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美妇惨叫屈辱泪水:采精护士系列在线阅读

2022-01-11 08:51:52情感专区
古力不遗余力的来找季东青,实际上不是差钱,季东青的的产品和日韩的产品相比只有价格优势,技术层面持平。 至于其他的方面的优势呢?季东青不用想也知道:大普迪! 实际上

   古力不遗余力的来找季东青,实际上不是差钱,季东青的的产品和日韩的产品相比只有价格优势,技术层面持平。

 

    至于其他的方面的优势呢?季东青不用想也知道:大普迪!

 

    实际上古力是想和大普迪先生和解,当初大普迪先生在印度被刺杀,成功逃过一劫后对整个印度精英阶层非常不满,进而采取了报复行动,拒绝让那些和自己有关系的企业和印度的任何厂家以任何理由进行合作。

 

    古力的家族是有名的探金人,在达卡北部拥有一座巨大的金矿,工业化的炼金设备每年出产价值不菲的黄金。

 

    当然这种先进的炼金术会产生一种副产品:强硫酸,百分之九十五浓度的。

 

    本来在孟加拉这个成衣制造和纺织大国,硫酸的用量是非常大的,但是因为大普迪的关系,几乎所有制衣企业都不敢采购古力家族一滴硫酸。

 

    哪怕是印度人在本地建造的制衣厂也是如此,强硫酸越积越多,运出海这玩意的造假比买一艘货轮还贵。

 

    各种权衡利弊,古力家族决定从大普迪身边人入手,白色智囊团那边不是没尝试,曾经有一个人替古力说了一句话,结果半夜就消失了。

 

    从那以后,白色智囊团三缄其口,连古力送过去的黄金都退了回来。

 

    古力的金矿长年累月在制造黄金,副产品的硫酸也时时刻刻在产生,每年因为保存硫酸产生的费用大大的拉高了金矿的成本。

 

    为了能够和季东青建立关系,对方才想出了代理电池和手机的闹剧,后期更想出来逼迫季东青橡胶件违约,然后对方来一个入股加盟,两家达成合作,作为盟友季东青必须有义务给古力办事。

 

    结果古力没想到这件事不光没有限制住季东青,反而让季东青成功鲤鱼翻身,现在橡胶炭黑循环已经让季东青有了在本地立足的实力和勇气。

 

    最终古力才不得不通过各方关系联系到了中航,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才达成了和季东青的合作。

 

    “我们的电池现在不是也需要硫酸么?我知道你心中一直有一个车载干电池项目,但是在那之前我们不是也得有过渡产品是不是?还有普迪先生的工厂酸洗板也得用,还有如果这件事运作得当,我们完全可以把硫酸售卖给孟加拉的制衣厂,古力给我们的硫酸可是免费的,所以怎么讲我们都是占着便宜的……”

 

    望着季东青一直沉默不语,中航把自己思考的各种利益纠葛说出来,季东青好半天没说话,因为一直在季东青的心里有个疑问。

 

    “老中,你说为什么他们为什么不等几年呢?都说人走茶凉,过几年大普迪影响力下降了……”

 

    给中航到了一杯茶,季东青望着中航。

 

 文学

    作为人情世故上面的小白,季东青很少在这方面有深刻的考量,毕竟术业有专攻个,中航很快就能理出头绪。

 

    “大哥,你以为他们不想?”

 

    翻了个白眼,中航手指敲了敲桌子。

 

    前些年古力他们还可以忍一忍,因为大普迪终究有忍不住的时候,因为不让民众买便宜硫酸那是要有补贴的,大普迪经济实力是有限的,况且大普迪看似实力非常雄厚,在整个孟加拉的产业没有几个是赚钱的。

 

    古力前些年一直在等大普迪资金绷不住的那一刻,可是现在等不下去了,季东青的出现打破了这种自然规律,大普迪不但没有实力逐渐削弱,相反现在实力越来越强。

 

    季东青几乎做什么买卖都赚钱,更加令人发指的是,几乎每一个季东青的产业大普迪都占一股,再等下去大普迪只能更加有实力。

 

    如果他们不趁着现在和大普迪和解,将来一点机会都没有,所以硫酸项目上面对方直接选择白送给季东青,只是期望大普迪能够对金矿那边高抬贵手,让古力家族的黄金顺利出关。

 

    每年因为大普迪的影响,古力家族的生意损失绝对不止硫酸这点钱。

 

    世界上涉及到国际经商从来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看似也是把产品卖出去,然后获得利益,但是需要的层次会更高,也更复杂。

 

    中航还有一点没有说,那就是季东青的手机产业出现,让大普迪彻底和上层和解,退一万步,高层之间是利益交换,大普迪平安了,腾出手来的普迪会对谁下手不言而喻,古力们的好日子也到头了,对方这才不得已选择这一步。

 

    “老中,我怎么感觉你把一切都算进去了,是不是当初让我和古力干架的时候你就预见到了今天的结果?结果还让我和他掐架,早知道就谈谈不就完了么?我估计这孙子肯定也愿意如同今天这样大出血,何必让我耗费这么多精力呢?”

 

    各种东西理顺了,季东青忽然感觉自己貌似被人中航给圈在里面了。

 

    按照中航的分析,古力一早就已经穷途末路,中航出面就摆平了对方算了,何必自己费劲巴力的还弄什么炭黑,喝喝小酒不也能够收获巨大的利益么。

 

    想到这里,季东青对着中航各种翻白眼。

 

    “能战方能止战,敢战方能言和,打回来的和平才是真正的和平,谈判弄来的短暂和平相处,一旦大普迪那边有风吹草动,我们和古力这边能达成的任何协议都会将成为一张废纸。”

 

    “孟加拉和印度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且印度在南亚是一个小霸,发生了事情人家能够惯着我们?现在呢?呵呵,你让他见识到了我们不好惹,所以不要指望随随便便能够与你的合作伙伴达成永久平衡,只要是合作就有强有弱,现在我们就是那强势的一方!”

 

    中航冲着季东青神秘的一笑,说出了一番让季东青侧目的话,虽然言语简单,但是字字珠心。

 

    “老中,你家亲戚是不是上面的,我是认真的!”

 

    望着中航的侧脸,季东青想起了国家的某个领导人,再加上刚刚那深不可测的话语,季东青心里一片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