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岳的性满足*校花用丝袜帮我打脚枪

2022-01-11 11:43:47情感专区
请大家过十分钟后再阅读…… 老规矩,大家都懂的,一会直接刷新就可以正常看了。 ……………………&h

  请大家过十分钟后再阅读……

 

    老规矩,大家都懂的,一会直接刷新就可以正常看了。

 

    …………………………………………………………

 

    “业哥!业哥!醒醒,醒醒,我们马上就到了!”

 

    正睡得迷迷糊糊呢,王业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摇晃自己的肩膀。

 

    睁开惺忪的睡眼,他愣住了。

 

    这是哪里!

 

    自己不是在床上睡觉吗?

 

    怎么现在出现在了一辆小巴上面!

 

    坐在旁边摇晃自己肩膀的那位小伙子,看起来有点面熟,但一时间想不起他是谁了。

 

    王业木然地扭头看了看旁边的车窗,发现玻璃上一片白雾。

 

    刚举起手,准备擦一下车窗,看看外面什么情况,他又惊讶地发现,自己身上穿着一件厚厚的羽绒服!

 

    毕竟是三十多的人了,在社会上历练那么久,还是能沉住气的。

 

    王业不动声色地伸出手,用袖子在玻璃上擦了擦,终于能看清外面的情况了。

 

    只看了一眼,他再次惊呆了。

 

    因为车窗外面,白茫茫的一片……

 

    现在是夜晚,小巴车正在很空旷的马路上疾驰,在昏黄的路灯照耀下,鹅毛般的大雪正在空中飘荡,缓缓地落在地面上。

 

    而路边的积雪,已经堆积到足足有一米左右的高度了!

 

    这样的大雪,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见过了……

 

    王业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么一个问题。

 

    他大学是在莫斯科读的,这鬼地方,一年要下起码半年的雪。

 

    这种鹅毛大雪极其常见,并不足以为奇。

 

    但自从毕业后回到国内,就再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大雪了吧。

 

    刚想到这里,小巴车刚好经过一个大门前。

 

    这个大门很简单,甚至可以说是简陋,因为只是一个敞开的铁栅栏大门,从马路上可以一眼看过去。

 

    正对着大门的,是一个灰白色的大型建筑物,并不高,但占地极大。

 

    方方正正的主楼,像是一个巨大的石块一样,上面有几排醒目的黑色俄文字母“Российскийуниверситетдружбынародов”。

 

    王业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

 

    也就是自己的母校……

 

    一瞬间,回忆如同潮水般地涌了上来。

 

    王业回想起来,这个场景,应该是2001年一月一号,自己刚刚抵达莫斯科,准备开始自己的留学生涯。

 

    现在是坐小巴车,从机场前往学校的路上。

 

    但问题是,这些事情,都是二十年前的啊!

 

    自己明明早已回国,在鹏城生活了好多年了!

 

    难道自己是在做梦……

 

    ………………

 

    再扭头看看小巴车内,七八张朝气蓬勃的脸庞映入眼帘。

 

    都是十七八岁的年龄,有男有女,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容,充满了憧憬。

 

    有些人,王业还感觉有些眼熟,有些人,他却已经记不起了。

 

    这时,坐在他旁边那个男孩子,也就是推醒他的那个,笑着说道:“业哥,已经到学校了,听说现在学校放假,我们还要等几天才能上课呢。”

 

    王业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道:“刘小杰?”

 

    那男孩子愣了一下,茫然回应道:“啊?怎么了业哥?”

 

    王业心中翻涌起来,原来真的是刘小杰!

 

    不过……

 

    这是十几年前的刘晓杰啊!

 

    他也是自己大学时期,关系最好的一个同学了。

 

    只不过在毕业后,王业回了国,而刘小杰留在了俄罗斯发展。

 

    这一别就是十多年,慢慢地两人也断了联系。

 

    不要觉得王业记不起别的同学很奇怪,在国内读大学的话,同班同学一般都比较熟悉,或许大学毕业十几年后,还能记得很多同学的名字。

 

    但在国外留学是完全不同的。

 

    同学之间的关系比较淡,毕竟大家只是同一批过来留学的,也就读预科时同班。

 

    等到进入各个专业后,可能就不在一个班里了。

 

    另外,平时大家也是各忙各的,有认真读书的、也有天天窝在宿舍玩电脑打游戏的。

 

    更有不少一边上学一边打工,平时都看不到人的。

 

    这种情况下,大家的关系怎么可能会很熟呢。

 

    所以,在这边读几年书下来,也就是有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同学而已,和大部分人,都只是面熟能喊上来名字而已,真谈不上什么关系。

 

    更何况,毕业十来年都没怎么联系过呢,记不起名字很正常。

 

    …………

 

    伸手把车窗打开一条缝,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王业猛地一哆嗦,头脑也变得清醒起来。

 

    “别开窗啊,业哥,冻死了。听说这边晚上能到零下二三十度呢。”旁边的刘小杰也被冻得发抖,连忙说道。

 

    王业脸上露出笑容,“啪”地一下把车窗重新关上。

 

    白色那辆,是一辆兰德酷路泽,也是不错的车。

 

    孔老大看到这白车后就是一愣,因为感觉有点眼熟啊……

 

    黑色大G的车门“砰砰”打开又关上,下来了两个人,孔老大刚看过去,就张大了嘴巴,满脸的震惊。

 

    因为这两个人,他都认识!

 

    其中一个是霍夫琴科的助理伊万,昨天刚来过。

 

    另一位……

 

    竟然是那个叫王业的家伙!

 

 文学

    米哈伊尔呢?

 

    他又往旁边的白车看了看,四大分不过白车上下来的四名大汉,怀里都抱着真家伙,这一看就是安保人员,也没有哪个像新总裁啊……

 

    正在发傻呢,王业和伊万已经走了过来。

 

    “孔总,这位就是集团公司委派来的新总裁,米哈伊尔先生。”伊万郑重地介绍道。

 

    “叫我米沙好了,孔总,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希望我们能够携手齐力,把新太阳市场给做起来啊。”王业笑容满面地说道。

 

    孔老大这才反应过来。

 

    慌乱地伸出双手,脸上努力挤出笑容,小心翼翼地问道:“米哈……伊尔先生?”

 

    王业点点头,“对,我就是米哈伊尔,孔总以后可以叫我米沙,不要叫错了啊,哈哈……”

 

    他这话里是有话啊!

 

    孔老大懵懵懂懂地点头。

 

    几人一起进了总裁办公室,这也是小红楼里面现在王业接了总裁一职,这间办公室也留给他用了。

 

    现在王业接了总裁一职,这间办公室也留给他用了。

 

    不过市场这边条件比较简陋,在豪奢程度上,自然无法和尤科斯大厦那边相提并论了。

 

    另外,股份转让协议,是霍夫琴科拿出了自己的股份,以象征性的一美刀,“卖”给了王业!

 

    当然,受让人的名字依然是王业的那个俄罗斯身份……

 

    王业没有什么迟疑,简单翻了一遍后,就拿起助理递过来的签字笔,唰唰唰地全部签了名。

 

    他也不担心被霍夫琴科“坑”。

 

    说实话,就以霍夫琴科的身家地位,人家也没有那个闲心来坑自己。

 

    再说了,自己又有什么可被人坑的呢……

 

    各种文件证书上,已经提前盖了章,王业签字完毕后,就正式生效。

 

    助理认真检查了一下,把文件分为两份,一份归档,一份给到了王业。

 

    办完后,霍夫琴科满意地起身,拍了拍那名助理的肩膀。

 

    对王业介绍道:

 

    “米沙,他叫伊万,是我的得力助手。

 

    你刚去新太阳集团,肯定很多东西不熟悉,我把他派过去,协助你工作。

 

    到时你可以掌控新太阳集团的主要经营业务方向,伊万会帮助你协调外部关系。

 

    至于孔,手,笑道:“哈哈,那太好了,我正担心自己不熟悉集团的工作呢。现在有了伊万的帮助,那就不会有问题了。”

 

    “很好,等下伊万会给你安排安保和配车的,你们下午就过去新太阳市场吧,估计那边已经乱了套了,哈哈。”霍夫琴科话里有话地说道。

 

    至于什么“乱了套”,王业也明白……

 

    那肯定是早上刘军说的那件事啊,就是老市场被封!

 

    很明显,这就是霍夫琴科对ACT集团的报复行为。

 

    趁着这个机会,王业也能让新太阳市场尽快启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