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坐在学长的棒棒上写作业文章|爽吗你个浪货

2022-01-11 09:05:26情感专区
潘小鹏想起了和程仁的通话,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道:“队长…帮我…照顾好我妈!”他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听使唤,话中带着哭音。 至于余优,则是在内心里做着

 潘小鹏想起了和程仁的通话,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道:“队长…帮我…照顾好我妈!”他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听使唤,话中带着哭音。

 

    至于余优,则是在内心里做着极大的挣扎。

 

    之前她已经使用过一次“天香绣绮”了,如果再放血,恐怕自己的身份就会暴露,可是眼看面前的虫子们离他们越来越近,再不做些什么,恐怕就晚了。

 

    要是换做是以前,余优是绝对不会有这个犹豫的,更不会做出之前的那种“傻事”,早就自己一个人先跑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这些人待久了的缘故,自己也变得好像越来越有人情味了,甚至已经忘了她加入缉仙局的真正目的。

 

    余优反复在心里问着自己,一个庄明和一个潘小鹏到底值不值得她付出那么多。

 

    就当她下定决心,准备破釜沉舟的时候,两道人影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前。

 

    是唐天飞和黄眷!

 

    “唐队!黄哥!”此时的潘小鹏眼泪鼻涕一大把,随着他咧嘴说话,嘴角还流出了殷殷血迹。

 

    也不知道是知道自己得救了才喜极而泣,还是咬舌尖太疼而流出的眼泪。

 

    “唐队黄哥,小心那些虫子发出的声音!”庄明喊道,但是身前的两人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直接扑向那些虫子。

 

    随着援兵的到来,9节虫子被不断的劈砍、消失、再重新聚集,它们的口器也已经不再发出那种奇怪的声波,渐渐的,庄明三人身上便恢复了些力气。

 

    庄明知道,面前的这些应该是伪仙,其慧通腔就在嘴里,只要用力把仙骨武器捅进它们的嘴里,就可以彻底将其消灭。

 

    而面前的唐天飞和黄眷只是在胡乱的劈砍着,想到他们一开始就没有受到这些虫子声音的催眠,再加上自己刚刚说话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来他们应该是戴上了耳塞,屏蔽了外界所有的声音。

 

    既然这样,那自己也不能太拉垮。

 

    想到这,庄明捡起之前脱手掉在地上的斩龙剑,也冲了上去,只听余优在身后提醒道:“明哥,闭气。”

 

    余优之前本就有些虚弱,导致现在即使能动了,说话也没什么力气。

 

    还好潘小鹏离得近,也听到了这句话。

 

    和庄明一起冲上去时,也闭了气,二人左右开工,一人对付一节虫子。

 

    又快又准,都是一剑毙命。

 

    旁边的唐天飞和黄眷也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当即知道了这些虫子慧通腔的所在。

 

    于是也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不到5分钟的时间,战斗就彻底结束了。

 

    谨慎的唐天飞并没有放松下来,而是环视了一周,又摘下一个耳塞,倾听了片刻,确定周围没有危险了,这才松了口气,冲着黄眷点了点头。

 

    拿掉耳塞后,两人又从鼻子里掏出了两个小手指粗细的棉棒。

 

    潘小鹏好奇问道:“唐队、黄哥,你们鼻子里的是什么啊?”

 

    “装备科新研制的滤气鼻栓,以后出任务都给我带上,以防中毒。不过由于体积太小,在有毒的情况下,只能坚持3分钟左右,当然,可以选择憋气,等憋不住的时候再吸一口,这样坚持的时间就会长很多。”唐天飞解释道。

 

    看来是被梁石给毒怕了。

 

    “那这耳塞呢?真的一点声音都听不到?又是装备科的黑科技?”

 

    “嗯,不过是装备科以前做的,我听说了吹笛人的事情,想到可能会用的上,就让他们给我把这个耳塞找了出来。”

 

    不得不说,唐天飞不愧是一队的队长,凡事考虑的都很周到。

 

    “你们打扫战场吧,然后赶快离开这里,之前我们上来的时候遇到了一些人,是被你们骗走的吧,估计一会就该回来了。

 

    而且也不知道这还有没有其他的危险,先找个安全的地方,我们再商量接下来的事情。”

 

    唐天飞吩咐完,对着潘小鹏伸出手:“手机给我吧,我跟你们队长说两句话。”

 

    电话那边的程仁一直就没敢挂电话,所以这边的动静,他听了个一清二楚。

 

    正当他以为他的队员就要牺牲时,居然听到了潘小鹏喊唐天飞和黄眷的名字。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感到非常诧异,他们怎么去D国了?

 

    “喂,老程,你这次可欠了我一个大人情啊!我可是一下救了你三个队员!”唐天飞说的很是得意。

 

    自从上次经历过梁石叛逃的事件之后,两人三年多的隔阂算是基本消除了,因此唐天飞对程仁也不再有所忍让,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的样子。

 

    “你和小黄怎么跑D国去了?我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收到!小黄可是我的队员,他出任务,不告诉我,你什么意思?!”程仁自然知道唐天飞蹬鼻子上脸的性格,于是先声夺人道。

 

    “这是局长亲自下达的封口令,让你专心陪谭静修养。我和小黄坐的是昨天下午的飞机,今天早上一到地方,就直奔皮丁的这个矿场。我们要是再晚到一分钟,你的这些队员可就都没命了!”

 

    唐天飞再一次有意无意的提及自己的功劳。

 

    而程仁也是明白了怎么回事。

 

    由于谭静今天要捐肾,所以昨天晚上她就被安排住院了,程仁自然是请假陪同。

 

    而潘小鹏的母亲那可是局长的亲妹妹,于是局长特批这些天程仁都不用上班。

 

    但是庄明三人还在国外,他始终悬着一颗心,因此庄明那边每次报告一些新内容,他都会转告给单良。

 

    想来也是昨天他和单良说了庄明他们今天的去向,单良又把这件事转达给了唐天飞,最终,才有了这千钧一发的援救行动。

 

    庄明那边,先是佯装后怕的拉住黄眷问东问西,之后又让潘小鹏把屁股上的伤口露出来给黄眷看看。

 

    “还是听唐队的,先打扫战场,处理掉这些虫子的尸体再说吧。”

 

 文学

    “黄哥,这个很快,我和小优去处理,你去看看小鹏的伤口吧。”

 

    “还是我和庄哥你去吧,我看优姐挺累的,我这屁股就是有点疼,应该没什么大碍。”潘小鹏觉得庄明太不绅士了,于是想要主动揽下这活。

 

    可余优却抢先说道:“不用,这些交给我吧,我没事,还是先看看你的伤口吧,这可不能开玩笑,谁也不知道那‘戾’的毒有没有什么副作用,保险起见,还是再检查一遍比较好。”

 

    说完就拿出她的那柄蔷薇匕首开始吸取孽液。

 

    因为孽液无法蒸发,只会慢慢分解毒性,为了避免被人接触中毒,所以一般遇到有孽液的仙类,都要先去处理孽液。

 

    看着余优麻利的动作,潘小鹏也怕自己中的毒有什么问题,于是拉黄眷走远了一点,脱下裤子,让黄眷看看他的屁股。

 

    被余优吸完孽液的虫子尸体,被庄明扔进了附近的一个大坑里,二人配合默契,谁也没多说什么。

 

    很快,九节虫子处理完毕,庄明用铲子拍了拍被填上的坑。

 

    “搞定!”

 

    “都处理完了?那我们就快点下山吧。”唐天飞此时也打完了电话,一脸的挫败。

 

    这个程仁真的是太能转移话题了,愣是一句表扬的话都没有。

 

    此时,检查完伤口的潘小鹏和黄眷也走了过来。

 

    “唐队,那他怎么办?”潘小鹏指着闰子的尸体问道。

 

    “还能怎么办?放着呗,等着D国这边的相关部门处理,一会联系一下外务科那边。”

 

    之前在电话中,程仁已经和他大致讲述了闰子的事情,那么这次庄明他们的擅自行动就从此刻开始,成为了被上级批准的正式行动。

 

    庄明等人收拾完,就匆匆下了山,开车驶向庄明他们之前入住的皮丁旅馆。

 

    途中,他们看到许多镇上的人,脸上带着愤怒和疯狂,朝着矿山的方向跑去。

 

    想来他们应该是发现上当了。

 

    “唐队,这镇上被那奇怪的曲子蛊惑催眠的人怎么办?看来他们已经彻底失去理智了。我们之前在山上听过那首曲子,用了谢老的泰岳醒神符,有些效果,要不要给D国这边的相关部门?”

 

    庄明实在是不忍这些被催眠的人受折磨,这都是乡组织犯下的罪恶,一定要尽早把他们铲除殆尽!

 

    “哦?我这就把情报和局里汇报一下。”唐天飞说完,就给单良打了一通电话,汇报了一遍他们刚刚经历的事,也提了一下泰岳醒神符的事情。

 

    唐天飞还提议,关于“闰子”和“子”的事情,暂时先对D国这边保密,因为菲国的事情让他意识到了乡组织强大的势力。

 

    还有那个潜在缉仙局多年都没有被发现的梁石。

 

    谁也不能确保D国和瓦拉几亚的相关部门没有被乡组织的人渗透,如果和D国这边透露了有关闰子和子的事情,搞不好会打草惊蛇,最后导致他们去瓦拉几亚的行动扑空,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至于矿山上的事情,只需要向D国这边解释,是他们来这边旅游,偶然间遇到仙类事件,顺便帮D国这边解决就可以了。

 

    理由虽然简陋了一点,但是D国这边也不能说什么。

 

    不得不说,唐天飞的考虑确实很有必要,庄明认为他这样的人,很可怕,考虑的事情太多了,说不定眼睫毛都是空的,还好是敌非友。

 

    众人很快到了旅馆,唐天飞准备在庄明的房间开个会,可是余优却说想要先回房间换个衣服,说只需要5分钟。

 

    唐天飞看了看余优身上满是血迹的样子,便点头同意了。

 

    局里的人都知道,余优是个大家闺秀,所以有点洁癖也很好理解。

 

    很快,余优就换好衣服过来了,一扫她之前虚弱的样子,仿佛换了身衣服,连体力也恢复了一般。

 

    只有庄明多少知道些其中原委,心中十分纠结,也很复杂,可最终还是把这些都压下,准备先替余优隐瞒这一切,找机会再向她问个清楚。

 

    “好了,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么我们就今天发生的事情,开个会,讨论一下之后的行动计划吧。之前在车上,我和处长的谈话你们也都听到了吧?有什么异议或者补充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