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穿短裙在公园和陌生人做|接个吃药的客人小说

2022-01-11 11:09:54情感专区
乌克兰人民今年的冬季特别难熬,除了一些国际性酒店和重要企业单位,都是没有了供暖。 苏连提高了各加盟国的天然气价格,这会都还在撕逼呢,不涨价之前,乌克兰都没钱给,更别提

   乌克兰人民今年的冬季特别难熬,除了一些国际性酒店和重要企业单位,都是没有了供暖。

 

    苏连提高了各加盟国的天然气价格,这会都还在撕逼呢,不涨价之前,乌克兰都没钱给,更别提涨价了,指望企业和民众更没戏。

 

    元旦一过,邹志雄带着万国商贸旗下的工厂厂长也都一个个奔赴苏连。

 

    这是都想淘弄点厂内能用的上的东西。

 

    来都来了,许大茂也没直接撵人,其实这些人来这边的收获不可能太大的,因为苏连的轻工业方面真的一点不成。

 

    不过这些人的到来,倒是让许大茂手底下的人手变得更多了。

 

    于是,许大茂把这些厂长全部撒了出去,遇到便宜就得往上冲。

 

    1月17日,中东地区发起代号为“沙漠风暴”的行动。

 

    萨师父这位老司机可不是吃素的!

 

    次日,伊方展开反击,海湾战争爆发。

 

    原以为这些他都没影响过的事情,还会照着原本的情况发展下去。

 

    谁曾想本来就坚持了一个月的伊方,这次却异常坚挺,一直到2月中旬,农历的春节都没有认怂。

 

    许大茂立刻抽了抽嘴角,他知道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极有可能是李战这家伙的缘故。

 

    可这事他知道,别人是不知道的。

 

    而且他还不能往出说,搞得他整天神经紧张,生怕出现什么狗血的事情。

 

    不过中东地区这么热闹,可对苏连这边的影响真的不大。

 

    每天来苏连捞金的人依旧该干什么干什么。

 

    而叶舟那边,通过这次的石油危机,配合老米政府的抛售现货石油政策,他跟着后面做空石油期货,也小赚了几十亿美金,可这点毛毛雨他已经激动不起来了。

 

    年三十这顿年夜饭主办单位是华夏驻乌大使馆,主持晚宴的是驻乌大使,他们一改以往在使馆招待宾客的传统,举办地改在了基辅国际酒店。

 

    乌党政军大大小小的领导、各国驻乌使节、中资机构、华侨华人、华夏留学生代表等近1000人出席。

 

    所有人都是喜气洋洋,尤其是大使馆,从来他可都没过这样的场面,因为要摆阔气是需要钱的!

 

    在其他国家的使馆,华人华侨、中资企业普遍多也比较富裕,华人华侨的同乡会和各种社团一般都是积极赞助这种使馆联欢会的。

 

    可乌这地方华人华侨真的不多,所以以往都是使馆自己买单,一直以来使馆的联欢会都是在小打小闹。

 

    但是这一次不同于以往,因为有许大茂这个财大气粗的财主,为这次活动提供了赞助。

 

    直接包下了基辅国际酒店!

 

    省了一笔经费,还能办的更加场面阔气,他们当然乐意了!

 

    大厅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共庆羊年春节。

 

    自然少不了蹦蹦哒哒的歌舞节目,而这不是让人瞩目的东西,真正让人瞩目的是燃放的焰火。

 

    午夜的烟花点亮了首都基辅市的夜空。

 

    不论是本地人还是外国人,都涌在街道上一起欣赏这徇烂的天空夜景。

 

    十几分钟咻咻的声音中,嘣掉了一百多万。

 

    都是钱堆出来的。

 

    许大茂看了一阵后,然后默默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国际酒店的每个房间都是有着能打通国际长途的电话的。

 

    而京城这边想要打国际长途得到邮政。

 

    他虽然拜托了国内给自己家和轧钢厂四合院开通了国际长途,但却从来没有往家里打过。

 

    谷可这年三十晚上,他倒是想往家里打一个了。

 

    算算时间,基辅的晚上8点,也就是京城时间下午两点左右。

 

    最终许大茂还是给家里打了一个,听听家里人的声音也好。

 

    直接把轧钢厂电话拨通,许大茂拿着话筒猜测着对面接电话的会是谁。

 

    “喂,你好。请问你找谁。”

 

 文学

    银铃般的声音,让许大茂一下听出是自己小女儿的。

 

    “曚曚,想爸爸了没?”

 

    对面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变得骚乱了起来,哪怕许大茂千里之外的这边都听的一清二楚。

 

    许曚叫了两声爸爸之后,声音立刻带上了哭腔。

 

    给许大茂听的一阵心疼,电话里不停地哄着。

 

    接下来可就热闹了,一个又一个的抢过电话,都要跟许大茂说上两句话。

 

    许大茂也一一回应,一直到最后别人都说的差不多了,程小繁和娄晓娥才凑到电话旁。

 

    半年不见,夫妻之间倒也没说什么肉麻的话,如果硬说有的话,那可能就是许大茂说出口的歉意了。

 

    两个女人倒没什么,几句之后把话题转移到许昕的身上。

 

    正说起他,这孩子恰好直接推门而入。

 

    许大茂把儿子叫过来,将手中电话交给他,然后起身走到窗边,默默点了一支香烟。

 

    他打电话时没说上两句的许父许母,一听电话这头换成他们大孙子了,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似的。

 

    从程小繁她们手中要过电话,不停地询问许昕这半年怎么样,说着说着还埋怨起许大茂这个儿子来。

 

    许昕把老两口哄得很开心,一通电话足足打了3个小时,才彻底挂断。

 

    “爸,我想家了,我想爷爷奶奶,想妈妈、弟弟妹妹。”

 

    许大茂心里很欣慰,至少许父许母没白疼这个大孙子。

 

    “其实你爸我也想家了,但还是等等吧,等这边彻底结束,我们就回去。”

 

    父子俩在房间说话的时候,李战走上来敲响了房门。

 

    下面的人可还等着他们一起跨年呢。

 

    答应一声,父子俩一前一后走向大厅。

 

    果然许多人都在等着他们爷俩呢,许大茂有自己要应酬的人,而许昕同样如此。

 

    许多人知道是直接攀不上许大茂的,可想和他这个大土豪建立联系,那么许昕就成为了一个很好的选择。

 

    在接人待物这方面,许昕做的让许大茂很满意,虽然儿子跟他说过不喜欢这种场面,但表面上对所有人他都客客气气,一点没有什么架子。

 

    这就对了,他爹有时候都不敢端架子呢,他又凭什么。

 

    待人群的目光从他身上散去之后,程父走到许大茂身边。

 

    “给家里打过电话了?”

 

    “嗯,打过了。”

 

    程父点点头,沉默一阵后然后说:“大茂,水满则溢,月满则亏,这次在苏连你太耀眼了,有些事情还是收敛一下吧,如果可以的话,尽早离开苏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