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蓄生我是你老师快拔出去 公主从小被喂媚药调教

2021-11-25 09:26:55情感专区
他姓张,叫张阿来。

  他看上去,是那种老实本分、淳厚朴实之人,应该是值得信赖和委托的。最起码不像是那种獐头鼠目奸诈狡猾之流。

  护工走后,田甜把自己的想法和黄承康和

他姓张,叫张阿来。

  他看上去,是那种老实本分、淳厚朴实之人,应该是值得信赖和委托的。最起码不像是那种獐头鼠目奸诈狡猾之流。

  护工走后,田甜把自己的想法和黄承康和盘托出,继而,问:“你看,那位护工怎么样?”

  黄承康并没有立即回答,只是,垂下头。

  “如果你不喜欢他,也不要紧,我们可以换一个,直至你满意的那个出现为止。”田甜耐心的笑着安慰道。

  “不,我只是觉得又要你破费,很不该。我……”他喃喃道。

  “嗨!你这是什么话?这都是应该的。如果不是摄影楼忙不过来,那么,我一定可以亲自来伺候你。”田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再说,我也非常愿意。”

  “哎!有什么办法呢?我只能这样了。希望你多多包涵!”顿了顿,她又深感惭愧道。

  “哪里?该负疚,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才对!”黄承康申辩道,“你看,让你掏那么多钱,我很是过意不去。”

  “不要说了,恩人!”田甜深情的凝视着他,“钱,算得了什么?如果没有你,我早就和我那辆轿车一同付之一炬,最后,变成一缕青烟升到天上去了。如果你还那么客气,一再谢绝我的好意,那么,我就成了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了。其实,罪孽深重的是我才是。因为我,现在,你不能快乐的工作着;因为我,你才躺在这里;因为我,你罹受了种种苦不堪言的痛苦和不适,甚至,不能好好睡一觉,不能好好吃一顿……你知道吗?看着你如此遭罪,我的心就如撕裂般疼。你就让我为你做一点什么吧?就当是心灵的救赎。况且,除了钱之外,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忙。”

  说到最后一句话,她的声音低低的,几乎听不见。

  听完田甜一段长长的告别,他不自然的抿了抿嘴唇,有些局促不安。

  下午五点,为了赶上最后一辆末班车,她只好和黄承康告别了。随后,她来到医生办公室,把一沓钱交到老医生的手上,那是一万元,说是给护工的工钱。

  与此同时,她还给医生一个小本子,以便把护工的日勤写在上头,便以日后发工资。

  “一天多少钱?”医生问。

  “一百三十。”田甜答。

  于是,一向认真而严谨的医生,把本子翻开,在扉页上唰唰的写上“一百三十每天”的字样。

  “对了,为了方便联系,要不你把我的电话号码也写在上面吧?”田甜不好意思的建议。

  医生会意的点点头。

  随即,田甜念,医生就逐字逐字的一字不落地记在本子上。

  一切交代完毕后,她便迎着金灿灿的晚霞步履匆匆的走了。

  当她气喘吁吁地拿着车票奔向检票口来到候车室后面时,惊喜地发现大巴豁然停在那,幸好车还没有离开,但,已经发动了。

  那是高高的卧铺车,一个胖胖的售票员指了指最后面的一个铺位道:“只有那上面一个位了。”

  于是,她瞥了一眼,只见,别的铺位都有人,只有那个是空的。

  她掀开潮湿的被子,一股异味扑鼻而来,禁不住厌恶而嫌弃的努了努嘴,竭力让那肮脏的被子不碰到自己。

  晚风轻拂,顿时,感觉有些凉意。

 文学



  当汽车融入滚滚的车流中疾驰而去时,风,从敞开的窗户中猛灌进来,就更加冷了。一个激灵之后,田甜全身起鸡皮疙瘩,她下意识地把双臂缩了缩。

  无奈,只好急忙把窗户关上。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远远近近的万家灯火次第亮了,犹如银河里的一颗颗星星在闪烁。

  车窗外变得寂静而漆黑,只有偶尔呼啸而过的长途车及车灯的闪现。

  不知从何时起,车厢里也渐渐变得安静下来了,不多会儿,甚至,传来低低的呼噜声。

  晚上十点左右,驾驶室里换了一个司机师傅,看来,他们两个是轮流休息的。

  也是,晚上疲劳驾驶实在太危险了。

  为了全车人的安危,本该如此的。

  回到熟悉的故乡时已经是次日早上九点了,趁派出所户籍处有人上班,田甜从车站出来后就直接去办证了。

  那个穿警服的女工作人员听说了她的情况后,建议她先办一张为期一年的临时身份证用用,因为,长期的正式身份证没那么快好。

  那人帮她拍了照片,收了十元钱,并在一张便签纸上写明哪年哪月哪日来取,然后,面无表情的说了句“好了”。

  田甜小心翼翼的把它放进自己包里的小袋里珍藏着。

  因为,这次回来太匆忙,是临时决定的,所以,她没有提前告诉父母。当她突然出现在家里时,双亲很是惊讶,当然,同时,也特别高兴。

  不过,遗憾的是,没空在家体验几天闲云野鹤般自由自在的生活,次日早,她就又踏上了去往广东的长途车了。

  不觉之中,星期四就到了。

  明天,孩子们就要回家来度周末了。

  如今,田甜才深刻感觉到没车的不便利。不巧的是,明天,唯一的商务车也要外出了。

  无奈,她只好联系老王,看他有没有空去学校接孩子们回来。

  老王一开始说没空,说下午要出车。但,听说下午四点半以后时,他就欣然同意了。

  于是,她不禁感激不尽。

  唉!还是什么时候再去买一辆车回来吧!她想。

  傍晚,他们三个像三只外出觅食的小燕子般蹦蹦跳跳叽叽喳喳地回到家。

  田甜迎接他们的,除了一张热情洋溢的笑脸及嘘寒问暖的体贴话外,还有满满一桌子的上好佳肴。

  可是,饭后,欧阳雨却神秘兮兮的把她拉到房间,示意她坐下,然后,迅速转身把门给反锁上,旋即,威严地站在母亲对面。

  田甜看着儿子这奇怪的举动,着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头雾水,但,她没有说话,只是困惑的微笑着。

  这时,欧阳雨蓦地一本正经的低声说:“妈妈,我想打官司。”

  “什么?打官司?”她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你打算和谁打官司?谁招惹你了?”

  闻言,显然,母亲以为他是在开玩笑,是小孩闹着玩的,于是,他心里有些不快。

  “是真的。”他皱着眉庄严肃穆道,“准确的说,没有谁惹我,但,我在行使并主张我的权利。”

  “什么权利?”田甜依旧微微歪着脑袋洗耳恭听后 笑着问。

  “继承权。”欧阳雨严肃的回答,“妈妈,政治书上都说了,儿女有继承父母财产的权利,所以说,我有权继承父亲的遗产。我和我姐都是父亲的子女,我们俩都可以名正言顺的去继承,因而,我一定要去要回属于我们俩的份额。”

  听罢,田甜又忍不住笑了。

  “欸!妈妈,你别笑啊!这可是十分严肃和认真的事!”欧阳雨莫名其妙的注视着母亲。

  “小雨,我看,还是算了,何必搞得那么辛苦?更何况,现在,我们不差钱。”她好不容易收住笑,道。

  “咦?怎么能‘算了’?妈妈,这是我的,本来就是我的,为什么要白白给他们?这是受国家法律保护的。再说了,就算我和我姐拱手相让,那两个白眼狼会对我们俩感恩戴德吗?哼!我才不像你当初那么好说话,居然净身出户。我的天,净——身——出——户,一分钱都没要。妈妈,这是为什么呀?你当时怎么就那么傻?要知道,是我爸在婚内背叛了你,他是过错方,按理,依法,你可以理所当然的获得更多的财产的,而不是对半分了。可你倒好?唉,妈妈,我都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只能‘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了。你和我爸离婚时,正是我们家最鼎盛时期,钱多得不得了,你只要张张口,随随便便的就有上千万入你的口袋,甚至,不止。可你……?偏偏,他们又是毫无良心的人!”听田甜息事宁人步步退让的态度,欧阳雨显得异常激动。

  “可是,好儿子,如今,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吗?”田甜微微一笑。

  “是,没错,你是生活得不错,可是,妈妈,你是怎么熬过来的?你这一路走来是多么不易啊!妈,你想想,假如你有那么些钱,会那么辛苦吗?有必要那么辛苦吗?”欧阳雨慷慨激昂道。

  闻言,田甜缄默不言,眼睑低垂,轻咬下唇,仿佛陷入沉思之中。

  “小雨,坦白说,见你长大了,懂得用法律来争取自己应有的权利,的确,明智之至。但是,你知道吗?打官司并不是一句话那么简单,有的要历时半年甚至一年时间,到时,你将被搞得心力交瘁的,这样,划不来。况且,我更担心的是,因此影响你的精神和健康状况,影响你学习和升学。孩子,毕竟你的锦绣前程才是重中之重的。请你理解一位母亲‘望子成龙’的心情!”蓦地,她猛地抬起头来,一脸惆怅和担忧的仰望着儿子。

  “可是,妈妈,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打一场官司就将损害健康,耽误学习,影响升学,甚至,贻误前程呢?也许,可以齐头并进,两全其美呢。妈,你就让我试试吧?”欧阳雨极力辩驳后,苦苦央求道。

  “小雨,你能告诉我,你爸现在还有哪些遗产吗?”她问。

  “有一套别墅和一套小公寓,一辆宝马,还有股票,存款,等等。”欧阳雨望着天花板歪着脑袋想了想道。

  “有多少股票和存款?”她又问。

  “我不知道。”欧阳雨迷茫的回答。

  “你继母有几个小孩?”她好奇的打探道。

  “她有一个男孩。本来有两个的,但,有个小女孩在六个月大时夭折了。”欧阳雨说着低下了头。

  仿佛他也因为那个小孩的早逝而痛惜似的。

  “那,这样一来,属于你爸的遗产要你们四个人平分了。”她若有所思,“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可能分不了多少钱财。”

  “哼!就是一块钱,我也要抗争到底!”欧阳雨愤愤然。

  “不过,小雨,我想,如果能坐在一起心平气和的解决问题,就尽量不要对簿公堂,你说呢?”她说。

  “我知道,我明白,可是,那个死八婆,不会有那么好说话的,她就是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她才不会像我们一样通情达理。”欧阳雨说。

  “可是,我还是建议你先试试看。”田甜说。

  “不用试,绝对吃闭门羹的!我敢打赌。”欧阳雨梗着脖子道。

  “还是试试吧?儿子,不到万不得已,咱不上法庭,好不好?”她坚持说。

  看着妈妈那满脸的期望和固执,为了不让母亲担忧,欧阳雨终于妥协了,答应去碰碰运气。

  然而,他却在心里说,妈妈,你也太天真了吧!那样,我一定将碰一鼻子灰,落个自讨没趣的。

  “咚咚咚”,门外传来踢门声。

  “谁呀?这么没礼貌?”欧阳雨呼的转过身去,一个箭步上前去开门。

  果然是调皮的毛夏。

  “你们在秘密谋划什么?”他看看哥哥,又看看妈妈,羞涩的笑笑。

  要说欧阳雨还真是个雷厉风行的人,第二日,他就拉着姐姐去了原来的家。站在那栋熟悉又陌生曾给他们带来恶梦的三层别墅门前,他们的心情复杂极了。

  门铃是欧阳雪按的。

  一会儿,有个乡下女人打扮的妇女踏着紧促的铃声小跑着出来,穿过庭院,她来到高高的铁门前,伸长脖子警惕的朝外张望着。

  这个女的应该是后来的,因为,他们俩并不认识。

  “你们找谁?来干什么?”那个女的打量着门外的姐弟俩不怀好意的问。

  “我们不找谁。只是回家。”欧阳雪准备回答,可她嘴巴刚打开,欧阳雨却抢先一步这样说。

  她诧异的凝望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