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高冷男受用钢笔玩自己动漫(细写车多的原耽)全章节阅读

2022-01-11 09:11:39情感专区
肖风本来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办点事情,可是意外永远都是意想不到的。 离开的路上,胡珊久久的不能平静,“弟弟,你真喜欢她?” “姐姐,我喜欢程爽姐姐,我要努力

肖风本来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办点事情,可是意外永远都是意想不到的。

 

    离开的路上,胡珊久久的不能平静,“弟弟,你真喜欢她?”

 

    “姐姐,我喜欢程爽姐姐,我要努力得到她,姐姐你帮我吗?”

 

    “帮。”

 

    就一个字,胡珊的心都碎了,可是她还能怎么办?肖风救了她,是她的救命恩人,可是便宜了程爽。

 

    同样的道理,程爽也不干了,路上把手一伸。

 

    程国忠一愣,“干嘛?”

 

    “给我!”

 

    “什么?”

 

    “肖风给我的情书。”

 

    “你想通了?”

 

    程爽摇了摇头,“爷爷,我没想通,但是我挺好奇的,他真的那么厉害吗?我要单独约他。”

 

    “好孩子,爷爷等的就是你这句话,爽儿,人心无举,我最担心的就是你,所以我给你找了肖风,别看他小,但是我看出了他是爱你的。”

 

    “你快给我吧!”

 

    程国忠拿出那张纸,笑眯眯的说到,“你今天给他的印象非常好。丫头,他应该是喜欢你这个性格了!”

 

    “爷爷,那我要不要刻意打扮一下?”

 

    “我看没必要了,你那么欺负人家,人家风儿还是在乎你,今天还给你露了一手绝活,你可得把握住了,不然胡珊真的就把他抢走了。”

 

    “你快给我吧!”

 

    程爽激动的从程国忠手里夺过来,展开一看,幸福的笑了,“爷爷,这土包子的字可真不含糊。”

 

    “是啊,人不可貌相,丫头,他可能出于某种原因,不想崭露头角,但是为了你我看他是拼了,你得到的不是一个人,是一棵摇钱树,更是一个守护你的神。”

 

    “爷爷,离谱了吧!”

 

    “你别得了便宜卖乖了,看你乐的样子。”

 

    “嘿嘿,爷爷,谢谢您。”

 

    “丫头,这个事情要保密,否则我怕有人针对你。”

 

    “嗯,我记住了。”

 

    下午回到砖厂,肖风也没有心情搬砖了,一个人坐在架沟里,拿着手机发呆。

 

    黄益娟天真的跑来找他,“哥哥。”

 

    “唉,小宝贝,天气这么热,你怎么又跑出来了?”

 

    “哥哥,我渴了,我想喝汽水!”

 

    肖风开心的按了按她的脑袋,“小妮子,以后要听话哦,我还要给你加一个任务。”

 

    “什么?”

 

    “我要教你识字,以后你学的字多,我会给你更多的奖励。”

 

    “谢谢哥哥!”

 

    肖风掏出一张一元的纸币递给她,“去吧,买了汽水回来。”

 

    “嗯。”

 

    黄益娟接过钱蹦蹦跳跳的跑了。

 

    肖风也没有在意,继续盯着手机发呆,他多么希望程爽能给他打个电话,就算程爽不打,胡珊打个电话,他也痛快,可是胡珊能打吗?胡珊正伤心难过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肖风觉得不对路,怎么黄益娟还没有回来?是不是买了汽水就忘了他了。

 

    又一想,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而已,来不来又能怎么样,可是他心里有些不安,一种不详的预感让他有些不自信了。

 

    他站起来四外查看,想看到黄益娟那娇小的身影,可是除了一排一排的生砖坯,看不到黄益娟的身影。

 

    “唉!”

 

    他叹息了一声,又坐下了,一个懵懂无知的孩子,又何必太在意,他今天喝的也不少,虽然有着高深的内力压制酒力,但是也够他受的,倚着坯架,他朦朦胧胧的打起盹来。

 

    “哥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甜甜的哥哥把他惊醒。

 

    肖风睁开眼睛一看,心疼的一把把黄益娟抱住了。

 

    “小宝贝,你这是怎么了?”

 

    “哥哥……”

 

    “不哭,告诉哥哥,你怎么了?”

 

    原来这小丫头买了两瓶汽水,可是往回跑的时候摔倒了,膝盖也破了,手里的汽水也摔碎了,她疼的半天没起来,后来又怕肖风责备她,两手空空荡荡的捏着六毛钱回来了,脸上还带着泪痕。

 

    肖风深深的自责,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好宝贝,以后哥哥去买,再也不让你受伤了,疼吗?”

 

    “哥哥,我不疼,以后你还要教我识字呢,我肯定要去买,不让你去。”

 

    “心疼死我了。”

 

    肖风那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许多事情往往不是人力所能改变的。

 

    肖风正抱着黄益娟心疼的时候,突然砖窑的机房那里喧嚷起来。

 

    肖风知道有人出事了,那个地方出事是很正常的,经常塌方,或者有时候出事故。

 

    他抱起黄益娟,拼命的往机房那里跑。

 

    果然是塌方了,几十米高的土垛滑下了一大堆,两台推土机在拼命的推土,因为底下埋住人了。

 

    经过半天的挖掘,总算是把人弄出来了,肖风眼尖,一眼过去,就像晴天霹雳一般,因为死的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黄益娟的父母,一对恩爱夫妻就这样被活活闷死了,才三十来岁。

 

    黄益娟东张西望也看到了父母。

 

    “哇!”

 

 文学

    黄益娟大哭起来。

 

    肖风木讷的把她放下,黄益娟挤进人群,搂着妈妈哭泣,“妈妈,妈妈!”

 

    可是无论孩子多么的悲伤,也无法挽回已经死去的生命。

 

    肖风轻轻的过去,蹲下身,奔着只要还有一丝希望就算拼尽全力也得救人的心,他把手搭在了黄益娟母亲的手腕上,凭他的本事,要觉得没有希望了,那必死无疑了,他难过的又去摸黄益娟父亲的脉门,最后流着泪把黄益娟抱住了,“小宝贝,不要哭了,你爸爸和妈妈累了,他们想休息了。”

 

    佟志国也难过,毕竟人命关天,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他看了看肖风,“孩子,怎么样?”

 

    肖风难过的摇了摇头,眼泪唰唰的往下掉。

 

    现在这个事情,报警还是立刻解决,关乎到了黄益娟的一生。

 

    所有人都希望私了,可是谁能做黄益娟的监护人?

 

    肖风看出了所有人的心思,那些黄益娟父母的同乡,有的想捡便宜,有的不敢管,因为谁管了就得监护黄益娟。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些想捡便宜的看着肖风,也打消了念头,因为他这个人太耿直了,而且接连两天了,那些有头有脸甚至连佟志国都巴结的人,却老来找肖风,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底细了。

 

    看着所有人都没有说话,肖风轻轻的抚摸着黄益娟的脸颊,给她把泪水擦干,“小宝贝,告诉哥哥,你现在想怎么办?”

 

    “哥哥,我要哥哥!”黄益娟哭着扑进肖风怀里,一个孩子能懂什么,父母不在了,她只能找对她最好的人了。

 

    肖风其实不想管这事儿,毕竟他也是一个人,而且他还不到十五岁,他都没有成年呢!

 

    可是现在能出头的也就只有他了,他抱着黄益娟站了起来,“叔,这个事情报警了可能大家的工作都没有了,这也是不可抗拒的因素造成的,如果私了,黄益娟能得到什么?”

 

    “肖风,你真的想接手黄益娟?”

 

    “这孩子很可爱,我也很喜欢她,我一直把她当妹妹。”

 

    佟志国其实是好意,“你可考虑清楚了,你才十四岁,你带着她,就是带着一个拖油瓶!”

 

    “说价吧!不要说这是意外,叔,我相信你也不会亏待了这个小丫头,她还这么小!”

 

    佟志国虽然为难,但是他不敢着惹肖风,就凭胡珊和他那个亲密关系以及程国忠对他的看中,他也不敢。

 

    最后一咬牙伸出了两只手,用两根中指比了一个“十”字!

 

    “我只能出这么多了,孩子,你我心知肚明,我……”

 

    “好吧,我不为难你,但是我有个条件。”

 

    “你说!”

 

    肖风心疼的抚摸着黄益娟的脸颊,“这些钱你留着,就算是黄益娟的股份,以后这里就是她的家,我养着她,等她长大成人,把钱一次性给她。”

 

    “这个不好办吧,毕竟不是我一个人的股份。”

 

    “人命关天,她还这么小!”

 

    “实在是没办法,我们只能出这些钱了,再说了是老黄睡着了,她老婆去叫他,突然塌方的,本来那里是不允许有人睡觉的!”

 

    “够了,说这些有用吗?死者为大,你们还有没有人性了?”

 

    “肖风,这个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不要非得掺和进来,咱们都是同乡,也算是好朋友,你叫我一声叔,那是尊重我,我也没有亏待过你,你不要强人所难了。”

 

    “行,把钱给我,我替黄益娟存起来总可以吧?”

 

    “那不行!”

 

    黄益娟父母这些同乡眼睛都红了,不是因为黄益娟的父母死了而难过,而是想趁机揩油。

 

    黄益娟哪里见过这场面,偎依在肖风怀里抽泣,“哥哥,我好怕,我只要哥哥!”

 

    肖风也急了,“你们听到了没有,为了孩子,你们再敢多说一句话,你们就给我立字据,你们来接手。”

 

    一句话谁也不敢多说话了,肖风抱着黄益娟转身对着老黄夫妇说到,“老黄,你们放心吧,黄益娟我一定把她带大了,让她出人头地,以后再也不受这个苦,以后永远不来这种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