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大佬们ri夜浇guan NP|doi真的能把肚子顶起来

2021-11-25 15:37:54情感专区
但最终她还是要放这些人进入东荒中玄山。

目送一位位古老的存在从浮空山飞离,姬梓晴远远地看着皇极仙宗的方向,美眸中并没有太多的担忧。

毕竟,那是夜公子啊!

但最终她还是要放这些人进入东荒中玄山。

    目送一位位古老的存在从浮空山飞离,姬梓晴远远地看着皇极仙宗的方向,美眸中并没有太多的担忧。

    毕竟,那是夜公子啊!

    曾创造过无数奇迹。

    姬梓晴虽然这么想着,但其实内心还是有担忧的。

    此番前来的,可是整个玄黄大世界的众多顶级霸主。

    再加上那么多的强者一起驾临,所带来的压力,都是无法想象的。

    而今天道镇压还未进行下一步解封,整个玄黄大世界,只怕没有任何一座宗门圣地能够阻挡这股力量。

    与此同时。

    相隔浮空山不是很远的至尊阁。

    素云宫最高处的那座楼阁,一位身着红衣的年轻女子站在最高处,眺望远方。

    那里,云海漫漫。

    女子却看的很远,那个方向是东荒中玄山的方向。

    放下,寥寥十一画。

    好写不好做。

    红衣女子叹了口气,目光幽幽。

    怎么可能放得下呀。

    其实心里面都难过死了。

    “心妍,想去就去吧,别憋着。”

    素云宫内,传来盖疯子的声音。

    红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方心妍。

    听到盖疯子的声音,方心妍又是叹了口气:“去干什么?阿玄很强,那些家伙奈何不了他,这一点你又不是不知道。”

    盖疯子哈哈笑道:“我当然知道那些家伙奈何不了他,我是觉得某些小姑娘思念得紧呐。”

    方心妍轻哼一声,踮起脚尖,纵身飞下楼阁。

    那抹红色,越看越好看。

    不过她没有去中玄山,而是回麒麟谷了。

    她跟阿玄有约定。

    她是不会去的。

    素云宫内,盖疯子吨吨吨灌了一大口酒,拿着圣贤纸张,依旧在琢磨着四个古字的事儿,轻声呢喃道:“傻瓜,上一世你成为红尘女帝后,一直在追寻他的脚步,蹉跎一生,怎么可能因为今生的一个拥抱就释然呢?”

    “夜帝那家伙也是,心妍这么好的姑娘,还配不上你么?”

    盖疯子揉了揉仿佛鸡窝一般的头发,摇头晃脑。

    还有一句话他没说。

    其实他很清楚,因为夜帝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没做。

    夜帝这是不想牵连到心妍呐。

    “世间之情,复杂复杂。”

    盖疯子吆喝了一声,又是开始喝酒了。

    …………

    其余八州霸主降临东荒的事情,在浮空山有意散布的情况下,迅速在道州蔓延开来。

    一时间,道州五大域的霸主,纷纷做出不同反应。

    像镇天古门、万妖古国、玄天古国、摇光古派、龙虎山、六皇妖门、东荒莫家、千古山夜家、红雀院都是在第一时间驰援皇极仙宗。

    但也有别有用心的势力,参杂其中,心怀鬼胎。

    比如南海仙岛、丹霞派、天魔海等。

    一时间,整个中玄山,成为了玄黄大世界的焦点。

    此时此刻。

    整个皇极仙宗,气氛凝重到了极点。

    这是皇极仙宗重回中玄山之后最大的挑战!

    宗门弟子既是兴奋又是紧张。

    毕竟此番来犯,他们也已经了解清楚,都是来自其他八州的顶级霸主,最弱的传承也是准帝道统,基本都是大帝仙门。

    这样的局面,甚至比起当初道州五大霸主降临中玄山还要来的可怕。

    但他们并不怕。

    尤其以谭青山、吕秀立、朱晓飞为首的新一代核心弟子,最是冲劲十足。

    只因他们当年都是得到过夜玄亲自指点的人。

    也曾与夜玄并肩作战过。

    尽管他们也知道,已经完全跟不上大师兄的步伐。

    但不妨碍他们对大师兄夜玄的盲目崇拜。

    事实上,在当今的皇极仙宗,夜玄是所有弟子的膜拜对象。

    对于他们而言,夜玄就是当世的神话!

    如今有人来践踏他们的神话,他们如何能忍?

    用朱晓飞的话来说,大不了就是把命赌上。

    而皇极仙宗的高层倒是要冷静许多。

    三祖也好,周子皇也罢,他们都很清楚,这场凶险虽然看似很可怕,但并不是没有破局之法。

    夜玄已经告知他们,此战无需他们出手。

    夜玄一人足矣。

    这种极其自负的行为,在他们看来,却是一点都不自负。

    因为夜玄已经向他们多次证明了其诡异的力量。

    而且他们都很清楚,夜玄能操纵远在南域的祖庙之力。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夜玄已经将不灭玄劲给拿走了,祖庙之力早已经消失不见,成为绝唱。

    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如此相信夜玄。

    “果然还是来了吗?”

    寒冬和程可思也在皇极仙宗。

    两人的心情却是异常沉重。

    这件事情,他们都是预料到的。

    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还以为会在帝路彻底开启之后才来呢。

    而作为此次事件备受瞩目的夜玄,却一直在中玄山的后山,站在战神幡下,默默等待着。

    片刻后,夜玄转过身来。

    在后方,一位白衣女子,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

    两人相视一笑。

    “忙完了?”

    夜玄笑问道。

    白衣女子捋了捋额前碎发,优雅动人,她轻声道:“那么多人要来找我夫君的麻烦,还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情么?”

    来人正是之前远去的周幼薇。

    两人都没有多问各自的事情,并肩坐在山崖边,看着远方的太阳。

    随着时间流逝。

    皇极仙宗之外,一道道恐怖的气息驾临。

    “洪州洪荒殿,七杀真人。”

 文学



    一个苍迈的声音响起,那是来自洪荒殿的古老存在,缓缓开口。

    七杀真人。

    百万年前的古老存在,曾见证过双帝登临绝巅。

    “玄州天雷王朝邢义。”另一个声音随之响起。

    邢义,玄州天雷王朝上柱国,麾下有百万天雷军。

    “天州紫云魔门左使徐春雷。”

    “地州华天府梵海真人。”

    “洪州柳家柳长青。”

    “洪州血魔天宗楚天倾。”楚老魔也是缓缓开口。

    “天州擎天神宗石破军。”

    “神州太上八卦门墨玉子。”

    “荒州孤山寺流云和尚。”

    “天州太乙庚金门奔雷道人。”

    “羽山古派无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