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她的紧致被他撑到极致 校服下小粉嫩的小奶头

2021-11-25 09:18:09情感专区
立刻掏出手机打电话。

  一分钟后。

  官方账号出现在直播间:可以。

  “惊现官方账号。”

  “小姐姐,你一个人怎么准备节目?”

  工作人

立刻掏出手机打电话。

  一分钟后。

  官方账号出现在直播间:可以。

  “惊现官方账号。”

  “小姐姐,你一个人怎么准备节目?”

  工作人员对禹烟点点头,“可以。”

  禹烟举起手,“我退出这一组,有没有人愿意和我一起?”

  “我,”

  “还有我。”

  沈心词和王青走了出来。

  一下子少了三个实力学员。

  其他人有些纠结。

  退出的话势必要重新编排练习。

  离公演不到十天。

  严导师看着十多女学员,“要不是禹烟,你们能站在这里?”

  她的语气不自觉带着埋怨。

  “严老师,我自己找人。”禹烟对着严导师笑了笑。

  拿出手机打电话。

  “喂,秦臻臻你愿意来我的组吗?”

  挂断电话。

  禹烟又看向镜头,“请问我可以邀请其他赛区学员吗?”

  工作人员笑了笑。

  拿起对讲机询问导演。

  五分钟后。

  “可以。”

  工作人员留下一句话,飞快躲到镜头后面。

  禹烟,沈心词和王青走出练习厅。

  说是要商量一下演出的节目。

  她们走到一间没人的练习厅。

  沈心词显得十分高兴,“烟姐,你准备出什么大招?”

  禹烟朝两人招招手,“我有一首新歌,到时候.......”

  摄像大哥刚跟进来。

  三个人就说完了。

  禹烟又拿出她的微型电脑,把耳机递过去。

  她在纸上画圈。

  七个圆圈组成V字型。

  “可我们只有四个人。”王青有点担心。

  禹烟摆摆手,“是五个。”

  弹幕:“那也还差两个。我很好奇第五个是谁?”

  “小姐姐这么有自信?”

  “如果我是其他赛区一定争取去烟姐的组。”

  “你看她们阵容就很强。”

  “隔壁男生组李强想要加入烟姐的组,被导师无情拒绝。”

  “哈哈哈哈~革命友谊万岁。”

  “笑不活了。”

  禹烟贴心地给每个圆圈编了个号。

  开始她的表演。

  从一号到七号。

  等到禹烟跳完了。

  沈心词和王青都愣住了。

  过了一会儿,两人朝禹烟扑过去。

  “烟姐。”

  “太好了。”

  练习厅里传出欢呼声。

  门口的工作人员很忐忑。

  他敲了下门。

  硬着头皮走进去,“禹烟,你的队伍里少两个人,节目组可以安排。”

  “不用。”

  禹烟直接拒绝,“人已经够了。”

  站在门口的季欣茹冲进去,“你说谎。我想加入你们组。”

  工作人员为难地看着她们。

  禹烟拿出电话。

  发了个语音,“五分钟不过来就换人了。”

  “口气真大。”季欣茹冷笑一声,抱着胳膊。

  她回头看着门口。

  弹幕开始刷屏。

  “这个季欣茹是谁?想要加入别人组不会态度好点。”

  “如果是我,也不想要她。”

  “节目组是不是想要塞人去烟姐组?”

  “节目组有点眼光。”

  “已经过去三分钟了,好紧张。”

 文学


  “好奇那三个队友是谁?”

  大门口终于响起了脚步声。

  听着脚步声,好像人还不少。

  赵丹背着一个大背包走到门口。

  她弯着腰。

  抱歉地看着禹烟,“我来了。”

  禹烟朝她招了招手。

  赵丹立刻跑到禹烟身后。

  飞快把大背包扔到地上。

  所有人的目光看向门口。

  苏玲珑走了出来,“嗨!”

  周围人惊呼出声,“哇。国民女儿。”

  禹烟对她招招手。

  苏玲珑拉着大箱子,刚要进来。

  一只大长腿出现在镜头里。

  穿着高跟鞋的李媛手里拎着大箱子。

  所有人好奇地看着门口。

  李媛站在门口。

  撩了下头发,“我来了。”

  “你来干嘛?”苏玲珑瞪着她,“让一让。”

  “哼,你说让就让。”

  禹烟面无表情吐出几个字,“过时不候。”

  门口的两人一听。

  立刻拉着行李箱往禹烟身边跑。

  “烟姐,我来了呼呼。”人还没到声先到。

  秦臻臻吭哧吭哧拉着一只行李箱。

  行李箱上面还放着一个蛇皮袋。

  沈心词看到她。

  立刻上去帮忙。

  “你这是要寄快递?”

  秦臻臻伸出手擦了下汗,“嘘。”

  禹烟对她点点头,“过来吧!”

  “我们队人已经够了。”禹烟看向门口,像是对季欣茹说的。

  季欣茹脸色很难看。

  转身气呼呼走了。

  禹烟清了下嗓子,“开始训练吧!”

  “好。”

  一队七个人分别是禹烟、沈心词、王青、秦臻臻、赵丹、苏玲珑、李媛。

  禹烟把名单报上去的时候。

  节目组特意开了个会讨论。

  她们这一组各种担当都有。

  到时候和其他赛区会不会悬殊太大。

  比赛也没有悬念了。

  文娱局局长抱着胳膊,“人家是看比赛看能力,不是看悬疑剧。”

  他说完又起身走了。

  导演拍了下桌子,一个大喘气,“他说得对。”

  消息不知道怎么传出去的。

  有女学员过来闹,要求重新组队。

  都被导演拒绝了。

  禹烟之前问过你们,是你们自己没有抓住机会。

  ——

  训练厅里灯火通明。

  电视投影上是一张图。

  分明标示他们的站位。

  导演在门口偷听了一会儿。

  是一首纯音乐伴奏不知名歌曲。

  他摇了摇头走了。

  练习厅里禹烟不经意向外看了一眼。

  “大家继续。”

  禹烟朝大家招招手。

  其他人茫然地看着她。

  还是围了过来。

  禹烟从包里掏出一个纸盒子。

  把微型耳机分给大家,“高科技产品,给我转两百就好。”

  所有人愣了下。

  沈心词拿出手机立刻转账。

  “还有的呢?”禹烟催促了一句。

  接收了转账红包后。

  她笑着拿起花花绿绿外壳的微型电脑。

  手指点了播放。

  微型耳机音乐响起。

  众人只觉得鸡皮疙瘩起来了。

  嘴巴张大呆呆地看着禹烟。

  歌曲部分是储以南帮忙合成的。

  丝毫不影响好听。

  禹烟打了个响指,“继续。”

  来了几波偷看的都只看她们无声训练。

  也有人偷偷录下她们的舞蹈想要融合到自己表演里。

  禹烟倒是不在意。

  十二点一过。

  七个人都躺着地上。

  其他人都在喘气。

  禹烟已经坐在角落里。

  只听到咔咔咔咔的声音。

  不用回头。

  禹烟又在吃东西。

  她的面前都是摆的零食。

  沈心词回头看了一眼。

  默默从地上爬起来。

  其他人也陆续站起来。

  同时朝禹烟投去哀怨的眼神。

  她们继续训练,禹烟在一旁吃东西。

  微型电脑屏幕亮了。

  储以南出现在里面。

  W:下次想吃什么告诉我,不要吃太多没有营养的零食。

  Y:不吃浪费了,都是她们拿过来的。

  W:......我竟然无言以对。

  W:训练得怎么样了?

  禹烟对着微型电脑比了个OK。

  凌晨两点。

  一队人拖住疲惫的身体会宿舍。

  苏玲珑和李媛走到宿舍门口忽然愣住了。

  她们同时瞪了对方一眼,转身往回走。

  禹烟撑着脑袋看着她们,“相爱相杀。”

  “噗,咳咳咳。”赵丹一口水吐了出来,拼命咳嗽。

  沈心词拍拍她的肩膀,“淡定。”

  禹烟回头看着她们,“相亲相爱,默默相守。”

  赵丹尖叫一声冲进了卫生间。

  禹烟拿起一个苹果啃了一口,“刚刚不是洗了澡的。”

  为了不排队。

  都在练习厅那边的浴室洗完了回来的。

  王青躺在床上,翻个身偷笑。

  “我是看你们太紧张了,开个玩笑。”禹烟叹了口气。

  她躺下翘着腿晃悠。

  “烟姐,你在看什么?”沈心词好奇地看了烟禹烟手中的东西。

  禹烟把微型电脑转过去,是部电视剧。

  “霸道总裁的小秘书。”沈心词看了眼剧名默默上床睡觉。

  第二天一早。

  宿舍里五个女孩子一起走出去。

  李媛和苏玲珑也从宿舍走出来。

  跟在她们身后。

  何导师早早在练习厅里等着。

  她看着走进来的七个女学员。

  “禹烟,你们组的不需要导师吗?”

  七个人面面相觑。

  她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禹烟摇头,“我们自己商量好了。”

  “那你们排练吧!不用管我。”何导师自己找个位置坐下。

  禹烟摆弄了下她的微型电脑。

  蓝牙耳机音乐响起。

  七个人跟着音乐同时动了。

  在何导师眼里。

  她们七个人就是没有音乐瞎跳。

  看了一会儿,没发现什么特别的。

  她起身走了。

  李媛走到门口,朝外边看了眼。

  “她想要捡便宜?”

  “不知道。”禹烟按了下耳朵上的耳钉。

  仔细看她们七个人耳朵上都戴着同款的耳钉。

  黑色玫瑰钻石。

  很好看也很多人戴。

  “禹烟,我觉得舞蹈差不多了,什么时候练歌?”李媛问了一句。

  禹烟朝她们招招手,“出去练。”

  其他组的成员都辛苦训练。

  禹烟组的几个人经常看不到踪影。

  找了几个练习厅也没有找到她们。

  导演一拍大腿,“她们这是作甚?”

  “不靠谱,不靠谱。”

  觉得他的导演生涯快要到头了。

  叹口气,整个人像蔫了一样。

  垂头丧气走了。

  一连几天他就像个行尸走肉。

  到了公演头一天。

  导演慌了。

  各种打电话联系禹烟组的成员。

  到了晚上总算联系到她们。

  七个人每个人手里拎着箱子走进来。

  导演终于松了口气。

  好奇地问了一句,“你们的服装准备好了?”

  禹烟摇摇头。

  从箱子里拿出一包零食开吃。

  其他人也和她一样。

  导演扶额,“完蛋了。”

  “导演,她们压力太大了,偶尔放松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严导师笑着解释。

  导演摆摆手,深一脚浅一脚走了。