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捣得又深又狠又湿 粗腐书bl屁肉

2021-11-26 08:05:20情感专区
略一沉吟,打开卡书。

一张很久不用的卡牌被他抽了出来。

赎罪劵。

这张卡牌能让敌人自己打自己一次。

——但面对眼前这种情况显然不够用啊!

略一沉吟,打开卡书。

    一张很久不用的卡牌被他抽了出来。

    赎罪劵。

    这张卡牌能让敌人自己打自己一次。

    ——但面对眼前这种情况显然不够用啊!

    柳平又抽出一张卡牌。

    圣水!

    圣水具有肛裂效果!!!

    柳平朝下方的巨大竖瞳望了一眼。

    对方只有一颗眼睛,要怎么施展肛裂?

    算了,不管了!

    他一挥手,两张卡牌顿时消失不见。

    这一幕被下方的巨大竖瞳看见。

    它以惊奇的语气说道:“卡牌?你们人类什么时候创造了卡牌?”

    “这是个秘密。”柳平道。

    长刀一扬。

    百千万道无形刀芒从刀身上播撒开来,朝着大地上蠕动不休的血肉斩去。

    所有血肉瞬间收了起来。

    一个长着竖瞳的巨人缓缓起身,站在柳平面前。

    它的身形足有数十米高,身上散发着阵阵迷雾,每一片雾气都在不断沸涌。

    巨人伸手从地下一拽——

    一根由无数尸体组成的长根被它握在手中。

    “我承认你的刀术已经达到了凡人的顶端,但要想与我战斗,还差了太远。”

    巨人隆隆说道。

    柳平默默的抽出第三张卡牌——

    金苹果!

    一颗金苹果出现在他手上,被他直接抛向巨人。

    巨人不假思索的张口一吸。

    金苹果顿时被它吸入口中,吞了下去。

    至此,圣水、赎罪券、金苹果三张神圣系的卡牌都被柳平用了出去。

    “来吧,你将成为我这根尸棍上的一员。”

    巨人高高举起棍子。

    那棍子上所有的尸体睁开眼,全部朝着巨人放出暗紫色的光芒。

    巨人的胸口顿时被射穿了一个洞。

    赎罪券起效果了!

    柳平高高扬起长刀,朝下一斩——

    只见一抹寒光穿透了巨人的身躯,在它身后化作一道通天彻地的锋利刀芒,一直朝着远空飞射而去。

    巨人的小半边身子被斩落在地上,剩下的那一部分屹立实在大地上。

    “没用的,凡人,身躯只是我的暂住物,而你的灵魂才是我的养料。”

    它一边说着,一边朝着柳平抬起手。

    柳平手中的百纳刀猛然一震,传音道:“不好,它要动真格的了,你想打赢它,唯一的办法是想起当年的那件事——”

    百纳刀上忽然爆发出一阵奇异的微光,瞬间便没入柳平的手臂,顺着他的手臂一直进入脑海。

    恍惚间。

    柳平仿佛看到四周的景象变了。

    他发现自己站在一个正在毁灭的星球上。

    大地被熔浆吞噬。

    世界不断的化为微末,飘散在宇宙之中。

    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

    “它又要拼牌了——假如它完成了拼牌,那么它的一切伤势都会恢复,这完全没有办法。”

    “世界在每一次拼牌中失去一种固定的法则。”

    “到最后,众生没有任何力量可用。”

    “而它却会强大到极点。”

    柳平朝前方望去。

    只见一个气势更加磅礴的血肉巨人站在不远处。

    四面八方,无数的卡牌飞来,在它背后拼成了一幅图案。

    那个声音叹了口气,无比遗憾的说:“我知道的太晚,这一次已经无法战胜它——”

    “想来想去,唯一破开这一招的办法,唯有在战斗一开始就成为一张卡牌,加入到它所拼的卡牌中去,它的这一招就会不攻自破。”

    电光火石之间,所有异象远去。

    柳平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血肉巨人依然举着手,指向自己。

    只听它发出了咆哮声:“来啊,当前世界所有被我化为卡牌的存在,把你们的力量给我!”

    血肉大地上浮现出一张张卡牌,朝着巨人的身后飞去。

    就是此刻!

    柳平心念电闪,忽而喝道:“娅娜!带我过去!”

    “好。”

    娅娜从他身后出现,将他紧紧抱住,猛然化作一道暴鸣的金芒,疾速绕过巨人。

    她带着柳平来到了那重重叠叠的卡牌之中!

    只见柳平身周浮现出淡淡的金色长框。

    他也化作了一张卡牌!

    四面八方的卡牌整整齐齐的拼在一起,但柳平混进来的时候,这些卡牌顿时变得不稳定了。

    一行小字跳出来,浮现在柳平眼前:

    “你展现了自己身为神圣骑士的职业卡。”

    “此卡牌与对方的噩梦卡牌套不相容,无法协力完成本次拼卡。”

    巨人猛的转过身,想要将卡牌再次收拢——

    但它仿佛遇到了什么问题,浑身一僵,双腿猛的夹紧。

    柳平喝道:

    “娅娜,你也来!”

    “好!”

    娅娜也钻进了牌堆,站在柳平身旁。

    这一下,所有卡牌顿时再也无法拼成一幅完美图案。

    轰!!!

    所有卡牌散开。

    卡牌上一个个职业者发出了痛苦的嚎叫。

    一连串的轻响声中,他们从卡牌中脱身而出,齐齐望向柳平。

    “我已经死了。”

    “骑士,我被它束缚了灵魂。”

    “杀了我们!快!”

    “我不想成为怪物,快杀了我!”

    众职业者哀求道。

    柳平握住长刀,身形一旋。

    一抹冲天的森然刀芒朝四周扩散开来,令所有的怨灵全部消散。

    血肉巨人踉跄着退了一步。

    迎接它的,是柳平的又一道刀芒。

    唰!

    巨人的身躯缓缓倒下,而它的头颅却被斩飞出去,越过长空,掉落在血肉大地上。

    头颅顿时裂开。

    只见头颅中是一座小型的血色祭台。

    一个手持黑伞的男人站在祭台上,浑身上下长满了眼睛。

    柳平瞳孔骤缩。

    是他!

    那个持伞人!

    他不是逃掉了么?为什么会在这里?

    柳平猛然想起了马人的占卜预言:

    “以噩梦行事的人,并不知晓噩梦的真正恐怖。”

    “直到他遇见真正的噩梦,便会失去自我,从此秉承噩梦的意志前来收割一切。”

    预言应验了。

    柳平叹了口气,一手持刀,一手摸出了海底之书,远远的朝持伞人望去。

    持伞人也在以一种奇异的表情打量着柳平。

    须臾。

    他张开嘴,发出时而尖利,时而沙哑的声音:

    “噩梦的第一张牌,是血肉巨人。”

    “这张牌曾经毁灭了无数神柱,在那些神柱上,各种文明和众生都对它一筹莫展,直至绝望的走向死亡,也找不出它的任何破绽。”

    “在漫长的时光中,从未有人能破开血肉巨人的拼牌。”

    “柳平啊,你是第一个。”

    柳平看了一眼手上的海底之书。

    只见书页上浮现出一行小字:“已记录。”

    柳平将海底之书一收,开口道:“以后会有更多人知道如何对付你这一招了。”

    持伞人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容,轻声道:“血肉巨人只是噩梦的第一张卡牌,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说话间,大地上的血肉开始消失。

    不仅如此,连巨人的身躯也开始慢慢变得干枯,最终只剩下一堆巨大的骨骼。

    持伞人所站的位置乃是巨人头颅的中央,在他周围,所有血肉渐渐干涸萎缩,而持伞人的身形也渐渐变得虚幻。

    “哦?我要离开这个世界了,看来只有等下一次交手了。”持伞人看着四周道。

    “让我们把刚才的话说完,也好下次相见。”柳平道。

    “哈哈哈,蠢货——战胜血肉巨人唯一的好处是,你们将会体验到更多的绝望与恐惧,因为当它失败的时候,那么第二张噩梦卡牌就会出现。”持伞人道。

    “如果第二张噩梦卡牌失败呢?”柳平问。

    “噩梦是无尽的。”持伞人道。

    他以同情的语气说道:

    “我也不知道噩梦卡牌到底有多少张,但就算你们在噩梦中一直获胜,那也没有任何希望——因为噩梦卡牌只是它的主人用来取乐的工具——没有人知道它的主人有多么强大。”

    “如果它真像你说的那么强,又为何要对付众生?众生在它面前,应当连蝼蚁都不算。”柳平道。

    持伞人脸上的神情变得疯狂而满是戏谑。
 

 文学

    “答案其实很简单——”

    “主人总是说着众生难吃的话语,其实不过是一种埋怨,因为能达到神秘、乃至奇诡层次的生命体太少了。”

    “说来说去,还是那个道理:”

    “因为众生有罪——它们太弱了,生来便只能当食物啊,柳平。”

    柳平静静听着,忽然道:“我一直想问你,你总是举着一把伞,可知道伞是用来干什么的?”

    持伞人一怔,似笑非笑道:“伞自然是用来遮挡风雨的,但更深的秘密就不能告诉你了。”

    柳平道:“没错,但我看过你的回忆,你从来都没有为任何人遮挡过风雨,所以怎么说呢——我觉得你的造型很失败。”

    持伞人脸上浮现出一股怨毒之色。

    “噩梦的时代就要来了,柳平,你不会有任何遮挡风雨的东西,我可以保证这一点。”他说道。

    “我想试试。”柳平道。

    “走着瞧。”持伞人道。

    话音落下。

    持伞人的身形变得愈发透明。

    他从这个世界中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