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他们一前一后的攻击我 他把我压在书桌上做作业

2022-01-11 13:49:07情感专区
陈禅转头看向老天师,如此动作换成任何一个人皆是偷袭他的大好时机:“况且,作为七十二口泉池的地下河镇压一地气运,欺天、瞒世两样天赋神通确实有点水土不服。”

   陈禅转头看向老天师,如此动作换成任何一个人皆是偷袭他的大好时机:“况且,作为七十二口泉池的地下河镇压一地气运,欺天、瞒世两样天赋神通确实有点水土不服。”

    “七十二口泉池的地下河,以你我现今的修为道行,可以联手将之占据。公平起见,你我对半分。”并没有选择偷袭陈禅的章璇玑,含笑摸了摸鼻尖。

    下雪了。

    适才漫天星光徐徐不可见,浓重的阴云遮挡天象。

    瞬息间大雪飘天。

    此般天象大术,足够引起陈禅重视了。

    “好像并非只有你我,另有其他人藏在泉城等待时间出手,还是个天象术士。”章璇玑环视四周,希冀找到躲藏的天象术士。

    陈禅仰头,呢喃了几句,章璇玑没有听见他说什么。

    “仿佛所有人都认为七十二口泉池为天予不取、反受其咎的玩意儿。”

    “那当然,依据出土的典籍记载,天泉圣地早就灰飞烟灭了,七十二口泉池已成无主之物,当然是有德者居之了。”

    按照过往修行者的道理,确实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

    不过……

    “不过现今的修行者,怪物层出不穷,迄今为止,想来分一杯羹的一头大妖还没进城呢。”章璇玑轻笑,看着陈禅的目光愈来愈带魅惑之意。

    她记得曾与龙虎山某位天师继承人阴差阳错相连,贵为天师继承人的憨厚男子,真正身份大到吓人,兴许是自古以来寥寥无几传闻中的谪仙人。

    但,红尘难渡,或许是谪仙人的老实男人,最终叛出龙虎山,临死前给予她一份馈赠。

    陈禅回过头。

    章璇玑十分不简单,体内仿佛有种连他都忌惮的气息。

    “你不动手吗?”她好奇的询问。

    陈禅答非所问:“你让一魔僧一妖魔围杀老天师,是想借老天师的手把他们斩杀吧。”

    章璇玑顿时板住脸,继而噗嗤一笑,“主意是妖魔王不徽出的,我不过借坡下驴、顺水推舟罢了。”

    “两人死在老天师手中,会把他残留龙虎山气运消磨不少,你既然久在龙虎山,必定很怕气运压制。”

    另外,这一代的天师极其看好衣钵弟子张翠花,分出了一部分龙虎山气运藏于她心间,时候一到,这部分龙虎山气运自然帮助张翠花更上一层楼,若她修行途中走火入魔,亦能助其镇压心魔。

    龙虎山长存人间,无穷岁月积攒下来的气运早已到了吓人的地步。

    且其间奥妙无穷,某种意义上来说,比之灵气精粹还要裨益。

    “李心肠借佛修魔,此事先生已然看穿,一段时间相处,李心肠的心魔实则到了一个临界点,即便他从老天师手底下活了,心魔也能将他吞噬的一干二净,成为行尸走肉的存在。”

    “王不徽名字文文绉绉,却是不折不扣的妖魔,他以前作孽太对,尤其临近末法时代,犯下的杀孽应当够了引动天雷的程度,末法时代救了他一命。而今灵气复苏,大道趋于完整,欠下了债自然是要还的。”

    陈禅听闻,右手掐指推演,少许,果然如章璇玑所说,两人的命数模糊一片附带血光,区别则是王不徽的命数雷电霹雳。

    “原来如此。”

    “是啊,他们摄于我的道行,阳奉阴违。我便还给他们一个名字录入史册的机会。”

    “往年你在龙虎山,老天师要杀你的话,可以杀。”

    “先生有所不知,成就天师接受的天师禁制,束缚他杀不得我。”

    “天师禁制?”

    “正是,也不知是哪一代的天师想出来的大术,将龙虎山所有传承悉数灌注在禁制内,一代代传下去,可让龙虎山的传承不会断绝。”

    章璇玑双手轻抖,刚刚收拢的千余人魂魄,并没有趁机吞下去解饿,当着陈禅的面放归天地。

    陈禅摇摇头。

    她故意杀的千余人,悉数是患了不治之症,寿命仅剩一年半载,活着也面临无穷无尽的折磨,她干脆将他们全杀了。

    一举两得。

    欺天瞒世让泉城气运本能破解,她卖了个好意给陈禅,证明自己绝未断绝退路。

    她望着散于大雪的魂魄,继续说道:“又不知是哪位天师灵机一动,把秘不示人的秘密也藏在禁制里,有关我的事,就在禁制中保管着,另有我一日在龙虎山,龙虎山弟子不可动我一根毫毛的规矩。”

    “老天师正是得知了我的秘辛,查阅无数典籍了解我过往的作为,方才一心一意杀我,替天行道。”

    “换而言之,我成了他的执念,不杀我,老天师自觉愧对死在我手中的人族。”

    陈禅叹息。

    有一事他未曾向老天师敞明,执念越重,走火入魔的几率越大。

    章璇玑大笑:“他绝对没有想到,长年累月杀我的执念居然会成他的心魔,待在龙虎山上还好,自有无尽气运镇压,下了龙虎山……先生应该察觉到此人不同寻常的地方吧?”

    陈禅适才看向老天师,便是在看他的心魔。

    和李心肠、王不徽两位真修大高手交战,心魔正借机窃取他的肉身,影响他的神智。

    “说到底,仍是历练不够。”

    章璇玑悠悠问道:“先生,你于泉城大战几场,为什么我半点察觉不到你的心魔。”

    “心魔?早已斩掉。”

    她微微一震,连心魔都能斩之,眼前的年轻人曾经道行高到哪里啊?

    “我愿意成为先生的端茶侍女,只是不知先生收不收?”章璇玑话题一转,诚心相问。

    “我不需要端茶侍女。”陈禅看着貌似人畜无害的章璇玑:“废了这么多功夫,竟然在这儿等着。”

    “先生的手段不似人间术,只应天上有。先生和那女子剑修大战,法天象地和掌握五雷混合施展,前所未闻。”

    章璇玑坦露自己的心意:“晚辈以前犯下杀孽,但不造下杀孽,晚辈便会于天地间烟消云散,人类尚且千方百计的过好日子,为何我不能?”

    “并且,与那位天师继承人相识后,我……我没有如之前那般随意杀人。”

    “先生,即便我在您面前杀的千余人,就算我不杀他们,他们饱经病痛折磨,迟早会格外痛苦的死去。”

    陈禅问:“倘若泉城气运未曾本能的破去你的欺天瞒世,你是不是借此要挟我收下你?”

    “非常之际当行非常手段。”

    他慢慢摇头:“你成为不了我的弟子,你我第一次见面时,注定你必须死。”

    “为什么?我不明白。”章璇玑冷静问道。

    陈禅朝她走了一步。

    大雪停。

    不知那位天象术士引来的漫天大雪霎时消失的干干净净。

    取巧而来的大雪,找到关键的位置,四两拨千斤,轻易就能破掉。

    没了冰冷的雪风,章璇玑反而凉意渗透骨髓。

    “我知道了。”

    她忽而道。

    “如王不徽一般,欠下的债必须要还。”

    “不止于此。”陈禅道,“杀了该杀之人和杀无辜之人完全是两码事,不该觉得反正无辜之人饱经病痛折磨快要死了,就擅自出手不经他们的同意,了断他们性命。所有修行者,谁都没有这个权力。”

    “先生也没有吗?”

    “是的,我没有。”

    陈禅斩钉截铁的说道。

    章璇玑的神情骤然狰狞:“那先生告诉我,千辛万苦捱过末法时代,得来这一身道行,究竟为了什么?”

    “听过横渠四句吗?”

    “听过。”

    “自然是为民请命,不过,是向天道请命。”

    章璇玑急问:“百姓的生命在先生的心里就那么重吗?”

    陈禅悠悠道:“先贤为了令从不认识的人过上好日子,为了子孙后代过上好日子,前仆后继、不顾性命的赴汤蹈火,我只是在守护先贤们的心血。”

    “是了,而今的人间足够好,即便有这样那样的不足,给他们时间,相信他们会不断找到解决的办法。”

    “倒是我们修行之辈,成了碍眼的存在。”

    章璇玑深深注视着陈禅,见他杀意已决,不对,他首次见到自己时,就已经杀意已决。

    她吐出一口气:“先生早知我的底细?”

    “触摸到了金丹境,便像房间中关大象,我又如何视之不见呢?”

    “为何先生一次一次的放过我。”

    “彼时我没有十足把我杀你。”

    “先生现在有把握了?”

    “七成吧,剩下三成,还得过段时间。”

    他如实相告。

    章璇玑比之域外来客苏峮更加强悍,苏峮不是此方天地的修士,无形间会遭遇大道压制,一身战力无法发挥的淋漓尽致,而章璇玑由人族千口、万口轻灵气所生,人族又为万灵之首,章璇玑几乎是天生地养的妖魔。

    她转身往李心肠、王不徽相反的方向御风飞去:“若我一心想逃呢?”

    陈禅望着她的背影:“当然是下次再交手了。”

    “……”

    章璇玑极为可惜。

    一开始她就有打算逼出陈禅的真实底细,然而他实在深不可测,连女子剑修都不是对手,章璇玑好不容易生的信心,又散的一干二净。

    所以,借着老天师出现在泉城附近,携带的龙虎山气运令她气息不稳,逼出一口鲜血,趁机利用李心肠、王不徽布局。
 

 文学

    表面看她针对的是天师,其实等的一直都是陈禅。

    她不相信陈禅会对逼近金丹境的自己,不闻不问。

    “可惜啊,做不成朋友,只能做你死我活的敌人喽。”

    章璇玑的身影极快散于视野。

    适才施展天象大术的术士,死死捂着倒行的真气,目光沉寂,瞧着章璇玑不见踪影。

    “炼就天魔身的一代魔头章璇玑。”

    “嘿,灵气复苏,死而不死的老王八一个个的爬到岸边晒太阳了。”

    男子面白无须,鹰钩鼻,双唇轻薄,端起茶几的茶杯饮了口,起身拉上窗帘,倒头大睡,鼾声如雷。

    我有一梦,可梦春秋、夏冬。

    梦中,我是天神,是散仙,是凡人,是花草,是树木,是鸟兽,是万灵万物……

    正是那黄粱一梦,三生浮屠,须臾境界,不过烟尘。

    ————

    王不徽妖躯有如精美的瓷器,出现丝丝裂痕。

    他一退千米,恨恨瞪着真气成龙成虎的老天师:“该千刀万剐的老东西,我必上龙虎山屠你满门!!”

    老天师半点不以为意,反而笑道:“我替龙虎山恭迎你来。”

    龙虎山向来藏龙卧虎,谁知山间哪位游客,就是老而不死的前辈高人。

    王不徽心里火气炽盛,看着李心肠被天师的剑斩中右臂,差点把臂膀削下来,顷刻不顾一切奔向天师,且化出本来兽身,他打出了火气,哪管原本的目的是什么,今天必须和天师分个你死我活。

    但见一头高大似小山的凶狼,黑气缭绕,张开血盆大口,照着老天师一口吞下。

    铁剑名断江,前些年,老天师还不是天师时,真的一剑断过江。

    后来接受上代天师传下天师禁制,便将铁剑封存,再未用过。

    铁剑越发锈迹斑斑,老天师瞧着凶狼气焰滔滔,不退反进。

    这一剑,不再朴实无华,而是引动半空相斗的龙虎,作掎角之势,一同斩向凶狼。

    李心肠剧烈喘着气。

    当他感觉章璇玑的气息顿时不见,就暗道中计了。

    她利用两人心理,作了个计中计的局。

    “章璇玑舍下我们不管,也就罢了。谁能料到,和天师交手,竟走不得。”李心肠气的全身哆嗦。

    老天师并没有一直以龙虎山气运大战,用过了一些后,即刻将携带到此的龙虎山气运分散四周,形成牢笼。

    也就是说,别人进不来,他与王不徽走不掉。

    除非,杀了老天师,气运牢笼自然而然散尽。

    “嘿,这一代天师没有把命活到狗身上,修为道行着实了得。如果他下山不死又回龙虎山,估摸着龙虎山得出一位大能巨擘了。”

    天无绝人一路,自是还有一条生路。

    李心肠的余光瞥着张翠花的位置,等王不徽的兽身跟老天师打的难解难分,瞬息冲往张翠花睡觉的房间。

    没奔出千米,犹如撞到铜墙铁壁。

    直直撞到两眼冒金光,全身无一根骨头不痛。

    “这鬼玩意还能收拢的?”李心肠惊呼。

    老天师一边和凶狼交战,一边讥讽道:“未曾杀你,何必想着逃命?”

    “好大的口气,老子真不相信能死在你这老东西的剑下。”

    绑架张翠花不成,计策不通,李心肠转而奔杀老天师。

    转念一想。

    难道章璇玑早就知晓用张翠花威胁老天师的计划行不通?!

    无论章璇玑是如何想的,他跟王不徽只剩下拼命一条路可走了。

    断江铁剑慢慢掉下铁锈。

    王不徽的兽身似精钢锻压打造,如刀枪不入。

    刚才铁剑刺进它嘴中,居然剑身鸣颤,若不是老天师及时抽剑,只怕断剑一击遭受损伤。

    龙、虎跟王不徽打成一团,老天师身影闪烁不掉,找寻王不徽的弱点。

    终究是积年老妖,弱点就算暴露于剑下,一时半会也重伤不了它。

    李心肠魔气滚滚,迅速拉近和老天师距离,贴身肉搏。

    他以佛修魔,佛家注重体魄修行,加上一颗魔心,认真算起来,李心肠比王不徽难对付多了。

    只是,正因如此,魔心杂念太多,反倒不如王不徽纯粹,李心肠伤势比王不徽还要重。

    “老贼!出世以来,还没有人令我杀心这般重呢!”李心肠一拳锤向老天师的额头。

    恰逢铁剑刺向凶狼的腹部,老天师一掌拍到李心肠的肩头,自己额头生生受了他一拳。

    老天师脑袋后仰,巨大的冲击力,使双眼充血,迅速端正头颅,拔出刺进狼腹的铁剑。

    李心肠被他的掌力推后了百米之远,边化解冲进体内的真气,边狞笑的挥衣袖,魔气成百般兵器,插入地面,成魔阵,静等老天师杀来。

    魔阵源源不断化生魔兵。

    魔兵铠甲长矛,犹如先秦锐士。

    老天师面无表情。

    好似铁剑在手,便有气吞天下的战力。

    一剑横扫。

    剑气像风卷残云,管他多少魔兵,悉数葬身在剑气中。

    换一剑。

    老天师一脚踩踏砸过来的狼头上,不看一龙一虎渐渐占据上风,只看一脸金刚怒目相的李心肠。

    剑意仿佛龙卷过深山,草木皆伏,万灵齐喑。

    李心肠大惊,忙将手中印法加速完成。

    两头一米多高的庞大黑狮子出现在他左右。

    黑狮子穿过魔阵。

    舍身撞击剑气。

    老天师大吐一口血,胸膛凹下少许。

    李心肠也不好过,骨折声噼里啪啦作响,惊骇难平。

    黑狮子印居然拼不过老天师的一剑。

    魔阵虽然受到剑气波及,但尚未散去。

    李心肠干脆调起自己喷出的鲜血,灌注于魔阵当中。

    魔阵血光弥漫。

    其中缓缓上浮一位赤身裸体的女子。

    乍一看,春光旖旎,波浪滚滚的胸脯之上头颅却是骷髅头。

    女子持两杆长枪,片刻跃过魔阵,此向气机大乱的老天师。

    “起。”

    老天师嘴角鲜血淋漓,两指并拢,微不可闻的念道。

    地面此起彼伏,冲破地表,一头威武麒麟拦下魔女。

    麒麟和魔女短时间斗了个旗鼓相当。

    凶狼仰头怒吼,不知他付出多大的代价,将龙、虎撕成碎片,狼目猩红,半刻不停,裹挟骇人妖气,踩踏老天师。

    李心肠心领神会,再结黑狮子印。

    两头黑狮子高高跃起,扑咬向老天师。

    看样子已成必死之局,可老天师反而笑了起来。

    “好久没打过如此酣畅淋漓的大战了,且容我伸伸手脚。”

    丢下铁剑,在王不徽与李心肠眼中,这位龙虎山当代天师当真仰头舒展身体。

    霎时,雷光积聚,电光惊鸣。

    李心肠瞠目结舌,呢喃道:“龙虎山,五雷正法!”

    “比不过先生的大术掌握五雷,但……我龙虎山的五雷正法脱胎于掌握五雷,威力同样不可小觑,请二位妖魔,上路!”

    雷霆降世。

    雷霆为阴阳之气所生,雷为阳,霆为阴。

    炽盛到刺目的洁净白柱一道接一道砸落。

    淹没了王不徽,吞下了李心肠。

    乃至真气化形的麒麟与魔阵所生魔女,一同消失于雷霆之中。

    老天师独立天地,此刻,显得形影相吊。

    陈禅相隔遥远注视着龙虎山五雷正法,轻声问道:“不后悔?”

    老天师答:“不后悔。”

    “半数寿命拼去了两头妖魔,接下来你可成了黑夜中的灯火,有心人趁机发难,连我也顾不上。”

    老天师问:“先生,为何放章璇玑离开?”

    “只差一步跨进金丹境,我而今的修为真气很难留下她。”

    “还有半条命,下次遇见她,我来杀她。”

    老天师心知肚明,陈禅这次没能留下章璇玑,接下来就是他大战她了。

    因为,施展五雷正法之时,天象短暂和他相容,感受到泉城至少有两道气息,并不弱于章璇玑。

    陈禅忽然问道:“女子剑修引诸葛从周四人进泉城,其中有一人叫做刘黑,自封武夷山神,你们缘何不诛杀此獠?”

    “即便是自封的山神,长久以往,武夷山这座名山气数,也会转嫁到他身上。”

    “回前辈的话,刘黑掌握拍卖行,现在这时候,谁掌握拍卖行,谁就是无数修士的恩人。他自封武夷山神,据我所知,至少有六位佛道两家的大人物支持。”

    “刘黑死在了泉城。”陈禅道。

    “是,所以那两家拍卖行会让幕后之人交予其他人,此等大利,无人不心动。”

    “既然掌握有两家拍卖行,刘黑还被女子剑修指使……”

    陈禅自语。

    看来苏峮并没有对他实话实说,域外之人可能已在人间到了互相照应的地步,苏峮只是他们推向台面的一个人。

    深藏其中的大概是名声极大的洞天福地来人间的修士。

    “先生,适才引动五雷正法,我发现有两道不同寻常的气息。”

    陈禅点头:“我知道。”

    “啊,差点忘了,先生曾用掌握五雷,五雷正法能勾连一地气机,掌握五雷更甚于此。”

    “不只两道,加上章璇玑,应该是四道。”

    老天师叹气:“四道触摸金丹境的大高手?”

    陈禅反身回往齐红袖身边。

    五雷正法结束。

    王不徽、李心肠肉身、魂魄丁点不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