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s严厉调教女m小说(学校羞耻体检H)最新章节列表

2022-01-11 13:27:37情感专区
陈冲看着好姐姐脸上的笑容和期待的目光,夹着拌上酱料的生蚝肉喂到她的嘴边,反问道,“姐姐希望我离开吗?” 李培玲张嘴吞了下去。 没有作答。 脸上还是挂

 陈冲看着好姐姐脸上的笑容和期待的目光,夹着拌上酱料的生蚝肉喂到她的嘴边,反问道,“姐姐希望我离开吗?”

 

    李培玲张嘴吞了下去。

 

    没有作答。

 

    脸上还是挂着捉摸不透的笑容。

 

    她心里的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因为和这个大男孩相处很舒服。

 

    工作上是大领导形象,生活里是暖心的弟弟形象。

 

    还有一副俊俏的面孔和强健的体魄,这样的男人,谁能不爱呢?

 

    但是李培玲更清楚现实不会如她所愿。

 

    事业和感情,得其一,她已经很满足了。

 

    一瓶红酒,两人边吃边喝,喝光了。

 

    李培玲今晚比以往喝的要多,脸上泛着红晕,一直延伸到领口处,领口还留有一丝雪白,比小姑娘羞红的脸蛋要迷人多了,更有韵味。

 

    陈冲擦了擦手,起身从身后抱起了李培玲,脸颊靠在李培玲通红的脖子上,亲昵道,“姐姐,你身上好热!”

 

    李培玲抬手,搂着陈冲的脖子,“喝了酒能不热吗?我先去洗个澡,再来洗碗。”

 

    “明天再洗碗吧!”陈冲道。

 

    李培玲笑了笑,“你急了!”

 

    “我想伺候姐姐沐浴更衣!”陈冲对醉意昏沉的李培玲说。

 

    没等李培玲回答,就一个公主抱将李培玲抱起,去了卫生间。

 

    喷洒如同细雨一般,打湿了两人的身体。

 

    ……

 

    早上醒来,陈冲发现李培玲用一双好奇的眼神盯着他。

 

    “醒了?”陈冲翻过身,抱着李培玲的身体。

 

    李培玲点了点头。

 

    “早上想吃什么?”

 

    “昨晚上的碗还没洗!”

 

    “那我们出去吃吧!”陈冲道。

 

    李培玲嫌弃看了陈冲一眼,掀开被子,穿衣服,“我去给你煮鸡蛋。”

 

    “谢谢姐姐。”陈冲靠在床上抽了一根烟。

 

    抽完,起床洗漱,吃完早饭,陈冲告别李培玲道,“这个月我应该很少去公司了,公司那边你和罗闯盯一下,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就不用通知我了,你们商量决定。”

 

    距离高考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李培玲知道陈冲在学习上面临的压力,鼓励道,“加油,等你凯旋。”

 

    陈冲双手搭在李培玲的肩膀上,李培玲稍稍踮脚迎上去,亲吻陈冲的嘴唇,结尾时轻轻咬了一下,“姐姐相信你。”

 

    “嗯!”陈冲点了点头,离开了单身公寓。

 

    接下来整个五月份,陈冲投入到了和贤内助一起决战高考的鸡血状态中。

 

    两人基本上做到了步伐一致。

 

    对陈冲来说,前世没有体验过的大学校园和青春年华正在向他招手。

 

    对郑艺来说,她幻想的人生即将走出最重要的一步。

 

    两人都在为值努力。

 

    五月份虽然经历了一次生离死别的悲痛情绪,但是依旧没有阻挡高三学子们追逐梦想的脚步。(有些事情不让写,所以一笔带过。)

 

    除了四川部分地区的考生推迟考试之外,国内其他省份的高考计划不变。

 

    清河县去年的文理科状元都出在清华中学,学校领导对今年高考也抱有期望。

 

    其他两所中学,三号就停课了,让高三学生休息调整迎接高考了。

 

    清华中学直到五号上午还在正常上课。

 

    不过各科老师课堂上也没再讲知识点了,而是向学生们传递一些应付考试的经验,说一些鼓励的话。

 

    最后一堂课,班主任李文走到教室,深情的回顾了他当班主任这三年的光阴。

 

    差点把自己都讲哭了,最后鼓励道:“同学们,加油,跨过这道坎,前途一片光明,我李文在终点等着你们。”

 

    高考气氛一下子就燃起来了。

 

    郑艺咬着牙,握着拳头注视着李文。

 

    陈冲伸出手掌握在了她的拳头上,郑艺这才从刚刚激动亢奋的情绪中走出来,回头看着陈冲,陈冲微笑道,“媳妇儿,加油,你是最棒的。”

 

    郑艺也露出了微笑,还是有些娇羞的小声喊道,“老公,加油,我们都很棒!”

 

    就差当着同学们的面亲一下了。

 

    上午上完课,学生全部抱着三年积累下来的书本离校。

 

    很多收废品的商贩骑着三轮车到了学校,在学校各处摆上了摊位,收废纸,五毛钱一斤。

 

    陈冲今天是哥几个中最积极的一个,手上抱着一堆,背上背着一书包走到商贩面前,“叔,称一下吧!”

 

    商贩过了称,向陈冲展示道,“同学,三十三斤七两,我给你算三十四斤,十七块钱。

 

    我们都是做良心生意的,不会来坑你们学生的钱。

 

    你要想卖,我就收了。”

 

    陈冲不在乎这几块钱,只是觉得几十斤书是个累赘,卖了一身轻松。

 

    “叔,卖你了。”陈冲笑道。

 

 文学

    商贩脸上也挂着笑容,数了钱,还不忘给陈冲递上一支烟。

 

    “我也卖了!”赵洪波站出来说,随即看向其他几人,“你们留着干啥?回去当枕头吗?

 

    秦少留着,要是成绩不满意可能要复读,你们还想复读吗?”

 

    “打死老子不读了。”朱伟把书丢在了地上,“叔,也把我的称了吧。”

 

    笑嘻嘻道:“叔,烟能分一支不?”

 

    商贩笑着一人递了一支。

 

    陶应材今天突然有些矫情了,“这几年虽然没有认真读书,但是卖书的时候,心里还有点不舍。”

 

    “你不舍个几把!”,赵洪波直接给了陶应材屁股一脚,“材狗,别跟老子装怪,你家里家大业大,读不读书都一样,我们几个还得自己去创造。”

 

    陈冲打断道:“诶!哥几个,他妈的还没考呢!说这些话是不是早了一点?”

 

    几人回过神笑了起来。

 

    “太激动了。”

 

    “哈哈哈!先考试,成绩出来了再说。”

 

    “……”

 

    卖完书,哥几个拿着钱出门就去门市部换了一包烟抽。

 

    读了三年的书,最后就值一包烟钱。

 

    在赵洪波这些对读书一点兴趣都没有的学生身上,就是这么现实。

 

    陈冲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哥几个,明天上午照样约一场,流流汗,七号轻轻松松上考场。”陈冲提议道。

 

    “干!”

 

    “搞就完事儿了!”

 

    “那个龟儿子不来!”

 

    几人同时看向秦峰,也没强迫,毕竟秦少的目标不一样。

 

    秦峰微笑道:“算我一个!”

 

    “这才是好兄弟!”,赵洪波挽着秦峰肩膀道,“一辈子好兄弟。”

 

    陈冲微笑道:“感情的话留着考完了,我们饭桌上讲,这几天只谈考试,不谈感情。”

 

    “只谈考试,不谈感情!”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