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被黑人灌了精子*我让妺妺的脚帮我弄出来

2022-01-11 11:56:59情感专区
预告片是精彩片段欣赏,但通常会通过刻意的剪辑打乱剧情,不然就成主动剧透了。 《寄生虫》预告片给人的感觉这是一部惊悚犯罪片,说的好像是一家穷人为了霸占对方的家而干掉

 预告片是精彩片段欣赏,但通常会通过刻意的剪辑打乱剧情,不然就成主动剧透了。

 

    《寄生虫》预告片给人的感觉这是一部惊悚犯罪片,说的好像是一家穷人为了霸占对方的家而干掉了富人一家,而且集中不少疑似H的镜头,既暴力又涩情。

 

    但也得适可而止,过渡误导有时会反噬,所以预告片又在旁白上作出不同暗示的介绍,诸如“没有人是非黑即白”、“善良与愚蠢一步之遥”等等,于是这部电影到底什么内容就显得更加云山雾罩。

 

    江川为影片设计了不少风格的海报,发布后虽然也看得观众一头雾水,但广受好评。

 

    日韩欧美等地使用的海报比较统一,整体绿色调,以富人家别墅的一角为背景,主体人物是站在画面三分之一分割线上的宋康昊,背后是躺在太阳椅上的富人家夫妇以及拿着风景石摆设的穷人家儿子。

 

    在宋康昊前面不远处的草地上,躺着一个人,只露出两条白生生的腿,悬念进一步拉满。

 

    这张海报非常具有现代主义美感,尤其特别的是,每个人的眼睛都被一个长方形条盖住,看上去像许多国家采用的打马赛克方式。

 

    而且穷人眼前是黑色长条,富人眼前的是白色长条,暗示贫富不同的阶层,看待世界的色彩和视角是不同的。

 

    江川还特地为中日韩做了一张水墨风格的海报,比较意象,主体是一块穷儿子爱不释手的风景石,也出现在通用海报上。

 

    影片一开头,穷人家儿子的朋友将家教工作让给他,同时还送了一块风景石盆景。

 

    穷人一家莫名地认为这块石头能改变风水运气,于是儿子十分喜欢,非常珍视。

 

    在影片的设定里,可以认为这块石头代表了不切实际的愿望,自以为是缩微的名山大川,实际上只是一块石头。

 

    海报主体就是这块风景石盆景,看上去很真实,画得就像一座真正的山,而这个盆景石被放在水边,水里有几乎一模一样的倒影。

 

    穷人一家站在山顶,富人一家则坐在岸边,一高一低的地位似乎与现实不符。

 

    但这是一座虚假的山,穷人一家站在虚幻的期待之上,而倒映在水中的影像正相反,意味着真实的世界,全家人反而被压在了山下,处于画面的最底层,如同倒栽葱栽进了地狱。

 

    影片的结尾有意味深长的呼应,穷人家的儿子把那块风景石扔到了汉江边,发现所谓的风景奇石,与江滩上的其他石头没有多大不同。

 

    另外在水墨画面的前景,有一枝果树,结满了艳丽的水蜜桃。

 

    桃子在影片中也是很关键的道具,原管家桃子毛过敏,穷人家就是利用这一点设计将她赶走。

 

    这是剧情的转折点,穷人一家的小聪明性质变得恶劣,于是围绕着别墅的三家人命运就此走上歧途。

 

    寓意深刻的是,水中倒影中的桃枝是枯枝,连一片叶子都没有。

 

    江川几个版本的海报设计虽然精美且内涵丰富,不过目前观众显然还看不懂,但也没关系,好的作品就是要经得起推敲品味,等公映之后就能体会到匠心独运。

 

    13号戛纳电影节已经开幕,《寄生虫》的主创人员都将参加闭幕颁奖礼,江川计划21号到达,可以出席韩国影片《蝙蝠》的首映礼。

 

    这部电影也是宋康昊主演,得去支持一下。

 

    导演朴赞郁曾经与李英爱合作过《亲切的金子》,两人也是好朋友,她也得去捧捧场。

 

    韩国是各种宗教培育基地,牛鬼蛇神很多,《蝙蝠》和《亲切的金子》却都有很重的反宗教气息,朴赞郁勇气可嘉。

 

 文学

    同样是戛纳提名影片的导演,江川去捧场另一个导演似乎有点不合道理,但他无所谓,看在李英爱和宋康昊的面子上去影院里坐两小时就是了。

 

    何况这部电影是真的暴力涩情,里面有大量宋康昊的床戏,甚至有露鸟镜头,前世就听说了但没看,这次不能错过。

 

    戛纳是座地中海边上的小城,大陆翻译成戛纳,香港叫康城,曰本和台湾叫坎城,所以有些影评文章里的康城电影节或者坎城电影节,其实都是戛纳电影节。

 

    戛纳在海边,水路交通最方便,是有钱人的蔚蓝海岸,世界最大的游轮停泊地,富豪云集极度奢靡。

 

    但这地方没有机场,距离最近的机场在法国南部城市尼斯,距离还有几十公里,亚洲没有航班可以直达,通常需要到罗马或者阿姆斯特丹、巴黎中转,到了尼斯再汽车或者乘船进入戛纳。

 

    美空原本打算和江川去戛纳,然而《BadRomance》发布之后,奥野茉树各种通告、演出邀约蜂拥而至,各种广告、商务合约也需要处理,而东京少女军团、TGX36以及赤羽澄江的新歌上市在即,却又走不开。

 

    她有些懊恼:“我一直梦想着去欧洲旅行,结果大学毕业后都在忙工作,就去了一趟威尼斯,前年已经错过了柏林电影节,这次戛纳也去不了。”

 

    江川应对姐姐从来驾轻就熟:“姐姐这几年的确辛苦了,或者这样吧,我在戛纳买一栋别墅和一艘游艇送给姐姐,以后随时可以去度假。”

 

    然而美空不感兴趣:“我疯了吗,从一个海滨城市飞十几小时跑到另一个海滨城市去度假,那里的海水难道是甜的?”

 

    既然连别墅和游艇都不要,跑到另一个海边去的念头同样变得荒谬,于是很快打消了随行的念头。

 

    真衣也想去,按照与江川最初的约定,她在所有作品中都挂出品人,《寄生虫》当然也不例外。

 

    不过这次米国不给力,大学五六月份是毕业季,秀造终于混够了学分从斯坦福大学光荣毕业。

 

    爸爸妈妈很高兴,五月中旬都去加州参加毕业典礼去了,要月底才回来,现在她在东京独当一面。

 

    如此一来她也不能走开了,何况大阪的百货梅田总站经过一年多重建,最近也打算重新开业了。

 

    不过她作了个强势的安排:“您已经二十五岁了,出行得注意身份形象,别再去挤航班,何况是飞十几小时跨洲旅行。”

 

    于是她从阪神阪急调了一架湾流G650公务机给江川使用,不得拒绝。

 

    既然如此江川也认命了,计划着先飞首尔再飞东方大国首都,带上同行的剧组人员,一起飞往戛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