桑的毛绒公仔小鳄鱼嘛。

 

    吓死他了。

 

    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随即把公仔放一旁就再次准备入睡了,明天还要训练,睡眠充足才能够很好的迎接明天。

 

    只是还没有完全睡着,他再次被袭击了。

 

    这会儿荣纯有了心理准备,TMD鸣桑居然又把空调被踢了下来,简直是够够的。

 

    “唉……”

 

    荣纯认命的爬起来,随即接着梯子往上踩了几步,就看到了蜷缩成一团冷到了,可怜兮兮小手摸了几下,却就是没摸索到取暖物让自己获取热源,就再次蜷缩起来的样子。

 

    嘴角抽搐了几下。

 

    既然这样你是怎么做到把被子踢掉,让自己没有任何取暖物的,睡姿还这么奇差无比的。

 

    认命的下去拿了公仔塞到了成宫鸣手中。

 

    然后就被抱的死紧了。

 

    最后在认命的把空调被拿上去,刚盖到成宫鸣身上后,然后下一秒就和一双发亮的双眸对上了。

 

    “你干什么?!”

 

    成宫鸣揪紧了自己的小被子,看着自家学弟。

 

    “你该不会是对我有非分之想吧?想不到学弟你居然是这个样子,居然打算夜袭学长我!”

 

    话语中充满了指控。

 

    荣纯:“……”

 

    怕不是在想peach吃,他好好一个取向没问题的,居然被前辈质疑了,而且这得是对自己的颜值多有自信,才能够让他改变大观,选择夜袭啊!!!

 

    他该说什么好呢,简直是槽多无口,他难得这么体贴的关爱一下,担心小可怜学长别冻到了,结果就被对方造谣他觊觎对方的肉体什么的,简直醉醉的。

 

    一言难尽的看着鸣桑。

 

    “想让我原谅你也可以,虽然学弟你误入了歧途,但是知错能改就是好的,我也不要求多的,你帮我把检讨写了,我就不计较了,你看怎么样?”

 

    成宫鸣继续在哪里吧啦吧啦的给自己要好处。

 

    哪怕这个时候,他也惦记着自己还没写好的检讨。

 

    他可是差点就清白不保了唉!

 

    他提出的要求在他看来真的是一点都不过分。

 

    “鸣桑,你还是继续睡吧!外面天还是黑的呢,你这个梦做的挺美的,我理解你!”

 

    荣纯叹了口气,狗胆包天的揉了揉成宫鸣那睡得乱糟糟又毛绒绒的头发,然后回到下铺盖好被子闭眼睡了。

 

    成宫鸣眨了眨眼睛,他在做梦吗?

 

    “哈……啊……”

 

    刚想到成宫鸣下一瞬就困意袭来,倒下了。

 

    他真的在做梦吗?怎么这么真实呢?!

 

    而且学弟居然狗胆包天的敢上手摸他的头?这一定是梦,要不然怎么敢这么做的。

 

    闭眼前成宫鸣脑海还在回想这个事情。

 

    清晨天亮了之后,今天是难得休息的一天,国友监督给自己的这群队员放了一天假,虽然临近夏季大赛了,但在他看来绷太紧也不太好,看在最近练习赛和训练的时候表现都很不错,所以特意放一天假。

 

    然后就要开始地狱集训,准备夏季大赛了。

 

    也可以说是给队员一个调试准备的时间吧。

 

    “嚯——”

 

    荣纯一睁眼就看见了自家穿着一身休闲服的鸣桑,就那么死死盯着自己,一动不动的,怪吓人的。

 

    “鸣桑有事吗?”

 

    语气格外的小心翼翼。

 

    成宫鸣一点不买账,语气阴沉沉的道:

 

    “你说呢?”

 

    自己干了啥没点AC数吗?居然糊弄他,一想起昨晚的事情,他就生气,他居然被学弟糊弄了,岂可修!!

 

    “啊哈哈哈——”

 

    除了尬笑,荣纯想不到别的。

 

    他是想起来他干了什么狗胆包天的事情了,可这事情他怎么也不会承认的,就鸣桑这得寸进尺,上杆子爬的小脾气,他可不会给自己没事找事做。

 

    “不要以为可以就这么躲过去!!”

 

    看着学弟这装傻样子,成宫鸣觉得自己威严没了!

 

    “鸣,你还走不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卡尔罗斯,白河还有矢部浩二都走进了寝室内,仿佛没有看见成宫鸣在干什么一般催促道。

 

    “再不去可就迟了,好不容易有休息的一天。”

 

    “知道了!”

 

    成宫鸣也只好不甘心放弃重振学长气势了。

 

    “荣纯你也跟我们一起,作为你昨天失礼对待学长这件事情的后续弥补,快点收拾一下!”

 

    成宫鸣眼神恶狠狠的看着荣纯,仿佛荣纯一旦说个不字,他的下场绝对会是凄惨的。

 

    “好!”

 

    荣纯以最快的速度点头。

 

    随即赶紧洗漱好,换了一身运动装就跟着成宫鸣他们几个出门去了,卡尔罗斯几个也是见识到了他们这位学弟的求生欲,还真的是有够强的,而且居然一点亏都没吃。

 

    啧啧,不得了!

 

    一想到原田前辈一早过来跟他们说的,鸣这家伙一起床就找他控诉学弟狗胆包天居然糊弄他,他揉他头,甚至要爬上他的床,他差点清白不保什么的。

 

    他们相信揉他头发很可能是真的。

 

    至于其他的那真的是呵呵了。

 

    因为原田前辈也曾经被鸣那家伙这么污蔑过,还被敲诈着给鸣买了一周的他喜欢的吃的小零食。

 

    所以他们特意过来解救一下即将被敲诈的学弟。

 

    现在看来他们是多虑了,他们这位学弟看来是位白切黑的类型啊,鸣估计是占不到便宜了。

 

    “所以鸣桑,你们出来就是为了逛街买衣服?”

 

    荣纯看着几位前辈在店里挑挑拣拣的挑衣服试穿,然后确认那件更好看,他有点无言以对。

 

    说实话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在青道的时候哪怕休息,大部分前辈都是在拼命练习,一点都不愿意放松下来,更别说这么闲情逸致的逛街。

 

    最多在寝室玩玩游戏,看看书就顶天了。

 

    果然每个学校风气都不一样,都有独属于自己的特点。

 

    “是啊,不过也不全是,上午就是逛街买衣服买点日常用品,荣纯那你要买吗?”

 

    成宫鸣兴致勃勃的挑起衣服,虽然作为一个棒球boy,穿这些衣服时间不多,但也不妨碍他买啊。

 

    他可是一个精致的运动boy。

 

    “我想要到时候去下书店买点东西。”

 

    荣纯摇了摇头,并不怎么想要买衣服。

 

    在他这一世来东京前,他的父母什么的都给他买了好几套新衣服,也给了他充足的钱够他足足一年的生活费了。

 

    哪怕是这样的逛街购买也是足够的。

 

    不过他的确是对买衣服什么的没什么大兴趣,他比较喜欢看漫画,所以既然难得出来了,不多买一点漫画存着实在是可惜了,原本刚来的时候还没空想,现在却是很想了。

 

    “那等下我们逛完就去。”

 

    成宫鸣作为一个小学渣一听到书店就不太感冒了。

 

    所以也就敷衍过去,也不打算细问了。

 

    万一学弟是买什么参考书啊,试卷习题集啊,又或者什么专业的学术书籍,向他询问买什么好,他这个学渣属性不就暴露了,所以还是不问为好。

 

    “好的。”

 

    荣纯点点头。

 

    他本来就是陪着出来的,只要待会去买就可以了,他也不是很急,睡所以也无所谓。

 

    “荣纯,你看我这一身衣服怎么样?”

 

    看着穿着一身西装样式的制服的成宫鸣,荣纯不知道该怎么说比较好,莫名有种偷穿大人衣服的感觉,尤其是鸣桑还是那么一张Babyface的样子。

 

    “挺不错的。”

 

    不过荣纯还是违心的夸了一句。

 

    到也不难看,就是没那种感觉。

 

    “不过鸣桑,你怎么想要买这么正式的制服啊?应该用不上吧?毕竟也没有什么适合的场所穿吧?”

 

    一身价格不菲的西装穿到哪里去显摆啊?

 

    荣纯实在是搞不懂。

 

    “会有机会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成宫鸣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就没有再多说了。

 

    “好吧!”

 

    荣纯点了点头。

 

    到最后成宫鸣几个都至少买了一到两身衣服,除了荣纯什么都没有卖,双手空空如也。

 

    ……

 

    “所以你要的买的就是这些书啊!”

 

    成宫鸣看着荣纯手中提着的一袋书,神情很是感叹。

 

    想不到啊,学弟原来是这样的人设。

 

    他安心了啊!

 

    “咳咳,我那里也有一些,你到时候看看有喜欢的就拿去看看吧,反正我看完也是放在一边了。”

 

    说完脸还不好意思的红了一下。

 

    想不到学弟居然还跟他是志同道合的人,不错!

 

    “唉?学长也喜欢看嘛?”

 

    荣纯诧异的看向成宫鸣,这样的爱好还真的是看外表真看不出来会是喜欢这种的,就好比伊佐敷前辈。

 

    “也还好吧,主要我两个姐姐都很喜欢看,买回来一大堆,有时候我看看觉得还不错吧,后来也就觉得休闲的时候打发时间是一个很不错的刊物。”

 

    “哦,原来是这样啊!”

 

    荣纯点点头。

 

 文学

    “那等到时候回去我找前辈看看,有没有我还没看过的,到时候借来看看。”

 

    成宫鸣随口应道:“好啊!”

 

    ……

 

    “咦?”

 

    荣纯看着几位前辈带他来的地方不禁一愣。

 

    “网球场?前辈们是想要打网球吗?”

 

    “你看我的穿着像吗?”

 

    白河嘴角抽搐,有时候这学弟挺聪明,尤其是在面对鸣的时候,那真的是把鸣这个前辈拿捏得死死的。

 

    但是有时候也是天然的可以的。

 

    “啊哈哈哈!!”

 

    荣纯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他怎么问出这么蠢得问题的,简直是蠢到没边了,啧。

 

    “今天是全国网球大赛的决赛,虽然是国中生的比赛,但是实力都很强呢,你到时候看看就知道了。”

 

    荣纯点了点头:“哦。”

 

    一路走进去,就发现了越来越多的人群。

 

    看样子的确挺受欢迎的。

 

    “哦,看样子是正好赶上呢!”

 

    卡尔罗斯等人走进观众席,比起棒球比赛经常坐满人的看台不同,网球来看的人虽然看着多,但是他们几个还是很轻易的占到了前排的座位。

 

    哪怕是冠军赛,观众席作为已然很富裕。

 

    荣纯看了一眼,他就一个想法这群国中生身高挺高的啊,国几的学生啊长这么高的,而且颜值也很不错。

 

    尤其是那个坐在椅子上少年,嘶——

 

    要是他们家鸣桑长这样,说他觊觎他清白,说不定他会可耻的犹豫一下,很可能也说不定。

 

    “那是去年网球大赛的优胜队伍——立海大!”

 

    看着频频看向那个方向的荣纯,成宫鸣好心介绍了下,语气中有着说不出的骄傲感觉。

 

    “今年全国网球大赛难得是在东京举办离得还不算远,所以就特地来看看,他们实力比起高中生都只强不弱。

 

    尤其是立海大的队员。”

 

    “是嘛……”

 

    荣纯了然的点点头。

 

    “对了那个少年是谁啊?”

 

    荣纯还是很好奇,于是伸出手指了指。

 

    “他是神奈川立海大网球部的部长——幸村精市,被誉为神之子呢,网球天赋很强悍,一年级就当上了部长哦!”

 

    卡尔罗斯顺着方向看到了那个少年说了下。

 

    “鸣还有我们会来这里也是因为幸村精市,他是鸣小姨家的孩子,也就是他表弟,也是因为正好休息碰上这天决赛在东京,所以就过来了。

 

    怎么说自家表弟不来支持一下多不合适。”

 

    荣纯闻言惊奇的看了一眼幸村精市和鸣桑。

 

    “鸣桑,是不是幸村精市这个表弟长得比较像鸣桑你家姨父,鸣桑你则长得比较像你母亲啊?!”

 

    “你怎么知道?”

 

    成宫鸣听见自家学弟的问话好奇的问了一句。

 

    居然猜的这么准确。

 

    “乱猜的啦,没有想到真的是这样,哈哈哈。”

 

    荣纯糊弄了一下,他可不敢说实话。

 

    他能说对方长相一看比你成熟帅气身高也比你高,国三都这么高了,怎么看都是比较像父亲多一点,而鸣桑都高二了居然看着好像还没国三的表弟年纪大,尤其是身高还这么缓慢不得不让他这么想。

 

    啧啧,他真的说实话他觉得他一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成宫鸣狐疑的看着荣纯:“是嘛……?”

 

    很可疑,但是又想不到有什么事情。

 

    荣纯只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这一场决赛,毫无疑问的是立海大单方面炫技,展示他们强大的存在了,优胜就那么恰如其分的收入囊中。

 

    “鸣,你果然来看我比赛啦!”

 

    幸村精市惊喜的看着成宫鸣一行人。

 

    立海大一众人打量着对面的几个人。

 

    成宫鸣撇嘴道:“难得监督今天放假,有时间我就过来了,我可不是特意来的别误会了。还有我是你表哥,不要没大没小的,这么叫我啦!”

 

    “是,我知道了,鸣!”

 

    幸村微微一笑,说是这么说完全没有要照办的意思。

 

    成宫鸣虽然是他表哥,但是从小到大可以说除了一开始他太小,其余时候谁不说他才像哥哥的那个呢。

 

    没办法鸣性格实在太幼稚,作为被家里亲戚和家人都宠着的小可爱,性格那真的是过于单纯了点。

 

    “切——”

 

    成宫鸣撇了撇嘴,他就知道会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