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前后四根一起双龙H5P|控制全世界 高中篇

2022-01-11 10:06:42情感专区
当然,另一方面,期待着厕所能早入建成投入使用的心情,大家也是更急切了。 很不得是见天儿眼巴巴的盯着胡同里的这个厕所是怎样盖成的。 毫不夸张的说,在这不到两个月施

  当然,另一方面,期待着厕所能早入建成投入使用的心情,大家也是更急切了。

 

    很不得是见天儿眼巴巴的盯着胡同里的这个厕所是怎样盖成的。

 

    毫不夸张的说,在这不到两个月施工过程里,扇儿胡同就出现了好几次围观厕所的小高潮。

 

    第一次是5月下旬,厕所基础结构基本完工的时候。

 

    还别看新建的厕所,外观简单到不能再简单。

 

    就是青砖垒砌,直棱直角,火柴盒一样的房子。

 

    甚至连天顶都是一边倒的斜面,压根谈不上什么造型,什么设计。

 

    可这种硬邦邦、豆腐块一样的齐整感,却是如今京城的其他公厕里绝无仅有的,显得格外利索和洁净。

 

    再加上划地基的时候,这次又奔西顺延了两三米,奔街里增扩一米,面积比过去至少扩充了三成,

 

    而且为了便于人们找寻辨认,且利于室内通风,厕所的层高也做到了三米六的高度。

 

    因此新厕所的外观比旧日高大了许多,就更让人看着振奋。

 

    胡同里的孩子们甚至把新厕所戏称为了“炮楼儿”。

 

    以此来描述其外观那种牢不可破的结实感。

 

    说白了,单纯体量上和质量上的新旧之别,就是极为显著的。

 

    扇儿胡同的居民们都能直观的感受到。

 

    第二次高潮是6月初,厕所开始做内装修,进装饰材料的时候。

 

    要知道,这年头,好多大机关的厕所还是水泥的地面和墙面呢。

 

    又有谁敢相信,像雪白的瓷砖和马赛克地砖,这样高级宾馆用的东西,居然也轮到他们平头百姓使用了?

 

    不用说,眼瞅建筑公司的卡车往工地运送来成箱的内装的陶瓷材料

 

    扇儿胡同的居民们自然是满心兴奋,又觉着不可思议。

 

    一边各自严加约束自家的孩子,不许去厕所那儿淘气捣乱,不许偷人家的马赛克玩儿。

 

    另一边又免不了聚集围观,有人送烟送水,打听细情。

 

    而盛情难却的施工方也就顺便透露出更多的情况。

 

    告诉大家说,“这些地砖可不算什么,弄完这些活儿,过几天还要装冲水的坐便器和洗手池呢。咱这厕所装好了可是冲水厕所,不再是沟槽的那种啦……”

 

    好家伙,这一下,居民们彻底轰动了。

 

    都觉着大家今后算是有福了,恐怕从此上厕所还真不再是令人痛苦的事儿了。

 

    甚至有人卖力鼓吹冲水厕所的好处,都到了极其夸张的地步。

 

    说不但压根看不见屎尿,弄不好今后这厕所连苍蝇都找不着。

 

    这话往往会惹得听者们哄堂大笑。

 

    有心逗闷子的主儿,甚至会挤兑一句,让对方下不来台。

 

    “你要这么说,比你们厂大食堂都强,你今后不会就跟那儿吃了吧?”

 

    但无论怎样,都能折射出人们的满心期待。

 

    第三次的围观热,差不多就是新厕所临近完工的时候了。

 

    两个月的工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反正已经足够把相关的消息扩散到整条煤市街的范围去了。

 

    别的不说,就扇儿胡同这些居民,由于暂时都得去别的胡同上厕所,那蹲下来就免不了聊聊新厕所的施工进展。

 

    如果有外人听着好奇问几句,那扇儿胡同的人肯定还得额外炫耀几句。

 

    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消息如同湖中涟漪一样扩散。

 

    以致于听说了这事儿,然后跑到扇儿胡同来看新厕所施工的人越来越多。

 

    于是也就出现了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

 

    一种是扇儿胡同的居民和附近住得较近居民。

 

    因为于他们自己有利,那是相当的兴高采烈。

 

    这些人都认为街道这次给大家办了件大好事,造福于民。

 

    理当给报社好好写封信表扬表扬,再给街道送个锦旗表表心意。

 

    另一种就是住得较远的,同一街道管辖下其他胡同的居民了。

 

    他们是沾不着光的群体,所以既羡慕,也有点儿嫉妒和气不平。

 

    有不少人都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对街道发出种种疑问。

 

    比如为什么厚此薄彼,只给扇儿胡同改造厕所?

 

    有必要花这么多钱修这么好的厕所吗?

 

    还不如把钱平均一下,给所有胡同的厕所都修修的好……

 

    至此,煤市街的李主任才觉出有点不妙来。

 

    说心里话,虽然他也知道“不患多寡而患不均”的道理。

 

    可最初,他对宁卫民设计的厕所最后弄完什么样,是真想象不出。

 

    何况施工队、设计图都是宁卫民找人弄的。

 

    他一概都没插手,所做的只是代表街道跟环卫部门打好招呼,然后下告示通知居民,为施工尽量提供方便罢了。

 

    压根就没想到一个厕所修好后,能让大家反应这么大。

 

    可实际上呢,街道门口还有一个翻建的新厕所呢。

 

    等一装上了瓷砖和卫具之后,就连他自己看着都眼晕发懵。

 

    真有点觉着自己半辈子算白活了,居然一直忍受着过去那么肮脏的入厕条件。

 

    这说来,也就难怪管片儿的居民们闹情绪了。

 

    其实这事儿怪谁啊?只能怪宁卫民这小子把厕所规划得太好了!

 

    要是大家都一块苦着还好说,这一下拉出这么大差距来,可不褶子了!

 

    没别的,李主任就只有赶紧打电话找宁卫民,问计吧。

 

    结果宁卫民的回复很简单,就一个字“拖”。

 

    他居然想让李主任以“试点”的名义先糊弄过去,其他事儿等以后再说。

 

    就凭李主任的暴脾气,这还不急眼?

 

    立马就跟烧开的水一样汆儿了。

 

    “我说你小子坑人啊,这么办事儿可不厚道啊。当初是相信你,我才答应你的。这事态有点失控了,你就让我糊弄人啊。你就不想想,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早晚有糊弄不下去的一天,居民们到时候还得找我头上来,你就给我出这馊主意?”

 

    可是电话里的宁卫民反倒笑了。

 

    “李主任,您怎么了?这是好事啊。”

 

    “好事儿?闹到上头知道了,是我顶缸挨批……”

 

    “未必吧?我倒是奇怪,上头为什么批您。难道就因为您翻盖了厕所?做了些有利于民生的好事?那做事的有错,不做事的反而有功?没这个道理。照我看,居民不乐意,就让他们闹呗。也只有他们闹了,上头才能知道您的功劳呢。”

 

    这话一下把李主任听愣了,半天没言语。

 

    但琢磨琢磨,好像是这么回事啊。

 

    “等等,你别绕我啊,跟你说话,我脑子容易糊涂……”

 

    宁卫民自然连连喊冤。

 

    “李主任,您这话说的。我能绕您吗?坦白说,我让您先拖一拖,是真想看看这厕所运行有什么问题没有,积累一下操作运营经验。不是想要逃避责任啊。再好的事儿,不也总得有个试验磨合过程才行啊。”

 

    “您想想看,等咱们摸清了怎么运行,怎么正常维护的时候,咱街道的新服装厂也该运转了起来了吧?到时候,咱挣了大钱,把煤市街的厕所都换了也就是了。于您还为难吗?这才是推广此事的最佳时候。”

 

    “当然,最划算的就是这个过程里,上级能看见您的功劳,给予您一定的支持和表彰。那咱也就好提条件了。总不能上级就要成绩,不给点有利的扶持吧?我还跟你说,另外两个主任也跟那您的处境差不多,我就是这么给他们出的招儿……”

 

    好吧,李主任再度被说服了,也就咬牙背了这口锅,完全照宁卫民说的办了。

 

    但即便是这样,李主任也没落了个踏实,很快就又为厕所的事儿着急起来了。

 

    不为别的,这看厕所的保洁工作,没人愿意干啊。

 

    哪怕街道给开出了八十块的月工资,都没人来。

 

    其实说实话也不是真没人愿意,关键就是家门口,怕丢人啊。

 

    环卫局扫厕所的虽然同样埋汰,可还是铁饭碗呢,街道却给不了正式编制。

 

    好不容易有两个家里特别困难的人有点意动,可一看宁卫民给街道制订的工作流程和惩罚条例,也打了退堂鼓。

 

 文学

    所以最后没辙,本想解决管片儿几个待业名额的李主任大为失望。

 

    他发现还是只能听宁卫民的,不得不从重文门的三角地,找了几个外地来京打工的农民来救急。

 

    要说这年头赴京的农民工大多都是老实人,能干却没技能,干这个其实倒是挺合适。

 

    听说能每人能开八十块工资,心里都乐意着呢。

 

    全都拍胸脯,表示不怕脏臭,保证按规章制度做到位。

 

    这样又经过对几天简单的培训,在他们熟悉了工作要求之后,6月底的一个星期天。

 

    煤市街的两处新厕所终于迎来了正式开放使用的日子。

 

    必须得说,事实证明,以宁卫民的见识、眼界。

 

    在规划厕所方面,他完全可以称得上是这个时代国内的第一专家。

 

    这由他一手操办厕所在投入使用的第一天,就好评如潮。

 

    只要体验过的人,就没人不夸的,相当轰动啊。

 

    首先,硬件设备上堪称当代一流。

 

    其中室内高度三米六,三米砖墙上就是一圈儿六十公分高的窗户。

 

    而且还装了风口风扇。采光、通风性能良好。

 

    照明灯具这次用的是日光灯管,男厕三组,女厕四组。

 

    男厕坐蹲式瓷质大便器和挂斗式小便器一样六个,女厕的蹲位增加到了十个。

 

    此外,宁卫民还考虑到老人和残疾人的使用问题。

 

    因此设计图中彻底把厕所的台阶、门槛取消,而是统统采用斜坡方式,实现了无障碍出入。

 

    而且无论男厕女厕,他还专门另设置了两个抽水马桶专座。

 

    并在旁边的墙上安设了扶手,通道也体贴的铺设了塑胶地面。

 

    就是着重防范老人、残疾人滑倒摔跤,方便他们使用。

 

    虽因客观条件所限不能设置真正的专用厕所。

 

    可此时,这无疑已属划时代的进步了。

 

    当然,对于当时的国情和普通居民的入厕习惯,宁卫民也不会忽视。

 

    所以他只在每个蹲位前设置了一米高的半隔断,就是为了给大家提供一定隐私的同时,还能满足人们上着厕所聊天的习惯。

 

    与这样周到的人文关怀相比,其实什么瓷砖贴面,拉绳抽水箱,反倒是次要的了。

 

    至于保洁员,按照规定,不但要身着工作服,而且全面性的打扫也有硬性要求。

 

    应该是一天完成四次,分别定在早九点,下午一点,傍晚五点和晚九点。

 

    由此可知,功能性如此完善,规划又如此合理的公共厕所,会对这些普通老百姓产生什么样的震撼效果。

 

    这真是当时的老百姓连想象都想象不出的事物啊。

 

    而具体的,其实只要好好听听厕所里的聊天,就知道每个人的大体感受了。

 

    比如男厕,有蹲着一位就说了。

 

    “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厕所啊?这也忒干净了。我都不好意思上了……”

 

    另一位则逗闷子了。

 

    “不能吧?我猜你今天还是憋得不厉害,才拉不出来。”

 

    那位当然不能挨数落啊。

 

    “嘿,瞧您这话,您就不觉得新鲜吗?要我说这厕所呀,有坑,隔开男女就行,哪儿用的了这么些讲究。可您瞅瞅,这至少四星级,居委会是真没少下本儿啊。我就觉着,为了大家伙的屁股花费这么多,是不是有点亏啊……”

 

    另一位马上反驳。

 

    “得了,您要说这也算毛病,那您真是鸡蛋里挑骨头。就咱这厕所,全市独一份还不好?难道让您不舒服倒好了?不说别的,我们老爷子上厕所算是容易多了。为这个,我就感谢居委会,感谢街道,这才是办实事的呢。您呀,才应该觉悟一下呢。吃喝拉撒,最后两样一样是大事。”

 

    说到这儿,旁边一位也忍不住插嘴了。

 

    “就这厕所,咱能用上,真是福气啊。我就没想过,上厕所能舒坦到这个地步。照我看,四星都打不住,得五星。甚至就连外国人也值得参观参观,为什么?你们看看,墙上有挂衣钩,墙角还有置物台,下面就是垃圾桶,地上铺着胶皮垫儿。这也太周到了,赶明儿赶上雨天,咱再上厕所再也不发愁了。挂伞有地儿,走路不打滑,这里还没味儿,这厕所谁设计的呢?真是高人啊!”

 

    而这么一来,大伙儿都咋呼起来了。

 

    都说还没留神,这么一看,确实是够周到的。

 

    恐怕就是想改进,都没能再改进的地方了。

 

    要跟过去比,岂止好啊?好太多了,是天壤之别!

 

    没想到,这时候有人又来了个岔曲儿。

 

    有个小子突然叫上了。

 

    “哎哟,坏了,今儿蹿了,手纸不够了。这可怎么办呢?哪位大哥,行行好,谁有富裕的给咱匀匀啊。哪位有,帮帮忙……”

 

    可这一嗓子倒好,还没等大家伙儿作答呢,扫厕所的那个男的听见竟然进来了。

 

    直接就一句。

 

    “哪位要纸啊?这儿可以买啊,两分钱一份儿……”

 

    那小子简直大喜过望啊。“我要我要,赶紧给我来四分的。”

 

    大家嘛,当然又吃一惊。

 

    心说了,喝,连这也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