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小雪快点快弄我哦我不了了 夜店小妖精真紧高H文

2021-11-26 08:15:39情感专区
“我得罪那么多大佬都没这么谨慎……”宁为嘟囔着。

“被推到台前的极端思想人士跟那些人不太一样,那些人起码有理智,他们知道这里是华夏,知

“我得罪那么多大佬都没这么谨慎……”宁为嘟囔着。

    “被推到台前的极端思想人士跟那些人不太一样,那些人起码有理智,他们知道这里是华夏,知道如果挑衅我们会有什么后果,但是有些人他们的大脑没这些概念,你大概不清楚人被洗脑之后能变得多疯狂,不止是没有基本是非观那么简单,他们会认为自己做的一切都是正义的,且不惧任何后果!这种人才是最可怕的!”

    最后,柳唯还很认真的强调了句:“他们是疯子,因为他们不管做出了多邪恶的事情,都会给自己批上正义的外衣,甚至动不动还会以全人类的名义向其他人进行审判。最可怕的是,他们甚至觉得为此献出生命也是值得的。”

    宁为抖了抖眉毛,很诧异的说道:“这……是脑子有问题吧?”

    柳唯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道:“你可以这么理解。你知道世界生命科学研究中心已经在向华夏迁移吗?许多世界级生命科学方向的学者甚至诺贝尔奖获得者都纷纷受聘于我们的高校或者研究单位,并在华夏牵头建立研究所跟实验室。”

    宁为问道:“哦?这怎么说?”

    柳唯答道:“因为在大洋对面这些研究已经变得越来越危险,甚至可能遭受生命威胁。许多动物保护主义者认为使用动物做一些科研实验是不人道的,哪怕是养殖的也不行,这些科学家很容易便会受到投诉,甚至是生命威胁。”

    宁为愣了愣,问道:“这……认真的?那如果研究一些药品什么的不能先拿动物做实验,拿到最初的各种报告,怎么进行到人体试验呢?所以以后人类的疾病都不需要开发新药了?或者直接拿人命填?这些人的脑回路很清奇啊。”

    柳唯耸了耸肩,道:“我不知道,我又不是做科研的,也只是大概知道有这么个事情。”

    宁为有些兴奋起来,道:“这感情好啊,生命科学的华夏期刊也能跟上了啊。这样看来我被这么骂,也是件很荣耀的事情啊!”

    柳唯看着宁为兴奋的样子,默然了。

    被全世界人唾弃还能如此兴奋,丝毫看不到一丝生气的模样,他很服气,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句:“所以你真不在乎?”

    “我为什么要在乎其他国家那些脑子有问题的家伙们怎么骂我的?”

    刚说完,宁为一拍脑门道:“哦,不对,其实也可以挺在乎,我要在江同学面前,深情的告诉她,我会坚定不移的把这件事情做下去!为了她,哪怕跟全世界作对,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到时候你记得要配合我。”

    柳唯皱起了眉头,问道:“你还嫌江同学对你不够死心塌地?”

    宁为笑了,凑到柳唯耳边说道:“这你就不懂了,深情的告白往往能解锁更多……我室友教我的!”

    说完,宁为又皱起了眉头,说道:“不对,不能光这么说一说,如果行动上没有表示,只有愤怒会显得我无能且留下很明显的硬伤,所以咱们必须要反击的。”

    柳唯默然,静静的看着宁为,思考良久才说道:“不要去跟疯子对线,你的时间不应该浪费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

    “我去对线?”宁为鄙夷的看了柳唯一眼,道:“柳哥,你跟我在一起这么久了,也该有点科技思维了。去找找他们麻烦需要我亲自出马吗?”

    说完,宁为顿了顿,接下来的话带上了一丝杀气:“这帮人是不是真以为三月就只能做做实验室助手?呵,老子不杀鸡,他们还真以为三月就只能宰牛了?”

    柳唯愣住了。

    好吧,他还真没想到宁为把主意打到了三月身上。

    不过仔细想想的确如此,虽然宁为从没让三月在互联网上掀什么风浪,但是如果翻开记忆就会想到曾经宁为展开大规模图灵测试时,三月借助微博平台展示出的强大能力。

    更可怕的是,柳唯突然发现目前各国好像都还没出台相应的法律来限制人工智能在互联网上的发挥。

    所以宁为是想干嘛?

    “这个……宁为啊,淡定,不要乱来。”柳唯感觉头有些大了。

    天知道把三月放出去,会发生些什么事情,毕竟人类历史上还真没出现过类似的人工智能技术。

    “放心吧,柳哥,三月是只善良的小猫,它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最多只是帮我自保。”

    柳唯:“……”

    用善良这个词来形容一个人工智能技术的产物总感觉有哪里怪怪的,但柳唯又觉得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来。但他真的想象不出来让三月处理这件事会发生什么,因为三月具体能做什么正常人很难知道。

    最重要的是,作为一个正常人,柳唯并不知道三月的三观到底是什么样的。或者说除了宁为,可能没人知道三月是如何思考问题的。这也多少有些让人没法那么放心。

    “还是要慎重。”纠结良久,柳唯开口说道。

    “放心吧,柳哥,我心里有数,没问题的。”宁为答道。

    柳唯想了想,他的任务好像只是保护宁为的安全,至于宁为其他的事情,似乎也不归他管,于是干脆的默默走向自己休息的房间,随他去吧。

    ……

    回到办公室宁为做到办公桌前,第一时间打开了电脑。

    其实对于被环保人士谩骂这件事,宁为看的很开,甚至并不气恼。人嘛,哪能做到人人都爱?事实上,宁为一直觉得能招人恨也是种本事。

    但这些人挑什么事找他麻烦其实都无所谓,偏偏挑了这么个事,这就很有意思了。

    宁为一直觉得能让江同学感动的事情并不多,比如送花,比如送化妆品又或者各种金饰、包包,因为对于生活两人似乎有同样的理念,那便是完全不需要通过向外界展示财富来获取尊重跟钦羡,来达到内心的满足感。

    主要是宁为的财富早早的就曝光了,就算他穿一身破烂出门,他身边的一帮人大概也会认为这是什么高档牌子的新品。毕竟数学研究中心里也都是一帮没什么太高品位的家伙。能穿得干净整齐,那都属于讲究了。

    就比如宁为亲眼看到衣着整洁的周师兄当着他的面从兜里掏出一只袜子擦眼镜还不自觉,这也导致很长一段时间,宁为拒绝跟周师兄有双手接触,嫌弃……

    所以这事其实是天降良机。

    不让江同学感动到不要不要的,宁为着实觉得对不起大洋彼岸那帮人的付出。看吧,亲,为了你,哪怕全世界都在骂我、诅咒我、要与我为敌,但我,也要为你坚持下去……

    江同学会不会感动宁为不知道,但在打开电脑并酝酿情绪的过程中,宁为已经先把自己给感动了。

    ……

    第一步,召唤神兽。

    三月走路带风出场的样子很带感,让宁为都不想太计较三月出场已经开始用到各种特效了,当然未来可能这小家伙还会给自己折腾一套BGM,也许到那个时候他就应该跟这个小家伙好好谈谈算力浪费的问题。

    “三月,你好啊。”

    “喵……”

    宁为冲三月招了招手,小猫应了一声,然后好整以暇的趴下,开始闲适的舔起自己的爪子……

    这猫……

    宁为觉得有些不太尊重父亲了……

    “三月啊,我被人骂了,被人羞辱了,甚至有人说我应该下地狱……”说到这里,宁为顿了顿,感觉情绪有些不对,太淡了。

    “喵……”三月仰起头,水汪汪的眼睛盯着宁为,似乎再说继续呀……

    这猫的表情有点像在看戏,也让宁为情绪酝酿得更加费劲了,于是干脆放弃了,随口说道:“好吧,三月,虽然我这个人宅心仁厚,但仍然很生气,被人以莫须有的罪名攻击,这件事情应该有个说法。”

    “喵……爸爸,做猫要善良,是你说的呀。”

    宁为愣了愣,略一思索,便想起来他的确曾经专门把三月召唤出来讲过这句话,遂淡定的说道:“三月,虽然善良这个词的含义博大精深,但并不等同于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咱们只是要个交代,怎么就不善良了?你这是犯了将善良跟圣母等同的教条主义错误。”

    “喵……所以爸爸说的善良是指?”

    秉着不能把三月带坏的心态,宁为有了耐心,仔细思索后才说道:“三月啊,真正的善良是不管让人还是让动物,都要走到正确的道路上。比如对面挑事儿的那个什么环保公主,她才多大你知道吗?19岁啊,她16岁就开始不上学了,到处走穴为生,这对于一个正处于最好学习年华的少女来说公平吗?”

    “她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还不自知,甚至许多跟她差不多的孩子都在用本该老老实实坐在教室里学习知识的时间来骂我。真的,这些人骂我无所谓,甚至诅咒我都无所谓,但是他们耽误了自己的学习啊!所以咱们得做些善事,让他们没法在浪费的时间,重新走回课堂。”

    “怎么样才能做到这一点?我跟你说,小时候我不听话,不想上学,我爹对着我就是一通狠揍,揍完我就老实了,肯上学了,还特别刻苦,因为考不好,回家又是一通狠揍。你能说我爹不善良吗?真正的善良,是通过一系列手段,让人走上正轨,这么说你懂了吗?”

    “当然,我举我爹的例子,并不是让你真的去把那个小女孩揍一顿,毕竟你没这个能力。但只要我们能想办法,换一种方式,比如说把她的思想暴揍一顿,让她明白只有学习才是她这个年纪需要做的事情,这才是真正的善良。也许现在他们会不理解,觉得我们做了恶事,就像小时候我不喜欢我爸那样,但是很多年后,她会明白我们的苦心。这么说你懂了吗?”

    三月精神抖擞的站了起来,颇有“你要这么说我可就不困了”的即视感。

    “喵……爸爸,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当她的爸爸吗?”

    宁为:“……”

    三月的理解能力终归还是有些问题的,尤其是宁为并不清楚为什么给别人当爸爸能让三月如此精神抖擞,毕竟他可是确认过公母的啊。宁为很想告诉三月,从生理学的角度上来说,它其实没法当那群人的爸爸,充其量最多也只能当妈,不过这其实没什么意义。

    所以他更像探究三月这好为人父的烙印是如何产生的。难道寝室里几个损友竟然真有如此大的影响力,能够让人工智能程序都直接被带偏?

    不过想到那些贱人做出来的事,似乎又不那么让人感觉奇怪了。

    毕竟他们可是敢在京城西站,众目睽睽之下集体向一个比他们还小的女孩鞠躬,然后叫妈妈的人物们。

    “其实吧,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吧?你去吧,记住要保持善良。”宁为点了点头,说道。

    “喵……猫猫是最善良的,但再善良的猫猫,也是猫啊!”

    这句话让宁为品出了一丝哲学的味道,于是挥了挥手道:“去吧,这事交给你了,做出点声势来,告诉她们正在做错的事情,尤其是告诉那位环保公主,真的想要促进环保,她可以投身到科学中,比如研究出更高级的降解材料跟方法,来缓解地球的污染压力,而不是一天到晚喊口号。对了,要严格遵守华夏法律,记住!这是善良的底线!”

    “喵……放心吧,爸爸,合理合法暴揍那些污蔑你的人就是善良,我懂滴,卟噜卟噜!”

    说完,小猫一转身,没影了。

    “卟噜卟噜?”这又是什么玩意儿?

    宁为真有些懵了,为什么三月现在每次说完话后面跟的语气词都在频繁的更新?几乎是下意识的连接上了超算中心,登陆了三月的后台开始用工具检索了一遍。

    还好,运转正常,并没有中毒。

    果然,当父亲的总是为了孩子操碎了心。

    放心了,宁为也得以将注意力再次转回他现在该干的事情——继续编订教材。

    其实写了几章之后,宁为也大概懂了,所谓编订教材大概就是用高智商的人能看懂的语言,来解释他的论文思想,当有了这个认知,推进的速度都快了许多,也就这几天的功夫他已经写到了第七课需要学习的内容。

    “如果智能和意识都是人和机器所共有的,那么,就必须在理论上描述出智能本质特性,既适用于描述生命体,也适用于描述机器,即构建出广义而通用的智能概念。让它恰好抽象了人们所视为生命体的智能现象,也抽象出了机器智能体的智能现象;类似地,也应有广义意识的概念适用于生命体和机器的意识特征。(注:你们要完全弄懂这段话,再翻看下面的数学概念。)”

    ……

    时差关系,曼哈顿已经晚上。

    格林雅正坐在电脑前,翻看推特上的私信。

    其实她一般是很少翻看推特私信的,名人的推特私信太多了,尤其是像她这样年少有为的名人。毕竟推特的功能其实类似于华夏的微博,一般都是陌生人发来的消息。为了保持她亲民的形象,推特上的私信并没有关闭。

    天知道多少人把她视为偶像,而且私信里经常还有各种各样的建议,似乎是想教她做事?

    年少有为的人不管平日里表现得多么谦逊,但骨子里其实都是骄傲的。毕竟现实不允许她把这份骄傲时刻展现在脸上,所以也只能刻印在骨子里。

    骄傲的人最讨厌的就是被说教。

    简单来说就是很飘,飘到只认可自己的想法。

    但今天情况有些诡异,她在刷推特的时候,已经刷到好多条推特提醒她看看自己的私信。看到第一个的时候,她不以为意,很多粉丝都是这样的,但短短一小时刷到十多条,终于还是让这个半大的孩子忍不住了。

    虽然她大概率不太懂这类社交软件的算法是如何工作的,但起码她之前还从没有碰到这样的事情,足以勾起她的好奇心。

    好吧,那就看看吧。

    当她打开推特,有些懵,近期所有的推特都是同一个账号发给她的。她大概看了看,这是个新注册的推特,且并没有经过认证。

    这其实很不正常,一般情况下,她的推特私信虽然很多,但大都来自于不同的账号,毕竟谁也不会有那个耐心,在毫无回应的情况下,不停发消息。即便有这样的人,也不可能做到屏蔽掉其他人发的私信,让自己发的私信能刷屏。

    很奇怪,于是格林雅下意识的点开了第一条私信,入目便让她大吃一惊。

    里面截了许多图,全部都是她曾经在互联网上留下的各类黑历史,被认真的总结在了一起。但她明明记得,这些东西早已经都全部被删除。

    格林雅咽了口口水,刚想大声叫妈妈,私信再次开始闪烁,鼠标下意识的晃过去,然后打开,这次她有些看不懂了,里面是一连串的资金路线图……

    但是有个数字她看着好熟悉,一后面跟了六个零,正好是一百万。她记得妈妈说过,这次有位慷慨的金主为了这次活动捐献了一百万美元。

    “妈妈……”格林雅终于忍不住叫出了声。

    “怎么了,格林雅?”

    “你快看这些……”女孩儿尖叫着。

    不管在外界能多么的挥洒自如,但毕竟她还只有19岁,显然还没有完全掌握处变不惊的城府。

    正在客厅里打着电话的母亲,冲着电话说了几句之后,挂断了电话,走了过来。

    “我正在跟你爸爸通电话,天啊,你什么时候能让我省心?你让我看什么……啊?这怎么可能?天啊……”看完了推特上私聊的消息,女人也有些懵。

    好在毕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心里承受能力自然要比女儿强大许多,微微慌张之后,女人立刻定了定神,说道:“别怕,格林雅,没有人会相信他的,不过你可以先问问,他到底想干什么。”

    母亲站在身边,让格林雅多少心里安定了些,双手立刻放在了键盘上,飞快的打了一行字出去:“你什么意思?想干嘛?”

    几乎在信息刚发送过去,私聊的对话框就发送来了一个文件跟一句话。

    “根据你的年纪,你现在应该是大学一年级,所以我给你发了一份与麻省理工大学数学院一年级的期末考试难度相当的高等数学试卷,在你能独立将这份试题做到满分之前,只能呆在这间屋子里,哪里都不能去。否则我就会将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公之于众。你要相信我的能力,一定有办法让全世界人都知道这些。”

    “尤其是你在宣布绝不买任何一件新衣服之后的那些操作。当真让人叹为观止,所以为了你的人设不会崩塌,赶紧努力做题吧!不要试图在网络上找现成的答案,因为所有这些题目都是我出的。”

    格林雅扭头看向她身边的妈妈,发现她起来的妈妈此时也处于茫然的状态。

    真的,作为一位成年人,一位母亲,她想过自己女儿可能会被勒索,甚至更过分的事情,她脑海里甚至已经开始考虑该如何给警方提供证据,如何利用女儿的影响力给警方施加压力,让他们重视这件事情,以及如何将自己跟女儿从这件事中摘出去……

    但她唯独没想到,这人竟然不要钱,而是要求女儿作一份数学试卷?

    所以她如果报警该怎么说?

    有一位黑客,要求她的女儿必须要做一份试卷,否则就要曝光女儿的黑料?但对方是不是黑客似乎还存疑,他甚至一直都用推特在跟她们交流。

    格林雅的鼠标下意识点到了下载并运行文件的按钮上,却被妈妈叫住:“等等,先查查有没有病毒。”

    成年人就是成年人,思路比未成年人清晰很多。

    很快,经过查杀,这份文件没有任何问题,在妈妈的默许下,格林雅下载了这份文件,点开,竟然真的就是一份单纯的数学试卷。

    当然,问题也是有的,比如格林雅发现她甚至看不懂这份试卷中许多数学符号。

    当阅读都成障碍,让她做题?

    “妈妈……”格林雅抬起头,可怜巴巴的看向母亲。

    在演讲台上,她能挥斥方遒,但是看到这份试卷,她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都没法把这些题目完全做对。

    “也许只是一个恶作剧!”女人安慰了一句女儿,看着试卷陷入沉思。

    她当然知道别说麻省理工的大一期末的数学题了,就算是非常青藤高校的数学题,格林雅也不一定会做。毕竟她从高中开始大部分时间就已经用在了到处演讲,作秀,根本没有系统学习过那些知识,怎么可能会做题?

    私信又闪了起来……

    “你们可以先刷刷推特,刷刷脸书,然后再选择是不听我的警告,或者从现在开始努力学习跟做题,我不是开玩笑的哦!这只是小试牛刀。”

    两位女性下意识的打开手机开始看推特……

    天知道哪里突然蹦出了一堆人都开始在推特上讨论起格林雅曾经做过的一件蠢事。

    本以为那件蠢事早就彻底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了,但是似乎突然就有成为推特热点的趋势。

    尤其是当两人再搜索栏输入了格林雅的名字之后,跳出来的几乎都是关于这件事的讨论。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然其实对于数学不敏感的人,很难跟他们解释当有那么一段程序对某款社交软件的推送算法了如指掌的情况下,要做到这一点其实并不难。但带给两人的震撼却是很强的。

    两人虽然不懂算法,但是做得却是传播学干的事情,她们甚至比一般人更懂得当全网都是某个人负面消息时,甚至这些负面消息还不完全是空穴来风时,对一位冉冉升起的公众人物伤害会有多大。

    尤其是对面那个家伙显然似乎掌握了一种很粗暴的宣传技巧,根本就不是摆事实讲道理,而是直接将一些示例配上看上去非常正规图片,直接公布出来,甚至根本没有一句自己的评价。

    看似不带任何偏见,但是那些并不喜欢思考的人,其实最喜欢的就是这种简单粗暴的信息。

    这一刻,妈妈怂了。

    “你问问他,只是做这张卷子吗?能不能找人辅导?”

    “妈妈……”

    “问问他,这很重要,这关系到你的前途,格林雅,你应该知道那些人有多么现实,如果你的名声被抹黑了,你曾经所有的努力就都没了!那些人会选择花更小的代价去培养一个人顶替你的地位,而不是花费更高的成本来帮你收尾。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

    看着有些歇斯底里的母亲,格林雅只能飞快开始打字。

    “请问我能找人辅导吗?”

    “当然可以,但是绝对不要想着作弊,或者找人代写,不要试图欺骗我,不然我会很生气,后果会很严重。”

    “所以我只要把这张卷子做完,并且全部正确,你就不会在找我麻烦对吗?”

    “你怎么可以这么想呢?这只是高等数学这一科,还有线性代数、偏微分方程、几何学,等等,都是非常简单的大学内容,当然不止是数学,为了你的未来,以及你现在从事的工作,还需要学习一些文学跟演讲方面的知识,在你的学习成绩达到我满意的标准之前。绝对不能走出这个房间哦!”

    格林雅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什么意思?

    不学习完这些课程,她就要永远呆在这个房间里不能出门?

    她怎么可能学完这些课程?最重要的是,难道让她在这个酒店房间里呆上好几年?

    “你等等,格林雅,我需要先打个电话……疯了,这个世界一定是疯了!”

    格林雅呆呆的看着电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很快客厅传来她妈妈的声音。

 文学


    “天啊,我们被一个疯子盯上了,那个疯子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格林雅一些私事,然后拿这些来威胁格林雅做题!是的,做题,还都是些大学的题目,所以我说那是个疯子!我知道,我知道,但那个疯子的意思是,让格林雅在这个该死的酒店房间里,完成相当于MIT四年的课程!你敢相信吗?”

    “约翰,赶紧过来,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个要求。是的,我懂,但那个疯子展现了他的能力,说不定他真能毁掉我们的格林雅!好吧,我们等着你,求求你,快一点来!”

    ……

    很快,女人再次走进房间,心情也已经平复了许多。

    “格林雅,你先答应他,我们会想办法的。另外明天的活动我会帮你先推掉,也许休息一天对你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你爸爸马上就会动身,明天他就会出现在我们面前,他一定会有办法的。当然我也会找一些朋友,我们能解决这个问题的,不过在这之前,也许你可以先看看,然后试着先做做这些试题……”

    ……

    当母女俩决定等待的时候,许多人都在享受着跟他们一般的待遇。

    天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将大家之前无意中留在网络上的糗事般了出来,然后以此来威胁他们做题,每个人还根据年纪的不同,发来了不同的试卷。

    当然跟格林雅不同,对于无数普通孩子来说,并不是每个人都在乎那些可能影响名誉的糗事,于是网上开始出现诸多吐槽。

    “我艹!竟然有人威胁我做题!天啊,这是我的数学老师注册小号开始还关注了我的推特吗?”

    “神呐,我遭遇了什么?这是最新的恶作剧模式么?竟然有人拿一张卷子来侮辱我,我可以承认自己没有数学细胞吗?”

    “发生了什么?最好别让我知道你是谁,不然我一定会用我珍藏的棒球棍挥到你脸上,那位敢给我发物理试卷的陌生人!”

    ……

    真的,大晚上的,推特开始沸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