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最好看(为了不下岗我献身厂长)全章节阅读

2022-01-11 13:41:58情感专区
“戒备!” “全员戒备!” “……” 可怕。 早不来晚不来,偏在即将下官道的时候来,当场李君羡汗就下来了,赶紧安排布

“戒备!”

 

    “全员戒备!”

 

    “……”

 

    可怕。

 

    早不来晚不来,偏在即将下官道的时候来,当场李君羡汗就下来了,赶紧安排布防,又让李二和长乐退后。

 

    李二也吓一跳。

 

    什么玩意儿,那么大嗓门?

 

    那是雷公巨兽吗?

 

    而且长得也太奇怪了,连坐下的马儿都有点被吓到了,打着响鼻躁动不安。

 

    不过要说退,那也不至于。

 

    因为那玩意速度并不快,虽然声势惊人,可要说有多大危险,好像也不至于。

 

    况且,那是村子方向开过来的啊,后面还跟着好多人呢,不用想他也知道,必然是又出新玩意了。

 

    只是这玩意跟之前那些都不一样,这高大威猛,手表也好,路灯也好,皆难以望其项背。

 

    等稍微近点一看,果不其然,里面有人呢,好像就是陈远那厮。

 

    李君羡这会也悄悄松了口气。

 

    大爷的,吓死了!

 

    还以为是什么呢,搞半天还是陈远。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样真的合适么?

 

    这骊山之地,多楼阁庙宇,更多汉家陵阙,帝王陵寝,你这样吵吵,就不怕历代帝王掀了棺材板来找你麻烦?

 

    当然,这话也只能在心里说说。

 

    眼下,别说不能乱说话,便是戒备,也是不能完全放下的。

 

    李二却是兴致勃勃,看着那玩意越来越近,声音也越来越大,不由笑着问长乐道:“丫头,你见过这玩意没?”

 

    “没。”长乐摇头,心说我的确没见过这个,但是我见过飞机。

 

    超级大超级大的飞机。

 

    这时陈远也看见李二一行了,索性便往这边开,招手高声打招呼:“……”

 

    嗯,完全听不见在说些什么。

 

    声音都被那巨大的轰鸣声给掩盖了,只能看到招手,在说话。

 

    李君羡这会又不由自主紧张起来。

 

    因为越近,那轰鸣声越大,震耳欲聋。

 

    然后那玩意体型,力量感,带来的视觉冲击力,压迫感,也越来越强。

 

    大有一物抵千军万马之势。

 

    以至于他就忍不住在想,这玩意莫不是战争巨兽吧?

 

    这东西要开到战场上,额滴个天,光嗓门就能把敌军吓得人仰马翻啊!

 

    李二却直接挥动马鞭,策骑而出,吓得一帮人亡魂大冒,却不得不跟上。

 

    不多久,两军便相遇了,陈远也很稳,看到一帮人骑马迎面而来,早早的就停了,然后熄了火。

 

    李二却没停,而是骑着马好奇的围着转起了圈圈。

 

    待停下,陈远便笑着问:“如何秦兄,小弟这马,比秦兄座下良驹不差吧?”

 

    李二还在观察,闻言连连点头:“好马,方头大耳,身坚如铁,其声如雷,人兽莫敢近也,就是跑得慢了些。”

 

    说完突然话锋一转:“贤弟此驹可卖,不妨开个价格!”

 

    这话一说,当场长乐便掩嘴笑起来。

 

    陈远哈哈大笑:“那不行,不是我不肯卖,而是这玩意,秦兄你养不活。”

 

    谷“这又是为何?”李二兴致勃勃。

 

    其实他心里隐约明白,这不是他玩得转的,因为这大家伙看上去太庞大了,其难以理解程度于他而言,并不会比手表和太阳能路灯低到哪去。

 

    可他就是喜欢。

 

    这些也不妨碍他喜欢。

 

    尤其当陈远以良驹做比时,他就更想拥有,想开到长安城大街上,想开到战场上。

 

    那一定很叼。

 

    那感觉也一定很爽。

 

    陈远笑着解释道:“因为这玩意它不吃草啊,它喝油的。”

 

    “油?”本来没太大想法的,一下子李二心里希望的火苗又燃了起来。

 

    陈远莞尔:“别误会啊,不是菜油,也不是猪油,是柴油。

 

    柴油不是柴炼的油啊,要弄出柴油,以咱们大唐眼下的水平,怕是还要努力努力。

 

    不过回头要是油料攒够了,倒是可以让秦兄你开去玩玩,看见后面的犁没,这玩意,耕地老快了,一辆顶一百头牛!”

 

 文学

    “所以,这东西是拿来耕地的?”李二顿时又给整迷糊了。

 

    虽然他也看见了,后面很多,好像就是犁,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么高大威猛的东西,是用来耕地的啊!

 

    这也太大材小用了!

 

    陈远嘿了一声,“对啊,这东西就是用来耕地的,在我的家乡,叫旋耕机。”

 

    语落,大喊一声:“好了,都闪开,看我表演,我可是新手,不是老司机,真要靠近了出事了,我可不担责。”

 

    说完,再次点火,轰隆隆隆,那可怕的咆哮声,俨然又比之前强了好多。

 

    如此庞然巨物,后面那么多雪亮锋利的犁头,胆大如李二,也是不敢轻攫其锋的,见状赶紧退。

 

    而后视线中,那旋耕机拐了个弯,接着悬空的犁头下放,跑动起来。

 

    很神奇。

 

    尽管还是觉得这么威猛的玩意拿来耕地有点屈才了,战场才是它真正的归宿,可也不得不承认,这效率远非耕牛可与之相提并论。

 

    关键犁出来还漂亮。

 

    就那一排犁,旋耕机一跑,带动之下,好似地龙翻身一般,泥土争先恐后,纷纷被翻起来,一眼望去,整整齐齐,看着都享受。

 

    等犁头抬起,放刀架,再跑一遍,得,连耙地都省了,所有大块的泥土都被打得稀碎。

 

    这时才发现,这玩意用来耕地,貌似也很不错,因为犁得又快又好,这要能用起来,得多耕多少地,多种多少粮食啊?

 

    而且,谁也没说耕地的就不能上战场啊!

 

    闲时种地,需要的时候上战场,历来不就是如此么?

 

    各府府兵就是这样的。

 

    也因此,那一颗渴望拥有的心,越发火热滚烫。

 

    于是就看了好半天。

 

    陈远刚熄火停下来,便迫不及待问道:“贤弟,这旋耕机,也是算学?”

 

    陈远怔了怔,很快笑了:“对啊,本质上是算学,表现出来,应该算是物理吧!”

 

    “物理?”

 

    新鲜。

 

    没听过。

 

    听着好像懂,又不是特别懂。

 

    陈远从旋耕机上下来,接过永嘉递的水喝了一口:“物理,字面上的意思,物之理,万事万物蕴含的道理。

 

    物理的尽头是算学,只不过相比算学,物理可以更直观的解释这个世界。

 

    比如为什么会有风啊,比如为什么会下雨啊,等等,很多东西,哪怕不懂算学,也可以用物理学来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