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最火(掀起裙子扶着巨物坐下去)全文阅读

2022-01-11 10:01:03情感专区
两人静静品尝着,厨房里安静下来。 大家心里都为高典捏一把汗,而康南志则是在为景忠军担忧。 按理说,他师父应该能赢,可是康南志心里总是没底。 忽然,景忠军的脸

    两人静静品尝着,厨房里安静下来。

 

    大家心里都为高典捏一把汗,而康南志则是在为景忠军担忧。

 

    按理说,他师父应该能赢,可是康南志心里总是没底。

 

    忽然,景忠军的脸色一变。

 

    “怎么会!”他失声惊呼道。

 

    高典放下面碗,说到:“景厨师,输赢已经很明显了吧。”

 

    景忠军木然的站在原地,看着高典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和惊异。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景忠军说到。

 

    看到景忠军这个样子,众人小声议论着。

 

    “怎么回事?”

 

    “看样子应该是输了。”

 

    康南志一脸呆滞,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我的担忧成真了!

 

    景忠军忽然抓住高典的肩膀,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显得有些狰狞。

 

    “这怎么可能!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景忠军低吼着。

 

    高典做的龙须面,在味道上居然超过了他做的。

 

    这不可能,他在龙须面上沉浸了多年,怎么会输给一个毛头小子?

 

    其实输给高典,景忠军并不会如此难以接受,毕竟高典之前就声名在外,是有名的面点新星。

 

    他接受不了的是,居然在龙须面上输了。

 

    这是他最骄傲的面点,居然输给了高典!

 

    若非是他看着高典做出来的,他绝对不会相信这是高典做的龙须面。

 

    高典说到:“就这样就做到了啊。”

 

    景忠军脸色越发的狰狞,显然高典这个回答,并不能真正让他满意。

 

    他想听到的答案,不是这个!

 

    “你在龙须面上专研了多少年?你是不是已经达到了特一级面点师的水平!”景忠军吼道。

 

    他如此失态,让众人对他多了一丝鄙夷。

 

    刚刚还一副胜劵在握的样子,现在输了就直呼不可能。

 

    康南志想上去劝一劝自己师父,可是看到自己师父的样子,他又退却了。

 

    他可不想去找骂。

 

    大家听到景忠军的话,心里都有些震惊。

 

    他们典心楼,莫非要多出来两位特一级面点师?

 

    高典看着景忠军失态的模样,忽然笑道:“小菲过来时我才学的,我也没有达到特一级面点师的水平。”

 

    高典的话,让众人有些失望,却又隐隐松了口气。

 

    原来还没有达到特一级面点师的水平啊。

 

    高典这话,对于景忠军杀伤力,如同核弹一般。

 

    他才学了那么短的时间,并且还不是特一级面点师,做出来的龙须面,就已经超过了自己。

 

    景忠军不愿意相信。

 

    “不可能,你一定是在说谎!对,你肯定是在说谎。”景忠军说到。

 

    看着他的样子,高典摇了摇头说到:“想要证明我是不是说谎,有很多途径。并且,我为什么要说谎?”

 

    张亚菲忽然开口道:“小师叔说的是真的,我亲眼看着小师叔学的龙须面。”

 

    景忠军面色灰暗,仿佛整个世界崩塌一般,他颓然的放开手,不自主的后退两步,摇摇欲坠。

 

    康南志连忙走上去,扶住自己师父,轻声喊了句:“师父。”

 

    景忠军说到:“我们……走吧。”

 

    他的声音,仿佛在一瞬间苍老了十岁,沙哑而干涩。

 

    康南志喉咙滚了滚,想要安慰一下自己师父,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随即,他暗自叹了口气。

 

    就知道不应该来的,看吧现在成了这个样子。

 

    康南志心里说到。

 

    同时,他心里也满是苦涩,高典如同一座大山,压在他的心里,仿佛这辈子也无法翻越。

 

    这种感受很难受的。

 

    他默默的扶着自己师父,离开了典心楼的厨房。

 

    在两人离开之后,厨房里响起一阵欢呼声。而在一阵欢呼声中,还有几个有些苦涩的脸庞。

 

    高典拍了拍手说到:“大家快点下班吧,挺晚的了。”

 

    众人应了一声,各自下班去。

 

    两人只进行了一场比试,可是时间却花了很多。

 

    他们都是等着看结果,才没有离开。现在比赛结束,他们恨不得马上飞回去。

 

    众人离开,魏巧依没有离去,她留下来和高典一起收拾着厨房。

 

    景忠军走了,可是厨房还没有收拾。

 

    本来张亚菲也想留下来,可是高典挥了挥手,让她回去。张亚菲也只能听话,下班回去。

 

    两人很有默契收拾着厨房,没过多久,就收拾好了。

 

    魏巧依忽然说到:“你最后那话……”

 

    高典看向魏巧依说:“你觉得我说的太重了?”

 

    魏巧依摇头道:“不是,我想说……干得漂亮,你那话简直就是虾仁猪心。估计他回去,这辈子都有阴影了。”

 

    高典闻言,说:“这也是他咎由自取,若非他太过分,我也不会做的这么过分。”

 

    他其实可以不说那句话,可是他还是选择说了。

 

    魏巧依说到:“的确。不过我有些疑惑,他做的为什么不如你做的?”

 

    她知道高典的厨艺水平,可是大家都是顶尖水平,高典怎么会在短时间内,胜过景忠军常年学习的龙须面呢?

 

    若是高典已经是特一级面点师,那么魏巧依还不觉得那么奇怪,可高典不是,这就很奇怪了。

 

    高典解释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景忠军的学的太像了。”

 

    魏巧依闻言,立马明白高典的意思,说到:“你是说,他学顾老学的太像?”

 

    高典点头,“没错。顾老是厉害,可是别人是别人,景忠军学的太像,也学的太深,反而失去了自我。这对于他而言,始终在做别人的龙须面,并不是做自己的。”

 

    魏巧依闻言,感慨道:“原来如此,倒是可惜了。”

 

    高典能赢,是因为他做的是自己的龙须面。虽然都是在顾老那里学的,但是高典是加入了自己的理解,把其变成了自己的,并未完全严格的按照顾老教的做。

 

    景忠军不一样,他就是在学习顾老,就是像是一个复制品。

 

    他能够学习到这个水平,已经是极限了,再向前很难。

 

    所以他这么多年都没有成为特一级面点师。

 

    明白高典的意思,魏巧依却依然有些惊讶。

 

    话是高典这样说的没错,可是能够赢过景忠军,就代表着高典在龙须面上也有了极高的造诣。

 

    景忠军的顶尖一级水平,也不是摆设。

 

    真要那么容易就能胜过景忠军,那么他也不会被称为顶尖。

 

    高典说到:“其实今天的事,对于他来说,也不全是坏事,如果他能走出我给的阴影,或许能够踏入特一级的水平。”

 

    魏巧依闻言,说到:“这何其困难。”

 

    高典说的是有道理,景忠军能走出阴影,就代表他在龙须面做出了突破。以他目前在龙须面上的造诣,想要做出突破,就必须走出自己的路。

 

    那时候,他也就能够步入特一级的水平。

 

    可这多难?起码在魏巧依看来,景忠军希望渺茫。

 

    ………………

 

    “老周,你是什么感觉?”

 

    回去的路上,冯治纲忽然开口问到。

 

    周咏清一阵沉默,良久之后,有些迷茫道:“老冯,你说……咱们真的能够追上吗?”

 

    冯治纲也陷入了沉默。

 

    随后,周咏清苦笑道:“老冯,咱们也是人们眼中的天才,可是为什么我感觉咱们这天才,有些名不副实。”

 

    “那是我们这一代,妖孽太多。一个魏巧依就够了,后来又冒出来一个高典。”冯治纲说到。

 

    “是啊。”周咏清长叹一声。

 

    他们也是天才,结果生不逢时,成了陪衬。

 

    两人各自哀叹,今天受到的打击,确实有些重。

 

    高典都已经达到了顶尖一级面点师的水平,距离特一级面点师,也不过一步之遥。

 

    说不定什么时候,高典就变成了特一级面点师,而他们却还停留在二级面点师的水平。

 

    说实话,他们进步的速度不算慢,实在是高典进步的速度太变态。

 

    两人并肩走着,过了一会儿,冯治纲突然说到:“不行!老周我们必须要更加努力才行,我们即便落后,也不能落后太多!至少……咱们不能被李冬阳落下,今天他说的那些话,太气人了。”

 

    周咏清闻言,说到:“你的对,那你的意思是?”

 

    冯治纲发狠道:“今天晚上咱们回去继续练习,我就不信了,咱们还追不上去!给我卷,卷死他们!”

 

 文学

    周咏清闻言,重重点头。

 

    ………………

 

    李冬阳回去之后,没有说什么,默默的走进厨房,开始练习着。

 

    他还在一级面点师下游水平。

 

    他的进步其实还算正常,他虽然是下游水平,可是也不是最差的,甚至他觉得自己再过一段时间,都能摸到中游水平的边。

 

    结果高典不声不响的,居然达到了顶尖水平。

 

    作为高典的一生之敌,李冬阳怎么可能让自己落后。

 

    不行,必须得更加努力。

 

    与李冬阳同样选择默默努力的,还有张岚。

 

    高典今天展露的实力,刺激到了他们。

 

    而娄向鹏和王忠,则是选择躺平。

 

    他们虽然也被称之为天才,可是两人自知和其他人比起来,算不得多么天才。

 

    他们按部就班的进步就行,不一定非得和高典去比较。那是自己找不痛快,没那个必要。

 

    …………

 

    此时,在一家酒店里。

 

    景忠军刚刚睡过去,康南志悄然退出师父的房间。

 

    康南志没有发现的是,在他离开之后,他师父就睁开了眼睛,怔怔的看着天花板,一言不发。

 

    康南志来到外面,夜风吹在脸上,让他感受到刺骨的寒意。

 

    他默默的点燃一根烟,吞云吐雾。

 

    今天的事,给他师父的打击很深,康南志都不确定自己师父还能不能走出今天的阴影。

 

    他虽然输给过高典,但是打击并没有自己师父来的深。

 

    在自己最擅长的面点上,被别人打败。

 

    并且这个人学习这道面点,还很短的时间。

 

    这种打击放在任何人身上,都受不了。

 

    他回忆着今天在典心楼厨房发生的一切,悲哀的发现,从始至终,高典都没怎么注意过自己。

 

    仿佛他根本不认识自己一般。

 

    这也让康南志更受打击。

 

    当然,他回忆今天发生的一切,不是为了给自己找打击的。

 

    他是准备把这件事向师爷汇报一遍。

 

    其他人,康南志是不敢说的,他怕师父打死自己。可是师爷这边,就没什么问题。

 

    康南志也想让师爷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让自己师父走出阴影,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

 

    回忆之后,康南志拿出手机,给自己师父打去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他迅速把今天发生的事和师爷讲了一遍。

 

    他师爷回复了一句:“我知道了。”

 

    随后,便挂了电话。

 

    抽烟一根烟,康南志把摇头掐灭,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另一边,顾同舟苦笑着叹了口气。

 

    他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生气,他此刻的心情很是复杂。

 

    而在这些复杂的情绪背后,顾同舟更是惊讶。

 

    自己徒弟什么水平,他再清楚不过,可是输给了高典,并且还是输在了龙须面上。

 

    高典的龙须面,还是他亲自去教的。

 

    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胜过自己徒弟。

 

    这真是……让他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其实顾同舟不想去理会景忠军,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可是又想到,好歹也是自己徒弟,还是想办法帮他走出阴影。

 

    没一会儿,门外响起声音:“爸,我刚刚听到有人给你打电话。”

 

    顾同舟沉默一会儿说道:“进来吧。”

 

    他儿子推开门,走了进来。

 

    “刚刚康南志给我打电话。”顾同舟说。

 

    他儿子皱了皱眉头说到:“他给您打电话做什么?他们难道把小菲带回来了?”

 

    顾同舟摇摇头说到:“他们失败了。”

 

    顾同舟儿子闻言一喜,说到:“真的?太好了!”

 

    随后他略带兴奋的说:“爸,他们怎么会失败?”

 

    顾同舟也没做隐瞒,把这件事给自己儿子说了一遍。

 

    他儿子听完,眼睛瞪的像个铜铃,说到:“这个高典也太厉害了吧!”

 

    “是很厉害,行了,你知道就行,这事也别出去说,知道的人太多也不好。”顾同舟叮嘱道。

 

    “爸,我明白的,我不是那种乱嚼舌根的人。”

 

    “嗯,没事你就先出去吧,我要睡了。”顾同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