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乡村熟妇的欲火 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2021-11-25 09:22:42情感专区
“希望一会儿把那几个讨厌的淘汰。”

  比赛到一半的时候。

  那个女学员哭着跑回后台。

  “呜呜呜~”

  “我会想你们的。”

“希望一会儿把那几个讨厌的淘汰。”

  比赛到一半的时候。

  那个女学员哭着跑回后台。

  “呜呜呜~”

  “我会想你们的。”

  “能走到这里已经很知足了。”

  手机播放电视剧,正好有人说,“不送。”

  女学员说完发现没有人接话。

  只好自己走了。

  依然是电视剧,“滚~哈哈哈哈,你终于走了。”

  女学员站在门口脸色难看。

  咬着嘴唇哭着跑了。

  禹烟关掉电视剧。

  一本正经地坐着。

  沈心词捂着嘴偷笑。

  比赛结束,禹烟、沈心词、王青三人都是待定。

  节目组那边已经急了。

  召集所有人开会。

  “她们三个一个都没有过?简直不敢相信。”

  “学员一个都没有通过,还淘汰了一大半。”

  “那个要求是不是太高了?”导演看着文娱局局长兼评委。

  导演擦了下脑门上的汗。

  这才刚刚上任。

  以为有美好的未来等着。

  谁知道每一分钟都是煎熬。

  观众投诉的电话就没有停过。

  质问节目组是不是有内幕。

  文娱局局长一动不动坐着。

  要不是他刚刚发完火。

  还以为是静止画面。

  “我说了宁缺毋滥。”

  导演叹了口气,“可是这样比赛进行不下去了。”

  文娱局局长没吭声。

  皱着眉头沉思。

  导演心想他好难。

  早知道怎么也不接手这个烂摊子。

  其他评委间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

  互相递了个眼色,开始劝导。

  “是啊!五个队长的名额都没有选出来。”

  “照我说就按照网上投票的,前五名做队长。”

  “你们自己决定,找我来做什么?”文评委起身走了。

  门关上了。

  导演用力拍着桌子,“比赛不比了?人家是艺人比赛。不是学校专业比赛。”

  工作人员拉着他,“导演,你别激动。”

  “有话好好说。”

  导演用力拍了三下桌子,“这导演不当也罢!”

  禹烟站在门口,怯怯地问:“我想知道比赛结果。”

  “没有打扰你们吧!”

  “没有,”导演飞快缩回手。

  笑呵呵的,“等一会儿,马上,马上。”

  周围的工作人员松开导演的衣服。

  全部站在一旁。

  “那我先走了。”禹烟笑着挥了下手。

  她转身往休息区那边走。

  旁边摄像大哥憋着笑。

  刚刚在门口站了半天。

  发生的那一幕早就直播出去了。

  “这个导演好可怜。心疼桌子一秒钟。”

  “哈哈哈,可可爱爱。”

  “那个局长要求真高,竟然一个都没有给过。”

  “我看过其他赛区的,评委都给了一半人过。”

  “小姐姐们好难。”

  “禹烟刚才是怎么憋住笑的。”

  “小哥都快忍不住了。”

  “这莫非不是比赛,是搞笑综艺?”

  “我觉得可以。导演要不要转型?”

  舞台上,主持人走了上去。

  她手里拿着一张卡片。

  背后的荧幕上开始出现学员排名。

  第一名:禹烟65000票

  第二名:沈心词30900票

  第三名:王青12800票

  后边的悬殊差别很大。

  三十五名学员名字都是灰色的。

  被文娱局局长要求直接淘汰了。

  主持人看向卡片,“由于这次比赛要求变高,目前只有十五人待定。”

  “和其他赛区人数相差太大,应广大观众要求。”

  “由第一名反选队员,落选自动淘汰。”

  主持人说完看了眼评委席的方向。

  空了一个位置。

  文评委不在。

  主持人松了口气。

  局长没有出现,就当是默认了。

 文学


  要不然比赛真的进行不下去。

  直播间切换到休息室的画面。

  只有十五个女学员。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禹烟。

  主持人笑着走进来:“禹烟恭喜你成为队长。”

  “请说出你的决定。”

  禹烟皱着眉头左右为难。

  “我可以选多少个人?”

  主持人很快反应过来:“没有规定。”

  “那就都来吧!”禹烟朝着其他学员招手。

  “真的愿意要我们?”女学员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嗯,只要你们不烦我。”禹烟笑着说了一句。

  休息室里响起尖叫声。

  所有人开始欢呼。

  谁也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

  谁都认为禹烟只会选沈心词和王青。

  但是这样,其他赛区都是二十人左右。

  她们三人要反复出赛。

  这个问题被主持人问了出来。

  禹烟笑了笑,“她们没有烦我。”

  “哈哈哈哈。”

  第一轮比赛结束。

  又开始了紧张的训练。

  禹烟、沈心词、王青三人蹲在练习厅门口。

  “哎呀,我的腿要断了。”

  “晚上回去做热敷。”

  “好饿。”禹烟看了眼远处。

  饭还没有送过来。

  以现在的消耗。

  一天三顿是不够的。

  远处一个穿着黄色外卖服的人抱着箱子走过来。

  等到看清来人后。

  禹烟笑了。

  阿斌穿着黄色的外卖服。

  他笑呵呵的,“周围的生意太好了,不穿这个衣服抢不到。”

  ————

  《全能艺人》马上要开始正式公演了。

  现场会有一千位观众。

  周围的酒店都爆满了。

  禹烟她们出去,随时会被人拍到。

  发到朋友圈。

  所以只好点外卖。

  阿斌拿着空箱子又走了。

  禹烟坐在椅子上吃饭。

  普通的盒饭,她像是吃山珍海味。

  沈心词和王青咽了下口水。

  两人默默走进练习厅。

  她们可没有禹烟消化好。

  这么高强度的训练还胖了几斤。

  摄像大哥把镜头对准饭盒。

  满满的饭盒转眼就空了。

  禹烟又换了一盒饭。

  她吃完了把垃圾都收起来送到垃圾箱那边。

  走进练习厅的时候。

  严导师看了她一眼又收回了目光。

  禹烟混进人群中。

  开始跟着大家的动作。

  每个赛区导师带着自己的学员。

  两排的练习厅都亮着灯。

  十二点一过。

  禹烟拿着包开始往外走。

  其他人羡慕地看了她一眼。

  禹烟先去冲了个澡,换上运动服。

  在楼下开始跑步。

  她忽然停了下来。

  看着摄像大哥,“跑步还要拍吗?”

  摄像大哥下意识回头询问导演。

  路上空荡荡的。

  只有他和禹烟两人。

  等他回过头的时候。

  禹烟已经不见了。

  她出现在公园附近。

  十二点过了街上依然有人。

  禹烟沿着路往前跑。

  忽然。

  一只手拉住她的胳膊。

  闻到熟悉的沐浴露味道。

  禹烟松开了拳头。

  跟着走进树下。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禹烟看着储以南。

  “猜的。”

  “嗯。”

  “附近只有这里可以跑步。”储以南笑了下。

  把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放到禹烟手里。

  “这是什么?”

  储以南笑着说道:“你拿这个看电视剧。”

  禹烟心想她什么时候说过喜欢看电视剧。

  “还可以看我,高清的。”

  储以南牵着她的手走到路上。

  两人沿着路边跑步。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

  储以南低声说道:“不早了,回去休息。”

  “好。”禹烟伸出手。

  储以南的手放上来。

  两人手牵着手慢慢往回走。

  禹烟从正门刷了下卡走进去。

  她回过头对着马路对面的储以南挥手。

  禹烟的微信声响了下。

  未婚夫:晚安。

  禹烟:晚安。

  禹烟洗漱完躺在床上。

  看了眼时间,凌晨两点了。

  宿舍里的人都没有回来。

  她翻了个身睡觉。

  迷迷糊糊听到宿舍里的人回来。

  她又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隔天。

  沈心词看到禹烟休息的时候手里抱着一个东西。

  比手机大比电脑小。

  花花绿绿的外壳。

  看起来就像小孩的玩具。

  禹烟专心的看着屏幕。

  屏幕下方是黑白琴键。

  右上方是视频通话中。

  储以南在和禹烟视频。

  他身后的背景像是办公室。

  屏幕中弹出一行字。

  W:你在这上面练习一下,接下来也许有乐器表演。

  Y:好的。

  禹烟手放在黑白琴键上。

  手指灵活的演奏。

  其他人只看到她在发呆。

  她设置了静音。

  但是不妨碍储以南可以听到她弹奏的音乐。

  储以南静静地看着她。

  眼里闪过震惊。

  W:你试试其它歌。

  Y:嗯,正好你帮我看看新歌。

  禹烟深呼吸。

  她选了一首喜欢的歌,开始弹奏。

  手指如同行云流水般在琴键上跳跃。

  禹烟把歌词发给储以南。

  他迟迟没有回复。

  陆续有人走进练习厅。

  “哒哒哒哒哒。”

  高跟鞋踩在地上特别响。

  “哈哈,她在玩玩具?”一个女学员捂着嘴偷笑。

  禹烟抬头看了眼门口的方向。

  都是生面孔。

  估计是别的赛区的。

  和禹烟一个赛区的女学员,走进来默默训练。

  忽然。

  有人吵了起来。

  争吵声越来越大。

  禹烟拿出耳机戴上。

  手臂被人碰了下。

  沈心词低声说:“她们又吵起来了,为了多唱一句。”

  十五个人一首歌,确实分不到几句。

  禹烟不在意地点点头。

  沈心词和王青对视一眼又回去训练了。

  “别人训练,她在那玩。态度这么恶劣也没有说她。”

  “小声点,人家肯定有后台。”

  “听说,之前比赛因为她一个人中断。”

  禹烟忽然站了起来,“严老师,有人打扰我们训练。”

  严导师走到门口的几个女学员面前,“你们不去训练?四号训练厅出门往右走。”

  “切。”

  看热闹的人都走了。

  禹烟觉得世界一下子安静下来。

  她收起微型电脑。

  转身投入了训练中。

  但是。

  女学员又吵起来了。

  “这么多人,歌词和动作怎么分?”

  总共十五个女学员。

  不管怎么分配。

  总有人心里不舒服。

  禹烟看向镜头,“要不我退出这组,自己准备节目。”

  “什么?”严导师惊讶地看着她。

  比赛的最终是组合出道。

  最少也要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