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办公室浪荡女秘情趣内,浪妇浓精小说

2022-01-11 10:40:18情感专区
翻过玉龙山脉,从峡谷隘口走出来的时候,李子安一眼就看见了厚土城。 厚土城的城墙是土夯出来的城墙,城门楼也很残破,给人一种沧桑的感觉。不过这城墙看似破败,却一点都不简

   翻过玉龙山脉,从峡谷隘口走出来的时候,李子安一眼就看见了厚土城。

 

    厚土城的城墙是土夯出来的城墙,城门楼也很残破,给人一种沧桑的感觉。不过这城墙看似破败,却一点都不简单,城墙上刻有法阵,五行属土。据说,一旦遭遇到军队进攻,这厚土城的城墙就会自我修复,抵御攻击,甚至还会背着厚土城逃走。

 

    前一种说法比较靠谱,后面一种说法就很夸张了。这厚土城其实是一个小宗门的宗城,那个小宗门的名字叫地藏门,但在一百多年前被归元宗给灭了,在厚土城也变成了归元宗的城市。

 

    归元宗已经占据了东方日苍天境起码一半的土地,已然是天界九重天境最大的宗门。按照女帝的计划,她肯定是要荡平日苍天镜所有的宗门,先统一日苍天境,然后再攻占其它天境。可是,她现在却迫不得已要去攻打东北日变天境的剑宗。

 

    这样的被动的战略转变只因为一个人,那就是李子安。

 

    李子安混在人群里往厚土城的城门走去。

 

    城门下有好几十个天奴城卫军在盘查入城的人,一块木板上贴着一张巨大的画像,所有进城的人都要接受城卫军的盘查比对。

 

    没有半点意外,那张画像就是李子安的画像。

 

    李子安放慢了脚步,心里也在琢磨一个问题:“归元宗的疆域巨大,从这里一直延伸到了东海边,城市很多,我是去归元宗腹地的城市打游击,还是先闹这厚土城?”

 

    现在,他可用肯定的是女帝已经直到了昨天晚上青宗太清宫发生的事,随后他又偷袭了归元宗先锋军的军营。以他对女帝的理解,这厚土城应该戒备森严才对,但城门口仅仅看见几十个天奴城卫军,这有点不正常。

 

    他有点担心这厚土城里有陷阱。

 

    对这厚土城,他不可能跟昨天晚上偷袭归元宗先锋军的军营那样,一飞冲天,然后一天锤砸下去。这厚土城中有很多天奴百姓,他们都是无辜的。

 

    这么一分析,绕过厚土城,去腹地的城市干掉有价值的目标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可是,这厚土城是归元宗的边陲重城,要是能搞点破坏,对归元宗的影像会很大,也能让女帝更“痛”。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人群里突然有人惊呼:“你们快看!”

 

    很多人都抬起了头。

 

    李子安也收起思绪,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一群红衣仙子踏剑飞来,个个衣带飘飘,气场拉满。

 

    李子安瞅见了几张熟面孔,微微愣了一下。

 

    来的是金莲教的人,那群仙子里倒斗仙子梁飞儿,还有两个法师老阿姨,空境和空心。

 

    金莲教一行好几十人,没有如城,直接绕了过去,继续往东行。

 

    这显然是在赶时间,要去东海寻那神藏。

 

    李子安的心里暗暗地道:“我在太虚宫扬言要到归元宗闹事,估计金莲教也知道了消息,所以梁飞儿就赶着去东海了,防着我抢在她们的前面。就让她们先去吧,寻宝的路上通常都有陷阱、守护灵兽什么的,让她们先去把雷排了才好。”

 

    金莲教一大群人转眼就远去了。

 

    李子安收回视线,往厚土城的城门走去。金莲教的人出现,反而帮助他做出了决定。他要是去归元宗腹地的城市,没准会与金莲教的人遇上。他这次来东方日苍天境,最主要的目的是打游击,解除剑宗的灭顶之灾,其次才是那个神藏。

 

    进门的时候,李子安也接受了盘查。

 

    站在木板旁边,跟自己的画像比对,这还真的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如果是女帝亲自在这里把关,或者是龙骑军的统帅半步剑神归密在这里盘查,李子安大概就没法蒙混过关了,可那样的人物怎么可能在城门口盘查过往行人。所以,李子安很顺畅的就进了厚土城,当然入城的人头税是躲不掉的,两个大钱,他规规矩矩的交了。

 

    进了城,李子安顺着街道往前走,没走多远就看见了一座楼,门楣上挂着“春风楼”的牌子。

 

    这牌子让他感到亲切,这可是他的产业啊。

 

    可是,上次他抢了厚土城的城主箫天意,那货上天穹城负荆请罪,回来之后就把春风楼给关了,姑娘们也被遣散了。

 

 文学

    李子安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继续往前走,快到城主府的时候才停下来,进了街边一家酒楼,选了一张靠窗的桌子,要了一些酒菜,一边观察城主府的情况,一边吃东西。

 

    这个时候已近黄昏,正是饭点,陆陆续续又客人进来吃东西。

 

    人一多就热闹了,聊天的人也多了。

 

    “你们知道吗,我听说那个剑宗的开门人潜入了我们归元宗的领地,谁要是抓住他,奖一座城呢!”

 

    “我的天啊,这样的赏金太可怕了吧?”

 

    “那个家伙的战力可是仅次于女帝和归密统帅的人物啊,要是那么容易抓住,会有这么夸张的奖励吗?”

 

    “那倒是,不过提供行踪的奖励也不低啊,如果谁知道那个李子安在哪里,仅仅是提供消息就能得五千归元币,如果提供的线索抓住了人,还要再赏一万归元币,这个钱倒是很好赚的。”

 

    “那个李子安或许就在这家酒楼里,跟我们一起吃饭呢。”有人突然这么说了一句。

 

    正在低头吃东西的李子安停了一下,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那个说话的人。

 

    “哈哈,我就是李子安,你们举报我,回头把赏钱给我分一半就行。”那人笑得很开心。

 

    原来是一个玩笑。

 

    李子安心里有些无语,可那个人的玩笑却给他提供了一个灵感。他要是跑去举报自己,说在某个地方看见了李子安,然后领取赏钱,给归元宗的人带路,半路上再把归元宗的人干掉,这是不是一个快速致富的好途径呢?

 

    “对了,我回来的时候,在西湖看见了城主的夫人的车驾往寒江寺去,估计是求神保佑那个李子安别来厚土城吧。”一个食客说。

 

    “说不一定是避难,躲着那个李子安,他那么惜财惜命的人,他怎么会老老实实的在这厚土城里当诱饵。”又一个食客说。

 

    李子安眼前一亮,顿时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了。

 

    奶茶店和酒楼果然是获得情报的好地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