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跟最好的异性朋友做了 壮男们的大肉吊

2022-01-11 11:17:25情感专区
陈芳的事情只是一个小插曲 随着陈夏的强势崛起,周围的人也鸡犬升天,庆丰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人的命运都改变了。 可是穷人乍富带来的负面问题,陈夏以前不了解,

 陈芳的事情只是一个小插曲

 

    随着陈夏的强势崛起,周围的人也鸡犬升天,庆丰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人的命运都改变了。

 

    可是穷人乍富带来的负面问题,陈夏以前不了解,这次他决心趁过年时期好好去整理一遍。

 

    钞票是个好东西,也可变成一个坏东西,

 

    不知道陈夏有一天会不会后悔创建了四季集团,后悔拥有这么多钱,然后说他最开心的日子,是在越州医院一个月赚100多块钱的时候?

 

    觉得钱是坏东西的陈夏,接下来几天却又要开始忙着赚钱了。

 

    呵,男人!

 

    四季集团决定开放5只抗生素专利的消息,随着世卫组织的公告,瞬间就传遍了全球。

 

    这不,全球各家大大小小的药企都云集在了香江。

 

    世卫组织考虑到非常长远的地方在于,他们的要求是按“大洲”来分配专利授权的药企数量。

 

    瞧瞧以前陈夏做的那些专利授权,他的做法是一个大洲安排一家龙头药企,然后大家一起搞一个价格同盟。

 

    各大药企拿到专利授权后各自生产的药品,只在各自的大洲内流通售卖,互相之间承诺不侵犯对方的市场,以此来维持一个高售价高利润。

 

    事实也的确如陈夏预料那样,这个由南瓜藤制药、辉瑞制药、武田制药、葛兰素史克4家药企搞的“同盟”取得了非常巨大的成功。

 

    每家企业的销售额都破了百亿,利润更是达到了惊人的70亿美元以上。

 

    同时,陈夏也借助这三大药企巨头的人脉和关系,迅速将四季集团打造成了一个“巨头”。

 

    而他也通过参股三大药企,做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真正将四家公司成为了一个“利益集团”。

 

    世卫组织当然看到了这个弊端,所以他们才会针对这个“利益集团”,做出按大洲分配席位的办法。

 

    这样那些中小药企就有了出头的机会了。

 

    比如你辉瑞在北美洲再历害,可是我非洲也有3个名额呀,你也管不到我,那我非洲的小药企就机会来了。

 

    世卫组织不但想扶持中小药企,打破“独角兽集团”的垄断,

 

    同时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授权药企多了,这样竞争就多了,价格就能降下来,可以惠及更多人群。

 

    可惜,世卫组织操碎了心,对四季集团威逼利诱才换回来的专利公开授权,结果就一定能满意?

 

    看看南瓜藤制药好了。

 

    陈夏当初难道就没想过,专利控制在自己手上,自己生产,自己出口,自己销售?赚取更多利润?

 

    可是你有这个“渠道”吗?

 

    你药物生产出来,要铺货到各个地区的医院、药店等销售终端,需要一个强大高效的物流网络,同时还要有一大批“医药代表”去推广。

 

    就这条件,绝对不是一家小厂,或者一个人能搞定的事情。

 

    渠道不在自己手上,你就没有这个能力去全面铺货,就算你手上有专利又如何?

 

    你在自己国内,你有没有销售渠道?

 

    你想出口国外,你有没有这样社会网,能让你顺利通过别国卫生药品监管部门的审核批准?

 

    当初南瓜藤没有这个“渠道”,也没有办法进入那些发达国家,所以只能通过合作,赚取专利费和分红。

 

    南瓜藤都做不到,那些什么非洲药企呀、南美洲药企呀,凭什么就做得到?

 

    所以最后大药企掌握了所有的销售渠道,还是处于绝对的垄断地位,顶多就是给这些小药企一点汤喝。

 

    这也就是“强者愈强”的原因所在。

 

    世卫组织的愿望是好的,理想是丰满的,可惜现实是骨感的。

 

    陈夏为啥特别看重“渠道”?

 

    龙丰药房、屈臣士、百佳超市、丰泽电器、四季影城、越州小商品城、服装城、轻纺城等等,甚至新建中的“四季中心”,哪个不是“渠道”?

 

    原因也在于此,你想自己的产品销售不受制于人,一定要有自己的渠道。

 

    “渠道为王”的口号永远不会过时。

 

 文学

    香江中环,四季集团总部大厦,位于大厦38层的大会议室内。

 

    四季集团抗生素专利授权招标大会在这里举行,世卫组织也派出了代表参加了这次招标会。

 

    招标规则很简单,每一个大洲是3个名额,

 

    其中,南瓜藤制药的3个盟友:辉瑞、武田、葛兰素史克天然占有一个名额,这多少总要照顾自己人的,而且按照以前的专利费拿下。

 

    至于其他药厂,专利费是以5%起步,大家共同竞拍,谁给的专利费高,谁就得到这个宝贵的名额。

 

    必须宝贵,实在是抗生素的应用市场太广阔了。

 

    内外儿科五官科,每一个科室,大多数的疾病都需要用到。

 

    从临床的角度来讲,这种最新的、优秀的抗生素应用,可以挽救回多少生命,而生命是无价的。

 

    从药企的角度来讲,临床用得多,销量就高,利润就高,这可不是什么胃炎感冒药,或者抗排斥药可以比的。

 

    谁都知道,谁拥有了抗生素专利,也就意味着谁拿到了一个聚宝盆,所以大家都想错过。

 

    陈夏做为老板,当然不会亲自参与竞拍,他是在冷眼旁观。

 

    其他大洲还好,但亚洲范围内,他并不希望东南亚的“三佛齐”,以及阿三国拿到专利权。

 

    三佛齐会在98年屠杀华人,这种劣等民族,劣等国家,不配拥有南瓜藤的专利药物。

 

    阿三国做生意太不诚信,坑蒙拐骗样样精通,以后陈夏不用想从阿三那里拿到一分钱专利。

 

    到时南瓜藤要收回专利也没用,在药物仿制方面,阿三国绝对是世界NO1,你禁也禁不了。

 

    最后的结果也让陈夏大松了一口气,亚洲区3个名额,除曰本武田制药拿下一个外,另外两个分别被棒子国韩美制药,以及包头国的乌萨制药拿下。

 

    乌萨国给出的专利费高达20%,狗大户根本就不差钱,地底下石油太多了,他们投次药厂,主要还是为了产业布局需要,并不看重眼前利益。

 

    当然这是特例,比如韩美制药的专利费就只有10%。

 

    其他几大洲也差不多,基本上都在10%左右徘徊,其中陈夏的老朋友,瑞士的诺华制药也抢到了其中一个名额。

 

    这5只抗生素放出去,不出意外的话,每年可以为四季集团创造25~~30亿美元的收入。

 

    陈夏直接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