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老头添奶头和下面好爽 东北大坑肉体乱2

2022-01-11 10:52:08情感专区
刘青山在心里已经琢磨,怎么给李大少埋雷了。 对于这个送财童子,刘青山还是热烈欢迎的。 以至于一听到李大少的名字,内心就会抑制不住地有些兴奋,就差欢呼一声:欢迎欢迎,欢

刘青山在心里已经琢磨,怎么给李大少埋雷了。

 

    对于这个送财童子,刘青山还是热烈欢迎的。

 

    以至于一听到李大少的名字,内心就会抑制不住地有些兴奋,就差欢呼一声:欢迎欢迎,欢迎送钱。

 

    而这时候,梁副主任和张同志也起身握手,看样子是准备告辞,回去研究一个合适的价格,再来进一步洽谈。

 

    梁副主任心里还是有数的:多了不敢说,每平米降低一百块,他还是有把握的。

 

    这样算下来,也就是每平米九百块左右的样子。

 

    这个价格,对普通人来说,还是望尘莫及的,一套楼房,需要十万块,普通家庭肯定掏不出这笔钱。

 

    不过这几年,首都也涌现出先富裕起来的一批人,对这类人来说,十万块的价格,还是可以接受的。

 

    刘青山却并不着急,他嘴里打了个哈哈:

 

    “梁副主任,刚才不过是玩笑话,国家办亚运,正是用钱之际,我们要是趁机要求降价,那不是占国家的便宜吗,全国人民都得戳我们脊梁骨。”

 

    那两位同志都被他给说得一愣:这什么情况?

 

    只听刘青山继续说道:“支援国家建设,每个人都义不容辞,所以我认为,认购亚运村的楼房,不仅不能降价,还得涨价。”

 

    涨价,刘总你弄反了吧?

 

    梁副主任和张同志面面相觑,搞不懂这位刘总是什么状况:不会吃错药了吧?

 

    就连王战,都一个劲朝刘青山使眼色。

 

    刘青山瞪了王战一眼:“大义当前,岂能计较个人得失?”

 

    说完又转向梁副主任:“梁主任,我觉得,认购的价格,还需要提高,这样吧,我跟您去一趟,一起商讨此事。”

 

    刘青山站起身,直接向门外走去。

 

    梁副主任和张同志对视一眼,也只能稀里糊涂地跟在后边。

 

    倒是王战有点清醒,也乐颠颠地跟上,他知道:青山这么做,肯定是有道理的。

 

    至于是什么道理,王战现在想不明白,索性也就不去浪费那个脑细胞。

 

    这几年下来,包括王战在内,龙腾公司的高层已经达成共识:

 

    只要是刘青山的提议,那肯定没错。

 

    这种信任,是通过一次次的成功积累起来的。

 

    梁副主任他们也是开车来的,刘青山等人又开了一辆,一起前往亚运村。

 

    都是邻居,很快也就到了,在梁副主任的引领下,来到组委会临时办公室。

 

    办公室的大厅挺宽敞,人来人往的,一派忙碌的景象。

 

    而像刘青山这种大客户,则直接被梁副主任领到里面一间小型会议室。

 

    会议室里,正有一伙人坐在圆桌周围,谈笑生风。

 

    看到李大少那熟悉的面孔,刘青山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微笑。

 

    而李大少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目光向门口望过来,然后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直接站了起来。

 

    刘青山招招手:“李兄,好巧,又见面啦。”

 

    李大少则一脸便秘的模样,硬着头皮打招呼:“原来是青山兄,还真是巧啊。”

 

    实际上,李大少心里都快腻歪死了:倒霉,怎么哪里都有你?

 

    挨着李大少下边坐的,都是他带来的团队,自然也都认识刘青山,其中不少人都暗暗皱眉。

 

    估计是心里都把刘青山当成瘟神了,遇见了肯定没好事。

 

    在圆桌的对面,则是亚组委的一些领导,因为这事情比较大,所以连执行主席武主任都在场。

 

    看到刚才还侃侃而谈的李大少,忽然变颜变色,瞬间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武主任也不免有些奇怪,目光也向门口的那个年轻人投去。

 

    果然是很特别的一个年轻人,面容俊朗,脸上的微笑很纯净,叫人有一种春风拂面的感觉。

 

    最关键的是,对方显然是能和港岛李家的人,平起平坐的,甚至,这位李大少,刚才还直接站起来迎接。

 

    这倒是武主任会错意,李大少刚才是下意识的反应,他瞧见刘青山,心里真的有点犯怵,都被吓出毛病来了。

 

    这时候,梁副主任连忙引见,主要是把刘青山和王战,和组委会的领导相互介绍。

 

    对于武主任这位德高望重的长者,刘青山还是非常尊重的,恭恭敬敬地问候一番。

 

    对于龙腾公司和刘青山,武主任也是听说过的,毕竟没少捐款。

 

    于是亲切地和刘青山握手:“青山同志,感谢你们的支持。”

 

    寒暄一阵,这才落座,李大少他们那边,已经被他的团队坐满,刘青山和王战,就挨着组委会的领导坐下。

 

    梁副主任先跟武主任等人,说明刘青山等人的来意:

 

    “刘总听说咱们这边搞认购,大力支持,表示愿意承担一万平米的楼房,所以来这商谈的。”

 

    几位领导一听,也都面露喜色,都微微点头。

 

    只是从对面传来一声嘟囔:“小家子气,区区一万平米,有什么好显摆的。”

 

    刘青山很快就发现了对面的李泽铭,这家伙,是李大少忠实的跟班。

 

    于是笑道:“我们龙腾公司,当然比不得港岛的房地产大亨,叫您见笑了,没法子,资金有限啊。”

 

    这话在李大少听来,觉得好像有点刺耳:你也好意思说,光是从我手里赢走的资金,就好几个亿了好不好?

 

    武主任也有点瞧出来了:原来这两边的关系,好像并不和睦,搞不好还是对头。

 

    从他的角度来看,当然不希望双方争斗,毕竟武主任要主持大局,筹集足够的资金,才是重中之重。

 

    想到这里,武主任就主导话题:“只要是有益于亚运事业的,我们都表示热烈的欢迎,然后尽我们所能,让各方都满意而归。”

 

    “尤其是在认购的价格上,对于大客户,肯定会有最优惠的价格,我们制定的价格是……”

 

    还没等说出最后的价格,就被刘青山突然打断:“武主任,我想说两句。”

 

    这显得很没有礼貌,对面投来几道鄙夷的目光。

 

    倒是武主任心胸大量,笑着朝刘青山抬手示意一下:“青山同志,请讲。”

 

    刘青山歉意地点点头:“武主任,我们的山海珠宝,免费为亚运会加工金镶玉的奖牌,所以您看……”

 

    哦,武主任挑了挑眉毛:“原来奖牌也是刘总旗下的公司制作,那咱们就更是一家人喽。”

 

    这次亚运会的奖牌,样品已经制作出来,各方看了之后,都交口称赞,绝对能成为本届亚运会的一大亮点。

 

    对面的李大少等人有点坐不住了,觉得这刘青山上来就套关系,没准真能弄到一个极低的价格。

 

    李大少示意了李泽铭一下,小李子就开口说道:

 

    “武主任,各位领导,我们也是为支持亚运而来的啦,而且认购的数额巨大,所以也理应享受同等的优惠。”

 

    这就有点难办了,要是单独洽谈的话,没有比较,自然好说。

 

    现在大家都在场,要是厚此薄彼的话,肯定会有另外一方不满。

 

    看到武主任露出为难之色,刘青山呵呵一笑:“李兄,这个就不用比了吧,大家各谈各的,井水不犯河水。”

 

    李大少却不表态,他也学乖了:对付刘青山,最好是不搭理这家伙,不然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轰隆一下,踏上对方埋下的地雷。

 

    李泽铭则扮演冲锋陷阵的角色:“大家同为炎黄子孙,坚决不可以区别对待的啦,如果我们感受不公平的待遇,那岂不是寒了心?”

 

    “广大港岛同胞的投资热情,只怕都会受到影响。”

 

    这下就涉及到原则问题了,谁也不敢轻视,万一被扣上这顶大帽子,谁也吃不消。

 

    刘青山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那就算了,李兄,你确定,你们真要和龙腾公司享受同样的价格?”

 

    “当然!”小李子抢先回答。

 

    李大少却没有吭声,他都被刘青山给坑怕了,多少长点记性,正在考虑,对方这话是不是有什么陷阱。

 

    “你们李家,到底谁做主啊?”刘青山嘴里嘟囔一声。

 

    李大少顿时沉不住气,因为这两年连连受挫,在他的家族之中,已经出现一些不利于他的风声。

 

    于是李大少挺了挺腰杆儿:“这次认购,我全权负责,既然青山兄也有意于此,那我们两家就共同进退好了。”

 

 文学

    “这样才痛快嘛。”刘青山还朝他竖竖大拇指。

 

    只是组委会的领导们,心里颇有些不满:这个年轻人,不知进退,怎么能越殂代疱呢?

 

    要知道,在官场是最忌讳这一点的,所以领导们心里都有些不爽。

 

    武主任心中也一声叹息:年轻人还需要磨练啊。

 

    他本来是挺看好这个年轻人的,可是随着接触的深入,还是展现出年轻人的通病:遇事不够稳重。

 

    刘青山成功地把李大少引入瓮中之后,这才向着武主任点点头:

 

    “各位领导,我代表龙腾公司,先说一个价格,以供参考。”

 

    “我们龙腾公司,准备以每平米一千五百元的价格,认购亚运村的楼房,还请各位领导批准。”

 

    会议室里,忽然间变得无比安静。

 

    武主任眨了眨眼,然后望向梁副主任:是不是没把价格说清楚?

 

    认购价格,基本是在一千块每平米,怎么反倒变成一千五了呢?

 

    梁副主任也纳闷啊:我都说了,基本上每平米能降到九百块,这位刘总是怎么回事?

 

    而刘青山对面的李大少,则是心里猛的一哆嗦,他好像有点明白刘青山的用意啦。

 

    李泽铭沉不住气,猛的站起身,气呼呼地伸手朝刘青山一指:“哪有你这样做生意的啦,想把我们也拖下水,做梦!”

 

    也难怪他气愤:你们龙腾公司,顶多认购一万平米,能多花多少钱?

 

    可是我们李氏地产就不同了,十几万平的面积,那得多花近亿元的冤枉钱。

 

    李泽铭现在也明白了:刘青山这家伙根本就没安好心,绕来绕去的,把他们往沟里带呢。

 

    刘青山也缓缓站起身:“在你们眼里,这是生意吗?”

 

    “如今全民办亚运,连小孩子都把自己的零花钱捐赠出来,这难道是生意吗?”

 

    “作为一名商人,国家需要我们的时候,就要挺身而出,为国分忧。”

 

    “而不是坐在这里,讨价还价,发国难财!”

 

    刘青山的手指,也在李泽铭和李大少脸上点指,毫不客气,那股凛然之气,叫对方目光闪躲,都不敢和他对视。

 

    “想当年,港岛的爱国华侨陈先生,为了抗战,组织华侨捐飞机捐大炮,是何等情怀?”

 

    炎黄子孙自古就重视家国情怀,没有国,哪有家?

 

    “难道现在港岛的商人,脑子里装得就全是铜臭吗?”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只有刘青山掷地有声的话语,在久久回响。

 

    组委会的领导们,一个个都感觉心潮澎湃,他们也终于明白:

 

    不是这个叫做刘青山的年轻人不懂事,不知进退,而是人家心怀大义!

 

    反观李大少这边的团队,一个个都面带愧色,耷拉着脑袋,抬不起头来。

 

    李大少脸上也由白转红,又由红转紫,他感觉受到了极大的羞辱,却又偏偏无法辩驳。

 

    他也想拍案而起,大吼一声:刘青山,你出什么价儿,我就跟什么价儿!

 

    只是理智告诉他,万万不能如此冲动,因为那样的话,正好落入对方设计好的圈套。

 

    被坑了几次,李大少多少也是有记性的,自己真要是这么说了,公司就多拿出上亿的资金,回到港岛,根本没法跟董事会交差。

 

    可他毕竟也是年轻人,面对近乎羞辱的叱责,他心中义愤难平。

 

    武主任阅历颇丰,自然瞧出来现在微妙的形势,他也不想把目前最大的一笔认购搅黄,那样对谁都没好处,于是笑着说道:

 

    “青山同志啊,我代表组委会,谢谢你对国家以及体育事业的支持。”

 

    “心意我们都能感受得到,不过呢,在商言商,大家已经出力,总不能在经济上再蒙受损失,那也不合情理。”

 

    “这样吧,我折中一下,提一个价格,看看大家能不能接受,不行的话,我们就再商量。”

 

    刘青山当即表态:“主任,您说,我们龙腾公司,肯定没有意见,就是不知道李兄你怎么说?”

 

    李大少现在的想法很简单,他只想转身离开,离对面那个讨厌的家伙越远越好。

 

    这是在这种情况下,并不是他想走就能走的,他和他的公司,现在都已经被刘青山给绑架。

 

    此时此刻,李大少的内心无比煎熬,以至于,几年之后,当他被港岛悍匪给真正绑架的时候,反倒觉得挺轻松。

 

    因为在他心中,刘青山才是最可恨、同时也是最可怕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