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把腿扒开让我添个痛快 被紧致温热包裹着撞击

2021-11-25 17:13:40情感专区
在很多人眼中,事实早就清楚明了。

“你收买不了统领乌皮,于是收买了谷赤察,然后让谷赤察对乌皮下手。”

完颜晟像是洞察一切,“有谷赤察呼应,移剌保算

在很多人眼中,事实早就清楚明了。

    “你收买不了统领乌皮,于是收买了谷赤察,然后让谷赤察对乌皮下手。”

    完颜晟像是洞察一切,“有谷赤察呼应,移剌保算计,再加上宗干之力,合剌的合法继承之名,你觉得只要我不能出现,宫中的一切已尽在你的掌控之中。是以你才敢大模大样的入宫,擒住一直代替朕处理政事、留在宫中的韩企先,然后借关切之名,搜寻我的下落……”

    “是谁?”完颜宗翰突然怒吼一声。

    他蓦地发现,自己渐渐处于无力之中,若再不呼喊,他只怕自己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你觉得呢?”完颜晟反问道。

    完颜宗翰怒道:“完颜希尹,你给我滚出来?”

    杨幺亦是如此猜想。

    若非完颜希尹,谁能将完颜宗翰的密谋如此清晰的透露给完颜晟?

    可完颜希尹为什么这么做?

    沈约脑海中却闪过一个白发苍苍的面容,内心悸动。

    背叛的不像是完颜希尹!

    完颜晟故意不说,就是想借此打击完颜宗翰。

    一个人若是信心全失,那和死了差不多,也绝对再做不了什么。

    完颜晟笑了起来,“宗翰,你不想辩解了吗?”

    完颜宗翰呼吸粗重,如同困兽般,他看向完颜宗干,完颜宗干却未看他。

    “你想拖宗干下水吗?”完颜晟略带嘲弄道,“以前的宗翰,素来都是一肩承担所有的事情,如今连这点操守都无法遵行了吗?”

    完颜宗翰额头汗珠虽落,却突然挺直了腰板,“吴乞买,你赢了。”

    完颜晟眯起眼睛。

    吴乞买是他在女真族人中的名字。

    他自然看出完颜宗翰有了反击之意。

    一场惊心动魄的谋反被他完颜晟悄无声息的化解,如今大局已定,是什么给了完颜宗翰反击的勇气。

    “但你还不会对我动手的,是不是?”完颜宗翰反问道。

    完颜晟微笑道:“事情开始有趣了。宗翰,你又变回从前的模样了。”

    方才的他神色始终淡漠,无被叛变的震怒,无被谋反的心惊,因为一切均在他的掌控之中,可到如今,他的笑容中却有了警惕之意。

    完颜宗翰任由额头的汗水滴落,但目光却有了咄咄之意,“都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其实不对的。”

    众人一怔,不想完颜宗翰这时候会说出这么一句话。

    沈约心道——完颜宗翰最后的救命稻草就是香巴拉,他亦准备拿此一搏。

    完颜晟悠然道:“为什么说不对呢?”

    完颜宗翰缓缓道:“因为有些人可以逆天改命,比如说皇帝。”

    “逆天改命”四字一出,完颜晟缓缓坐了下来,保持微笑道:“说下去。”

    完颜宗翰见状,立即道:“皇帝说我半年前,就想反叛,宗翰想说的是——那时候宗翰进入宫中,掌控大局,只怕皇帝蓦地崩殂,大金群龙无首,反倒对女真人不利。”

    杨幺暗道,能将抢班夺权说的如此大义凛然,你完颜宗翰也很有能力。

    完颜晟以手支颔,微笑不减,竟像很有兴趣的模样。

    完颜宗翰腰杆益发的挺直,“但皇帝奇迹般好转,让女真人感慨苍天有眼,眷顾大金。可随即宗翰却听到宫中流传出另外一种说法,那就是……”

    他看向一旁仍旧不安的韩企先,缓缓道:“韩丞相,有传言说皇帝和地狱之主酆都判官做了个交易,皇帝以女真人的全部性命交付给酆都判官,来换取自己的长生不死。”

    众人大惊。

    完颜宗干、合剌均是霍然望向完颜晟,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们显然不知此事。

    哪怕沈约都有些意外,不想竟有这等变数。

    韩企先垂头不语。

    完颜宗翰却是咄咄道:“韩丞相素来不屑谣言、不说谎言,今日避而不答,可是早知道事实如此吗?”

    韩企先不安之意更浓。

    完颜宗翰随即望向金帝,厉声道:“如今女真只有五个勃极烈幸存,眼下均在宫中,请皇帝看在祖宗法度的份上,给我等一个明确的回答,这传言是否真有其事?”

    哪怕完颜宗磐亦是看向父亲,自然也不知此事。

    沈约却注意到一个细节,昃勃极烈蒲家奴垂下了头。

    昃勃极烈类似女真人巫师一职,他最可能知道完颜晟的计划。

    完颜晟笑容早敛,轻叹道:“宗翰,你走错路了。”

    “走错路的恐怕是皇帝!”

    完颜宗翰再不退让,“如果传言是真,那为了全女真人的性命,宗翰做的事情并不是背叛,而是拯救。”

    众人面面相觑。
 

 文学

    完颜晟淡然道:“你觉得这有可能吗?我如何将全体女真人的性命交到阎王的手上?”

    完颜宗翰微滞,可随即道:“宗翰亦是不信,是以开始暗中打听此事。”

    略有沉吟,完颜宗翰看向沈约,突然道:“沈先生自然知道靖康一战?”

    沈约心道你需要个捧哏的吗?

    不过还是微微点头,沈约一口就说到点子上,“靖康一战有何异常?”

    六甲神兵!

    泥马渡江!

    赵佶在寻找琴棋书画,赵构亦是苦苦找寻神仙所在……

    随即想到了一点,沈约试探道:“右勃极烈的意思是……”看着完颜宗翰满是期盼的目光,沈约终于道:“第一个和酆都判官定下契约的皇帝是赵佶吗?”

    一言落,完颜晟眼中寒光闪烁。

    自从到了这里,诗盈就始终沉默无言,似在竭力思索什么,听到父亲之名,娇躯微颤,扭头看来。

    完颜宗翰激动道:“不错,正是如此!”

    杨幺诧异非常,他不能肯定沈约说的酆都判官,是否就是他遇到的那个。

    如果沈约说的酆都判官,就是水寨的那个判官,那酆都判官未免太过神通广大了吧?

    完颜宗磐冷笑道:“你觉得谁会信你……你……”

    “闭嘴!”

    发声呵斥的竟然是完颜晟,吓得儿子一哆嗦后,完颜晟随即眯眼看着完颜宗磐,缓缓道:“宗翰果然还是宗翰,说下去。”

    他着实很有兴趣的模样。

    完颜宗翰盯着完颜晟道:“在中原,酆都判官的意思就是阎王。和阎王定下契约的皇帝,你不是第一个。事实上,赵佶也曾做过这件事情,是以阎王应允,只要赵佶交出他所有子女的性命,就可以换取他的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