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他拿舌头进去我下面好爽:校花被两个男人绑着玩

2022-01-10 17:26:20情感专区
王东喜将清明节当天的安排按照侧重点给王忆讲了讲,讲完后就要回去了。 王忆说道:“支书、文书,你们留下一起吃顿便饭就是了,刚出锅的大馒头,味道很不错的。”

    王东喜将清明节当天的安排按照侧重点给王忆讲了讲,讲完后就要回去了。

 

    王忆说道:“支书、文书,你们留下一起吃顿便饭就是了,刚出锅的大馒头,味道很不错的。”

 

    “肯定香。”王东喜嘿嘿笑,“我早闻见这香味了,大迷糊不会炒菜,可蒸馒头擀面条的本事不差。”

 

    王向红瞪了他一眼:“没吃过馒头?看你那馋样。”

 

    王东喜讪笑。

 

    王向红说道:“我们家里都准备好饭了,你就不用忙活了。东喜文书,你先走一步,我跟王老师说几句话。”

 

    王东喜一听这正式称谓都出来了,得,咱该走了。

 

    王忆悄悄给他使了个眼色并瞥了蒸笼一眼,这让他心里一喜……

 

    等到他离开,王向红说道:“王老师,明天是清明,按照传统学生们要给祖宗和烈士扫墓,这样正好把他们都集合起来,就算是咱天涯小学重新启用了,行吗?”

 

    王忆说:“行,我已经备好课了。”

 

    王向红犹豫了一下,又说道:“王老师,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王忆说道:“支书你这是哪里的话?有什么话你直说就好。”

 

    王向红皱巴起眉头,道:“是这样的,王老师,按理说你放弃城里的单位来咱外岛的乡下当教师,咱全队人都该感谢你。”

 

    “你来了咱队里后,处处为社员、为集体考虑,去一趟城里不忘给咱集体带五十只肥鸡回来改善生活,现在又要给咱队里申请一台发电机,这些都是恩情,队里要感谢你!”

 

    “可是,”他口风一转,王忆知道重头戏来了。

 

    “可是从你个人来说,你还是有点问题的,思想上长了点毛、作风上不够贴近集体。”

 

    “特别是在吃喝问题上,有社员反应你刚请大胆喝了顿大酒,喝的还是瓶装酒,有这回事吧?”

 

    王忆无奈的笑了:“有。”

 

    王向红继续说道:“你刚请大胆喝大酒,今天又蒸白面馒头和油咸菜,我刚才看见了,你那碗咸菜用油不少,咱社员们一家一个月也用不上那么些油,结果你一次蒸了咸菜!”

 

    “这事也有吧?”

 

    王忆说道:“有,不过这没什么吧……”

 

    “这没什么?”王向红脸色严肃起来:“王老师,看来你是没认识到你的错误。”

 

    “你是大学生,应当清楚我们国家的建设才刚刚起步,这时候艰苦奋斗的作风可不能丢,特别是你是教员,首先要做好表率!”

 

    “大吃大喝是什么?是享乐主义作风啊!而且这很容易引起攀比风,今天你家吃白面馒头,那明天我家就要吃大米饭,今天你家炒一碗油咸菜,那明天我家就要做一顿红烧肉!”

 

    “老话说的好,千里之堤毁于蚁穴,领袖和各位领导为什么坚决批判享乐主义?因为享乐主义带来的影响是深远的,造成的破坏是无穷的!”

 

    王忆无语了。

 

    这老支书也太古板太保守了,这些话说出来搞的他以为自己不是在82年而是在62年。

 

    于是他反驳道:“但是支书,我只是吃个馒头,之前庄同志和徐经理来,您可是摆了宴席。”

 

    他以为这句话能将王向红一军,结果王向红的回答不假思索:

 

    “那不是我摆宴席,是咱队里摆,人家远来是客,咱们当主人能不招待?那样岂不是要被人批评为自私、吝啬、铁公鸡?”

 

    “何况队里的宴席也只是用了些海货,没用上白面和大米,海货都是咱自己捞的,对队里来说不值钱,白面和大米不一样,这些东西多金贵?”

 

    “你要是天天蒸大虾、蒸螃蟹、蒸鱼,那我不说什么,你爱吃就吃,吃饱肚子才重要。可你是今天炖鸡吃大米饭、明天喝瓶装酒、后天大锅蒸馒头!”

 

    “这能行?这不行!”

 

    这番反驳把王忆跟镇住了。

 

    吃大虾螃蟹不是享乐主义,吃米饭馒头是享乐主义……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看到他低下头不说话了,王向红放宽了语气:

 

    “王老师,我今天批评你不是因为你不好,而是你太好了,我不妨向你直言,你有眼界有文化有同学关系,往后队里的船舵需要你来把持。”

 

    “这种情况下你必须得提高对自身的要求,必须得给社员们给学生们竖起榜样。”

 

    “以前在部队的时候我们首长说,当领导的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

 

    “你要以身作则啊!”最后他已经苦口婆心。

 

    王忆没辙,只好表示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文学

    王向红拍拍他的胳膊表示安慰和鼓励,然后背着手离开了。

 

    他走了王东喜来了。

 

    贼头贼脑的来了:

 

    “支书批评你大吃大喝了,对吧?”

 

    王忆掀开锅子用包袱包了五个热气腾腾的大馒头递给他,说道:“对,他要是看到我给你馒头,估计还要批评我腐化干部意志、拉干部下水。”

 

    王东喜嘿嘿笑道:“支书人好,一心为公家,铁面无私,对咱社员、对咱集体真是掏心掏肺了。因为咱队里连续几年是计划生育后进队,他几次推迟要孙子的事。”

 

    “这些没的说,可是他老思想、老古板,唉,不肯接受先进的文化知识,所以我看扫盲不重要,扫掉僵化思想才重要!”

 

    王忆高看他一眼。

 

    这话很对。

 

    王东喜对他点点头,塞给他一袋子海米:“你嫂子自己晒的,尝尝,味道很不赖。”

 

    “那啥,下次喝酒记得喊我一嗓子,我过完年一口酒还没喝呢。”

 

    王忆哈哈笑:“行,下次我去沪都给你捎两瓶瓶装酒。”

 

    他回到屋里,王丑猫关心的问:“王老师有什么事吗?”

 

    “没事,咱继续吃咱的。”王忆往桌子上一看,“我草,不是,馒头呢?全吃出来了?”

 

    王丑猫解释道:“我就才吃了三个,大迷糊吃的多,吃了七个。”

 

    大迷糊摸摸肚子露出神秘的微笑:“还不够!”

 

    晚上王忆躺下睡觉,老黄依偎在他身边。

 

    听着海浪拍岸声,他感觉时间过的挺快,竟然马上就是清明节了。

 

    他没想到自己跟所有学生的第一次见面是清明节。

 

    说实话,心里多少有点紧张的。

 

    他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夜,第二天他被叫醒了:

 

    “王老师,你怎么还在睡觉呀?”

 

    王忆迷迷糊糊的爬出睡袋说道:“为什么不睡觉?上工钟不是没响吗?”

 

    王东喜说道:“今天清明,队里歇半天不上工,给亲人上坟添土。”

 

    王忆摸了摸头,急忙开始收拾。

 

    第一次跟学生们见面,他得收拾的利利索索。

 

    王东喜递给他一套衣裳,说道:“这是支书让我给你捎过来的,你试试合身不?”

 

    王忆一看,是一套青色列宁装。

 

    他穿上后王东喜看了看,满意的点点头:“不错,都说人靠衣裳马靠鞍,王老师一表人才,这衣裳跟着你增光了。”

 

    说着又给他衣服的上口袋里别了一支钢笔。

 

    王忆对自己现在的打扮挺好奇的。

 

    可惜没有镜子。

 

    学校前的操场空前热闹,已经有不少孩子来了。

 

    他们带着小白花,这是头一天晚上家里老人给折的,待会要给烈士们献花。

 

    王忆背着手、昂头挺胸的走到操场前。

 

    独自坐在教室门口的王丑猫站起来喊:“王老师好!”

 

    王忆挥挥手:“同学好。”

 

    其他学生听到声音纷纷转过来,也急急忙忙的问:“王老师好!”

 

    王忆微笑道:“同学们好!”

 

    这一刻,他万众瞩目。

 

    今天天色阴沉,阴云密布。

 

    学生们三三两两到来,王忆看看天色,没看出这是几点。

 

    自己该有块手表了,他默默的寻思着。

 

    可能是新学校重开第一天,家里面特意把孩子收拾了一下。

 

    衣服裤子难免有补丁,但好歹干净,他们脸上手上也干净,就是头发乱七八糟。

 

    小女孩还能扎辫子,男孩子全是鸡窝头、乱草头,他们凑一起昂起头,就跟一团杂草丛突然冒出来了一样。

 

    王忆觉得天色还早,琢磨着要不要给男孩子们理个发,恰好这时候王向红急匆匆走来。

 

    于是他招手打招呼:“支书,我……”

 

    “你今天好好表现,”王向红抢在他前面说道,“咱天涯小学今天重开,而且来了你这个大学生教员,公社里头和县里头都挺重视的,派了报社的同志来拍照和写稿子。”

 

    王忆一怔:“有记者来采访?”

 

    王向红点头:“对,刚接到上级的通知,所以我赶紧来通知你,今天可不能拉胯!”

 

    王忆心里打鼓面色却不改。

 

    我不能真牛逼但我会装逼。

 

    他怕王向红看出自己内心的惶恐,便将先前的想法提了出来:“支书你看咱这里的孩子都头发乱糟糟……”

 

    “让他们赶紧回家洗头,换一身过年衣裳。”王向红打断他的话。

 

    王忆说道:“不是,我给他们理个发吧,你说这行不行?”

 

    王向红吃惊的瞪大眼睛看向他:“你还会理发?现在大学生啥都会干吗?”

 

    王忆说道:“我哪有理发的手艺,就是我从沪都带了个理发推子过来,这推子带模具,可以给他们统一理寸头。”

 

    王向红听到这话心花怒放,说道:“那敢情好呀,你去准备准备,我给你组织队伍!”

 

    他冲学生们挥挥手:“女娃娃都回家,穿上新衣服、扎上头绳。”

 

    “男娃娃四年级、五年级的留下,一二三年级的都赶紧回家也穿上新衣服。”

 

    “育红班的别来了——算了,来吧,得向组织和群众展现咱学校真实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