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最热(我偷偷跟亲妺作爱)全章节阅读

2022-01-11 11:47:32情感专区
在两人带着晨晨从外面回来后,知只不敢再那样了,到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对他说:“我带晨晨回房睡了。” 他们今天玩得还挺晚的,是在外面吃过晚饭才回来的,而晨晨又睡

在两人带着晨晨从外面回来后,知只不敢再那样了,到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对他说:“我带晨晨回房睡了。”

 

    他们今天玩得还挺晚的,是在外面吃过晚饭才回来的,而晨晨又睡着了,在知只手上。

 

    周津南看着她许久,说:“好,玩了一天了,你也累了,早点休息。”

 

    知只快速抱着晨晨回房。

 

    今天他们确实玩到很晚,时间都差不多已经接近十点,平时晨晨七点就要睡的人,这几天都睡得很晚。主要今天在外面玩了一天,晨晨玩得很开心,精力比平时耗得还大。

 

    知只连跟周津南多说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进了儿童房就将门给关上。

 

    周津南倒也不在意,在她带着晨晨进了房间后,他也从客厅离开去了主卧。

 

    知只抱着晨晨在房间,只觉得心跳无法平复,她将晨晨抱到床上后,从上方紧紧抱住了晨晨,她没有说话,脸上全是难堪。

 

    她不敢在晨晨面前,发生类似于昨晚的事情了,真的让她觉得太难堪了。

 

    第二天她都有些躲避周津南,尽量避免跟周津南有过多的交流。

 

    可周津南并不是个没有距离感的人,也并不是一个很热情的人,虽然他很温和彬彬有礼,他很分寸的给了知只空间感。白天保持着恰当的距离跟知只还有晨晨相处着,而知只在经历过昨天早上晨晨的哭泣后,也对他带了几分小心翼翼。

 

    知只只知道他的职业,其余对他不是很清楚,包括他的家庭背景。

 

    他最近好像办理了离职,所以并没有什么事情是需要他去处理了,白天还是在家里陪着晨晨读书写字。

 

    知只发现他是个很有学问的人,因为知只发现他在教晨晨读书写字的时候,旁边随手放的一本书,都是一些知只看不懂的文字,像是英文,又不像,知只不知道是什么文字。

 

    她不懂这些,可在她的认知里,这种应该是拥有很高学历的人,才会拥有的书。

 

    而晨晨很喜欢读书写字,虽然他才四岁,人却很聪明,记性好,在周津南的教导下,学东西特别的快,接受能力很强。

 

    知只端着洗好的水果到桌边后,没有动。

 

    周津南见她盯着一本书看,抬头看向她,问:“看什么?”

 

    知只立马收回视线,摇头说:“没什么。”然后避免跟他过多的交流,放下手上的托盘说:“这是我做的糖水。”

 

    话是同周津南说的,视线却看着晨晨。

 

    周津南说:“晨晨学东西很快,很聪明。”

 

    知只视线还盯着晨晨,她说:“我以前没教过他什么。”

 

    知只说完,很快去了厨房。

 

    厨房里蒸的东西好了,知只着急的去接锅盖,可是一拿锅盖,滚烫的感觉攀延上她的指尖,她呀的叫了一声,锅盖从她手上“哐”的一声掉落,发出响声,吓得晨晨朝厨房看去,而周津南在听到响声后,第一时间从晨晨身边起了身,快速去了厨房,到知只身边抓住她手,略微皱眉问:“怎么了?”

 

    知只在发现自己的手被他抓后,立马将手一收,人往后一躲,说:“没事。”

 

    她低着头,握着自己指尖烫伤的手,躲避着他。

 

    周津南自然不会看不出她的躲避,对于她的躲避,他没有再进一步,而是站在那,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看着低头握着手,脸色苍白的她。

 

 文学

    晨晨这个时候进来了,扑到知只身上,抬头喊着:“妈妈?你受伤了吗?”

 

    知只抱住晨晨,忍着指尖的疼痛说:“没事。”

 

    周津南在一旁看了她许久,才又说了句:“我去拿烫伤药。”

 

    知只也没有回应,而周津南也已最先走了出去。

 

    后面烫伤药也是知只自己涂的,没有让周津南帮助,晨晨也一直在围着知只转,万分担心。

 

    到晚上知只带着手指上的伤,陪着哄着晨晨睡着,可当哄着晨晨睡着后,知只发现晨晨手上还握着一只钢笔,知只不知道这只钢笔哪里来的,从晨晨手上拿下来后,仔细看了一眼钢笔,发现钢笔上面刻有一串英文,知只看不懂,突然想起,应该是周津南的。

 

    知只不知道晨晨怎么会拿进来的,在那觉得糟糕,在床上躺了许久,纠结了许久,便想快速出门偷偷去放到桌上,第二天他就能看到。

 

    可谁知道她才刚出房门,手便被一双手给扣住。

 

    知只心脏一跳动,抬脸看过去。

 

    他还在客厅,就站在她面前,问:“手怎么样。”

 

    她今天一天都在躲避他。

 

    知只不敢回复他。

 

    周津南去看,指尖红红的,中午涂的药早就没了。

 

    他拖着她手朝主卧走。

 

    知只想挣脱掉他的手,因为她不想再让晨晨一个人,可是知只没有动,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她不能。

 

    到房间后,知只依旧被他从后面抱着,两人的身体以最亲密的方式缠着。

 

    两个人都面颊通红,知只紧绷着克制着自己,依旧没动。

 

    可周津南脸埋在她头发里,突然像是失去理智一般去吻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