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阿,太深了,老师受不了(美女痴汉被强)全章节阅读

2022-01-11 11:49:01情感专区
远处的傻柱。 微微眯缝了一下他的眼睛,嘴角闪过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旁人没有看出棒梗的心思。 傻柱却已经将棒梗给看光了。 这小子。 真不愧是秦淮茹的

远处的傻柱。

 

    微微眯缝了一下他的眼睛,嘴角闪过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旁人没有看出棒梗的心思。

 

    傻柱却已经将棒梗给看光了。

 

    这小子。

 

    真不愧是秦淮茹的儿子。

 

    某些方面还真是有这个秦淮茹的遗传。

 

    就这个心眼。

 

    真多。

 

    棒梗不会耍心眼,这是四合院一干众人公认的事实。

 

    但这也是棒梗耍心眼的证据。

 

    要是没有心机,棒梗能给四合院这些人营造这种错觉?

 

    想必四合院这些人都不会认为棒梗是在耍心机。

 

    灯下黑玩的真高。

 

    傻柱一听就来劲了,觉都不想睡了,他就想看看棒梗接下来会怎么唱这台大戏。

 

    看棒梗那个态度,分明是要将这件事给往大闹的节奏。

 

    依着贾家人的秉性。

 

    闹大了肯定有巨大的利益存在。

 

    什么利益?

 

    傻柱思索了片刻,猜晓了棒梗此举行为的真正用意。

 

    狗日的。

 

    这是要把生米煮成熟饭的节奏。

 

    这么一闹,人们都知道棒梗喜欢小寡妇,脑洞大开之下胡思乱想瞎琢磨,棒梗喜欢小寡妇这件事就会变得极其狗血,闹不好会变成两个人苟且的传言,到时候小寡妇就是跳进黄河她都洗不掉身上的棒梗媳妇的标签,也断绝了人们解释对象给小寡妇的念头。

 

    傻柱将目光扫向了棒梗。

 

    死瘸子。

 

    竟然有这般心思。

 

    这一点,跟傻柱还真有几分相似。

 

    刘海中在傻柱刚才思索的工夫,背着手的走到了中间,扮演起了这个劝说者的角色。

 

    “都停手了,打什么打?要是还想打,我将公安招呼来,你们当着公安的面打。”刘海中抬出了公安。

 

    别说。

 

    这两字往出一说。

 

    棒梗不敢动手了,闫解放也不敢动手了。

 

    “瞧瞧你们,这都干什么啊?尤其你棒梗,大晚上的你为什么砸三大妈家的玻璃?你还打三大妈,你这是二罪加一。”

 

    闫解放笑了。

 

    “闫解放,你笑什么?你还有脸笑?你以为这里头就棒梗的事情?你闫解放就无辜了?棒梗打你妈妈是不对,但你也不能动手呀。”

 

    秦淮茹趁机附和了一句,“就是,看看将我们棒梗打成什么样子了?都破相了,要是没事还则罢了,要是打坏了,我秦淮茹跟你没完。”

 

    心机婊秦淮茹这是又想到了吸血。

 

    棒梗打三大妈这件事,砸三大妈家玻璃这件事,被秦淮茹故意无视了,秦淮茹选择了对她有利的事情。

 

    棒梗挨了闫解放的打。

 

    脸上的伤是做不得假的,到时候往医院里面一趟,看看谁能折腾过谁。

 

    以往遇到这样的事情,秦淮茹是高兴的。

 

    意味着有了额外的收入。

 

    但是这时候。

 

    秦淮茹真的高兴不起来,旁人看不出棒梗的心思,她秦淮茹身为棒梗的妈岂能看不出棒梗的心思。

 

    这倒霉孩子。

 

    为了舔小寡妇,为了将小寡妇变成棒梗自己的媳妇,竟然学会了耍心眼。

 

    这件事只要过了今晚。

 

    小寡妇头上的棒梗媳妇的帽子便摘不掉了。

 

    一想到自己的儿子要娶一个带着两拖油瓶的娃娃,秦淮茹的心就微微发疼。

 

    这事情闹的。

 

    吸血别人养大的儿子被人给吸血了,吸血的对象还是一个跟秦淮茹有着一模一样身份的寡妇。

 

    哎。

 

    秦淮茹泛起了一股强烈的无力感。

 

    “人都到齐了吗?到齐了就可以开会了,说说棒梗砸玻璃及棒梗打三大妈和棒梗被打的事情。”

 

    发话的刘海中神气得不得了,大院这么些围着他,让刘海中找回了昔日被人众星捧月的感觉,就算没有飘飘然,心里也高兴的厉害。

 

    “狗蛋妈那?怎么不见狗蛋妈?”

 

    小铛和槐花两人成功的晋级成了狗蛋妈的新的一生之敌,第一时间注意到狗蛋妈不在现场。

 

    这事情狗蛋妈必须到场。

 

    甭管是棒梗砸玻璃,还是棒梗挨打。

 

    都跟狗蛋妈有关系。

 

    要是没有三大妈给狗蛋妈介绍对象这一出戏,棒梗也不会生气的大半夜砸三大妈家的玻璃,然后被三大妈儿子闫解放打了一顿。

 

    祸是因为你狗蛋妈惹起来的。

 

    你狗蛋妈不在现场。

 

    像什么样子。

 

    “咦!不对啊!这么大的事情,大家都来了,怎么就狗蛋妈没来呢?为什么她不到?她凭什么不到?”

 

    杀人诛心。

 

    槐花故意把这个话题往狗蛋妈身上引。

 

    今天下午二蛋相亲的事情,还有晚上棒梗拿蛋糕当舔狗事情,都被槐花一笔笔的给记着。

 

    有些事情,就比如砸玻璃事情。

 

    槐花严重怀疑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就是狗蛋妈,没有狗蛋妈,就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自打四合院里面搬来了狗蛋妈,四合院就乱了。

 

    主要是贾家乱了。

 

    棒梗变成了舔狗,对贾家不管不顾,有时候还把小铛和槐花她们的辛苦钱拿去当这个舔狗资本。

 

    还真别说。

 

    被槐花这么一提醒。

 

    有些人还真的注意到狗蛋妈没到。

 

    刘海中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悦,认为这是狗蛋妈对他刘海中的不敬。

 

    “谁去喊喊狗蛋妈,这件事怎么也是因为她而起的呀,不到现场像什么样子。”

 

    “玻璃是我砸的,人也是我打的,我也挨了打,我好汉做事好汉当,跟人家狗蛋妈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让人家狗蛋妈来这里干嘛。”

 

    棒梗的维护,引发大家的遐想。

 

    大家的注意力都转移到狗蛋妈身上时。

 

    小铛又来了一句,“我哥多好的一个人,什么时候做过砸人家玻璃的事情,我怀疑这件事背后另有隐情,当然了,这些只是我个人的猜想,我可不敢保证也不担保,毕竟不是当事人,我什么都不知道。”

 

    让大家联想到狗蛋妈的身上,小铛又立马撇清关系。

 

    不经意间把火往狗蛋妈的身上引,大家自然就不会联想到某些事情了。

 

    这如意算盘打得妙啊!

 

    小铛和槐花好像达成了这个某种协议,槐花在小铛说完后紧跟着落井下石了一句,将事情进一步实锤了。

 

    本身就怀疑棒梗这番行径的傻柱被槐花和小铛这话一撩拨,就更加怀疑了。

 

    姐妹齐心。

 

    其利断金。

 

    这是姐俩合起伙来要把小寡妇变成棒梗的媳妇。

 

    棒梗娶小寡妇,秦淮茹心里是不高兴,但是小铛和槐花两个人在这件事当中获利。

 

    因为三大妈不能再给小寡妇介绍二蛋,小铛和槐花便有与二蛋结成夫妻关系的那种可能性。

 

    “二大爷,我哥往日里表现怎么样,我相信大家伙都看在了眼中,对于我哥砸三大妈家玻璃这件事,我是这么认为的,一个巴掌拍不响,没有因,哪来的果,我哥为什么砸三大妈家的玻璃。”

 

    槐花朝着刘海中说着某些翻来覆去的废话。

 

    故意为之。

 

    就是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及这个棒梗砸玻璃的原因。

 

    去激发人们对于原因的那个猜想。

 

    小铛和槐花两个人一唱一和。

 

    槐花说完小铛接着说。

 

 文学

    “我认为这件事我哥做的是有点不地道,但是也不能全赖我哥。刚才槐花说了,我哥好端端的为什么砸三大妈家的玻璃,为什么不砸别人家的玻璃,就砸了三大妈家的玻璃,还不是因为三大妈给狗蛋妈介绍对象惹得嘛。一个大院住着,谁不知道我哥的一颗心全都系在了狗蛋妈的身上,三大妈这么做,跟在我哥身上下刀子有什么区别?”

 

    四合院那些人都看稀奇的看着眼前一幕。

 

    真是日了狗了。

 

    之前是小铛和槐花两个人死活不同意棒梗娶小寡妇,现在却左一句小寡妇和我哥,右一句我哥跟小寡妇。

 

    观那个表情和语气,恨不得现在就把小寡妇变成棒梗的媳妇。

 

    怎么回事?

 

    为什么变化这么大?

 

    有些人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

 

    唯有傻柱心知肚明。

 

    算计和利益。

 

    贾家人向来不做对他们没有利益的事情。

 

    “三大妈,一个大院住了这么些年,低头不见抬头见,你给外人介绍对象我们不说什么,但你明知道我哥和狗蛋妈两个人关系不一般,你还给狗蛋妈介绍对象,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啊,要不然……。”

 

    “行啦,行啦,都少说一句,狗蛋妈也来了,咱们开会。”刘海中挥手制止了小铛及槐花两人的胡搅蛮缠。

 

    真以为他刘海中什么都不懂?

 

    无非不想说而已。

 

    刘海中当初也是跟秦淮茹拌过手腕的人,他一看小铛和槐花两人的做派,就知道这两人要拉什么屎。

 

    “狗蛋妈,我哥砸了三大妈家的玻璃,你有什么想要说的没有?”小铛真不愧是狗蛋妈的一生之敌,一上来就把矛头直指狗蛋妈。

 

    这就是下象棋中的将军套路。

 

    就是要狗蛋妈当众承认棒梗砸三大妈家玻璃这件事跟狗蛋妈有关系,间接的把棒梗和狗蛋妈两人拴在一起,断了某些人的念头。

 

    “小铛!玻璃是我砸的,跟狗蛋妈没有关系,你让狗蛋妈交代什么?狗蛋妈凭什么给你交代?你有什么资格让狗蛋妈交代?你公安啊?”棒梗白了小铛一眼,急匆匆的说了一句。

 

    小寡妇可是棒梗的心头肉。

 

    谁也不能逼迫小寡妇。

 

    就是亲妹妹也不行。

 

    真拿他棒梗不当棒梗吗?

 

    “怎么不能交代?好端端的你为什么砸三大妈家的玻璃?”槐花插了一句嘴,“四合院住着十几户人家,为什么你砸三大妈家的玻璃,别人家的玻璃你为什么不砸?还不是因为三大妈白天给狗蛋妈介绍对象这件事吗?”

 

    “我乐意,你管的着吗?”棒梗怼呛了一句。

 

    这次他可没惯着槐花,直接就怼了回去。

 

    当着棒梗的面让狗蛋妈难堪,真不把棒梗当做舔狗。

 

    槐花一时语塞,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了。

 

    心里有些怨恨。

 

    棒梗这个舔狗,怎么跟傻柱一样,一看到名字叫做秦淮茹的寡妇,智商就不在了线上。

 

    我这是为你了棒梗呀。

 

    有你这么弄得吗?

 

    外面看戏的傻柱叹息一声,他不知道棒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精明了,看似是在维护狗蛋妈,但是内里的意思分明就是在火上浇油,把这个事情给往大了弄。

 

    秦淮茹见小铛和槐花两人当众被棒梗怼了,趁机把握住机会,说道:“棒梗,你怎么说你两个妹妹那,砸玻璃这件事就是你不对,你什么事情都能做,就是不能做这个砸玻璃的事情。”

 

    话语里面的意思,还是棒梗受到了小寡妇的挑唆。

 

    秦淮茹这么说,自然也不是良心发现帮两个姑娘说话。

 

    她这么干,是想促成某件事情,某些环节上面,秦淮茹、小铛、槐花三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同一点。

 

    利益当下。

 

    都在算计二蛋。

 

    “妈,我说了这件事就是我一个人做的,跟人家狗蛋妈没有关系,玻璃我砸的,我也被闫解放打了,要是还不过瘾,来来来,继续打我,我棒梗要是哼一声,我就是狗娘养的。”

 

    秦淮茹的脸色瞬间变得不好看。

 

    也不知道谁刚才挨了闫解放一巴掌的时候,叫喊的跟着孙子似的。

 

    明摆着这是将秦淮茹比喻成了狗。

 

    傻柱因此差点笑出声来。

 

    还一人做事一人当,棒梗做这件事之前估摸着心里已经想好了这个具体的说词,真会往自己的脸上贴金,把满足自己的私欲套上大义说的这么清新脱俗,根结还不是在舔小寡妇这上面,要不是为了舔小寡妇,也不至于大晚上砸人家玻璃。

 

    缺德。

 

    “行啦,别吵吵了,有我刘海中在,一定给大家伙一个交代。”刘海中应该是代入包青天了,一副分析案情的语气朝着棒梗说道:“棒梗,你这话不对,什么狗娘养的,你说说,你为什么砸三大妈家的玻璃,是不是跟小铛和槐花说的那样,是因为三大妈白天给狗蛋妈介绍对象了,你心里感到不服气,你砸了三大妈家的玻璃。”

 

    “这件事跟狗蛋妈没有关系,是我一个人做的。”棒梗趁机拱火,“我还是那句话,要杀要剐随便你们。”

 

    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让人感到无语。

 

    傻柱看着棒梗的眼神有些不善。

 

    今天的棒梗跟以前的棒梗不一样,给傻柱一种异样的感觉。

 

    “说你的事情,你交代,为什么砸三大妈家的玻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