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黑人大战白人XXXXX|官场风韵美妇出轨

2021-11-26 08:24:02情感专区
“你们今晚不是四人约会嘛,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亚当接到电话很诧异:“不顺利?”

“非常顺利。”

莱纳德吐槽道:“我们

“你们今晚不是四人约会嘛,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亚当接到电话很诧异:“不顺利?”

    “非常顺利。”

    莱纳德吐槽道:“我们还顺便验证出了爱因斯坦错了,当速度无限接近于光速时,时间不会变慢,真正会让时间无限变慢的是待在霍华德和伯纳黛特身边。”

    “那么糟糕啊。”

    亚当笑了起来。

    “你绝对无法想象。”

    莱纳德吐槽。

    “所以你这是电话遁?”

    亚当调侃道:“只是你把佩妮一个人丢在那边,不怕晚上完不成每日的祷告?”

    “……”

    莱纳德听到这个带点颜色的调侃,顿时想到打这个电话真正的原因,一脸纠结:“亚当,我问你个事情……”

    “你说啊,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好说的?”

    亚当惊讶道。

    “你当初真的只是因为看到我妈妈写的书,才特意找我的?”

    莱纳德问道。

    “嗯。”

    亚当毫不迟疑。

    他当时的确是特意去找莱纳德,想要增加智慧点的。

    “那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莱纳德迟疑道:“不仅把我当朋友,还帮我出头?”

    “这还用问?”

    亚当隐约猜到了什么,笑道:“你是忘了你当初有多惨吗?我们可是隔着储物柜,没有见面,就先聊的天。

    你和我畅聊了你那些被霸凌被欺负的场景,说被塞进那么小的储物柜,根本不算什么。

    在我的印象中,除了小强的主人,谁都没人比你惨!

    妥妥的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试问但凡是个人,只要有能力,谁不会看顾你一下?

    更何况我当时就立志当医生。”

    “呵呵。”

    莱纳德想起当初和亚当初遇的场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于这个解释也接受了,只是好奇道:“小强和他主人是谁?”

    亚当解释了。

    “哈哈,还有这么搞笑的人?”

    莱纳德顿时笑喷了。

    “喜剧的内核是悲剧啊。”

    亚当提醒:“你应该最有体会,仔细想想,你还真觉得好笑吗?”

    “……”

    莱纳德想到自己被霸凌的日子,一阵阵真·蛋疼感袭来,再也笑不出来了,然后他就重新想到正题:“亚当,你和我姐姐在合作,是不是?”

    “嗯。”

    亚当心道果然是这事。

    “你为什么没和我说过?”

    莱纳德怀疑道。

    “我没吗?”

    亚当神色自然道:“或许是忘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啊。”

    “对于我是大事!”

    莱纳德不满道:“你是我好朋友,你最清楚我在家里的地位,每次家里什么事情都是我最后一个知道。

    你和我姐姐合作的事情,我还是从伯纳黛特口中知道的。

    佩妮说……”

    “哈哈。”

    亚当听完莱纳德转述的柯妮的推测,忍不住笑了起来。

    “是不是真的?”

    莱纳德语气复杂的问道。

    这里面既有不快,也有期待。

    不快嘛,自然就是这事瞒着他了。

    期待嘛,则是从前他虽然和亚当是好朋友,但却没有什么独特的羁绊,比不上谢尔顿的高中同学和一家子的亲密关系。

    在纽约那会,亚当和老友圈他们的相处,他也是看在眼里的,远远比和他相处的更加亲昵。

    如果佩妮猜测的是真的,虽然这样不太好,但他的确感觉和亚当更亲近了。

    “这个推测有着严重的漏洞,你没发现吗?”

    亚当笑道。

    “什么漏洞?”

    莱纳德不解又失望。

    看样子,多半不是了。

    “你忘了,前几年,圣诞节,我才和莱切尔第一次见面。”

    亚当提醒道:“你也了解你姐姐,和你妈妈、谢尔顿的性格都很相似,如果我们之前真的认识,你觉得她会演刚和我认识的样子?

    她会演吗?”

    “她不会,她演给谁看啊,她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她才懒得演呢。”

    莱纳德苦笑。

    佩妮虽然有时候会灵光一闪,但到底不像他的那种机灵,智商上有太大的漏洞,也怪他自己,没有及时把握住,将这个漏洞堵上,才闹出了这个笑话。

    “不仅如此。”

    亚当继续分析道:“如果真像佩妮所说,我和莱切尔好上了,你是知道你姐姐那个人的,你觉得现在最大的可能是什么?”

    “是什么?”

    莱纳德不想多想了,一想就头疼。

    “最大的可能是你早就当舅舅了!”

    亚当吐槽。

    “……”

    莱纳德无言以对。

    这可太对了。

    他立刻想起来,当初圣诞节,亚当和阿德勒博士第一次去他家,见到他姐姐。

    他姐姐当着阿德勒博士的面,就想要和亚当做个繁衍的实验,说亚当是人类高质量男性代表,有义务为人类的进化做出贡献。

    而如果亚当真和他姐姐关系密切。

    以他姐姐那个性格,肯定早就明里暗里一心取经,然后取经成功,让他荣升为几个孩子的舅舅了。

    没错!

    以他姐姐和他妈妈相似的性格,单一孩子,不好做实验,肯定会多生几个做参考组啊。

    “你不想要孩子吗?”

    莱纳德忍不住问道。

    “无所谓吧。”

    亚当想了想:“没有特别想要,也没有特别不想要,看时机吧。”

    “你和我姐姐……”

    莱纳德很纠结。

    “我们是很好的合作伙伴。”

    亚当笑道:“未来或许能一起冲击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好吧。”

    莱纳德也不再多说什么,又和亚当聊了几句,挂断了电话。

    该问的他都问了,再问下去,他怕亚当反问他,是不是想当舅舅了。

    那让他到时候该怎么回答啊。

    “佩妮,对不起……发生了什么?”

    莱纳德收起手机,回到餐桌前,刚想为自己离开佩妮一个人待在这种尴尬到爆炸的场景道歉,却突然发现两个尴尬人正聊的热火朝天,连他来了都没在意,不由目瞪口呆。

    “我是世界上最好的红娘。”

    佩妮低声却又骄傲的说道。

    莱纳德听完大概,只能竖起大拇指,这个世界真是无奇不有,笑话笑的最后,小丑却是他们自己。

    看起来,这两位还真有可能是真命天子真命天女。

    “亚当那边怎么说?”

    佩妮举着红酒喝了一口,凑过来低声问道。

    “不是你想的那样……”

    莱纳德解释了一下。

    “真的假的?”

    佩妮很不爽,刚才她真觉得自己智商在线,柯南附体,因此不愿意接受这个解释:“你姐姐真是那样的人?”

    “等你见到你就知道了。”

    莱纳德叹气道。

    “你一年见她几次?”

    佩妮好奇道。

    “……我已经三年没见她了。”

    莱纳德苦笑道。

    “……”

    佩妮嘴角一抽:“你确定她是你亲姐姐?连你都三年见不到她一次,你觉得我这个疑惑多久才能解惑?”

    莱纳德不知道答案。

    但如果这话被亚当听到,他或许会说:“一辈子总有一次两次机会的。”

    Emmm。

    原时空中,连莱纳德和佩妮的婚礼,莱切尔都没来。

    佩妮这个弟媳想要见大姑子,还真是要以一辈子来计算次数的。

    “……以前我不知道。”

    莱纳德见佩妮目光怪异的看着他,只能尴尬道:“但现在有亚当在这边,或许你很快就能见到她了,到时候记得通知我一声,我也有点想她了……”

    “你让我看到她后,通知你?”

    佩妮差点喷酒。

    “嗯。”

    莱纳德很肯定:“因为不用想,我肯定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你们家可真怪啊。”

    佩妮无语。

    “其实也没那么夸张的。”

    莱纳德不想让佩妮对他家人产生负面影响,连忙遮掩道:“就是一般的科研家庭。”

    四人约会,就在这种氛围中结束。

    莱纳德开车,先将伯纳黛特送了回去,目送伯纳黛特进了公寓楼后,莱纳德才重新启动汽车,准备回去。

    “你干什么?”

    佩妮从后视镜中,看着霍华德迫不及待的掏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立刻出声阻止。

    “我给伯纳黛特打电话,约第二次约会。”

    霍华德坦白道。

    “现在?”

    佩妮无语道:“你不怕吓到她?一般约会都是等18个小时,然后再约下一次约会的时间,这样才不会显得太饥渴。”

    “哦,佩妮,我还以为你了解我呢。”

    霍华德顿时含笑看着佩妮。

    “……我的错。”

    佩妮嘴角一抽。

    她竟然以为霍华德是一般人。

    “别管他,他就是那么饥渴!”

    莱纳德一边开车,一边吐槽。

    “我只是不想重复你的老路罢了。”

    霍华德反手就怼了回去:“我觉得还是听亚当的,比较好。”

    “亚当怎么样?”

    佩妮好奇道。

    “亚当和我们说过,第三次约会就可以鼓掌了。”

    霍华德振奋道:“而莱纳德完全就是反面教材,和你拖了足足两年,才走完这三次约会!我可不想学他!

    我对伯纳黛特感觉很好,她对我也是,我要趁热打铁,赶紧走完三次流程!”

    “……”

    莱纳德见霍华德这么贬低自己,还在佩妮面前,立刻不干了,嘲讽道:“不用担心,只要你还和沃罗威茨夫人住在一起,就不用担心伯纳黛特不上钩。

    因为你们谈恋爱,全靠了沃罗威茨夫人啊,你确定是你在和伯纳黛特谈吗?”

    “那是我亲妈!”

    霍华德一呆之后,理所当然道:“只要能亲自体验最后的鼓掌,谁谈都一样!”

    说完,就给伯纳黛特打去了电话:“是我,霍华德,你到公寓了吗?没事,我只是想和你早点约下一次约会,明晚可以吗?

    明晚你要加班,不行?

    那后晚?

    太棒了!”

    约好之后,挂断电话,霍华德得意的看着莱纳德:“看到了吧?两天和两年,是多少倍差距?”

    莱纳德:“……”

    次日。

    医院。

    换衣室。

    “肖恩,你这是风筝?”

    同一届的女实习医生,看到肖恩拿着一个花风筝走了进来,忍不住笑道。

    “嗯。”

    肖恩回答依旧是那么简洁。

    “你还喜欢玩风筝?”

    有男实习医生略带嘲笑的问道。

    “喜欢,霍华德、谢尔顿他们都喜欢,今天大家一起约好了去斗风筝。”

    肖恩开心道。

    “这有什么好玩的?”

    有人嗤笑道。

    “这是一项极具竞争性和激烈性的运动,还考验每个人的动手能力。”

    肖恩解释道:“每个人的风筝都是我们自己做的,谁赢了,就缴获对方的风筝作为战利品,非常有趣的。”

    “我现在知道邓肯医生为什么对你这么好了。”

    有人感叹道。

    合着邓肯医生身边尽是这样‘有童心童趣’的朋友啊,怪不得肖恩被邓肯医生这么看重,亲自带,各种优待。

    只可惜换成他们,就算想装想演,也实在演不出来啊。

    上班时分。

    亚当看到肖恩,就笑道:“听说今天你也去和谢尔顿他们斗风筝?” 文学

>

    “嗯。”

    肖恩点头。

    “记得带着急救包。”

    亚当提醒道:“风一大,风筝的线会很锋利,谢尔顿他们被风筝线擦伤,可不是一次两次了,你也要注意。”

    “ok。”

    肖恩答应着。

    “墨菲医生真是有童心啊。”

    有人忍不住嘀咕道。

    “这是好事。”

    亚当看了他一眼:“玩什么不是玩?在家玩电子游戏,可不见得比约上三五好友,在春光明媚的日子,拿着自己精心制作的风筝,去户外好好斗一场,来的有趣!”

    “5个人怎么分队呢?”

    薇尔蕾特是知道谢尔顿四人的,现在见肖恩加入,不由好奇道。

    “说是5个人,但总有一个会有事。”

    亚当想到霍华德那猥琐的德行,忍不住摇头。

    哪怕现在已经和伯纳黛特约会了,但只要去公众场所,那猥琐的小眼神,一定不会只放在花枝招展的风筝上,而会放在花枝招展的人身上。

    一言不合丢掉风筝就去玩尾随,经常上演。

    肖恩去完全可以顶霍华德的班。

    “而且就算都要玩,那也没事。”

    亚当继续说道:“他们刚开始两两分队,组队厮杀,等一队败了之后,有时候也会再队内单挑,肖恩完全可以参加最后的单挑。”

    “规则还挺丰富详细的啊。”

    薇尔蕾特笑道。

    “那是。”

    亚当笑道:“他们完全是当正规比赛来玩的,每个风筝都花费了他们不少的时间和精力,也投入了感情。

    一旦输了,那种感觉可不逊色于输了一场正规大赛,赢家更是如此。

    他会举着其他人的风筝,看向一个个输家,有时候唱起来都可能。

    你的风筝归我了~你的风筝归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