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岳在厨房里就想要:公车上好爽好湿好多水

2022-01-11 10:31:39情感专区
聂磊从苏国回来之后就再没跟朱珠见过面,算下来,已经有两个多月了。 有时候感情犹如天气,慢慢热或渐渐冷,而时间和距离,往往能成为检验的尺度和标准。 然而,朱珠没有想的那

聂磊从苏国回来之后就再没跟朱珠见过面,算下来,已经有两个多月了。

 

    有时候感情犹如天气,慢慢热或渐渐冷,而时间和距离,往往能成为检验的尺度和标准。

 

    然而,朱珠没有想的那么复杂。

 

    她其实还挺适应也挺享受目前的情感状态的。

 

    小的时候,她就认为这个世界上最浪漫的事情,就是一个人跑很远的路,去看另一个人,现在也是。

 

    抱着聂磊的这一刻,朱珠的心,很踏实。

 

    “累不累?”聂磊低声询问她。

 

    朱珠笑着摇头,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如同星辰一般熠熠闪亮,精神得不像话。

 

    聂磊瞧自己媳妇儿自是怎么瞧都不够的,但也不好把姐姐和朋友扔在一旁不管不顾。

 

    “姐,峰子,来,先上车,我带你们去吃饭!”

 

    “好家伙,终于眼里能看到我这个姐姐了!”聂娇酸了一句,自己开车们坐在了后座。

 

    聂磊知道他姐是故意的,牵着朱珠的手往副驾驶座去的时候,还轻轻捏了下她的手,飞快的在她耳畔说:

 

    “我姐是故意说我呢,别往心里去。”

 

    朱珠才没那么敏感,她嗯了声,别的也不用多说了。

 

    宋青峰和小六也坐在了后面。

 

    聂磊启动引擎往市里开的时候问聂娇他们想吃什么。

 

    聂娇小时候就在京都长大的,比起聂磊,大了好几岁的聂娇对京都这座城市的印象相对要更深刻一些。

 

    她望着窗外的风景,眉头微微拧着,喃喃道:“好久没有吃过京都这边的小吃了。

 

    磊子,我想吃鼓楼那家姚记的炒肝、卤煮、还有面茶了。

 

    你在京都这么长时间了,这些东西都尝过了吧?姚记那家店还开着不?”

 

    聂磊自然是都尝过了的,京都的特色小吃远近有名,但他却没去过聂娇提到的那家姚记吃过。

 

    “姚记没吃过,这家很有名吗?”聂磊问。

 

    聂娇点头,“炒肝、卤煮、炸酱面、爆肚,全京都就他们家做的最正宗,最好吃。”

 

    “行吧,那就去鼓楼姚记吃。”聂磊笑着应下了。

 

    姚记这家老字号,生意一如既往的火热。

 

    聂磊他们一行人来的凑巧,刚好有一桌吃完结账走人了,几个人忙先坐下占着位置。

 

    服务员收拾了碗筷下去后,把桌子擦干净,忙问几人要点什么。

 

    聂娇一口气把店里有的特色小吃都叫齐了。

 

    聂磊看了眼自己姐姐,心想着他姐时隔十多年再回到京都,怕是有些触景伤情了。

 

    “磊子,小时候我们也来过这里吃炒肝的,你可能忘了。”聂娇带着一丝回忆说道。

 

    聂磊点点头,他的确是忘了。

 

    聂娇选择来姚记,或许不仅仅是姚记做的东西正宗好吃,多少还有点缅怀过去的意思吧。

 

    说起来也巧,几个人吃完准备要离开的时候,在姚记的门口遇到了张家人。

 

    张老太太和张舅舅张舅妈带着三个孩子来店里吃早餐,跟正准备出去的聂磊聂娇走了个顶头碰。

 

    张老太太上了年纪后,老眼昏花的,没认出来聂娇和聂磊。

 

    倒是张舅舅一眼就认出来了。

 

    “娇娇,磊子?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张舅舅有点激动。

 

    张舅妈也是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她仔细辨认了聂娇和聂磊姐弟俩的五官轮廓,肯定这俩人就是她大姑姐的儿女后,也跟着叫了他们俩的名字。

 

    “妈,你快看啊,这是聂娇和聂磊,您外孙女和外孙呢。”

 

    张老太头发都花白了,拄着拐杖,抬头细细盯着聂磊看,张张嘴,想问姐弟二人怎么来了京都不去家里探望她。

 

 文学

    话还没出口呢,就被聂娇抢了白,“不好意思,你们认错了,麻烦让一让。”

 

    张老太和张舅妈的脸色顿时很不好看。

 

    “聂娇,聂磊,你们真的好没良心,连自己的姥姥和舅舅舅妈都不认了!”张舅妈气恼道。

 

    张舅舅见妻子说话语气很冲,忙扯了下她的衣角。

 

    这个蠢婆娘一句话就把人家给得罪了,这样一来,他们还怎么跟聂娇姐弟修复好关系?

 

    张舅舅叫张建设,他几个月前就知道了聂娇聂磊姐弟俩从南洋回来了的消息。

 

    开始并没太在意,直到聂磊被华大录取,他又打听到了他那个前姐夫聂卫国似乎也在积极修复跟他们的父子情分,这才开始琢磨着要怎么跟聂娇聂磊姐弟俩恢复往来。

 

    张建设是个心眼活络的人。

 

    聂卫国复职后,他就给家里父母洗脑,想要重新让他姐张雯丽跟聂卫国和好。

 

    这样,他们张家日后也能仗着聂卫国的势,重新过上扬眉吐气的好日子。

 

    张老和张老太在聂卫国复职后,就一直挺后悔当初由着女儿张雯丽作闹,把关系搞得那样僵硬难堪的。

 

    他们二老觉得事情走到这一步,聂卫国早就恨死了落井下石的张家了,想让女儿跟他破镜重圆,绝对不可能。

 

    然而张建设一句话把二老说动了。

 

    他说:“聂卫国都复职这么多年了,明明可以重娶一个年纪轻的再生俩孩子,可他偏一直单着,难道不是为了等姐姐吗?

 

    半路夫妻又哪里比得上原配的?

 

    聂卫国当初为了能娶到姐,天天跟个长工似的跑咱家来听您二老使唤,他对姐肯定是有很深的感情的。

 

    只要我们先从聂娇和聂磊那入手,再慢慢跟聂卫国修复好关系,到时候他们一家四口能团聚,我们也能沾光,这不是一件一举多得的好事么?”

 

    张建设的理由很强大,设定的大团圆结局实在太过于美好无缺。

 

    以至于张家人都被洗脑了,都陷入了一种一厢情愿的思维怪圈,觉得张建设说得没错,‘你好我好大家好’,这简直就是完美。

 

    张建设前几次还想跑华大去探望聂磊,可惜,一连两三个周末都扑了个空,没见着人,让他都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聂磊事先跟门卫打了招呼了。

 

    难得这回有缘,在姚记门口撞见了,这不是好机会么?哪能让蠢婆娘就这样破坏了?

 

    “娇娇,磊子,你们别听你舅妈的。

 

    舅舅知道你们这些年受了很多的苦和委屈,一直对你们很愧疚。

 

    你们姥爷这阵子也常念叨着你们,他身体不好了,可能没多少时日好活了,你们要是能去见见他,想来他一定会欣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