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教练在车里疯狂的吃我奶,小腹被精华灌满鼓起

2022-01-11 11:51:52情感专区
白鹿点点头:“还有的,不过高总说这些事情,小朋友不该知道,所以他没有告诉我。我只知道是跟我养母吴丽萍,养姐沈馨洛,还有金源赌场有关的事情。” 白鹿又皱了皱

    白鹿点点头:“还有的,不过高总说这些事情,小朋友不该知道,所以他没有告诉我。我只知道是跟我养母吴丽萍,养姐沈馨洛,还有金源赌场有关的事情。”

 

    白鹿又皱了皱小眉头:“我都成年啦,高总不跟我说,我也知道。是逼迫良家妇女做皮肉生意。”

 

    狱警拍了拍自己的口袋:“在U盘里吗?”

 

    白鹿重重点头:“嗯呐!高总说啦,U盘里有警察叔叔想要的全部内容哦!”

 

    狱警:“高总是谁?”

 

    “高凡勤呀。”白鹿一拍小胸脯:“是我的经纪人!”

 

    玻璃里的余付清,将她和狱警的对话,听的一字不落。

 

    余付清从一开始的疯狂,挣扎,激动,癫狂,破口大骂,被狱警们强行控制住。

 

    到现在的面如死灰,浑身无力瘫软的跌坐在椅子里,已经不再需要狱警的控制了。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对余付清而言,是从活人的世界,硬生生被恶鬼拽着脚腕,拖到了炼狱之中。

 

    没有人知道,他有一笔数额极其巨大的钱,放在了境外的地下.钱庄。

 

    多年的利滚利,数额已经超过上亿。

 

    将鹿山进行多次抵押的贷款,他也分出了三分之一,汇入了地下.钱庄的户头。

 

    现在总额,高达数十亿,美金!

 

    这些放在境外的地下.钱庄的钱,就连余兴盛都不知道。

 

    他有绝对的自信,任由检方随便调查他的账户,也绝对不会发现这一笔天文数字的赃款。

 

    不管法院判他多少年,都无所谓,他不在乎。

 

    因为他可以因病取保,外出就医。

 

    只要他离开监狱,到了医院,他就有办法金蝉脱壳!

 

    在被警察逮捕之前,他就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就连出逃的路线,他都已经打点妥当。

 

    从津港的港口,藏身在集装箱里,跟随远洋货轮,先离境。

 

    海上的蛇头,会将他从远洋货轮接走,直接送到公海。

 

    再从公海换成豪华邮轮,一路抵达开曼群岛。

 

    开曼群岛,全球各国的富人们的避税天堂。

 

    不但是避税天堂,和国家也没有签订引渡条约。

 

    简单来说,只要他到达开曼群岛,那就是海阔任鱼跃,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束缚住他!

 

    法律也别想制裁他!

 

    拿着在地下.钱庄的钱,他在开曼群岛,一样可以过着夜夜笙歌的富豪生活。

 

    可这一切的美梦,都被打碎了!

 

    余付清知道,自己这一次是彻底完了。

 

    坐在椅子上的余付清,不受控制的开始颤抖。

 

    牢底坐穿,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一旦警方顺着他在地下.钱庄的账号追查,那么整个地下.钱庄的账户,都会被顺藤摸瓜的揪出来。

 

    不仅是他存在里边的钱会被国家追回,可怕的是一个完整的金融犯罪的团伙和链条,都会被警方一网打尽!

 

    那里边可存了不知道多少个富人富豪有钱人的脏钱!

 

    这些钱被警方追回……

 

    存钱在地下.钱庄的富豪们,地下.钱庄的经营者们……

 

    能运营跨国地下.钱庄的经营者……

 

    余付清恐惧的瞪大了眼睛,然后,他失禁了。

 

    被狱警们待了下去。

 

    临走之前,狱警叔叔再三跟她保证,为了举报人的安全,他们警方一定会严格保密举报人的身份,让她和那位高总都不必担心。

 

    白鹿甜甜一笑:“嗯呐!我永远都相信警察叔叔!”

 

    至于狱警叔叔说,之后调查需要配合的话,还得找她,提前说一声打扰她了。

 

    她也一股脑的都推给了高凡勤:“小鹿不知道呀,小鹿只是帮高总把证据送来的呀。高总说啦,警察叔叔有什么需要配合调查的,直接找他就好了呢。”

 

    警方也没多想。

 

    她一个才刚成年的女艺人,哪里知道这些东西。

 

    就是个跑腿儿的,问她也没用。

 

    还不如直接去向搜集证据的那位高总询问调查。

 

    在看守所门口等待的赖简,瞧着她蹦蹦跳跳走出来的欢快模样,就知道到她一定给余付清气的七窍生烟。

 

    这位只参加了一期旅游综艺的霍先生,怕是出力不少。

 

    他什么话都不用说,什么也不用做。

 

    往那一站,就足够给余付清气傻了。

 

    赖简好笑的摇摇头,并没有迎上去找她,而是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她和小鹿,已经没关系了。

 

    作为曾经的经纪人,她最后要说的话,刚才都已经全部说完了。

 

 文学

    反而是白鹿,在赖简的车旁停下了脚步,还弯腰敲了敲她的车窗。

 

    赖简:“小鹿,还有事啊?”

 

    白鹿笑眯眯的摆摆手:“简姐,再见呀。”

 

    赖简看着她,半响才过分郑重的点头:“小鹿,再见。”

 

    白鹿拧了拧小眉头:“简姐,你语气太沉重啦。我们以后还会经常见面的呀。”

 

    赖简笑了:“作为竞争对手。”

 

    白鹿眨了眨眼睛:“那简姐可不许挖陆鹿高的墙角呀。不然,高总会生气哒。”

 

    是提醒,也是一种警告。

 

    赖简自然明白,她爽快的直接挑明了:“高总看上的艺人,我不会抢。高总瞧不上眼的艺人,我带走。这总没问题吧?”

 

    白鹿装的天真烂漫:“那这个简姐你就要去问高总了呀。我就是个小艺人嘛。”

 

    赖简:“…………”

 

    信她个鬼!

 

    这只鹿,坏得很。

 

    蔫坏!

 

    一不留神,就被她扮猪吃老虎了。

 

    坐上劳斯莱斯,系上安全带,白鹿规规矩矩的把两只手放在膝盖上:“霍老师,问吧,我坦白从宽。”

 

    霍衍放好笑的睨了她一眼,倒是非常配合的故做沉思了几秒钟,才问:“先说说你是什么时候被陆奕庭包养的吧。”

 

    白鹿认真的想了想:“有几个月时间了。”

 

    霍衍放敛了敛唇边的笑意,故意严肃的问:“那嘉尔他们呢?”

 

    白鹿咯咯咯的笑成一团:“也有几个月的时间啦。”

 

    霍衍放慢条斯理的‘哦’了一声儿,又问:“那我呢?”

 

    白鹿肩膀一抖:“阿随,你生气啦?”

 

    霍衍放两只手扶着方向盘,目视前方,但眼尾却将她小脸上的小表情,看的清清楚楚。

 

    见他不说话,白鹿怂了,急急道:“阿随,你知道的呀,我不是故意诋毁你的名誉,我那是为了气死余付清呀!”

 

    霍衍放:“乖孩子不撒谎骗人。所以——”

 

    白鹿一口咬定:“余付清不是人!所以没关系!我还是乖孩子!”

 

    霍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