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往下边塞鸡蛋不许掉保温(伦欲老妇短篇小说)全章节阅读

2022-01-11 13:45:56情感专区
(大概12:30在看吧,这章还要改。) 挪威海海域,海上龙宫慢慢减速,终于完全停了下来。 然后,海上龙宫的中央月池慢慢注满了水,然后三艘潜艇,慢慢从水下浮出,浮现在了海上龙宫中

  (大概12:30在看吧,这章还要改。)

 

    挪威海海域,海上龙宫慢慢减速,终于完全停了下来。

 

    然后,海上龙宫的中央月池慢慢注满了水,然后三艘潜艇,慢慢从水下浮出,浮现在了海上龙宫中央的巨大月池之中。

 

    美国的巴尔的摩号,俄罗斯的K-336舰,以及国内的远征21号。

 

    三艘核潜艇,加起来的可能能够将整个世界犁一个遍。

 

    这三艘潜艇,可能也是此时此刻,世界上最知名的三艘潜艇,三艘潜艇的集体亮相,不知道让多少军迷为之欢呼。

 

    而三个国家的海军和乘风破浪合唱团共同演唱的那首《higherground》,更是已经成为永恒的经典。

 

    其实,除了受损比较严重的巴尔的摩号之外,远征21号并未受损,K-336舰是回到了母港,这两艘潜艇其实早就可以离开,但三艘舰艇还是一起跟着海上龙宫离开了北德文斯克,来到了大西洋。

 

    挪威海上凌冽的北风,吹动着海面的浮冰,不断发出沉闷的碰撞声。

 

    打开的海上龙宫月池之中,也有浮冰慢慢漂浮了进来,轻轻碰撞着潜艇的外壳。

 

    三艘潜艇的指挥台先后打开,然后几名军人钻出了潜艇。

 

    罗伊德舰长站在巴尔的摩号上,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对面的安德列夫舰长、方如刚等人。

 

    在海上龙宫的这次相聚,是一次前所未有的经历。

 

    三个国家的军人,彼此之间产生了一段友谊。

 

    却又因为各自的立场等,不得不将这份友谊搁在心底。

 

    “今日之后……”

 

    “海底见真章!”

 

    “期待再相见。”

 

    随后,安德列夫舰长和罗伊德舰长对望一眼,对对面的远征21号潜艇的方如刚等人道:“您先请吧。”

 

    方如刚等人敬礼,然后钻进了潜艇之中。

 

    在关闭舱门之前,方如刚的目光转向了月池一侧,乘风破浪合唱团的其他几名成员,正在敬礼送行。

 

    看到方如刚的目光望过来,宗良功微微一点头。

 

    保重,战友。

 

    舱门关闭了,远征21号潜艇驶出了海上龙宫的“港湾”,然后慢慢下潜,消失在了水面之下。

 

    海上龙宫上,观看这场别开生面的离别的东原大学的学生们,在拼命地鼓掌、呐喊。

 

    直到海面上的水花,都已经消失不见,这才安静下来。

 

    而礼让远征21号先走的罗伊德舰长和安德列夫舰长,眼神也有些复杂。

 

    一直以来,因为海军的后发,国内的海军传统势力范围只是在东亚西太平洋区域。

 

    “突破岛链”,都曾经是国内海军的梦想。

 

    随着海军的发展,两条岛链已经关不住乘风破浪的心,但是因为缺少海外的补给基地,即便是核动力潜艇,想要从太平洋一路来到大西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是现在有了海上龙宫。

 

    这个庞然大物,是一个全能的船坞和补给基地,它还能带着你用时速超过100节的速度到处乱跑!

 

    而这种时速,还是在破冰前行的时候飙出来的!

 

    简直是可怕。

 

    让罗伊德舰长心有余悸的不只是这一点,不说别的,就巴尔的摩号所遭受的这种重创,在美国没有两三年的时间别想修好了。

 

    但是在海上龙宫,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完全修复。

 

    不得不说,罗伊德舰长觉得,海上龙宫的这个维修速度和质量,以及维修的价格……

 

    简直是太良心了。

 

    美国海军的造船厂,这么多钱绝对搞不定!

 

    从这点就可以看出来,仅仅是造船工业方面,恐怕美国也已经没什么优势了。

 

    那些懒惰的工人,效率低下的官僚和抠抠搜搜的经费管理,什么时候才能重现当年下饺子一般的造舰速度呢?

 

    有了海上龙宫在大西洋当后盾,这艘远征21号潜艇,天知道能搞出来什么大事出来。

 

    这可谓是龙出浅滩,虎归山林了。

 

    说不定他们还会去北约的演习现场去凑凑热闹,当一个假想敌之类的。

 

    但说实话,现在他们都反而不会太担心这艘远征21号潜艇了。

 

    因为……更具有威胁的,在这里啊。

 

    海上龙宫才是真正的超大号威胁好不好。

 

    等到远征21号离开了大概十多分钟之后,安德列夫舰长和罗伊德舰长对望一眼,安德列夫舰长伸手一引:“您先请吧。”

 

    礼让远征21号,那是不得不让。

 

    一方面,海上龙宫是人家的主场。

 

    而且,远征21号之前怕是从没来过这片海域,是否有完备的海图也很难说,属于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大家咋说也是朋友一场,得给个面子,让没经验的先发优势。

 

    北大西洋对大毛和美国来说,都是传统主场,这里谁也不见得服谁。

 

    谁先走,倒是有点示弱的意思。

 

    罗伊德舰长倒是不太想示弱,但是想到还要去参加第二舰队的联合演习,便不再推辞。

 

    离开之前,他转头看向了岸边的谷小白和公输般,以及他的维修团队。

 

    对公输般这位技艺精湛的老工程师,安德列夫颇有敬意。

 

    对谷小白,他的感情却是复杂难言。

 

    他对谷小白和公输般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一句:“谷博士,公输先生,接下来我们要去参加北约的军演,还请海上龙宫尽量远离该海域吧。”

 

    看谷小白笑了笑,罗伊德舰长就知道,自己这句话恐怕是白说了。

 

    非但是白说了,他甚至还感觉到谷小白跃跃欲试的模样。

 

    罗伊德舰长叹了口气,再也不说什么,回到潜艇里,默默离开了海上龙宫。

 

    安德列夫舰长看看离开的巴尔的摩号,问了谷小白一句:“博士先生,您是打算去北约演习的海域吗?”

 

    谷小白挑了挑眉毛,没说话。

 

    安德列夫点了点头。

 

    明白了,我离远点!

 

    在旁边看热闹就好了!

 

    又过了十多分钟,安德列夫舰长向四周行礼道别。

 

    K-336潜艇也驶出了海上龙宫,慢慢消失不见。

 

    三艘潜艇被送走之后,谷小白抬头看向了北方的天空,然后又捂住耳朵,闭上眼睛,侧耳听了听,露出了笑容:“很好,有冷空气要来了……”

 

    他转身问旁边的王贯山:“美国的第二舰队到哪里了?”

 

    (今天还是晚了,大概12:30刷新一下吧。)

 

    挪威海海域,海上龙宫慢慢减速,终于完全停了下来。

 

    然后,海上龙宫的中央月池慢慢注满了水,然后三艘潜艇,慢慢从水下浮出,浮现在了海上龙宫中央的巨大月池之中。

 

    美国的巴尔的摩号,俄罗斯的K-336舰,以及国内的远征21号。

 

    三艘核潜艇,加起来的可能能够将整个世界犁一个遍。

 

    这三艘潜艇,可能也是此时此刻,世界上最知名的三艘潜艇,三艘潜艇的集体亮相,不知道让多少军迷为之欢呼。

 

    而三个国家的海军和乘风破浪合唱团共同演唱的那首《higherground》,更是已经成为永恒的经典。

 

    其实,除了受损比较严重的巴尔的摩号之外,远征21号并未受损,K-336舰是回到了母港,这两艘潜艇其实早就可以离开,但三艘舰艇还是一起跟着海上龙宫离开了北德文斯克,来到了大西洋。

 

    挪威海上凌冽的北风,吹动着海面的浮冰,不断发出沉闷的碰撞声。

 

    打开的海上龙宫月池之中,也有浮冰慢慢漂浮了进来,轻轻碰撞着潜艇的外壳。

 

    三艘潜艇的指挥台先后打开,然后几名军人钻出了潜艇。

 

    罗伊德舰长站在巴尔的摩号上,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对面的安德列夫舰长、方如刚等人。

 

    在海上龙宫的这次相聚,是一次前所未有的经历。

 

    三个国家的军人,彼此之间产生了一段友谊。

 

    却又因为各自的立场等,不得不将这份友谊搁在心底。

 

    “今日之后……”

 

    “海底见真章!”

 

    “期待再相见。”

 

    随后,安德列夫舰长和罗伊德舰长对望一眼,对对面的远征21号潜艇的方如刚等人道:“您先请吧。”

 

    方如刚等人敬礼,然后钻进了潜艇之中。

 

    在关闭舱门之前,方如刚的目光转向了月池一侧,乘风破浪合唱团的其他几名成员,正在敬礼送行。

 

    看到方如刚的目光望过来,宗良功微微一点头。

 

    保重,战友。

 

    舱门关闭了,远征21号潜艇驶出了海上龙宫的“港湾”,然后慢慢下潜,消失在了水面之下。

 

    海上龙宫上,观看这场别开生面的离别的东原大学的学生们,在拼命地鼓掌、呐喊。

 

 文学

    直到海面上的水花,都已经消失不见,这才安静下来。

 

    而礼让远征21号先走的罗伊德舰长和安德列夫舰长,眼神也有些复杂。

 

    一直以来,因为海军的后发,国内的海军传统势力范围只是在东亚西太平洋区域。

 

    “突破岛链”,都曾经是国内海军的梦想。

 

    随着海军的发展,两条岛链已经关不住乘风破浪的心,但是因为缺少海外的补给基地,即便是核动力潜艇,想要从太平洋一路来到大西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是现在有了海上龙宫。

 

    这个庞然大物,是一个全能的船坞和补给基地,它还能带着你用时速超过100节的速度到处乱跑!

 

    而这种时速,还是在破冰前行的时候飙出来的!

 

    简直是可怕。

 

    让罗伊德舰长心有余悸的不只是这一点,不说别的,就巴尔的摩号所遭受的这种重创,在美国没有两三年的时间别想修好了。

 

    但是在海上龙宫,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完全修复。

 

    不得不说,罗伊德舰长觉得,海上龙宫的这个维修速度和质量,以及维修的价格……

 

    简直是太良心了。

 

    美国海军的造船厂,这么多钱绝对搞不定!

 

    从这点就可以看出来,仅仅是造船工业方面,恐怕美国也已经没什么优势了。

 

    那些懒惰的工人,效率低下的官僚和抠抠搜搜的经费管理,什么时候才能重现当年下饺子一般的造舰速度呢?

 

    有了海上龙宫在大西洋当后盾,这艘远征21号潜艇,天知道能搞出来什么大事出来。

 

    这可谓是龙出浅滩,虎归山林了。

 

    说不定他们还会去北约的演习现场去凑凑热闹,当一个假想敌之类的。

 

    但说实话,现在他们都反而不会太担心这艘远征21号潜艇了。

 

    因为……更具有威胁的,在这里啊。

 

    海上龙宫才是真正的超大号威胁好不好。

 

    等到远征21号离开了大概十多分钟之后,安德列夫舰长和罗伊德舰长对望一眼,安德列夫舰长伸手一引:“您先请吧。”

 

    礼让远征21号,那是不得不让。

 

    一方面,海上龙宫是人家的主场。

 

    而且,远征21号之前怕是从没来过这片海域,是否有完备的海图也很难说,属于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大家咋说也是朋友一场,得给个面子,让没经验的先发优势。

 

    北大西洋对大毛和美国来说,都是传统主场,这里谁也不见得服谁。

 

    谁先走,倒是有点示弱的意思。

 

    罗伊德舰长倒是不太想示弱,但是想到还要去参加第二舰队的联合演习,便不再推辞。

 

    离开之前,他转头看向了岸边的谷小白和公输般,以及他的维修团队。

 

    对公输般这位技艺精湛的老工程师,安德列夫颇有敬意。

 

    对谷小白,他的感情却是复杂难言。

 

    他对谷小白和公输般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一句:“谷博士,公输先生,接下来我们要去参加北约的军演,还请海上龙宫尽量远离该海域吧。”

 

    看谷小白笑了笑,罗伊德舰长就知道,自己这句话恐怕是白说了。

 

    非但是白说了,他甚至还感觉到谷小白跃跃欲试的模样。

 

    罗伊德舰长叹了口气,再也不说什么,回到潜艇里,默默离开了海上龙宫。

 

    安德列夫舰长看看离开的巴尔的摩号,问了谷小白一句:“博士先生,您是打算去北约演习的海域吗?”

 

    谷小白挑了挑眉毛,没说话。

 

    安德列夫点了点头。

 

    明白了,我离远点!

 

    在旁边看热闹就好了!

 

    又过了十多分钟,安德列夫舰长向四周行礼道别。

 

    K-336潜艇也驶出了海上龙宫,慢慢消失不见。

 

    三艘潜艇被送走之后,谷小白抬头看向了北方的天空,然后又捂住耳朵,闭上眼睛,侧耳听了听,露出了笑容:“很好,有冷空气要来了……”

 

    他转身问旁边的王贯山:“美国的第二舰队到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