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自渎腿交h|被教官在教室高H文

2022-01-11 11:41:56情感专区
远处,宁晋川看到了整个过程。 宁晋川心里却没有丝毫的快感,反而有一种恐惧。 他不是恐惧某一个人,他是怕自己有一天会在这一条路上越走越远。 做这样的事,就算自

   远处,宁晋川看到了整个过程。

 

    宁晋川心里却没有丝毫的快感,反而有一种恐惧。

 

    他不是恐惧某一个人,他是怕自己有一天会在这一条路上越走越远。

 

    做这样的事,就算自己没有动手,但终究不是正途,一旦爆发出来,简直不敢想。

 

    宁晋川怕自己习惯用这样的手段。

 

    等冯伟昌和刘利军从芦苇丛里出来,宁晋川已经拿着两套衣服在外面等着:“换了吧!身上都是血。”

 

    冯伟昌和刘利军两人一声不吭,把衣服换了。

 

    带血的衣服也不敢随便丢,拿一个蛇皮袋装着,找机会烧了。

 

    “接下来怎么办?”冯伟昌问道。

 

    宁晋川淡淡说道:“这个事情能不能瞒过老陈?”

 

    “估计瞒不过,他让我抓李金山的,我把李金山放出来了。”冯伟昌说道。

 

    这也是冯伟昌最担心的地方。

 

    “那什么也不用说。”宁晋川跟着说道:“老陈是个聪明人,他不会吭声的。”

 

    “万一呢?”冯伟昌不敢赌。

 

    要是陈运平真的把他们全部给举报了,他们怎么办?

 

    “没有证据的事,他能怎么办?”宁晋川跟着又说道:“你就说李金山跑了,在抓李金山的时候,他拔刀反抗,在刘利军的帮助下才勉强擒获,然而在搏斗地过程中,不慎将李金山给杀了。”

 

    “反正就是大概这样,你们自己编。”

 

    冯伟昌咽了咽口水:“晋川,万一老陈不答应帮忙掩盖这事……,我和刘利军都会完蛋。”

 

    宁晋川转头看着冯伟昌和刘利军。

 

    刘利军眼神平淡,跟之前的他有很大的不一样,内敛多了。

 

    反倒是冯伟昌脸上,满脸慌张。

 

    “我去跟老陈说!”宁晋川拍了拍冯伟昌:“怕什么?以后咱们就是一伙的。”

 

    “县城有我们三个合伙,谁能是我们的对手?”

 

    冯伟昌点点头:“那……那行吧!”

 

    宁晋川掏出烟,塞了一根在冯伟昌的嘴里,又递给刘利军一根,然后说道:“我们三个,以后就是一伙的。”

 

    “只要刘金山的事,上了档案,等他的尸体处理好,这个事情就不会是我们之间的把柄。”

 

    宁晋川划燃火柴,自己点上烟,又给刘利军、冯伟昌两人点上:“走吧!”

 

    宁晋川走在前面,冯伟昌和刘利军走在后面,三人一路往回走。

 

    当宁晋川坐在陈运平面前,开口说道:“老陈,有个事跟你说一下。”

 

    陈运平抬头看着宁晋川:“怎么了?”

 

    “李金山的事。”宁晋川说道:“你别管,让老冯处理,怎么样?”

 

    陈运平立刻意识到,可能出了什么事,而且还是大事。

 

    陈运平立刻说道:“晋川,今天你没有来过,我今天也不舒服,要回去休息,晚上我去不夜城那边玩。”

 

    “好!”宁晋川笑着说道:“到时候一起喝两杯。”

 

    “行,我就先回去了。”陈运平说着,真把所有资料收了起来,准备回家。

 

    陈运平是聪明的,虽然宁晋川没有说太多,但他知道,有些东西,自己还是不知道的比较好。

 

    不管宁晋川和冯伟昌做了什么事,他病了,不在这,以后跟他也没有任何的关系,就算有一点关系,最多就是管理不力,给一个小小的处分罢了。

 

    如果参与进来,让他签一个字,他都有甩不掉的关系。

 

    陈运平离开的时候,看到冯伟昌了,还笑着说道:“老冯,我今天有点不舒服,就不上班了,我去看一下医生。”

 

    冯伟昌脸上表现得很镇定:“好,老陈,多休息一会。”

 

    陈运平走了,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冯伟昌要怎么些就能怎么写,最终李金山的死,那都是在合理合法的范围。

 

 文学

    等要写的文档全部写好,要盖的章全部盖了,这些东西也就算完事了。

 

    要核实、签字什么地,那都是小事了。

 

    至于李金山的尸体,让刘利军先去处理了一下,然后让民警大摇大摆拉了回来。

 

    民警都是聪明人,这人怎么死的不重要。

 

    这年代被拘留以后逼供的多了去了,屈打成招也不少,偶尔一两个撑不住,就这样稀里糊涂没了,那也是他命不好。

 

    原本一件看似很复杂的事情,很快就处理完了。

 

    宁晋川坐在外面,刘利军站在后面。

 

    刘利军心里暗暗吃惊,他知道宁晋川很有关系,更不样说还有一个冯伟昌。

 

    但刘利军没有想到,他们弄死一个人,就这么冠冕堂皇把这事写得合理合法了,还没有任何的问题。

 

    刘利军甚至不敢想,如果自己得罪了宁晋川,会被宁晋川怎么样给处理掉。

 

    “以后你想做什么?”宁晋川忽然转头看向刘利军。

 

    刘利军愣了一下,说道:“不是说了,跟着你吗?”

 

    “你不要我跟着你的话,也没事。”

 

    现在刘利军对宁晋川已经有了一种深深的恐惧感。

 

    宁晋川淡淡的说道:“我是问你想做什么,我可以给你安排什么样的工作。”

 

    “不知道!”刘利军又说道:“我什么也不会做。”

 

    “会收账吗?”宁晋川问道。

 

    “收账?跟人要钱?”刘利军问道。

 

    宁晋川点头,然后掏出烟,递给刘利军一只:“你坐下来说,我仰着头看着你,难受!”

 

    刘利军在宁晋川一旁坐下:“应该会吧!找人要钱还不简单。”

 

    “那你以后去放高利贷吧!”宁晋川又说道:“我会给你一笔钱,到时候你把钱借出去,然后收账。”

 

    “行!”刘利军跟着又说道:“我不会做账。”

 

    “不用你会,我会安排人给你。”宁晋川跟着又说道:“我们的钱不借给普通人,普通人已经很难过了,他们也借不了几个钱。”

 

    “那借给谁?”刘利军不解,高利贷不借给普通人,有钱人谁来找你借钱呀?

 

    宁晋川说道:“借给商人。”

 

    “那些做生意的人,都要资金周转的,我们把钱借给他们。”

 

    “要百分之三五十的利润,也不过分。”

 

    “我们借钱,要白纸黑字,不要搞那些坑蒙拐骗的勾当,是多少利息,提前跟他说好,愿意接受,就签字。”

 

    “如果还不起,你应该比我更懂怎么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