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红肿 蹂躏 昏死 无法合拢,顶弄喘息哭喊抽搐

2022-01-11 08:15:08情感专区
邓阿姨的老头子是肺心病,每年的冬天就像是死了一会一样,今年格外严重一点,想着来大一点的医院治疗,结果怎么都没住进来。 很多大型医院的入住,说实话,在季节性疾病高发期的

   邓阿姨的老头子是肺心病,每年的冬天就像是死了一会一样,今年格外严重一点,想着来大一点的医院治疗,结果怎么都没住进来。

 

    很多大型医院的入住,说实话,在季节性疾病高发期的时候,真的不是大家想想的那么简。一般情况,最好是提前预约,而且记住,不要去什么医院候诊台之类的地方去预约。

 

    就去对应的科室找人家的护士长登记,这个是一般人最好的办法之一,如果还有两箱牛奶水果的话!

 

    早年的时候,国家对医疗是两头抓,穷的连裤子都漏腚了,可医疗发展还是相当迅速的,比如当年的胰岛素、当年的疫苗,当时华国的尖端医疗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差。

 

    还有一头,就是基础医院,从穿越三大必带神器之一的赤脚医生培训手册,到各个乡镇卫生院的设立,真的很厉害的。

 

    后来,估计是上了金毛的当,开始发展中间阶层,大量的三甲医院虹吸了周边的小医院,好处也很明显,水平提升很快,可基层医院几乎都被吸干了,吸的只剩尿了。

 

    特别是乡镇医院,当年打的存续了几千年的接生婆都失了业,到现在,卫生院竟然连生孩子的活都不敢干了。

 

    比如邓阿姨老头子的这个疾病。

 

    直接是可以在基层医院治疗的。可他们为什么来呢?这个问题值得深思,难道是退休金给多了?

 

    邓阿姨的老头惊恐的被附属总院心内科的护士长亲自接待安排进入了科室的单间,虽然是单间,其实就是楼层拐角给隔出来的一个小房子,窗户都是三角形的,真的,正常一点的窗户,谁不是正方形的呢。

 

    说个实话,别看这个小房子不起眼,一般县级干部未必能住的进来。在这种医院,能用个独立使用卫生间的权利,绝对是社会牛逼症的存在,别说患者了,有的大型医院,甚至护士医生都没独立卫生间的资格。

 

    厂子里的人得知消息后,来探望的人不少。或许是早年间的生活困苦或者其他什么因素,以前的工友感情还是很不错的,这个绝对不是后来所谓的工友能比拟的,估计也有当年工人老大哥地位高的缘故吧!

 

    “老邓啊,可以啊,都住上单间了!附属总院有熟人吧,这个熟人还不一般,估摸着比一般的医生大。我家老头子去年腿摔断了,在急诊科住了好几天,才安排进骨科的,还是一个大病房。

 

    七八个腿折胳膊断的,一晚上睡什么觉啊,就听了他们呻吟了,真的,弄的我家老头子都快哭了。你这个亲戚你可得好好的维护啊。”

 

    邓阿姨不好意思的说道,“哪里有什么亲戚啊,是咱厂子里,老张的儿子给安排的。”

 

    “三车间的老张?他儿子叫小石头?不是说去边疆塞外了吗?他回兰市了?”

 

    “对,就是小石头,他还在边疆呢。”

 

    “在边疆怎么给安排的?他一个小医生,有这么大本事?有本事也不会去边疆啊?当年小石头去边疆,他妈妈还经常偷偷抹泪呢。”好几个老太太凑到一起,还都不相信。

 

    “真的,早上的时候,我没排到床位,忧愁的出了医院,结果看着一个人像是小石头我以为他父母也来了,我就喊了一声,还真是。然后聊了几句,我把情况一说。

 

    他也没说什么,就给旁边的人说了一句,问有床位吗?旁边呢哪个胖医生也不知道是干嘛的,就说给安排个单间。我当时还觉得小石头以前挺实诚的人啊,怎么和一群不靠谱的在一起。

 

    没想到,真的给我家老头子安排了个单间。我现在都还像是做梦一样。”

 

    老太太话还没说完,护士长进来了:“老人家,这是张院嘱咐送给你们的,他实在太忙,就不过来了。”

 

    说着话,护士长递给老太太二百块钱,和两箱牛奶!

 

    周围的工友们看着,心里真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自豪,在省会城市的大医院,咱自家厂子的孩子都能说上话了。

 

    茶素,农场。“刚老邓给我打来电话了,一个劲的感谢我,说是小石头啊……”

 

    “他怎么没去瞧瞧人家,老邓人不错,当年她家亲戚从南方带过来个菠萝,还给小石头和静姝一人给了一块呢。哪个时候,自家孩子都没见过,能给石头和静姝,很难不错了,咱们要记着恩情!”张凡老子找毛病的问道。

 

    “你以为石头和你一样是闲散人员啊?他是去旅游的吗?你一天天吃饱了撑的,就知道说我儿子。他那么忙,你不知道啊!我都快好几个月没见过他了。”说完,老太太又说了一句:“石头让人给送了两百块钱,和两箱牛奶!”

 

    “就是,这是应该的。”老头这才点了点头。厂矿企业的人情来往,虽然人不再当地,可人情还是延续的,两百也是随大溜了。

 

    张凡老子也挺高兴,这几天和他联系的人多了起来,退休都快失联的人都联系了他,甚至当年的厂长都打来电话和张凡老子聊了一会,老头心里还是得意的。

 

    你厂长牛逼怎么了,我有儿子!不过嘴上绝对不会说出来的,而且电话里,张凡的爸爸更是比以前都客气了,都感觉老头文化水平渐长了。

 

    ……

 

    肃省的大学这个时候也忧愁,因为张凡要来了,不是怕张凡来了挖人,而是忧愁怎么欢迎,挂个什么条幅合适。

 

 文学

    华国人的这个条幅情节啊,真的养活了不少家庭广告作坊。

 

    “挂个硕士吧显不出张凡的重要性,挂个院长吧又显的咱们学校献媚,挂个优秀毕业生吧,这个兔崽子刚刚挖走了咱的博士点。哎!”

 

    临床医学院的院长在校长面前唉声叹气。

 

    “行了,既然不好弄,就让临床医学院的优秀学生们迎接一下,我看看,我明天没事,我应该可以出席一下他的报告会,顺便我也可以去看看,看看这个锄头就朝着自家学校头上使的小子!”

 

    “嗨,您看您说的,您要是也参加,就是咱们不迎接,他都乐得睡不着觉了!”院长捧了一下院长后,再次确认了一下校长时间后,就得意的走了。

 

    三院和附属总院一起吃饭,张凡吃了一个难心,两方人马不是很对付,反正夹枪带棒的相互看不上对方。

 

    没有一点点茅台和五粮液的气度!

 

    第二天,总院骨科的主任找的奔驰仍旧接着张凡去了学校。

 

    说实话,各个科室主任的能量,特别是省会大医院的主任能量真的不能小觑。

 

    比如骨科的主任,和公安局、交警队还有一些工地厂矿的老板绝对熟悉的很。

 

    而心内科呼吸科的主任,别看外面名声不显,你去瞧瞧家里,弄不好就是经常和老干所的哪个领导如同亲戚一样的走动。

 

    清晨,兰市的太阳如同没煮熟的荷包蛋一样,橘红不是橘红,鲜红不是鲜红的挂在东边的山头上,要死不活的。

 

    闻着特有而熟悉的化工城市的味道,张凡出发了。

 

    兰市,别看这个地方这几年穷的都倒数了。早些年还是挺有钱的。比如华国第一台重油裂解厂,就在兰市,至于什么重离子轻离子的,都不惜的说,因为国家不让说,就说是做雪糕的。

 

    这玩意是荣耀,不过人们天天起来,特别是冬天,城市里弥漫着一股子臭鸡蛋味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兰市人不吃牛肉面,早上起来就要吃臭豆腐一样。

 

    司机话不多,上车后微笑的和张凡打了一声招呼后,就沉默不语。

 

    张凡带着王红,本来张凡没想着带人的,带个人去学校,有点显摆的味道。可王红大清早就画的一副公司董事长的装扮,张凡不带着都觉得不好意思,估计这个货,四五点就起来拾掇了。

 

    汽车还没进入学校大门,张凡就让司机停车了,临床医学院的院长带着一群学生就在大门里面等待着呢。

 

    而大门上挂着一个大大的条幅,热烈欢迎我校毕业骨科普外专家张凡同志!估计这个条幅也难为坏了临床医学院的院长了。

 

    不挂吧,显的不重视没气氛,可挂把,这个货连个博士都不是!

 

    张凡瞅了瞅门口的大门上的条幅,脸都红了,“看情况,以后不弄个博士的帽子,都不好意思出门啊!”

 

    张凡一下车,院长就笑着迎了过来!

 

    “医生就是医生啊,提前半个小时到!我要不是行内的人,今天就丢人了!”

 

    “老师,看您说的,熟门熟路的,这里我还能迷路?”张凡笑着和院长握手。

 

    然后,一个大姑娘拿着一捧花,“师哥,欢迎回到学校。”

 

    “这是临床医学院的学生会主席,人家可是学霸!”

 

    张凡笑着和对方握了握手!心里一句话都没信。这个学霸,估计弄不好就是个什么二代。

 

    在医学院,学霸这个词不是好当的,这个地方,没有苦行僧一般的坚韧程度,想当学霸,太瞧不起医学专业了。

 

    而且,能当学生会主席,又是学霸的,反正张凡不信。

 

    张凡还第一次有人送花,弄的都不知道怎么摆弄了,反正花花绿绿的,他也不知道这花叫啥名。献花的姑娘想和张凡多说两句,“师哥,您今年收不收骨科专业的学生啊!~”

 

    张凡硬生生的挤出了笑脸,幸亏带了王红!王红一边接过花,一边笑着给拉着姑娘的手。

 

    “走,走,走,先在校园里面转转,你们毕业后,学校发展的很快,你看看,远处是老式的解剖楼已经建成了带中控显示系统的教学楼了……”

 

    有时候,这个世界很奇妙的,很多人觉得,靠脸在技术行业混不出来的。

 

    可真有这样的高手,先是从国内靠着脸蛋混到留校,然后接着靠脸混到金毛的常青藤,接着继续靠脸留在金毛常青藤当教授祸害金毛。

 

    绝对不夸张的。

 

    大清早溜了一圈,张凡看着当年的宿舍楼,颇有感慨的,什么解剖楼、什么先进的生化实验室,他一点不感兴趣,反正也没茶素的先进,他只是操心了一句:宿舍楼现在装电梯了没?

 

    学校的宿舍楼,六七栋,高十三层,这个层数给张凡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啊,这玩意当年张凡上上下下的腿都跑细了好几圈。

 

    “这是谁啊?大清早的,院长陪着不说,还让系花也跟着。”

 

    “不知道啊,这么年轻,不是公子就是少爷,谁求知道他是谁,赶紧跑,先去买个包子,然后去听张凡的学术报告会,张凡?”

 

    两学生反应过来了,“我去,这就是张凡师哥?我的偶像啊,同级的学生还努力想办法早点博士毕业呢,他已经成了三甲医院的院长了!”

 

    说实话,很多普通的学生其实不太羡慕张凡的手术水平,这玩意看不着摸不到的,真正吸引他们的是张凡院长的身份。

 

    真的,别看今天的报告被人关注的很多,大多数都没操心张凡技术怎么练的,关心最多的而是张凡怎么当院长的。

 

    回忆了一圈,院长带着张凡进入了礼堂。

 

    张凡在休息室偷偷看了一圈,他心里都诧异了,两千人的礼堂坐的满满当当的,甚至还有穿着白大褂的。

 

    “一些马上要毕业的学生,听说你这个师哥要来,都是请了假来的。”

 

    “惭愧啊!”张凡谦虚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